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皮書

傍晚——震動、跳舞、和唱歌

 

震動

亢達堨尾R心

  這個日落時所做的靜心是日出時所做的動態靜心的姊妹搭檔,它由四個階段所組成,每一個階段十五分鐘。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放鬆,讓你的整個身體震動,感覺能量從你的腳往上移,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放開來而變成那個震動。你的眼睛可以張開或開著。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跳舞……按照你的感覺自由發揮,讓整個身體按照它所希望的方式來移動。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靜靜地坐著或站著……觀照任何發生在內在和外在的事情。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躺下來,身體保持靜止。

  當你在做亢達堨尾R心的時候,讓你的身體自然震動,不要去做它。靜靜地站著,感覺它正在來臨,當你的身體開始有一點顫抖,你可以幫助它,但是不要去做它。享受它、對它感覺喜樂、讓它發生、接受它、歡迎它,但是不要刻意去做它。

  如果你強迫,它將會變成一種運動、一種身體的運動,那麼那個震動會存在,但只是在表面上,它將不會貫穿你。你的內在將會保持固體狀的,如石頭一般,你將會保持是一個控制者,是做者,而身體只是隨著你的意志在動。問題不在於身體,問題在於你。

  當我說震動,我的意思是說你的固體性、你那如石頭般的存在(being)應該震動到它的基礎,好讓它變成液體狀的、流體狀的、融解的、流動的。當那如石頭般的存在變成液體狀的,你的身體將會跟隨著它,那麼就沒有一個人在震動,而只有震動本身存在,那麼就沒有一個人在做它,它只是發生,做者不存在。

  動態靜心、亢達堨均B或那達布拉瑪(Nadabrama>),這些並非真正的靜心,你只是使你自己變得合調,它就好像……如果你看過印度的古典音樂家在玩樂器,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或者有時候更長,他們只是繼續在調他們的樂器,他們會轉動樂器的環節,使弦變緊或變松。打鼓的會一直檢查他的鼓,看看它是否完美。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們會一直這樣做,這不是音樂,這只是準備。

  亢達堨夾禱D真的靜心,它只是準備,你在準備你的樂器,當它準備好,你就靜靜地站著,那麼靜心就開始了,那麼你就全然在那堙C你籍著跳躍、跳舞、呼吸、和喊叫等來喚醒你自己,這些都只是使你自己變得比你平常更警覺一點的設計,一旦你變警覺,然後就等待。

  等待就是靜心。帶著全然的覺知來等待,那麼它就來臨了,它就降臨到你身上,它會圍繞著你,在你周圍遊蕩、在你周圍跳舞,它會潔淨你、純化你、蛻變你。

  靜心是跟你自己在一起,慈悲是你本性的流露。

   

擺動的靜心

  第一階段:二十分鐘。

  閉起眼睛盤腿而坐,開始慢慢擺動,先擺動到左邊,然後擺動到右邊,那個擺動不要涉及整個身體,但是要盡可能舒服地彎下身子。當你達到最盡頭的點,喊出「護」的聲音,強而有力地喊出,急促地喊出。在擺動兩端的盡頭這樣做。

  第二階段:二十分鐘。

  只要靜靜地坐著,不動。

  第三階段:二十分鐘。

  站在一個角落上,完全靜止。

  做我的靜心,但是不要用意志去做,不要強迫它們,而要讓它們發生,在它們堶捱}浮,在它們堶惟騉顜A自己。要專注,但是不要用意志。不要去控制,因為當你控制,你就分裂了,你就一分為二——控制者和被控制者。一旦你一分為二,天堂和地獄就立刻被創造出來,那麼在你和真理之間就產生了一個很大的距離。不要控制,只要讓事情發生。

   

跳舞

  當身體的移動變得欣喜若狂,那麼它就是跳舞,當那個移動很全然而沒有自我,那麼它就是跳舞。

  你必須知道,第一次的跳舞是以一種靜心的技巧進入這個世界的。最初的跳舞並非我們現在所謂的跳舞,它是達到狂喜的一種方式,在最初的跳舞,那個舞者消失了,只有舞存在——沒有自我,沒有人在控制,身體自然流動。

  不需要去找其他任何靜心。如果舞者消失,那麼跳舞本身就變成一種靜心。整個要點就是如何失去你自己,至於你怎麼做,或是在那堸窗A那是無關緊要的。只要失去你自己。有一個點會來到,在那個點上你不存在,而事情照常繼續進行,就好 像你著了魔似的。

  跳舞是可能發生在人類身上最美的事情之一,所以不要分開來考慮靜心。對於那些沒有任何很深的創造性能量的人,以及那些無法導引他們的能量進入深層的涉入而使他們能夠喪失自我的人,才需要把靜心當成一種分開來的事,否則當你完全融入一件事,那就是一種靜心。

  舞者、畫家、和雕刻家不需要有任何其他靜心,一切他們所需要的就是使他們的層面變得非常深入地貫穿,直到蛻變的那個點來臨。

  沒有像跳舞這麼能夠進入靜心的,所以,每天至少一個小時,忘掉所有的技巧,使它成為一個要點——只要對著神跳舞。不需要有技巧,因為她不是一個審查員,你只需要

  如小孩子般地跳舞,將它當成一種祈禱,那麼跳舞本身將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品質,你將會覺得你首度踩著不同的舞步,那是你以前從來沒有跳過的,你將會覺得你在進入以前從來未曾知道過的層面,你將會踏在不熟悉的和未知的領域。

  漸漸地,當你跟那未知的變得越來越合調,一切的技巧都將消失。當跳舞很純粹、很單純而沒有任何技巧,那麼它就很完美。

  就像你深愛整個宇宙一般地跳舞,就像你在跟你的愛人跳舞一樣地跳舞。讓神成為你的愛人。

  靜心跟嚴肅無關,靜心是遊戲,那就是為什麼在此我堅持要做很多跳舞和歌唱。

   

一起跳舞

  你可以找一小群能夠一起跳舞的朋友,那將會更好、更有幫助。人是那麼地脆弱,當他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他們很難繼續做任何事,因此,學校是需要的,所以如果你在那一天不想做,而別人想做,他們的能量可以推動你;另外那一天別人不想做,而你想做,那麼你的能量就可以發揮作用。

  當你讓一個人單獨,他就變得非常弱而沒有意志。你做了一天,然後另外一天你就會覺得疲倦而想做別的事。唯有當靜心以一種持續的方式來做,它才會產生出好的結果,它才會深入你堶情C

  它就好像你在挖地洞,如果你今天挖這堙A明天挖那堙A那麼雖然你一生當中都繼續在挖,但是你將永遠無法挖出一口井,你必須在同一個地方繼續挖。

  所以,使它成為一件要事,每天同一個時間,能夠在同一個地方更好,同一個房間,同一個環境和氣氛,燒同樣的香……身體會漸漸熟悉,而頭腦會漸漸感覺到它。你一進入那個房間,你就準備好要跳舞。那個房間是充過電的,那個時間是充過電的。

   

像樹一樣地跳舞

  只要舉起你的雙手,感覺你好像一棵強風中的樹,好像一棵在雨中和在風中的樹一樣地跳舞。讓你的整個能量都變成一股跳舞的能量,隨風擺動,感覺風吹穿你,忘掉你有一個「人的」身體——你是一棵樹,跟那棵樹認同。

  如果可能的話,到戶外去,站在樹木之間,變成一棵樹,讓風吹穿你。感覺跟一棵樹認同能夠大大地強化你、滋潤你,這樣做,一個人將能夠很容易地進入那原始的意識。樹木仍然在那堙A跟樹木講話,擁抱樹木,你將會突然感覺到每一樣東西都回到泉源。如果無法到戶外去,那麼就站在房間的中央,將你自己視覺化成一棵樹而開始跳舞。

   

用你的手跳舞

  靜靜地坐著,讓你的手指自己活動,從內在感覺那個活動,不要試圖從外在來看它,所以,要閉起眼睛,讓能量越來越流入手中。

  手跟腦深深連在一起,右手跟左腦連在一起,左手跟右腦連在一起。如果能夠讓你的手指完全自由表達,那麼,累積在頭腦堶悸澈雃h很多緊張都會釋放出來,那是釋放出頭腦的壓抑以及它未被使用的能量最容易的方式,你的手完全有能力這樣做。

  有時候你會發覺左手舉起,有時候右手舉起,不要強迫它按照任何模式,能量需要怎樣,它就會採取那種型式。當左腦想要釋出能量,它會採取一種型式,當右腦負荷太多的能量,那度就會有另一種不同的姿勢。

  你可以透過手的姿勢而變成一個偉大的靜心者,所以只要靜靜地坐著,玩一玩,讓手自己活動,你將會感到驚訝,它是魔術般的。你不需要跑和跳,或是做很多動態的靜心,只要用你的手就可以了。

   

喚醒精微的層面

  如果你一直做身體的活動,而從來沒有靜靜地坐著,那麼你也會錯過某些東西。當能量開始移動,一個人必須變得完全寧靜,否則那個活動將會保持粗鄙。身體的活動是好的,但它是一種粗鄙的活動。如果整個能量都停留在粗鄙的活動,那麼精微的活動將不會開始。

  一個人必須來到一個點,在那個點上,身體就好像雕像一樣,完全靜止,而所有粗鄙的活動都停止,但能量卻在那媟Ёぉn活動,然而,它無法透過身體來活動,因此它會尋求一個新的內在路線,那個路線是不屬於身體的,它開始在精微的層面上移動。

  但是先讓能量移動是需要的,如果能量不移動,你可以像石頭一樣地坐著,但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第一件事就是讓能量移動。第二件事就是:當能量真的開始移動,讓身體停止。當能量脈動得很激烈而準備要移向某處,那麼它就必須移入精微的層面,因為粗鄙的層面已經不能用了。

  所以,首先要使它成為動態的,然後讓身體靜止,好讓那個「動」能夠進入更深,深入到根部,深入到你存在最核心的部份。使它成為一個組合:先讓身體活動二十分鐘,二十分鐘之後突然停止。你可以使用鬧鐘,當鬧鐘響的時候,你就突然停止。先讓身體充滿能量,然後當身體突然停止不動,那些能量就會開始找出新的路線,這是向內下功夫的方法。

   

旋轉的靜心

  蘇菲的旋轉是最古老的技巧之一,也是最強而有力的方法之一。它是那麼地深入,以致於甚至只要一次的經驗就能夠使你變得完全不同。睜著眼睛旋轉,就好像小孩子一直在旋轉,好像你內在的存在變成一個中心,而你的整個身體變成一個轉動的輪子、一個製造陶器的輪子,正在轉動。你處於中心,而整個身體在轉動。

  建議在旋轉之前三個小時不要吃東西,也不要喝飲料。最好打赤腳,穿著寬鬆的衣服。這個靜心分成兩個階段:旋轉和休息。旋轉沒有固定的時間,它可以持續好幾個小時,但是建議你至少持續一個小時,以便能夠完全進入那個能量漩渦的感覺。

  在一個定點,循著逆時鐘方向旋轉,右手高舉,掌心向上;左手下垂,掌心朝下。

  如果你覺得逆時鐘方向旋轉不舒服,那麼可以改用順時鐘方向。讓你的身體柔軟,眼睛保持張開,但是不要集中在某物上面,好讓那個意象變模糊而流動。保持沈默。

  在最初的十五分鐘,慢慢地轉,然後在再來的三十分鐘堶捱朮孕[速,直到那個旋轉完全接管,而你變成一個能量的漩渦——周圍就像一個活動的暴風雨,但是在中心的觀照是寧靜的、靜止的。

  當你旋轉得很快而無法保持直立,你的身體會自己倒下來,不要由你自己來決定使它倒下來,也不要試圖事先安排要怎麼倒下來;如果你的身體很柔軟,你將會很柔軟地倒下來,而大地將會吸收你的能量。

  一旦你倒下來,第二部份的靜心就開始了。立刻用你的胃部滾動,好讓你赤裸的肚臍能夠跟大地接觸。如果有任何人覺得以這樣的方式躺下來很不舒服,那麼他可以用背部來躺。感覺你的身體融入大地,就好像一個小孩子壓在母親的胸部。眼睛閉起來,保持被動和寧靜至少十五分鐘。

  在靜心之後要盡可能地寧靜和不活動。

  在旋轉的靜心當中,或許有人會覺得想嘔吐,但是這種感覺應該會在兩、三天之內就消失,如果嘔吐的感覺一直持續,那麼就不要再做這種靜心。

   

唱歌

  唱歌是神聖的,它是最神聖的活動之一,只有跳舞能夠跟它相比,它僅次於跳舞。為什麼唱歌和跳舞是神聖的活動呢?因為這些就是你能夠完全消失在堶悸漪※吽C你可以將你自己融入唱歌當中,直到歌者消失,而只有歌存在;或者舞者消失,而只有跳舞存在,那就是蛻變的時刻。當歌者已經不復存在而只有歌存在,當你的全部都變成一首歌或一支舞,那就是祈禱。

  至於你唱什麼歌,那是無關緊要的。它或許不是一首宗教的歌,但是如果你能夠很盡情地去唱它,那麼它就是神聖的,反之亦然。或許你是在唱一首宗教的歌、一首歷年來被認為神聖的歌,但是如果你沒有盡情融入它,那麼它也是凡俗的。歌的內容並不重要,重要的在於你帶給歌唱的品質.那個盡情、那個強度、那個火。

  不要重複其他任何人的歌,因為那不是你的心,那不是你能夠將你的心投放在神性腳下的方式。讓你自己的歌升起,忘掉尺度和文法,神不是一個文法學家,她不擔心你使用什麼文字,他比較顧慮你的心。

  在奧修的社區,每天晚上都有好幾百人聚集在佛堂慶祝自發性的唱歌和跳舞。

  音樂創造出如此的一個和諧,使得甚至神都會開始對你點頭,開始對你說「是」。音樂是神聖的、靈性的……突然間天空會開始碰觸你,你會被「那彼岸的」所壓服;當「那彼岸的」比較接近你,當「那彼岸的」的腳步被聽到的時候,某種在你堶悸漯F西就被挑戰了,某種在你堶悸漯F西會變得更寧靜、更沉靜、更鎮靜、更冷靜、更泰然自若。

 

咒語(Mantra)

  如果你有一個具有音樂細胞的耳朵,如果你有一顆能夠瞭解音樂的心不僅瞭解,而且能夠感覺——那麼咒語將會有所幫助,因為如此一來你就能夠跟內在的聲音成為一體,如此一來你就能夠跟著那些聲音走,走到越來越精微的層面。然後有一個片刻會來臨,到了那個時侯,所有的聲音都停止了,而只有宇宙的聲音被留下來,那就是「嗡」(Aum)。

 

「嗡」(Aum)

  每天早晚至少各靜坐二十分鐘,眼睛半開、往下看。呼吸,呼吸必須很慢,而身體不動。開始在你堶措|念(>Aum。不需要發出聲音,嘴巴閉起來的話,那個頌念將會更具有穿透力,甚至連舌頭都不要動。很快地頌念Aum Aum Aum Aum Aum,快速而且帶著強度,但是是在你堶情C感覺它的震動遍佈全身,從腳到頭,從頭到腳。當每一個>Aum>的聲音掉進你的意識堙A就好像一塊石頭被丟進池子埵茞ㄔ穸X微波,一直傳達到盡頭之處,那個微波一直擴張而碰觸到整個身體。

  如果你繼續做,那麼有一些片刻會出現,那些將是最美的片刻,到那時候你會變得沒有在重複頌念,每一樣東西都停止了,突然間你會覺知到你已經沒有在頌念,每一樣東西都停止了。享受它,如果思想開始出現,那麼就再度開始頌念。

  當你在夜晚的時侯做它,你必須最少在你睡覺之前兩個小時做,否則如果你剛好在睡覺之前做,你會睡不著,因為它會使你的意識變得很清醒,你會不喜歡這樣,你會覺得好像早晨一樣,你已經休息夠了,所以這樣並不適當。

  你可以找出你自己的步調。兩、三天之後,你將會找出什麼適合你。對某些人而言,非常快速地頌念Aum Aum Aum,快到幾乎重疊,這樣的方式比較適合他們,對另外的人,或許非常慢速的頌念比較適合,所以它依你而定,任何你覺得好的,你就繼續。

  當音樂圍繞著你、淹沒你、流遍你,而靜心開始在你堶惘赤齱A那是人生當中最偉大的經驗之一;當音樂和靜心會合,世界和神就會合了,物質和意識就會合了,那就是「神秘的結合」。

   

耶穌的名字

  如果耶穌的名字會打動你,那麼就靜靜地坐著,讓那個名字來打動你。有時候,靜靜地說出耶穌的名字,然後等待,那將會變成你的咒語。這就是一個真正的咒語誕生的方式。沒有人能夠給你一個咒語,你必須去找出它,找出哪一種咒語能夠吸引你,能夠打動你,能夠對你的靈魂產生一個很大的衝擊。如果「耶穌」這個名字能夠打動你,那很好。找個時間,靜靜地坐著,重複頌念「耶穌」的名字,然後等待,讓那個名字進入更深,進入你存在的深處,讓它進入到你最核心的部分。讓它發生!如果你開始跳舞,那很好,如果你開始哭,那也很好,如果你開始笑,那也很好,不論發生什麼都讓它發生,不要干涉,不要控制。跟著它走,你將會首度瞥見祈禱和靜心,你將會首度瞥見神。第一道光線將會開始穿透你靈魂的黑夜。

  任何你覺得很美的聲音、任何在你的心堬ㄔ肸馮藺M喜樂的聲音都可以。即使它不屬於任何語言,那也沒有關係。你可以找出能夠更深入的、純粹的聲音,因為當你使用某一個特定的字,它就具有某些特定的意義,而那些意義會產生限制。當你使用一個純粹的聲音,它就沒有限制,它是無限的。

   

發出嗡嗡聲(Humming)

  發出嗡嗡聲(>Humming)可能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你可以在任何時間做它。每天至少做一次,如果你能夠做兩次,那更好。它是這麼偉大的內在音樂,它能夠使你整個人平靜下來,如此一來,你衝突的部分就會變得比較合調,而且漸漸變成一種微妙的音樂,那種音樂會從你的身體升起,你可以聽得到。三、四個月之後,你只要靜靜地坐著,就可以聽到一種微妙的音樂,以及內在的一種諧音、一種嗡嗡聲。每一樣東西都運作得非常好,就好像一部發動得非常完美的車子,它的引擎發出嗡嗡聲。

  當車子有毛病,一個好的駕駛員馬上會知道。路上的行人或許不會注意到,也是當那個嗡嗡聲有所改變,一個好的駕駛員馬上會知道。當車子有毛病,那個嗡嗡聲就不再那麼和諧,它會發出新的噪音。其他沒有人會覺知到,但是一個喜愛車子的人會立刻發覺它出了毛病,發覺引擎的聲音跟正常的聲音不一樣。

  一個很好的發出嗡嗡聲的人會漸漸開始感覺到什麼時候事情有不對勁。如果你吃太多東西,你將會發覺你內在的和諧喪失了,漸漸地,你將必須去選擇,看看你是要吃得太多,或是要具有內在的和諧。內在的和諧是那麼寶貴、那麼神聖、那麼喜樂,誰會去想吃太多呢?

  不要下任何功夫去節食,你會發覺你以一種更平衡的方式在吃東西,那麼那個嗡嗡聲將會進入更深,你將能夠瞭解那些食物會擾亂你的發出嗡嗡聲。你吃了某些太重的食物,而那些食物停留在你的系統堣茪[了,然後那個嗡嗡聲就沒有那麼完美。

  一旦那個嗡嗡聲開始,你將會知道性欲什麼時候升起,什麼時候沒有升起。如果太太和先生兩個人都有發出嗡嗡聲,你將會感到驚訝那個和諧在兩個人之間產生是多麼棒,以及他們如何漸漸變成直覺性的。當另外一方覺得悲傷,他們就能夠開始感覺。不需要說出來。當先生疲倦,太太直覺上就立刻知道,因為他們兩個人在同一個波長之上運作。

  靜心是十足的敏感性。

   

那達布拉瑪靜心(Nadabrahma)

——每月靜心營下午的靜心

  那達布拉瑪是古代西藏的技巧之一,它原來是在清晨的時侯做的。它可以在一天當中的任何時間來做,可以單獨做,也可以跟別人一起做,但是做的時候必須空著肚子,而且做完之後至少要有十五分鐘不活動。這個靜心持續一個小時,它有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三十分鐘。

  將眼睛和嘴巴閉起來,以一種放鬆的姿勢坐著,開始發出嗡嗡聲,聲音必須大到能夠被別人所聽見,而使全身產生一種震動。你可以想像說你看到一個中空的管子,或是一個空的容器,堶悼u是充滿著嗡嗡聲的震動。你會達到一個點,到那時候,那個嗡嗡聲會自己繼續,而你就變成聽者。沒有特別的呼吸方式,你可以改變音調的高低,或是溫和地、慢慢地移動你的身體,只要你喜歡就可以。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第二階段分成兩個七分半鍾的小節。前半段:掌心向上,以一種向外的圓周運動方式來移動你的手。從肚臍的地方開始,兩隻手都向前移,然後分開,作出兩個大的圓圈,左右兩邊的動作一樣。手的移動必須非常慢,慢到有時候看起來好像沒有在動。感覺你向外給出你的能量,給予宇宙。七分半鍾之後,轉動你的手,掌心朝下,開始以相反的方向來移動。現在兩隻手將會一起來到肚臍的地方,然後在身體的兩邊向外分開。感覺你將能量攝入。就好像在第一階段一樣,不要限制你身體其他部份任何柔軟或慢速的移

  動。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完全寧靜而且靜止地坐著。

   

伴侶一起做的那達布拉瑪

  奧修為伴侶設計出這個技巧一個很美的變型。

  伴侶面對面坐著,用被單蓋起來,互相交叉拉住對方的手,最好不要穿衣服。房間只要點四支小臘燭,焚燒一種特別的香,那種香只用在這種靜心。

  閉起眼睛,一起發出嗡嗡聲三十分鐘,過了一會兒之後,你們將會感覺到能量會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結合在一起。

   

奧修,對蚊子要怎麼辦?

  蚊子是古代的靜心者,但是他們已經失敗了,因此他們反對任何在靜心方面成功的人。它們非常嫉妒,所以每當你在靜心,它們就來擾亂,來分散你的注意力。

  這並不是什麼新的事情,它一直都是如此,它在所有古代的經典堶掖ㄣ蕈g提到!在耆那教的經典堣蚳鉿p此,因為耆那教的和尚都光著身子在生活。只要想想一個光著身子的耆那教和尚,和印度,和那些蚊子!馬哈威亞(>Mahavir:耆那教的鼻祖,又名大雄)必須特別指示對蚊子要採取什麼態度。他告訴他的門徒說,當蚊子叮你們的時候,你們要接受。這是最終的分心,如果你能夠戰勝這個,那麼就沒有其他的困難,沒有更大的困難。當他這樣說,他是知道的!光著身子在印度生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有一次我停留在薩那斯(>Sarnath>),那是佛陀轉動達摩之輪(達摩是道的意思)的地方,是佛陀第一次講道的地方,那是最重要的講道,它成為一個新傳統的開端。在那堙A我跟一個佛教的和尚住在一起。

  我曾經看過很多蚊子,但是那些都比不上薩那斯的蚊子。普那的蚊子不算什麼!你要感到很高興!你很幸運,我沒有在薩那斯,那堛滌A子真的很大一隻!

  即使在白天,我們也都習慣坐在蚊帳堶情C那個佛教的和尚會坐在一張床的蚊帳堶情A而我坐在另一張床的蚊帳堶情A我們就這樣交談。

  因為他要求我再來住,所以我說:「我以後永遠不要再來了。」我說:「永遠不要,永遠不要!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的最後一次。」

  他說:「這使我想起,多少世紀以來,佛教的和尚一直都在開玩笑說為什麼佛陀在第一次講道之後就永遠沒有再回到薩那斯來。他只來過一次,作了他的第一次講道,然後就逃掉了!」

  他到過其他地方很多次,他一定至少到過斯拉瓦斯提有三十次,他一定至少到過拉吉爾有四十次,以及其他很多類似的情形。他所拜訪過的每一個地方,他都會一再一再地再去拜訪,但是他只拜訪薩那斯一次,就永遠沒有再回到那個地方。

  「而,」那個和尚說:「那就是因為這些蚊子。你也說你將永遠不要再回來。」

  我告訴他:「至少有一件事我要跟隨佛陀!在其他事情上面,我不能夠跟隨他,我必須成為我自己的光,但是關於這件事,讓他成為光!」

  我知道那很困難,非常困難,但是你必須去學習,不要被分心。那並非意味著你必須讓蚊子來剝削你!用每一種可能的方式來保護你自己,但是不要有焦慮,也不要被觸怒。保護你自己,避開那些蚊子,將它們丟開,將它們甩掉,但是不要被觸怒。它們在做它們的事情,這一點必須被接受,它們並非特別在反對你。有人在吃他們的早餐、午餐、或晚餐,所以,要有禮貌一點。你有每一種保護你自己的權利,但是不需要被觸怒。如果你被觸怒,那會擾亂你的靜心,而不是擾亂到蚊子,你可以很靜心地、很注意地、完全警覺地、沒有憤怒地將蚊子甩掉,試試看,

  真正的問題永遠都不是來自外在,真正的問題永遠都是來自內在的憤怒。比方說,當你在靜心的時候,狗在外面叫,你就立刻生氣說:「這些蠢狗!」但是它們並沒有以任何方式在打擾你的靜心,它們只是在享受它們的生活!它們一定是看到一個員警、一個郵差、或是一個門徙,狗非常反對制服,它們是反制服的,它們一看到制服就開始叫。它們不相信制服,它們有權利保有它們自己的信念,它們並非特別試圖要來打擾你。

  蚊子在做它們自己的事,你必須保護你自己,你必須做你自己的事,不要被觸怒。問題只是在於你被觸怒。如果你不被觸怒,如果你不被周遭的蚊子所產生出來的一切令人討厭的事情所分心,你將甚至會對它們覺得感激它們給了你一個秘密的鑰匙。

  如果蚊子無法使你分心,那麼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使你分心,那麼你就達到了一個非常穩定的靜心狀態。

  靜心只不過是回到家,只不過是內在一個小小的休息。它不是在頌念一個咒語,它甚至不是一個祈禱,它只是回到家,作一個小小的休息。什麼地方都不去就是靜心,只要在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沒有其他的「那堙v——只要在你所在的地方,只要占著你日前所在的空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