橘皮書

下午——坐、看、和聽

 

靜心沒有目標

  唯有當你洞悉一切的動機,而發覺它們都不足,當你經歷過所有的動機,而看出它們的虛假,到了那個時候,靜心才會存在。你已經瞭解動機無法引導你到那堙A你只是繼續在繞圈子,你還是保持一樣。動機一直繼續在引導你、驅使你,幾乎把你逼瘋,而且創造出新的欲望,但是從來沒有什麼東西被達成,兩手還是保持跟以前一樣空空的,當你瞭解到這一點,當你洞悉了你的生命而瞭解到你所有的動機都失敗了……

  動機從來沒有成功過,沒有動機曾經帶給任何人任何祝福。動機只能夠承諾,而從來不交貨。一個動機失敗了,另外一個動機就又產生出來,再度向你承諾……你就再度被欺騙。一再一再地被動機所欺騙,有一天你會突然變得覺知,你會突然洞察它,那個洞察就是靜心的開始。在它堶惆S有種子,在它堶惆S有動機。如果你靜心是為了什麼東西,那麼你是在集中精神,而不是在靜心,那麼你仍然是世俗的,你的頭腦仍然對那些廉價的東西或瑣屑的東西感興趣,那麼你就是世俗的。即使你的靜心是為了要達到神,你仍然是世俗的,即使你的靜心是為了要達到涅盤,你仍然是世俗的,因為靜心沒有目標。

  靜心就是洞悉說一切目標都是假的,靜心就是一種了解說欲望無法引導你到任何地方。

  靜心是一種探險,是人類頭腦所能夠承擔的最大的冒險。靜心只是去存在,而不是去做任何事——沒有行動、沒有思想、沒有情緒。你只是存在,它是一種純粹的喜悅。當你什麼事都不做的時候,這種喜悅來自何方?它來自「每一個地方」,它是無因的,因為存在就是被稱之為喜悅的東西所做成的。

靜坐

  靜心意味著給你自己幾分鐘的時間不被佔據。剛開始的時候,它將會很困難,剛開始的時候,它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而到了最後,它變成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它是那麼容易,所以它非常困難。

  如果你叫一個人只是坐著而什麼事都不做,他會變得局促不安,他會開始感覺有螞蟻在腳上爬,或是有什麼東西在身上發生,他會變得很不安靜,因為他一直都保持被佔據。他就好像一部車子,已經發動了,引擎正在嗡嗡響,雖然車子什麼地方都不去,但是引擎正在嗡嗡響而變得越來越熱,你已經忘記如何將引擎熄掉。靜心就是將引擎熄掉的藝術。

呼吸——最深的咒語

  氣跑進去,讓它在你的存在反映出來說氣跑進去。氣跑出來,讓它在你的存在反映出來說氣跑出來,你將會感覺到有很大的寧靜降臨到你身上,如果你能夠看著氣跑進去、跑出來、跑進去、跑出來,這就是曾經被發明出來的最深的咒語。

  你在此時此地呼吸,你無法在明天呼吸,你無法在昨天呼吸,你必須在這個片刻呼吸,但是你可以想關於明天的事,也可以想關於昨天的事,因此,身體停留在現在,而頭腦卻一直在過去和未來之間跳動,因此在身體和頭腦之間就產生了一個分裂。身體處於現在,而頭腦從來不處於現在,它們從來不相會、從來不互相碰頭。由於那個分裂,焦慮、緊張和痛苦就產生了。一個人會變緊張,這個緊張就是煩惱。頭腦必須被帶回到「現在」,因為沒有其他的時間。

  首先你必須去跳舞,在跳舞當中,你的防衛性鐵甲將會消失;首先你必須在歡樂當中叫喊和歌唱,使你的生命變得更加活生生;首先你必須發洩,把你所有的壓抑都丟出來,使你的身體變得很純而沒有毒素,使你的心靈變得很純而沒有壓抑的創傷。當你能夠做到這樣,當你變得能夠笑、能夠愛,那麼才開始做「味帕沙那」靜心。

奧修談論關於味帕沙那靜心(Vipassana)

  靜靜地坐著,開始觀照你的呼吸,最容易的方式就是從鼻孔的入口處來觀照。當你進入,感覺那個氣碰觸到鼻孔的入口處,觀照該處。那個碰觸比較容易觀照,氣太精微了,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只要觀照那個碰觸。氣進入,你感覺它進入,觀照它,然後跟隨著它,跟著它走,你將會發現它進入,觀照它,然後跟隨著它,跟著它走,你將會發現它來到一個停止的點,就在靠近肚臍的地方,它停止了,它停止的時間非常非常短,然後它再度往外移,要跟隨著它,再度感覺那個碰觸,感覺氣從鼻孔出去。跟隨著它,跟著它出去,你會再度來到一個點,那個氣有一個非常短的片刻會停止,然後再開始迴圈。

  吸氣,空隙,呼氣,空隙,吸氣,空隙。那個空隙是你堶掖怉垢答熔{象。當氣進入而停止、不動,那是你能夠會見神的點,或是當氣出來而停止、不動的時候也一樣。

  記住,不要由你來停止它,讓它自己停止。如果你主動去停止它,你將會錯過整個要點,因為那個「做者」一介入,觀照就消失了。你不要對它做任何事,你不要去改變那個呼吸型式,你既不主動吸氣,也不主動呼氣,它不像瑜伽控制呼吸的方法,它並非那樣。你根本就不去碰那個呼吸,你讓它自然發出、自然流動。當它出去,你跟著它,當它進來,你也跟著它。

  不久你將會覺知到有兩個空隙,在那兩個空隙當中就是門道之所在。在那兩個空隙當中你將能夠瞭解、你將能夠看出,氣本身並不是生命,它或許是生命的食物,就像其他食物一樣,但它並非生命本身,因為當氣停止,你還在那堙A完全在那堙X—你完全有意識、全然有意識。氣已經停止了,氣已經不再在那堙A但你還在那堙C

  一旦你繼續觀息——佛陀稱之為「味帕沙那」或「阿那帕那沙提」瑜伽——如果你繼續觀照它、觀照它、觀照它,你會漸漸、漸漸看到那個空隙在增加而變得越來越大,最後那個空隙會維持幾分鐘。一個氣進入,然後有一個空隙……有幾分鐘的時間,那個氣不跑出去。一切都停止了,世界停止了、時間停止了、思想停止了,因為當氣停止的時候不可能去思想。當氣停止幾分鐘的時間,思想完全不可能,因為思想過程需要持續的氧氣,你的思想和你的呼吸非常深刻地互相關連。

  當你生氣的時侯,你的氣有一種不同的韻律,當你性欲被激起的時候,你會有一種不同的呼吸韻律,當你寧靜的時候,呼吸的韻律也會不同,當你快樂的時候,你會有一種不同的呼吸韻律;當你非心傷的時侯,你也會有一種不同的呼吸韻律。你的呼吸會繼續隨著頭腦的情緒而改變,反之亦然,當呼吸改變,頭腦的情緒也會跟著改變,當呼吸停止,頭腦就停止了。

  在那個頭腦的停止當中,整個世界都停止了,因為頭腦就是世界,在那個停止當中,你首度知道什麼是氣堶悸漁臐A什麼是生命堶悸漸糽R,那個經驗能夠解放你,那個經驗能夠使你覺知到神——神並不是一個人,而是對生命的經驗本身。

  靜心只是很喜樂地處於你自己的「在」;靜心是一種在你自己本性當中的喜樂。

味帕沙那——洞見的靜心

  找一個舒服的地方,坐四十五到六十分鐘。每天同一個時間坐在同一個地方將會有所幫助,它不一定要是一個寧靜的地方。你要自己去實驗,直到你找到你感覺最佳的情況,你可以每天坐一次或兩次,但是在吃飯之後或睡覺之前至少有一個小時不能坐。

  背部和頭保持直立地坐著是重要的,眼睛必須閉起來,身體盡可能靜止。用一個靜心用的椅子,或是一個背部直立的椅子,或是任何墊子的安排可能會有所幫助。

  沒有特別的呼吸技巧,一般而言,自然的呼吸就可以了。味帕沙那是基於對呼吸的覺知,所以你要注意看每一個氣的上升或下降,注意在那個感覺被體驗最清楚的地方——鼻子或是胃部的地方,或是太陽神經叢(在胃後面)。

  味帕沙那並不是集中精神,整個小時都保持觀照呼吸也不是一個目標。當思想、感情、或感覺升起,或者當你覺知到有聲音、氣味和微風來自外在,那麼就讓你的注意力流向它們。任何升起的東西都能夠被觀照,就好像雲在天空中經過,你既不執著,也不排斥。每當有一個選擇說要看什麼,那麼就恢復到對呼吸的覺知。

  記住: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發生。既沒有成功,也沒有失敗,也沒有任何改善。沒有要想出什麼東西,或分析什麼東西,但是洞見(insight)會來到每一樣東西。問題和難題可以只是被看成奧秘而被享受。

  在奧修社區每月的靜心營期間,每天都有味帕沙那——靜坐靜心。

  奧修談到開始練習「味帕沙那」的人常常感覺到能量往上沖。

  在做「味帕沙那」的當中,有時候一個人會覺得很有肉欲,因為你非常寧靜,能量沒有發散。平常在你的生活當中有很多能量被發散出去,因而你變得精疲力盡。當你只是坐著,什麼事都不做,你就變成一個寧靜的能量之池,那個池會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它會來到一個幾乎要溢出來的點,然後你就會覺得有肉欲。你會覺得有一個新的敏感和肉欲,甚至你會覺得有性欲,就好像所有的感官都變得很新鮮,都變得更年輕、更活生生;好像灰塵從你的身上掉下來,好像你洗了一個澡,被沖水器所洗淨。會有上述的情況發生。

  那就是為什麼那些做味帕沙那的人吃得不多,尤其是佛教的和尚,他們做味帕沙那已經有很多世紀了。他們不需要吃得太多,他們每天只吃一餐,而且那一餐也吃得很少,最多你只能夠稱它為早餐……一天只吃一餐。他們也睡得不多,但是他們充滿能量。他們不是逃避者,他們很賣力工作。並不是說他們不工作,他們會砍柴,會在花園、在原野、或是在農場工作,他們整天工作,但是某些事已經發生在他們身上,如此一來,能量就不再被散發掉。

  那個坐姿非常能夠保存能量,佛陀的蓮花坐姿能夠使身體的所有末端都會合在一起——一隻腳疊在另外一隻腳上面,一隻手放在另外一隻手上面。這些就是能量會移動而流出的點,因為能量要流出的話需要某種尖尖的點。因此男性的性器官是一個尖尖的東西,因為它必須漏出很多能量。它幾乎就是一個安全活塞,當你堶惘酗茼h能量,而你無法做任何事,你就以性的方式將它釋出。

  女人在性行為堭q來不釋放任何能量,所以一個女人能夠在一夜之間跟很多男人作愛,這一點男人做不到。女人甚至可以保存能量,如果她知道怎麼做的話,她甚至能夠取得能量。

  能量不會從你的頭釋出到外面。自然將它做成一個圓圓的形狀,所以頭腦(brain)從來不會喪失任何能量,它會保存能量,因為那是你最重要的中央控制,它必須被保護,所以它被一個圓形的頭蓋骨所保護。

  能量無法由任何圓形的東西漏出去,那就是為什麼所有的星球——地球、太陽、月亮、和星星——都是圓形的,否則它們將會漏出能量而死。

  當你坐著,你就變成圓形的,手跟手互相碰在一起,所以,如果這只手釋出能量,它會進入另外一隻手堶情C腳跟另外一隻腳碰在一起……你坐的方式幾乎變成一個圓圈,能量就在你堶惇y動而不會跑出來,這樣做的話,一個人就能夠將能量保存而漸漸變成一個能量池。漸漸地,你將會覺得肚子滿飽的。你的肚子或許是空的,你或許沒有吃東西,但是你覺得有一種飽飽的感覺,然後你的肉欲就會躍躍欲試,但它是一個很好的跡象,一個非常非常好的跡象,所以,你可以享受它。

變成一個內在太空的太空人

  在很多情況下,當你處於很深的靜心當中,你會突然覺知到好像地心引力消失了,如此一來已經沒有什麼東西會將你抓住在地面上,現在由你來決定要不要飛。現在由你來決定,如果你想要,你可以往上飛到天空。整個天空都是你的,但是當你張開眼睛,突然間,身體就在那堙A地面就在那堙A地心引力也在那堙C當你眼睛閉起來在靜心的時候,你忘了你的身體,你跑到一個不同的層面,那是屬於上帝思典的層面。

  享受它,讓它發生,因為一旦你開始認為它很瘋狂,你將會停止它,而那個停止將會打擾你的靜心。享受它,就好像你在夢中飛翔一樣,閉起眼睛,在靜心當中,去到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升得更高更高而進入天空,很快地,你將能夠做很多你以前體驗不到的事。不要害怕,它是很偉大的探險,比登陸月球更偉大,變成內在天空的太空人是最偉大的探險。

  對於那些被身體的不穩定和飛翔等肉體感覺所擾亂的人,奧修建議這個優美的方法。

  只要坐在你的床上五或十分鐘,閉起眼睛,將你的感覺視覺化……感覺你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使它盡可能地大,大到幾乎開始碰到房間的牆壁。

  你會開始覺得現在你無法移動你的手,移動變得很困難,你的頭碰到了屋頂。剛開始兩、三天的時候,只要感覺這樣,然後開始擴展出房問,充滿整個家,你將會覺得房間在你堶情A然後再擴展到整個家之外,充滿整個鄰居,感覺整個鄰居都在你堶情A然後充滿整個天空,感覺太陽、月亮、和星星都在你堶捲劓吽C

  就這樣持續十到十二天,漸漸地,慢慢地,充滿整個天空,在你充滿整個天空的那一天,開始做相反的過程。再度用兩天的時間,使你自己變小。以相反的過程,坐著,然後開始想像你變得非常小,移到相反的方向。你的身體並不像它所顯示的那麼大,它已經變成一尺高。你就好像一個小玩具,你將會感覺到它。如果你能夠想像巨大,你也能夠想像渺小,然後又更小,小到你能夠將你自己抓在你的手中,然後又更小…然後又更小。在十二天之內,將它想成一個非常小的點,小到你無法找到你自己,你已經變得像原子一樣小而無法找到你在哪里。

  使你自己成為好像整個太空那麼巨大,然後使你自己成為好像看不見的原子那麼小,用十二天的時間來達到前者,然後同樣用十二天的時間來達到後者。你將會覺得很美、很快樂、很歸於中心—那是你想像不到的。

  靜心能夠給你最偉大的瞥見,因為它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東西。你只是什麼事都不做,你只是進入寧靜。它比睡覺更有意義,因為在睡覺當中,你是無意識的,任何發生的事都在無意識當中發生。你或許在樂園之中,但是你不知道。在靜心當中,你是有知地行動,那麼你就會覺知到一個途徑:如何從外在有用的世界移到內在無用的世界。一旦你知道了那個途徑,在任何片刻你都可以進入內在。坐在公車上,你並不需要做什麼,你只是坐著,乘汽車、火車、或飛機旅行,你什麼事都不做,每一件事都由別人來做,你可以閉起眼睛而進入那沒有用的、進入內在。突然間,每一樣東西都變得很寧靜,每一樣東西都冷卻下來,你就處於所有生命的泉源。

  它在市場上沒有價值,你不能夠將它拿到市場上去賣,你不能夠說:我有偉大的靜心,有任何人準備要買它嗎?沒有人準備要買它,它不是一件商品,它是沒有用的。

「一」

  第一步:只要放鬆地坐在椅子上,把整個身體弄得很舒服。第二步:眼睛閉起來。第三步:放鬆和呼吸。使它盡可能自然,在每一個呼氣當中,說「一」,當氣呼出的時候,說「一」;吸氣的時候什麼都不要說。隨著每一個呼出的氣,你只是說:「一……一……一」。不僅這樣說,你同時感覺整個存在是「一」體的,它是一個統一體,不必重複說出那個感覺,只要體會那個感覺,而說「一」將會有所幫助,按照這樣每天做二十分鐘。

  當你在做的時侯,不要讓別人來打擾你。你可以張開眼睛注視著時鐘,但是不要上鬧鐘,任何會讓你突然緊張的東西都不好,所以在你做的地方也不要放電話,也不要有人敲門。在那二十分鐘堶情A你必須完全放鬆,如呆周遭有太多噪音,那麼就使用耳塞。

  隨著每一個呼氣說「一」將會使你變得很鎮靜、很寧靜、很泰然自若,這是你無法想像的。這個方法要在白天做,一定不要在晚上做,否則你的睡眠將會受打擾,因為這樣做將會使你很放鬆,而不會覺得困。你會覺得很清新。最好的時間是在早上,否則就在下午,但是一定不能在晚上做。

內在的微笑

  每當你只是坐著而什麼事都不做的時候,只要放鬆你的下顎,嘴巴微微張開,開始從嘴巴呼吸,但是不要深呼吸。只要讓身體呼吸,所以那個呼吸將會很淺,越來越淺。當你覺得那個呼吸變得非常淺,嘴巴張開,下顎放鬆,你的整個身體將會覺得非常放鬆。

  在那個片刻當中,開始感覺一個微笑,不是臉上的微笑,而是遍佈你整個內在的微笑……你可以做得到。它不是那種來到嘴唇的微笑,它是一種只有散佈在內在的存在性微笑。

  試試看,你將會知道它是什麼……因為它無法被解釋。不需要用嘴唇笑在臉上,而是就像你從肚子在笑,肚子在笑。它是一種微笑,而不是放開聲音的笑,所以它非常非常柔軟、纖美、脆弱,好像一朵小小的玫瑰花開在肚子堙A而那個芬芳散佈全身。

  一旦你知道了這個微笑,你就可以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保持快樂。每當你覺得你錯過那個快樂,只要閉起眼睛,再度抓住那個微笑,它就在那堙C白天的時候,你想要抓住它多少次,你就可以抓住它多少次,它一直都在那堙C

  只有靜心能夠完全幫助你,因為你並不是在引起別人的注意,你是將它帶到你自己存在的面前,你可以完全自由,不必擔心別人會怎麼想。靜心事實上並不是在找尋成道,成道的來臨不必任何找尋。

「奧修」

  對於每一個呼出的氣,只要在堶掩﹛u奧修」,不要大聲說,只要耳語就好,要在自己堶掩﹛A好讓你能夠聽到它。當氣進來時,你就等待,當氣出去時,你就說,當氣已經出到外面,那麼就讓我(指奧修)進來。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等待,所以你要做的部份就只有當氣走出去的時侯。

  當氣走出去的時候,你就進入字宙。走出去的氣就好像將一個水桶丟進井堙A當氣進來,它就好像水桶被拉出井口。這只要二十分鐘。所以,用四、五分鐘的時間進入它,然後用二十分鐘的時間停留在它堶情A加起來最多一共二十五分鐘。

  你可以在任何時間做它,你可以在白天做,也可以在晚上做。

  坐禪就是深深地不被佔據,它甚至不是靜心,因為當你靜心,你總是試著要做些什麼:你會試圖記住你是神,或者甚至記住你自己。這些努力會產生干擾的微波。

坐禪(Zazen)

  在奧修的社區,坐禪的靜心團體要坐一個小時,新加入的人最好在前面五到十分鐘要數呼出去的氣,用來達到「無選擇的覺知」(Choiceless awaeness)的放鬆。

  你可以坐在任何地方,但是任何你所看到的東西不能夠太刺激。比方說,東西不能夠太移動,因為它會使你分心。你可以看一棵樹,那沒有問題,因為它並沒有在移動,那個景象維持不變,你可以看天空,或者就坐在房間的角落看牆壁。

  第二件事是:不要注意看任何特定的東西——只是空。因為有眼睛,所以你必須看什麼,但是你並沒有注意看任何特定的東西。不要將焦點集中在任何東西上,只是一個擴散的意象,這樣做可以使你非常放鬆。

  第三件事:放鬆你的呼吸。不要去做它,讓它發生,讓它變得很自然,那將會使你更放鬆。

  第四件事就是讓你的身體盡可能保持不動。首先找到一個好的姿勢你可以坐在枕頭上,或是坐在墊子上,或是任何你覺得好的,但是一旦你定了下來,要保持不動,因為如果身體不動,頭腦就自動會靜下來。在一個活動的身體堙A頭腦也會繼續活動,因為身體和頭腦並不是兩樣東西,它們是一體的,它們是同一個能量。

  剛開始的時候,它似乎會有點困難,但是經過幾天之後,你將能夠非常享受它。你將只是沒有頭腦而存在。

  菩提達摩面璧九年,什麼事都沒有做,只是靜坐九年,據說他的腳因此而萎縮。對我而言,這是一種象徵性的說法,它只是意味著一切活動都凋萎了,因為所有的動機都凋萎了。他什麼地方都不去,沒有欲望要追求、沒有目標要達成,然而他達成了人類可能的最偉大的,他是曾經在這個地球上走過的人當中最稀有的靈魂之一。只是面壁而坐,他就達成了每一件事,什麼事都不做、沒有技巧、沒有方法、什麼都沒有,這就是唯一的技巧。

  當沒有什麼東西可看,漸漸地,你對看的興趣就消失了。只是籍著面對一片素面的牆,在你堶探N有一個相對的「空」和「素」(plainness)會升起,相對於這一面牆的另外一面牆就會升起,另外一面「無思想的牆」就會升起。

感覺具有接受性

  手的姿勢就好像一個杯子,或是一個容器,它之所以如此是非常具有意義的,它使你成為具有接受性的,它幫助你成為具有接受性的,它是最古老的姿勢之一,所有的佛都嘗試過它。每當你是敞開的,或者你想要敞開,這種姿勢將能夠有所幫助。

  靜靜地坐著等待,成為一個容器,成為接受的一端,就好像你在等電話,剛好就以那樣的心情,你只是等著,兩、三分鐘之內你就會感覺到有一個完全不同的能量包圍著你,充滿著你的內在……掉落在你身上,就好像雨水掉在地上,繼續往下滲透得更深、更深,大地吸收了它。

  姿勢是非常有意義的,如果人們不盲目崇拜它們,它們是非常有意義的,它們能夠幫助你身體的能量立下一個趨勢。比方說,當你用這樣的姿勢就很難生氣;當你手握拳頭,咬牙切齒,你就很容易生氣。當整個身體都很放鬆,你就很難積極,很難用暴力,而很容易成為祈禱的。

  頭腦(mind)從來沒有被找到過,那些真正「看」過的人,他們一直都發現沒有頭腦(no mind)!

  靜心者被認為是逃避主義者,這種說法十分荒謬。只有靜心者不是逃避主義者,其他每一個人都是。靜心意味著脫離欲望、脫離思想、脫離頭腦。靜心意味著放鬆在當下這個片刻。靜心是世界上唯一不是逃避的東西,雖然它被認為是最為逃避的東西。那些譴責靜心的人一直都是以「它是一種逃避、它是逃避生活」作為論點來譴責它。他們簡直是胡說,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靜心並非逃離生活,它是逃入生活。頭腦是逃離生活,欲望是逃離生活。

看(Looking)

  靜心只不過是打開你眼睛的藝術、潔淨你眼睛的藝術、去除你意識的鏡子上面所累積的灰塵的藝術。灰塵累積是自然形成的。人已經旅行又旅行了好幾千世,灰塵自然會累積。我們都是旅行者,都累積了很多灰塵,由於累積太多的灰塵,以致于鏡子都完全消失了,只有灰塵覆蓋在灰塵上面,一層又一層的灰塵使你看不到鏡子,但是鏡子仍然存在,它不可能失去,因為它就是你的本性。如果它能夠失去,那麼它就不可能是你的本性。並不是說你有一面鏡子,而是你就是鏡子。那個旅行者本身就是鏡子,他不可能失去它,他只會忘記它,最多只是忘記而已。

  存在的片刻就在現在,只要「看」,那就是靜心,那個「看」就是靜心。只要看一件事或是一個狀態的事實就是靜心。靜心沒有動機,因此它沒有中心,也沒有「自己」在宅堶情C你不從一個中心來運作就是靜心,你從空無來行動。靜心就是從空無來自然反應。

  頭腦集中在由過去來行動,而靜心是在現在活動,是由現在來活動,它是一種針對現在的純粹自然反應,而不是固定的反應。它並非由結論來行動,它是看著存在的事物來行動。

  靜心就是打開眼睛,靜心就是「看」。

沒有文字地看

  嘗試在一些小事情上面不要將頭腦帶進來,你注意看一朵花,你只是看,不要說「很美」或「很醜」,不要說任何話,不要將語言帶進來,不要將它語言化,只要看。頭腦將會覺得不舒服或不安靜,頭腦會想要說些什麼,但是你只要對頭腦說:「保持沈默,讓我看!我只要看。」

  剛開始的時候,它將會很困難,但是你可以從那些你沒有太涉入的事情開始。注視著你太太而不將語言帶進來,那將會很困難,因為你太涉入了,因為你在感情上太執著了,不管你是在對她生氣或是處於愛之中,總而言之,你太涉入了。

  注視中性的東西——一個石頭、一朵花、一棵樹、上升中的太陽、一隻正在飛翔的小鳥、或是一朵在天空飄動的雲。只要注視那些你沒有太涉入的東西、那些你能夠保持超然的東西、那些你能夠保持漠不關心的東西。從中性的東西開始,之後才轉到那些你在感情上有負荷的情況。

寧靜的顏色

  每當你看到某種藍色的東西——天空的藍色,或是河流的藍色,只要靜靜地坐著,洞察它的藍色,你將會覺得跟它保持很和諧的關係。每當你靜心冥想藍色,有一個很大的寧靜將會降臨到你身上。

  藍色是最具靈性的顏色之一,因為它是寧靜的顏色、靜止的顏色,它是平靜、休息、和放鬆的顏色,所以每當你真正放鬆,你在堶控N會突然感覺到一個藍色的發光,而如果你能夠感覺到一個藍色的發光,你將會立刻覺得很放鬆,它可以從兩方面來運作。

洞察你的頭痛

  下一次當你頭痛的時候,嘗試一種小的靜心技巧,只要把它當成實驗性的,然後你可以進一步嘗試較大的病,或較大的症狀。

  當你頭痛時,作一個小的實驗,靜靜地坐著,注意看它、洞察它,不要好像你在注意看一個敵人一樣,不。如果你以敵人來看它,你就不能夠正確地看,你會試圖去避開。沒有人直接看敵人,你對敵人會想要去避開,以一個朋友來看它,它是你的朋友,它是在為你服務的,它是在說:「有什麼東西不對勁了,洞察它。」只要靜靜地坐著,洞察那個頭痛,不要有想去阻止它的概念,不要有說它應該消失的欲望。沒有衝突、沒有爭鬥、沒有敵意,只要洞察它,洞察它是什麼。

  看!就好像頭痛可以給你某種內在的訊息,它有一個具有密碼的訊息,如果你靜靜地看,你將會感到驚訝;如果你靜靜地看,有三樣東西會發生。第一,你越洞察它,它就會變得越嚴重,然後你將會有一點困惑:「如果它發得更嚴重,它將怎麼能夠有所幫助?」它之所以變得更嚴重是因為你一直在逃避它。它存在,但是你一直在逃避它,你已經在壓抑。即使沒有使用阿斯匹靈,你也是在壓抑它。當你洞察它,壓抑就消失了,頭痛將會達到它自然的強度,那麼你就是用沒有塞住的耳朵在聽它,在你的耳朵周圍沒有障礙物。

  第一件事:它將會變嚴重。如果它變嚴重,那麼你就可以滿意說你正確地在看,如果它沒有變嚴重,那麼你就是還沒有在看,你仍然在逃避。洞察它,它會變嚴重,那就是第一個跡象說,是的,它在你的洞察之中。

  第二件事是:它將會變得更集中;它不會散佈在一個較大的空間。剛開始你會認為:「它是我的整個頭在痛。」但是當你洞察它,你將會看到,它不是你的整個頭在痛,它只是一小處地方在痛,那也是你深入注視它的一個跡象。那個頭痛分散的感覺是一種詭計,是一種避開它的方式。如果它是在一個點上,那麼它將會更嚴重,所以你就創造出一個幻象說它是整個頭在痛。當你認為它佈滿了整個頭,那麼它就不會在一個點上太強烈,這就是我們一直在玩的把戲。

  洞察它,第二步將會是:它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有一個片刻會到來,它變成像針頭那麼小——很尖,非常尖,非常痛。你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頭痛,但是只局限在一個非常小的點,繼續洞察它。

  然後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將會發生。如果你繼續看這個點,當它非常嚴重,而且局限在一個點,集中在一個點,你將很可能看到它消失。當你的凝視很完整,它將會消失,而當它消失,你將能夠瞭解它來自哪里,它的原因是什麼。當那個結果消失,你就能夠看到那個原因。它將會發生很多次,它會再度出現,當你的凝視埵釣獄艡腔情B那麼集中、那麼注意,它將會再度出現,每當你的凝視很確實,它將會消失,而當它消失,隱藏在它背後的就是原因。你將會感到驚訝,你的頭腦已經準備好要顯示出那個原因是什麼。

  可能有一千零一種原因,但是只給同一種警示,因為那個警示系統很簡單,在你的身體堶惆癡S有很多警示系統。對於不同的原因,你的身體還是給你同樣的警示。或許你最近生氣,而你沒有將它表達出來。突然間,好像一個神啟,它就出現在那堙A你將會看到你一直攜帶著的憤怒,就好像你堶悸瑭w。現在已經積壓太多,所以憤怒想要被釋放出來,它需要發洩。發洩它!你將會立刻看到頭痛消失,不需要服用阿斯匹靈,也不需要任何治療。

  你就是你失敗的原因,你就是障礙。靜心發生在靜心者不在的時候!

傾聽

  保持被動,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聽。傾聽並不是一項作為,當你在聽的時候,你並不需要做什麼,你的耳朵一直都是張開的。要看的話你必須打開眼睛,至少必須如此,但是當你要聽,你甚至不需要打開耳朵,耳朵一直都是張開的,你一直都在聽。什麼事都不必做,只要聽。

帶著同感力來聽

  傾聽是一種很深的身體和靈魂之間的結合,因此它被用來當作最有潛力的靜心方法之一,因為它連結了兩個無限的東西:物質和靈性。

  讓它成為你的靜心,它將能夠有助於你。每當你坐著,只要傾聽任何正在進行的。當你在市場,有很多噪音和交通,有火車和飛機,傾聽它,不要在頭腦堶控ぁ蜓‘托雱n。要好像你在聽音樂一樣地去聽它,帶著同感力去聽它。突然間你將會瞭解到那個噪音的品質有所改變,它已經不再使你分心、不再打擾你,相反地,它會變得非常具有安撫的力量。如果正確地聽,即使市場的嘈雜聲也會變成一首很美的曲子。

  所以,你在聽什麼,那並不是要點,要點是你在傾聽,而不只是聽到而已。

  即使你聽到某種你從來不認為值得去聽的東西,你也要高高興興地去聽它,就好像你在聽貝多芬的奏鳴曲。突然間你將會瞭解到你已經改變了它的品質。它變得很美。在傾聽當中,你的自我將會消失。

一個能量柱

  如果你靜靜地站著,某種寧靜將會立刻來到你身上。在你房間的角落試試看,就在角落的地方,靜靜地站著,什麼事都不要做,突然間那個能量也站在你堶情C當你坐著,你會感覺到頭腦堶惘釩雃h擾亂,因為坐是思考者的姿勢,當你站著,能量的流動就好像一根柱子,平均分散在整個身體。站是很美的。

  嘗試它,你們之中有一些人將會發覺它非常非常美。如果你能夠站一個小時,它非常好。只要站著,什麼事都不要做,也不要動,你將會發覺有某種東西確立在你堶惘蚥亃o很寧靜,變得歸於中心,而你將會感覺你自己好像一個能量柱。身體消失了。

  靜心是你天生的權利!它就在那堙A等待著你放鬆一些,好讓它能夠唱一首歌,能夠變成一個歡舞。

感覺子宮的寧靜

  讓寧靜變成你的靜心。每當你有時間,只要「垮」在寧靜當中,我的意思剛好就是這樣:「垮了」好像你是在你母親子宮堛漱p孩。以這樣的方式來坐,然後漸漸地,你將會開始感覺你想要將你的頭放在地板上,那麼你就將你的頭放在地板上。採取子宮堛澈熄捸A就好像小孩子捲曲著身體在母親的子宮堙A你將會立刻感覺到寧靜在產生,那個寧靜跟你在母親子宮堛犒蝩R是一樣的。坐在床上,躲到毯子底下,將身體卷起,保持完全靜止,什麼事都不要做。

  有時侯有一些思想會來臨,讓它們經過,你保持漠不關心,根本不要顧慮。如果它們出現,很好,如果它們不出現,那也很好。不要抗爭,不要將它們推開。如果你抗爭,你將會受打擾,如果你將它們推開,你將會變得執著,如果你不想要它們,它們反而會變得很頑強而不離去。你只要保持漠不關心,讓它們停留在周圍,就好像交通的噪音也是停留在周圍。它真的是一個交通的嗓音,是頭腦好幾百萬個細胞在互相溝通的交通,而且有能量從一個細胞跑到另外一個細胞,電流從一個細胞跳到另外一個細胞,它就像一個大機器在嗡嗡響,所以,就讓它這樣存在。

  你要變得對它完全漠不關心,它與你無關,它不是你的問題,它或許是別人的問題,但它不是你的問題,你何必對它怎麼樣呢?你將會感到驚訝,到時候那些噪音將會消失,完全消失,而你將會完全單獨被留下來。

永遠不要成為一個被虐狂

  永遠不要成為一個被虐狂。不要以任何名義來折磨你自己。人們常常以宗教的名義來嚴重折磨他們自己,那個名義很美,你可以繼續折磨你自己。

  記住:我教導快樂,不是折磨!如果你覺得有時候某種東西變得太重了,變得進行困難,那麼它就必須被改變。你將必須改變很多次,漸漸地,你將會來到一個點,到了那個點你就不需要改變了,那麼某種東西將會完全適合,不僅適合你的頭腦、適合你的身體,而且也適合你的靈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