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皮書

夜晚——想像、祈禱、和愛

 

  所有的靜心基本上都是不透過性來經驗性。

  在夜晚,剛好跟早晨相反,要完全無意識,根本不要麻煩。夜晚來臨,太陽下山了,現在每一樣東西都進入無意識。你就進入無意識。

   

變成一支中空的竹子

  靜心是跟自己的孤獨達成和諧的一種方式,是跟自己的孤獨碰面的一種方式,而不是逃避孤獨,是深深地潛入它堶情A看清它是什麼。潛入之後你會感到驚訝,如果你進入你的寂寞,你將會感到驚訝:在最核心的部分,它根本就不是「孤獨」,停留在堶悸漪O「單獨」,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現象。

  周圍由「孤獨」所組成,而核心由「單獨」所組成。一旦你知道了你美好的單獨,你將成為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你將永遠不再覺得寂寞。即使在山堙A或是在沙漠堙A在那些你完全單獨的地方,你也將不會覺得寂寞,因為在你的單獨之中,你將會知道神跟你在一起,在你的單獨之中,你非常深地根入神之中,誰會去管說其他有沒有人在外面?你的內在那麼充滿,那麼豐富……

  就現在而言,即使你在群眾之中,你也是孤獨的,而我是在說,如果你知道你的單獨,那麼即使在你的單獨之中,你也不會寂寞。

  那麼一個人就會像泉水一樣開始烊溢,從那個單獨會產生愛的芬芳,從那個單獨會產生創造力,因為從那個單獨,神就開始流動,你就變成一支中空的竹子……她開始歌唱,那個歌永遠都是她的。

 

靜心冥想光

  你越是靜心冥想光,你就越會感到驚訝說某種在你堶悸漯F西開始打開,就好像蓓蕾打開而變成一朵花。

  靜心冥想光是最古老的靜心方法之一。在所有的時代堙A在所有的世紀堙A在所有的宗教堙A它之所以被重視是有特別原因的,因為在你靜心冥想光的時候,某種在你堶悼豪茯O蓓蕾的東西就開始打開它的花瓣,那個對光的冥想會產生出一個空間讓它打開。

  所以要讓它成為你的靜心,每當你有時間就閉起你的眼睛,想像你看到光,每當你看到光就跟它保持和諧,不要一直忽視它,要對它崇拜。它或許是日出,或許只是房間堛漱@支臘燭,但是要以祈禱的心情來對待它,你將會得到很多。

  如果一個人一直感覺跟光保持和諧,他將會受到很大的祝福。

   

特拉塔克(Tratak)——凝視的技巧

  如果你每天注視著火焰一個小時,持續幾個月,你的第三眼將會開始運作得非常好,你會變得更警覺、更充滿光。

  「特拉塔克」(Tratak)這個字來自一個字根,它意味著眼淚,所以你必須注視著火焰,直到眼淚開始從眼睛流出。繼續凝視,不要眨眼,第三眼將會開始震動?

  凝視的技巧並非真正顧慮到客體,它只是顧慮到凝視本身。因為當你凝視而不眨眼,你就變成集中在一個焦點上,而頭腦的本質就是要經常移動。如果你真正凝視,一動也不動,頭腦一定會有困難。

  頭腦的本質就是從一個客體移動到另外一個客體,經常移動。如果你凝視黑暗,或是凝視光,或是凝視其他東西,如杲你真的凝視,頭腦的活動就停止了,因為如果頭腦繼續移動,你就無法凝視,你將會繼續錯過那個客體。當頭腦移動到其他某一個地方,你將會忘記,你將無法記住你在注意看什麼。那個客體實際上還是會在那堙A但是對你而言,它已經消失了,因為你不在那堙A你移動在思想堙C

  凝視或特拉塔克意味著不讓你的意識移動,當你不讓你的頭腦移動,剛開始的時候它會掙扎,掙扎得很厲害,但是如果你繼續練習凝視,頭腦就會漸漸失去掙扎。到時候它會停止,當頭腦停止,那麼就沒有頭腦,因為頭腦只能夠存在於移動之中,思想只能夠存在於移動之中。當沒有移動的時侯,思想就消失了,你就無法思考,因為思考意味著移動——從一個思想移動到另一個思想,它是一個過程。

  如果你持續凝視一樣東西,完全覺知、完全警覺:…因為你也可以透過死的眼睛來凝視,那麼你可以繼續思考,但眼睛是死的,沒有真正在看。你可以只是用死的眼睛看,這樣的話,你的頭腦將會移動,但那不會有任何幫助。凝視意味著不僅是你的眼睛,而且是你的整個頭腦都透過眼睛集中在一個焦點上。

  所以,不管那個客體是什麼……它依情況而定,如果你喜歡光,那沒有問題,如果你喜歡黑暗,那也很好。不管那個客體是什麼,就深層的意義而言,它是無關的,問題在於你是否能夠在凝視當中完全停止頭腦。將頭腦集中在一個焦點上,好讓內在的移動、內在的煩躁不安能夠停止,內在的搖擺不定能夠停止。你只是注視,其他任何事都不要做,那個深深的注視會完全改變你,它會變成一種靜心。

   

凝視鏡子

  關起你房間的門,擺一個大鏡子在你面前,房間必須是暗的。放一個小火焰在鏡子旁邊,使它不直接反映在鏡子堶情C只有你的臉反映在鏡子堶情A火焰不要反映在鏡子堶情C然後持續地注視鏡中你自己的眼睛,不要眨眼,這是一項四十分鐘的實驗。在兩、三天之內你就能夠保持不眨眼。

  即使眼淚流下來也要讓它流,但還是要堅持不眨眼,繼續凝視著你的眼睛,不要改變那個凝視,繼續凝視鏡中你自己的眼睛,在兩、三天之內你將會感覺到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你的臉將會開始產生新的形狀,你甚至會害怕,鏡中的臉會開始改變,有時候會出現一個非常不同的臉,那是你以前不曾知道過的。

  但是事實上所有這些臉都屬於你,現在潛意識的頭腦開始爆發出來。這些臉、這些面具都是你的,有時候甚至你前世的臉也會跑出來。如果你每天持續凝視四十分鐘,一個星期之後,你的臉將會變成一個流動,就好像影片的流動,有很多臉會一直來來去去。三個星期之後,你將無法記住哪一個是你的臉,你將無法記住你自己的臉,因為你看了那麼多臉來來去去。

  如果你繼續下去,那麼在三個星期之後的某一天,最奇怪的事情將會發生:你會突然發覺鏡子堶惆S有臉,鏡子是空的,你在凝視空。根本就沒有臉。這就是我們要的片刻,就在那個片刻,閉起眼睛,跟無意識碰面。

  你將會變成赤裸裸的——完全赤稞,就像你本然的樣子,所有的欺瞞都會消失。

   

凝視佛陀的存在

  在你的房間娷\一尊佛陀的雕像,每當你有時間就注意看那尊雕像。

  人們做出佛陀的雕像並非只是把它當成一個形象,它也是被創造出來作為靜心的物件。它並不是代表真正的佛陀,佛陀的長相並不像那樣,那是一個隱喻。它不是代表佛陀實際的樣子,但是它卻代表他內在的優雅。並不是說他實際的形狀剛好就像那樣,他的臉剛好就像那樣,他的鼻子和眼睛剛好就像那樣,要點根本不在那堙C它並非現實的,它是超現實的,它說出某種真正真實的東西,而那個東西超出我們一般所謂的真實存在。只要注視著它,一個人就可以進入靜心,那就是為什麼有千千萬萬尊佛陀的雕像被做出來,其他沒有人像佛陀有那麼多雕像。有一些廟擁有一萬尊佛像,為的只是要創造出一個靜心的氣氛。不論你朝哪一個方向看,你四處都可以看到佛像、佛陀的形狀、佛陀的存在,以及那個優雅、那雙閉起來的眼睛、那個靜止的姿勢、那個平衡。那個對稱,那些佛陀的雕像是大理石堶悸滬絳痋A是石頭堶悸瑭蕨D。

   

濕婆那特拉(Shiva Netra)——第三眼的靜心

  這個「第三眼的靜心」有兩個階段,重複三次,每一階段十分鐘,總共加起來有六個階段。

  第一階段:十分鐘。

  完全靜止地坐著,眼睛輕微地集中,注視著藍光。

  第二階段:

  閉起眼睛,緩慢而溫和地從一邊擺動到另外一邊。

  重複三次。

   

讓一顆星星進到你堶

  越來越跟星星保持和諧。每當夜空晴朗而有星星的時候,就躺在大地上看星星,如果你覺得想盯住某一顆星星看,那麼就集中精神在那顆星星上。當你集中精神在那顆星星的時候,把你自己想成一個小湖,讓那顆星星深深反映在你堶情A所以,看著外面的星星,同時看著它反映在你堶情C這將變成你的靜心,有一個很大的喜悅將會從它升起。一旦你跟它融入同一個步調,你就可以閉起眼睛來看那顆星星——你的星星,但是首先你必須找到它。

  在東方,他們有一個神話,每一個人都有一顆特定的星星,那些星星並非都是每一個人的,每一個人都有一顆特定的星星。那個神話很美。

  就靜心而言,你可以找到一顆屬於你自己的星星,以及你所屬的星星。在你和那顆星星之間將會產生某種親和力,因為我們跟星星一樣,都是由光所做成的,我們跟光和星星一樣地震動。你總是可以找到一顆你可以跟它融入同一個步調的星星,一顆你跟它具有相同波長的星星。那就是你的星星,靜心冥想它。漸漸讓它進入你堶情C注意看它,然後閉起眼睛在你堶惇搘式C打開你的眼睛,注意看它,閉起眼睛,在你堶惇搘式C很快地你將會發覺它在你堶情A那麼,每當你閉起眼睛,你就能夠發現它在那堙C

  當你開始在堶捧P覺到它,感覺它就在靠近肚濟的地方,在肚臍下方兩英寸的地方,那麼就將它藏在那堙A繼續藏著它,很快地你將會感覺到有很大的光在你堶惜仱_,就好像實際上一顆星星已經迸出來,不僅你本身會感覺到它,其他人也會開始感覺到它,感覺到有某種光包圍著你的身體,你的臉變成了光。只要看幾個晚上,你就能夠找到你的星星。

   

瘋子的靜心

  下一次,在滿月之前三天開始這一項靜心。到外面開闊的天空下,注意看著月亮,開始擺動,感覺好像你讓月亮來作主,你只得被迷住。注意看月亮,放鬆下來,告訴它說你隨時都準備好,請月亮做任何它想做的,然後,不論發生什麼,你都讓它發生。

  如果你覺得喜歡擺動,那麼你就擺動,或者如果你覺得喜歡唱歌或跳舞,你也可以這樣做,但是整個事情必須就好像你被迷住,你不是做者,它只是發生,你只是一個被把玩的樂器。

  在滿月之前的三天做這個,當月亮變得越來越圓,你將會開始感覺到越來越多的能量。你將會覺得越來越被迷住,直到滿月的那個晚上,你將會完全瘋開來,只要一個小時的跳舞和瘋狂,你將會覺得很放鬆,那是你以前從來沒有經驗過的。

   

如宇宙般地進入睡眼

  只要靜靜地坐著,靜心冥想說「你是無限的」那個事實,靜心冥想說宇宙的界限就是你的界限。感覺你是擴張的,在那個感覺媗亃o無所不包:太陽在你堶惜仱_,月亮在你堶捲劓吽A樹木成長,星辰出現又消失,感覺在那個擴張的意識狀態下非常喜樂,那將變成你的靜心。所以每當你有時間,而沒有在做什麼事,只要靜靜地坐著,感覺你是擴張的,拋棄界限,從界限跳出來。在剛開始的幾天之內,它將會看起來很瘋狂,因為我們已經過份習慣於界線,而事實上是沒有界線,那個界線是頭腦的界線,因為我們相信它是如此,所以它就是如此。

  盡可能常常感覺這種如海洋般的擴張,很快地你將會開始跟它融入同一個步調,那麼只要一個小小的轉變,它就存在了。每天晚上,當你要上床睡覺,帶著這個擴張的意識上床。進入睡眠,就好像星星在你堶捲劓吽A星星在你堶悼X現,然後消失。如宇宙般地進入睡眠。早晨的時候,在你剛剛醒來的那個片刻,再度記起那個擴張,如宇宙般地離開床鋪。白天也是一樣,盡可能常常記起它。

   

幻想

  一切都是不真實的

  有時候在電影院堶措襄掑@下,這是一種很好的靜心,只要記住說它是不真實的,它是不真實的……繼續記住說它是不真實的,而銀幕是空的,你將會感到驚訝:你可以記住幾秒鐘,然後你又會忘記,那麼它又變成真實的。每當你忘掉你自己,夢就變成真實的,每當你記住你自己——記住說我是真實的,然後搖動你自己——那麼銀幕就變成不真實的,那一切正在進行的都變成不真實的。

 

在靜心堶推R心

  晚上的時侯,將燈火熄滅,坐在床上閉起眼睛,想像你自己在一個森林堙K…綠色的大樹,野生的。想像你站在那堙A然後開始移動,讓事情發生,不要強迫它,不要說:「我想要靠近那棵樹。」不,只要讓你自己移動,在森林堥咫迨斂薇鴗C分鐘,你將會來到一個靠近山洞的地方。

  感覺每一個細節,感覺在你底下的大地,用你的手觸摸那個山洞的石頭牆壁,感覺它的質地,感覺它的冰涼。在靠近山洞的地方有一個瀑布,你將會找到它。一個小小的瀑布……以及水落下來的聲音。注意聽著它,聽著森林的寧靜,以及鳥的叫聲。讓你自己去經驗整個情境,然後坐在山洞堙A開始靜心。那是在靜心堶悸瑰R心。你看過中國的盒子嗎?一個盒子堶惘野t外一個盒子,然後那個盒子堶惜S有另外一個盒子……

   

成為一隻動物!

  在夜晚開始一項靜心,只要感覺好像你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你可以選擇任何你所喜歡的動物。如果你喜歡貓,那很好;如果你喜歡狗,那也很好……或者一隻老虎也可以;公的、母的,只要你喜歡都可以。隨便選一種,然後要執著於它。成為那只動物,用四隻腳在房間走路,變成那只動物。

  用十五分鐘的時間,盡可能享受那個想像。如果你是一隻狗,那麼你就學狗叫,做那些狗會做的事,真的做!享受它,不要控制,因為狗不能夠控制。一隻狗意味著絕對的自由,所以,任何在那個片刻所發生的,你就做。在那個片刻,不要將人的控制帶進來。要真正死心塌地地成為一隻狗。用十五分鐘的時間在房間堻}來逛去……汪汪叫、跳。

  它將能夠有所幫助,你需要更多一些動物的能量,你太老練了、太文明了,那會使你殘缺。太多的文明是一件使人麻痹的事。小量的文明是很好的,但是太多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人必須一直保持有能力成為一隻動物,你動物的部份必須被釋放開來。

  如果你能夠學習野一點,你所有的問題都將會消失。從今天晚上開始,享受它!

  關於靜心,你只能夠做負向的事情,你不能夠去拉它,你不能夠試圖去控制它。人為操縱的靜心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盡可能成為否定的

  每天晚上嘗試這個方法六十分鐘。用四十分鐘的時間,只要成為否定的,盡可能否定。關起門來,將枕頭放在房間的周圍,電話暫時切斷,告訴任何人說你在一個小時之內都不要受打擾。貼一張條子在門口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你要完全單獨。在房間媞犮i能使每一樣東西都變得很暗淡,放一些憂鬱的音樂,感覺好像死了一般,坐在那堙A內心感覺否定,重複說「不」,將它當成一個咒語。

  想像過去的情境——當你非常無趣,死氣沈沈,而且想要自殺,對生命一點都不熱衷——不僅想像,而且還誇大那些想法。在你的周圍創造出整個情況。你的頭腦將會使你分心,它會說:「你在做什麼?夜晚那麼美,而且是滿月!」當頭腦這樣說的時候,不要聽命於頭腦。告訴它說它可以稍後再來,但是此刻你正完全奉獻給「否定」。成為具有宗教性的否定。哭、泣、大叫、尖叫、咒?,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是要記住一件事:不要成為快樂的,不要允許任何快樂。如果你抓到你自己想要成為快樂的,立刻摑你自己一巴掌,將你自己帶回否定,開始打枕頭,跟它們抗爭,亂蹦亂跳。要極度不愉快!你將會發覺在那四十分鐘堶惚D常困難成為否定的。

  這是頭腦的基本法則之一:任何你有意識地做的事你就無法做。但是你就去做它。當你有意識地做它的時候,你會有一個分離的感覺。你在做它,但你同時是一個觀照,你並沒有喪失在它堶情C會有一個距離產生,那個距離非常美,然而,我不是在說要去創造出那個距離,那是一個副產物,你不必擔心它。

  四十分鐘之後,迅速跳出「否定」,將枕頭拋開,點一些燈光,放一些優美的音樂,跳二十分鐘的舞。只要說:「是!是!是!」讓它成為你的咒語,然後洗一個好澡,它將能夠根除你所有的否定(所有的負向性),它也將會給你一個新的、說「是」的瞥見。宗教的一切就是為了要達到說「是」。我們都一直被訓練來說「不」,整個社會就是因為這樣而笑得那麼醜陋。

  這樣做將能夠完全淨化你。你有能量,但是在你能量的周圍有一些負向的(否定的)石頭,它們不讓你的能量流露出來。一旦這些石頭被移開,你將會有一個很美的能量之流。它就在那堙A準備要跑出來,但你必須先進入否定。沒有深入那個「不」的話,沒有人能夠達到那個「是」的頂峰。你必須先變成一個說「不」的人,然後那個說「是」才會從它產生出來。

   

是、是、是

  使「是」成為你的一個咒語。每天晚上在你上床睡覺之前,重複地說「是,是,是」,而且融入它,跟著它擺動,讓它遍佈你的全身,從頭到腳,讓它穿透你。重複地說「是,是,是」。晚上睡覺之前,用十分鐘的時間,讓它成為你的祈禱,然後再進入睡眠。早上起床,再度坐在床上至少三分鐘,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重複地說「是,是,是」,而且深入地去感覺它。白天的時候,每當你開始覺得否定,你就馬上停止,不管你在哪里,或是在做什麼。如果你能夠大聲說「是,是,是」,那很好,否則至少你可以默默地說「是,是,是」。

   

一個短的、激烈的震動

  將燈火熄滅,站在黑暗堙A然後開始震動你的頭,只要震動頭。享受那個震動,從內在去體會那個震動的感覺,然後震動上半身——頭、手、軀幹,不要震動下半身。

  當你感覺震動得很舒服的時候,開始震動全身,所以,有三個步驟:先震動頭,只震動頭,再震動軀幹,然後震動全身。

  從頭開始,因為在剛開始的時候,你可以更容易地從頭感覺,由於意識非常接近,所以觀照比較容易。享受它!

  當你震動全身,找出哪一種姿勢讓你覺得最優雅,哪一個地方讓你覺得最美,三分鐘之後,採取那個姿勢——任何姿勢……雙手舉起,身體向前傾或斜向旁邊,或者採取任何姿勢都可以,然後固定在那個姿勢四分鐘。

  這是一個十分鐘的靜心:一分鐘震動頭部,兩分鐘震動軀幹,三分鐘震動全身,四分鐘走在一個姿勢,就好像你變成一座雕像。

  繼續感覺所有的四個步驟。震動,你會感覺到能量被攪動,然後整個身體就變成一個能量的騷動,變成一個颱風。感覺它,就好像你處於颱風之中,然後突然停頓,保持好像一座雕像,那麼你將會感覺到那個中心,所以,你是透過颱風來達到那個颱風眼——那個中心。

  我的靜心是要將你帶回你的幼童時代,當你還沒有被尊敬,當你能夠做一些瘋狂的事,當你還很天真,沒有被社會所污染,當你還沒有學習到世界上的任何詭計,當你還不屬於這個世界。我要你回到那個點,然後再從那媔}始。那就是你的生命。受人尊敬、金錢,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普獎,它們並非真正的獎品,不要被它們所欺騙。

   

脫掉你的鐵甲

  在晚上的時候,當你上床睡覺,脫掉你的衣服,當你在脫衣服的時候,想像你不僅是在脫掉你的衣服,你也是在脫掉你的鐵甲。實際上去做它,脫掉它,然後深呼吸,之後再上床睡覺,就好像你完全沒有防衛性的鐵甲,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也沒有限制。

   

「喔」(Oh)

  在上床睡覺之前,將燈光熄滅,坐在你的床上,閉起你的眼睛,透過嘴巴深深地呼氣,發出「喔」的聲音。你的胃部收縮,然後空氣跑出來,你繼續發出「喔」的聲音。記住,我不是說aum,我只是說oh。它將會自動變成aum,但你不需要使它變成aum,如果你這樣做,那麼它將會變成虛假的,你只要發出oh的聲音。

  你將會繼續放鬆,你的睡眠將會有一種不同的品質,完全不同。而你的睡眠必須被改變,唯有如此,你才能夠變得更警覺、更覺知。所以我們將從改變睡眠開始。

  當你用你的嘴巴完全呼氣而發出「喔」的聲音,當你感覺到已經不可能再呼氣,當氣都呼光了,停一下,不要吸氣,也不要呼氣。停!在那個停止當中,你就是「那神聖的」,在那個停止當中,你並沒有在做任何事,你甚至沒有在呼吸;在那個停止當中,你處於海洋之中。時間已經不復存在,因為時間是跟著氣在流動的,它就好像整個存在都跟著你停止,在那個停止當中,你可以覺知到你的存在和你的能量最深的泉源,所以,就在那個片刻,停!

  然後從鼻孔吸氣,但吸氣時不要作任何努力。記住:盡一切努力去呼氣,但吸氣時不要作任何努力,只要讓身體吸氣,放鬆你的控制,讓身體吸氣,而你什麼事都不要做。生命本身會自己呼吸,它按照它自己的道路在推進,它是一條河流,而你卻不必要地一直在推它。你將可以瞭解到是身體在吸氣,你的努力是不需要的,你的自我是不需要的,你是不需要的,你只要成為一個觀照者,你只要看著身體吸氣,你將會感覺到一種深刻的寧靜。

  當身體已經完全吸完一口氣,再度停一下,然後再「看」,這兩個片刻是完全不同的。當你完全呼氣而停止,那個停止就好像死亡,當你完全吸氣而停止,那個停止是生命的頂點。記住,吸氣相當於生命,而呼氣相當於死亡。

  感覺它!感覺那兩個片刻,那就是為什麼我叫你們要停止兩次,一次在你呼氣之後,另一次在你吸氣之後,就這樣,你可以感覺到生命和死亡兩者,一旦你知道說「這」就是生命,「這」就是死亡,你就已經超越了兩者。

  那個觀照既非死亡,亦非生命,那個觀照不生不滅。只有身體會死,只有那個運作機構會死,這樣的話,你就變成「第三的」——生和死之外的另一種。

  做這種靜心二十分鐘,然後再上床睡覺。

   

生和死的靜心

  晚上就寢之前,做這個十五分鐘的靜心。它是一種死亡的靜心。躺下來,放鬆身體,就好像死掉一樣,你不能夠移動你的身體,因為你是死的,創造出你從身體消失的那個感覺。每天這樣做十到十五分鐘,在一個星期之內你將可以開始感覺到它。以這種方式靜心,然後睡覺,不要打斷它,讓靜心轉變成睡覺,如果睡意征服了你,你就進入它。

  早上的時候,當你感覺醒來的那個片刻,不要睜開眼睛,做「生」的靜心,感覺你變得更活生生、感覺生命已經回來,而整個身體都充滿活力和能量。開始動,閉起眼睛在床上擺動,感覺生命在你堶惇y動。感覺身體有一股很大的流動的能量,這剛好是「死」的靜心的相反,所以,在就寢之前做「死」的靜心,而在起床之前做「生」的靜心。

  隨著「生」的靜心,你可以深呼吸,感覺你充滿能量……生命隨著氣進入,感覺很充滿、很快樂,而且活生生的,十五分鐘之後再起來。

   

找一個嬰兒奶瓶

  每天晚上就寢之前,找一個嬰兒用的奶瓶,放進嘴巴堙C身體像小孩子一樣地捲曲起來,然後開始吸母親的奶。某種在深處的東西將會被滿足。

   

面對你的恐懼

  奧修給我們很多技巧來幫助我們看我們的恐懼,不論它以什麼樣的形式呈現出來。這些技巧都可以幫助我們接受那些恐懼。

  你不可能將你自己完全暴露在別人面前,因此在東方我們從未發展出任何像心理分析的東西,我們發展出靜心,它是將你自己暴露在你自己面前,它是使你完全真實的唯一可能,因為這樣就不會有恐懼。

   

進入你的恐懼

  每天晚上用四十分鐘的時間去經驗你的恐懼,只要坐在房間堙A把燈關掉,開始變害怕,想像所有各種可怕的事情,靈魂、魔鬼,以及任何你所能夠想像的東西。創造他們,想像說他們在你的周遭跳舞,而且試圖以各種邪惡的力量要來抓住你。變成真正被你的想像所激動,走到想像的極端他們在殺你,他們試圖要強暴你,他們在使你窒息。他們不只一個或兩個,他們有很多,他們從每一方面在對你採取行動。盡可能深入地進入那個恐懼,不論發生什麼,你都要去經歷它。

  第二件事:在白天或是在任何其他時間,每當有恐懼升起,你就接受它,不要拒絕它,不要認為它有什麼不對而你必須去克服它,它是自然的。籍著接受它,以及籍著在晚上表達它,事情將會開始改變。

   

進入你的空

  每天晚上在你就寢之前,閉起眼睛,用二十分鐘的時間進入你的空。接受它,讓它存在。有恐懼升起,讓那個也存在。隨著恐懼顫抖,也是不要拒絕這個由恐懼產生出來的空間。在兩、三個星期之內,你將能夠感覺到它的美,你將能夠感覺到它的祝福。一旦你碰觸到那個祝福,恐懼將會自動消失。你不必跟它抗爭。在三個星期之內,有一天你將會突然感覺到神的恩賜,你將會感覺到有一股能量向上湧,以及你整個人一個非常喜樂的品質,就好像夜晚已經結束,而太陽已經出現在地平線。

   

退回到子宮

  在你就寢之前,坐在你的床上,以一種很放鬆的方式坐著,眼睛閉起來。感覺身體在放鬆……如果身體開始向前傾,你就讓它向前傾,它可以向前傾。它或許會喜歡採取子宮的姿勢,就好像小孩子在母親的子宮堙C如果你覺得喜歡那樣,那麼就進入子官的姿勢,變成母親子宮堛漱p孩。

  然後,只要聽你自己的呼吸,其他什麼事都不必做。只要聽你自己的呼吸——氣進入,然後出來,氣進入,然後出來。我不是在說你要將它帶出來——只要感覺它進入,當它出來,感覺它在跑出來。

  只要去感覺它,在那個感覺當中,你將會覺得非常寧靜和清晰。

  只要做十到二十分鐘——最少十分鐘,最多二十分鐘,然後再上床睡覺。

   

讓你的聲音跑出來

  當靜心釋放出你堶悸滲銃q,它將會找出各種表現的方法,它依你有什麼樣的才能而定。如果你是一個畫家,而靜心釋放出能量,你將會畫得更多,你將會瘋狂地作畫,你將會忘掉其他每一件事,你將會忘掉整個世界,你的整個能量將會被帶進繪畫,如果你是一個舞蹈家,你的靜心將會使你成為一個非常深的舞蹈家,它依你的能力、才能、個體性、和人格而定,所以沒有人知道將會發生什麼,有時候會有突然的改變發生,一個很沈默、從來不講話的人會突然變得很愛講話。以前他或許是被壓抑了,他的環境或許從來不允許他發言,而當能量升起,當能量開始流動,他或許就會開始講話。

  每天晚上就寢之前,用四十分鐘的時間面壁而坐,開始講話,大聲地講。享受它……融入它。如果你發覺有兩種聲音,那麼就從兩邊來說話。支持這一邊,然後從另外一邊回答,然後看看你如何能夠創造出一段優美的對話。

  不要試圖去控制它,因為你的說話並不是在為任何人,如果你說得很瘋狂,那也沒有關係,讓它發生,不要試圖打斷任何東西,或是撿查任何東西,因為這樣做就失去了整個要點。

  至少要做十天,將你所有的能量都投放進去。

  一個人總有一天必須跟自己的孤獨達成和諧,一旦你面對它,「孤獨」就改變了它的色彩和品質,它的滋味就變得完全不同,它就變成「單獨」,那麼它就不是「隔離」,而是「獨居」;「隔離」有淒慘的成分在堶情A而「獨居」有一片廣大的喜樂。

   

快速胡言亂語的靜心(Gibberish meditation)

  這是一種高度發洩的技巧,它鼓勵同時使用身體的表達動作,它必須跟下一個單元比較溫和的德伐瓦泥靜心(Devavani meditation)區分開來。

  或者單獨,或者在一群人堶情A閉起眼睛,開始說出一些無意義的聲音——快速胡言亂語。用十五分鐘的時間,完全進入胡言亂語,讓你自己表達任何在你堶掩搨n被表達出來的。將每一樣東西都丟出來。頭腦總是用語言來思考,快速的胡言亂語幫助你打破這個一直語言化的模式。不要壓抑你的思想,你可以將它們丟出來,用快速的胡言亂語將它們丟出來,讓你的身體也同時表達。

  然後用十五分鐘的時間,俯臥下來,感覺好像你跟大地之母融合在一起。隨著每一個呼氣,感覺你自己融入你底下的地面。

  我無法先將天堂的門打開,你也無法變寧靜,那麼就先完全瘋開來。

   

祈禱

  沒有人在聽你的祈禱,你的祈禱只是一個獨語,你是在對空的天空祈禱。沒有人會酬報你的祈禱,這一點要記住。如果你真正知道祈禱是什麼,祈禱本身就是它自己的報償,沒有其他任何人可以來酬報你,報償也不是在未來,或是在來生。

  祈禱本身是這麼美的一個現象,誰會去管未來?誰會去管報償?那個想得到報價的觀念就是貪婪。祈禱本身是如此的一種慶祝,它帶來這麼大的喜悅和狂喜,一個人大可以為祈禱而祈禱。一個人並不是由於恐懼而祈禱,或是由於貪婪而祈禱,一個人祈禱是因為他享受它,他甚至不去管有沒有神。

  如果你享受跳舞,你不會去管有沒有神,如果你享受跳舞,你就只是跳舞,你不會去顧慮說是否有人從天上在看你跳舞,你不會去關心說星星、月亮、和大陽是否會來酬報你的跳舞。跳舞本身的報償就足夠了。如果你喜歡唱歌,你就唱歌,是否有人在聽並不重要。

  祈禱也是一樣,它是一種跳舞,它是一種歌唱,它是音樂,它是愛。你享受它,就是這樣。祈禱是手段,也是目的。目的和手段並不是分開的,唯有如此,你才知道祈禱是什麼。

  當我說祈禱,我是意味著對神敞開,並非你必須去說什麼,或者你必須去要求什麼,你只是一個敞開,所以如果她想要給予什麼,你隨時可以接受。有一個深深的期望,但是沒有欲望,那就是你所需要的。追切的期望,就好像有什麼事隨時要發生,你被那個未知的可能性所激動,但是你沒有任何欲望,你不說這個應該發生或是那個不應該發生。一旦你要求,祈禱就被腐化了。

  當你不要求,當你只是停留在靜心當中,而心靈敞開,準備要到任何地方去,甚至準備去死,當你處於一種具有接受性、被動、歡迎的精神狀態,那麼折禱就發生了。

  祈禱並不是某種一個人能夠做的事,它跟作為無關,它不是一項行動,或是一項活動,它是一種頭腦的狀態。

  如果你想說話,那麼你就說話,但是記住?你的說話將不會影響存在(existence)。它將會影響你,而那或許是好的,但是祈禱不會改變神的頭腦。它或許會改變你,而如果它沒有改變你,那麼它是一個詭計。你可以繼續祈禱好幾年,但是如果它沒有改變你,那麼你就要放棄它、拋開它,它是垃圾,不要再做它了。

  祈禱將不會改變神,你總是認為如果你祈禱,神的頭腦將會改變,她將會對你更優惠,她將會稍微偏袒你一些。沒有人在聽著你,這個廣大的天空不能夠聽。如果你跟著這個廣大的天空,那麼這個廣大的天空可能會跟著你——沒有其他祈禱的方式。

  我也建議祈禱,但是祈禱應該只是一種能量的現象,而不是一種奉獻者和神的現象。

  神是一個幫助你去祈禱的設計,一旦你學會了祈禱,你就可以忘掉一切關於神的事,祈禱本身就夠了——太夠了。

   

祈禱的靜心

  這個祈禱最好是在晚上做,在一個黑暗的房間堸窗A就在上床睡覺的那個時候做,或者,它也可以在早上的時候做,但是做完之後必須有十五分鐘的休息。那個休息是必需的,否則你將會覺得好像喝醉了,好像昏迷了。

  這個跟能量的融合就是祈禱,它會改變你,當你改變,整個存在就都改變了。

  將你的兩手伸向天空,掌心儘量朝上,頭向上,感覺存在流進你堶情C

  當能量向下流到你的手臂,你將會感覺到輕微的顫抖,這個時候你要像一片微風中的樹葉一樣地顫抖。允許它、幫助它,然後讓你的整個身體隨著能量震動,讓任何發生的事發生。

  你再度感覺隨著大地流動。天和地,上面和下面,陰和陽,雄性和雌性——你漂浮,你混合,你完全放棄你自己,你不存在(你不是),你變成一體……融合。兩三分鐘之後,或者不論在什麼時候,當你覺得完全充滿,向下靠向大地,吻著大地。你只是變成一個工具,讓神聖的能量和大地的能量結合在一起。

  這兩個階段必須再重複六次,好讓每一個能量中心的障礙都能夠被排除。也可以做更多次,但是如果你所做的次數較少,你將會覺得煩躁不安而無法入唾。

  就在那個祈禱的狀態下入睡,只要入睡,那個能量將會在那堙A你會隨著它流動而進入睡眠,那會有很大的幫助,因為這樣的話能量就可以整個晚上都圍繞著你,它將會繼續產生作用。到了早上,你將會覺得比以前曾經感覺過的更新鮮,比以前曾經感覺過的更活生生。有一種新的蓬勃朝氣、一種新的生命會開始穿透你,整天你都會覺得充滿新的能量,有一種新的脈動和一種新的歌會出現在你的心堙A一種新的舞蹈會出現在你的步履。

   

拉提漢(Latihan)

  以一種輕鬆的姿勢站著,等待神、等待「整體」在你堶措B作,然後你可以以一種很深的祈禱的心情來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完全聽命於你的意志」——而你只要放鬆。

  它就好像人們在做自動的書寫,他們只是手中拿著筆等著,突然間有某些能量佔據了他們的手,然後手就開始移動。他們會感到驚訝,他們並沒有移動他們自己的手,而他們的手竟然會自己移動!剛好就像這樣來等待。在三、四分鐘之後,你會突然感覺到身體有一個抽動,能量就降臨到你身上,它可能會使你非常害怕,但是你不要害怕,你並沒有在做它。事實上你只是一個觀照,它是一種發生。

  跟著它動,身體會開始採取很多姿勢——移動、跳舞、擺動、顫抖、震動,有很多事將會發生。繼續讓它發生,不僅讓它發生,而且跟它合作,然後你就會剛好來到我們所謂的沙哈吉瑜伽(Sahaj Yoga)。

  拉提漢並不是什麼新的東西,只有那個字是新的。舒布德(Subud)並不是什麼新的東西,它只是沙哈吉瑜伽自發性瑜伽——的新版。你將每一樣東西都留給神性來運作,因為頭腦很狡猾。你很快就會瞭解到那個不同,因為你將只是一個觀照者。你會感到驚訝,因為你的手會移動,而你根本沒有去動它。經過幾天放鬆在它堶惜妨寣A即使你想要停止,你也會突然發覺你無法停止它,你會感覺到你被著魔了。

  所以一個人必須在剛開始的時候祈禱說:「在二十分鐘堶情A佔據我的存在,做任何神想要做的:你的意志將會被執行,神的王國將會到來。」讓這種態度存在,而你只是放鬆。神將會開始在你堶掘齠R,而且將會採取很多姿勢。身體的需要將會被滿足,但不僅如此,某種比身體更高、比身體更偉大的東西,以及某些意識深層的需要都將會被滿足。(注:拉提漢是自發性的意思,你本身無為,而讓每一樣東西都留給神性來運作。)

   

戈利仙卡靜心(Gourishankar Meditation)

——每月靜心營晚上的靜心

  這個技巧由四個階段所組成,每一階段十五分鐘,前面兩個階段是準備的階段,它使靜心者為第三階段自發性的拉提漢準備好。奧修講過,如果第一階段的呼吸做得正確,在血液堶惕峖赤漱G氧化碳將會使你覺得像戈利仙卡(埃弗勒斯峰)那麼高。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坐著,透過鼻子深深吸氣,使它充滿肺部。盡可能讓氣停留在肺部,時間越長越好,然後透過嘴巴慢慢呼氣,盡可能使肺部的氣完全空掉,時間保持越久越好,在整個第一階段當中,持續這種呼吸迴圈。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回到正常的呼吸,溫和地注視著一個燭光,或是一個閃爍的藍燈。身體保持靜止。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閉著眼睛,站起來,讓你的身體放鬆而具有接受性。你將能夠感覺微妙的能量在移動你的身體,那是在你正常的控制之外的。讓這個拉提漢發生。你不要去移動它:讓那個移動發生,溫和而優雅地發生。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閉起眼睛躺下來,保持寧靜和靜止。

  前面三個階段要由穩定的、有韻律的打擊樂所陪伴,最好跟柔和的背景音樂搭配在一起。音樂敲打的節奏必須是正常心跳的七倍,如果可能的話,可以同時使用閃光,而閃光的節奏最好跟打擊音樂的節奏一致。

   

德伐瓦泥(Devavani)靜心

  德伐瓦泥是神聖的聲音,它透過靜心者來移動和說出,但是那個靜心者必須已經變成一個空的容器,或是一個管道。這種靜心是一種用舌頭的拉提漢,它能夠很深地放鬆有意識的頭腦,所以如果你在晚上睡覺之前做這種靜心,睡眠一定會進入很深。這種靜心分成四個階段,每一階段十五分鐘,全程都必須閉起眼睛。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靜靜地坐著,最好使用溫和的音樂。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開始發出無意義的聲音,比方說:「啦……啦……啦」,一直這樣做,直到產生不熟悉的類似語言的聲音,這些聲音必須來自你不熟悉的、在你學習語言之前幼兒時期所使用的頭腦部份。允許溫和的、講話的音調,不要哭或大聲喊叫,不要笑或尖叫。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站起來繼續講話,讓你的身體輕輕移動,跟那些聲音保持和諧。如果你的身體放鬆,那個微妙的能量將會脫離你的控制而產生一個拉提漢(自發性的發生)。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躺下來,保持寧靜和靜止。

  唯一必須記住的事是:那些聲音或話語不應該是任何你所知道的語言。如果你懂英語、德語、和義大利語,那麼它們不應該是義大利語、德語、或英語。任何你所不知道的語言都可以——西藏語、中國語、日語!但是如果你知道日語,那麼它就不可以,那麼用義大利語很棒!說任何你所不知道的語言。只有在第一天開始的片刻你會有一些困難,因為你要怎麼說出你不知道的語言呢?但它是可以被說出的,一旦它開始,那麼任何聲音、任何無意義的話語將會發生——它們只是要將意識推開,而讓無意識說話。

  當無意識說話,無意識不知道任何語言。它是一種非常非常古老的方法,它來自舊約聖經,在當時,它被稱為「舌語」。在美國有一些教會還在使用它,他們稱它為「用舌頭講話」,它是一種很棒的方法,是最深的、最能夠穿透無意識的方法之一。

  不要使它太激烈,讓它成為一種很深很深的令人舒適的能量,令人滋潤的單調節奏。享受、擺動,如果你覺得想跳舞就跳舞,但是每一件事都必須很優雅,這一點必須記住,它不能夠成為發洩性的。

  所有的靜心都是等待,所有的祈禱都是無限的耐心。整個宗教就是由不讓頭腦創造出更多問題所組成的。如果你叫頭腦等待,靜心就會發生,如果你能夠說服頭腦等待,你將會處於祈禱之中,因為等待意味著沒有思想,它意味著只是坐在岸上,不對河流做任何事。你能夠做什麼呢?任何你所能夠做的都將會使它變得更泥濘,你的進入河流將會創造出更多問題,所以,只要等待就好。

   

  靜心就是掉進心堶情A當你掉進心堶情A愛就產生了。愛總是隨著靜心而來,反之亦然。如果你變成一個愛人,靜心將會隨之而來,它們是一起存在的,它們是同一種能量而不是兩種能量。靜心,然後你將會變成一個偉大的愛人,你將會有一個偉大的愛包圍著你、跟隨著你,你將會洋溢著愛,或者開始變成一個愛人,你將會發現那個被稱之為靜心的意識品質,在那個靜心的品質當中,思想消失了,思想不再遮蔽你的本性,那個包圍著你的昏睡的煙霧不復存在,早晨已經來臨,你被喚醒了,你已經變成一個佛。

  有兩種發現神性的方式:一種是靜心,你不需要別人而追求那個深度,另外一種是愛,你跟別人一起追求那個深度。

   

幻象的愛將會消失……

  當你進入內在的旅程,能量就轉入內在,那跟向外移的能量是同一個能量。當你進入內在的旅程,你會突然發覺你是單獨的,就好像一個孤島。困難之所以產生是因為你並不是真的有興趣于跟別人關連,你比較有興趣于成為你自己。所有的關係看起來都好像是一種依賴、一種枷鎖,但這個階段會經過,不要使它成為一個永久的態度。遲早當你再度確立在你的內在,你將會洋溢著能量,而將會想要再度進入關係之中。

  所以,當頭腦首度成為靜心的,愛看起來就好像一個枷鎖。就某方面而言,它是對的,因為一個沒有靜心的頭腦不可能真正處於愛之中,那個愛是虛假的、幻象的,它比較像是一種迷戀,而比較不像愛。除非「那真正的」發生,否則你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用來比較,所以,當靜心開始,那個幻象的愛就漸漸消失,不要氣餒,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不要使它成為一個永久的態度,這是兩種可能性。

  如果你因為你的愛情生活正在消失而變得氣餒,而你執著於這樣的心境,那將會變成你內在旅程的一個障礙。你要接受它,你要接受說現在能量正在尋求一個新的途徑,有幾天的時間它將不能夠從事外在活動。

  如果某人是一個創造者,而他靜心,所有的創造力將會暫時消失,如果你是一個畫家,突然間你將會發覺你自己不在它堶情C你還會繼續,但是你將會漸漸沒有能量、漸漸不熱心。如果你是一個詩人,詩將會停止,如果你是一個戀愛中的人,那個能量將會消失,如果你試圖強迫你自己進入一個關係,強追你自己成為舊有的自己,那個強追將會非常非常危險,那麼你是在做一件矛盾的事:你一方面試圖進入,而在另外一方面卻試圖走出來。

  它就好像你在開車,你一方面加油,一方面踩煞車,那可能會釀成大禍,因為你將兩件相反的事一起做。

  靜心只是反對虛假的愛。虛假的將會消失,那是要讓「那真實的」出現的基本條件。虛假的必須離開,虛假的必須完全從你撤出,唯有如此,你才有空位可以接受「那真實的」。

  第二件事——那也是一項很大的危險——就是你可能使它成為一個生活型態。它已經發生在很多人身上。他們在修道院堶情X—老和尚或正統的宗教之徙,他們使不生活在愛的關係埵足陘@種生活型態,他們認為愛是反靜心的,而靜心是反對愛的,那是不對的。靜心反對虛假的愛,但是它完全贊成真實的愛。

  當你走下來,當你不可能再向內更進一步,那麼你就達到了你存在的核心、你存在的最底部,那麼你就歸於中心,突然間,能量就在那堙A但是沒有地方可去。當你開始靜心,外在的旅程就停止了,如此一來,內在的旅程也就完整了。你已經定下來,你已經到家了,你充滿能量,就好像一個大貯水庫,現在你要怎麼辦?

  這些能量將會開始洋溢,它是一種完全不同型式的移動,它的品質是不同的、因為它沒有動機。以前你帶著動機移向別人,現在你不移向任何人,而如果你移向別人,那是因為你具有太多而想要分享。

  以前你像一個乞丐一樣地移向別人,現在你會像一個國王一樣地移向別人。你並不是在從別人身上找尋快樂——那個你已經有了。現在那個快樂太多,雲太充滿了,它想要下雨;花太充滿了,它想要藉著花香乘著風飄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它是一種分享。一種新型式的關係進入了存在,稱它為關係是不正確的,因為它已經不再是一個關係,而是一種存在的狀態。並不是說你去愛,而是你就是愛。

   

散發愛

  練習愛。獨自坐在你自己的房間堙A成為具有愛心的,散發愛。用你愛的能量充滿整個房間。感覺以一個新的頻率在震動,感覺你在擺動,就好像你處於愛的海洋之中,在你周圍創造出愛的能量的震動,你會立刻開始感覺到有什麼事在發生,某種在你氛圍堶悸漯F西正在改變,某種圍繞著你身體的東西正在改變,。有一種溫暖正在你身體的周圍升起……一種好像很溫暖的深深的性高潮。你變得更活生生。某種類似昏睡的東西在消失,某種類似覺知的東西在升起,你要擺動而進入這個海洋。跳舞、唱歌,讓你的整個房間充滿愛。

  剛開始的時侯它感覺起來很奇怪,當你首度能夠用愛的能量、用你自己的能量充滿整個房間,那些能量一直掉落在你身上,從你身上彈回來,使你覺得很快樂,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會開始覺得:「我是不是在自我催眠?我是否被欺騙了?到底發生了什麼?」因為你總是認為愛來自其他人。需要一個母親來愛你,或是一個父親、一個兄弟、一個先生、一個太太、一個孩子,總是要有一個人。

  那種必須依靠別人的愛是一種貧乏的愛。那種在你堶掖迣y出來的愛,那種你從你自己的存在創造出來的愛,才是真正的能量。然後帶著那個圍繞著你的海洋去到任何地方,你將會發覺每一個接近你的人都突然處於一種不同的能量之下。

  人們將會更睜大眼睛來看你。當你經過他們,他們會感覺有一陣屬於某種未知能量的微風吹過他們,他們會覺得更新鮮。抓住某一個人的手,他的整個身體將會開始脈動,只要接近某一個人,那個人就會根本毫無理由地開始覺得非常快樂。你可以觀察它,然後你就會變得準備好而可以去分享,然後找一個愛人,幫你自己找一個適當的接受者。

  奧修將下面這個靜心給予那些覺得陷住在他們的關係之中的伴侶——他們的能量需要被釋放出來、被融解。

  在晚上,面對面坐著,兩手交叉地拉住對方的手。用十分鐘的時間注視對方的眼睛。如果身體開始移動或擺動,你就允許它,你可以貶眼,但是要繼續互相注視對方的眼睛。如果身體開始擺動——它將會擺動——允許它。不論發生什麼,不要放開對方的手,這一點不能夠忘記。

  十分鐘之後,兩個人都把眼睛閉起來,允許身休再擺動十分鐘,然後站起來一起擺動十分鐘,手拉著手,這將能夠深深地混合你們的能量。

  再融解一點是需要的……互相融入對方。

  對於那些從來沒有愛過的人,靜心非常非常困難。

   

臣服於愛

  在一個愛的關係堙A你應該被佔據,而不是試圖去佔據。在一個愛的關係堙A你必須臣服,你不應該一直在看說誰占上風。所以要停止思考。每當你發覺你自己在思考,你就抓住你自己,猛然抽動你的頭,使每一樣在你堶悸漯F西都翻過來。使它成為一種經常性的習慣,在幾個星期之內,你將會瞭解到那個抽動有所幫助,突然間你會變得更覺知。

  在禪寺堙A師父會拿著一根棒子到處走動,每當他看到有門徒在打瞌睡,或是在用思想,或是有夢漂浮在他的臉上,他就會立刻重重地敲他的頭,它給予一個震驚,穿透整個脊椎,在?那間,思想停止了,覺知就突然升起。

  我不能夠拿著一根棒子跟著你們,你要自己給你自己一個抽動,一個猛然的抽動,即使人們認為你有一點瘋狂,你也不必擔心。只有一種瘋狂,那是屬於頭腦的。太多的思想就是唯一的瘋狂。其他每一樣東西都很美,問題只在於頭腦。

  如果靜心發生,那麼愛一定會發生;如果愛沒有發生,那麼那只是顯示說靜心尚未發生。

   

讓作愛自己發生

  在你進入愛之前,只要靜靜地坐在一起十五分鐘,交叉地互相握住對方的手。坐在黑暗堙A或是在一個很微弱的光線之下,互相感覺對方,互相融入同一個步調,進行的方式就是一起呼吸。當你呼氣,她就呼氣,當你吸氣,她就吸氣。在兩、三分鐘之內,你們就能夠進入它。好像你們兩個是同一個有機體一樣地呼吸、不是兩個身體,而是一個。互相看進對方的眼睛,不是很積極地看,而是很溫柔地看,不慌不忙地互相享受對方,互相玩對方的身體。

  不要進入作愛,除非那個片刻自己來臨。不是你去作愛,而是突然間你發覺你自己在作愛。等待那樣的情況來臨。如果它沒有來臨,你也不需要去強迫它,不作愛也很好,進入睡眠,不需要作愛。你可以等待那個片刻等一天、兩天、或三天,有一天它將會來臨。當那個片刻來臨,愛將會進入得非常深,它將不會產生它現在所產出來的那種瘋狂,它將會是一種非常非常寧靜的、海洋般的感覺,但是你要等待那個片刻,不要強迫它。

  愛是某種必須像靜心一樣地做的事,它是某種必須被珍惜、被慢慢品嘗的事,這樣它才會深深地散佈到你的存在堙C它變成如此的一個融入的經驗,以致於你不復存在。並不是你在作愛,而是你就是愛。愛發成圍繞在你周圍一個更大的能量,它超越你們兩個人……你們兩個人都喪失在它堶情A但是你必須去等待那個情況。

  等待那個片刻,不久你將會得知那個竅門。讓能量累積,讓它自己發生,漸漸地,當那個片刻升起,你就會覺知到。你將會開始瞭解它的徵兆,它尚未發生之前的徵兆,那對你來說將不會有困難。

  愛就好像神,你無法控制它。當它發生的時候,它就發生了,如果它沒有發生,那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要試圖欺騙你自己

  觀照就是基本重點。

  如果你沒有試著在你日常生活的其他行為埵足陘@個觀照,那麼要在性行為埵足陘@個觀照將會很困難,所以,整天都試著觀照,否則你將會處於自我欺騙之中。如果當你在街上走路的時候你無法成為一個觀照,那麼不要欺騙你自己,你無法在作愛的時候成為一個觀照。因為只是在街上走路這麼筒單的一個過程你都無法成為一個觀照——你對它無意識——那麼你怎麼能夠在作愛的時候成為一個觀照?那個過程是那麼深……你將會陷入無意識。

  當你走在街上的時候你陷入無意識。試試看:即使幾秒鐘的時間你都無法記住。試試看,當你走在街上,試試看說:我將要記住我在走路、我在走路、我在走路。幾秒鐘之後,你就忘記了,某種其他的東西跳進了頭腦。你已經導入其他方向而完全忘記你在走路。突然間你會記住說:「我忘記了。」所以,如果你無法對像走路這麼小的行為有意識,那麼你就很難使愛成為一個有意識的靜心。

  所以,先用一些小事或小的活動來嘗試。當你在吃東西的時侯,試試看,當你在走路的時候,試試看,當你在講話或是在聽講的時候,試試看。從每一個地方都試試看。使它成為一個內在經常的槌打,讓你的整個身體和頭腦都知道你正在成為警覺的。唯有如此,有一天,那個觀照才會在愛堶接o生。當它發生,狂喜就會發生在你身上第一次的瞥見神性就會降臨到你身上。

  奧修在五卷「奧秘之書」堶探y述很多譚崔的靜心技巧,以及在作愛當中保持觀照的譚崔技巧。

  靜心對一個佛而言是沒有意義的,對一個已經達成他完整的本性的人而言是沒有意義的。靜心是一種藥物,它終歸要被丟棄。除非你變得能夠丟棄你的靜心,否則你是不健康的,所以,要記住,靜心並不是某種要一直被攜帶著的東西。靜心發生作用的那一天將會來到,到那時候,它就不需要了,那麼你就能夠忘掉它。

   

唯一的道路

  靜心是超越自己的唯一道路,是自我超越的唯一道路。

  所有的追尋都沒有用,追尋是頭腦的副產物。處於一種不追尋的狀

  態下是蛻變的偉大片刻。

   

沒有捷徑

  關於靜心,有一件事必須記住:它是一個很長的旅程,沒有捷徑。任何一個說有捷徑的人都是在矇騙你。

  它是一個很長的旅程,因為那個改變非常深,因為你已經累積了很多世的例行習慣、思考、和欲求,因此它必須在很多世之後才能夠被達成。你必須透過靜心而丟棄那些頭腦的結構。事實上要丟棄它幾乎不可能,但它還是會發生。

  使自己變成一個靜心者是世界上最大的責任,它並不容易,它不可能即刻達成,所以,打從一開始,永遠都不要期待太多,這樣你才不會遭到挫折。你將永遠都會快樂,因為事情將會慢慢成長。

  靜心並不是季節性的花朵,六個星期之後就會開花。它是一棵非常非常大的樹,它需要時間來紮下它的根。

  當靜心開花,沒有人可以記下它,沒有人可以認出它,沒有人可以說:「是的,它發生了。」當你說「是的,它發生了」那個片刻,它就已經失去了。

  當真的有靜心,會彌漫著一種寧靜,有一種喜樂會脈動而不發出任何聲音,會有一種和諧,但沒有任何疆界,沒有人可以記下它。

  所有我們在這堜珧答瑰R心都只是為了那個片刻的準備,它們並不是真正的靜心,而只是一些準備,好讓有一天你能夠只是坐著,什麼事都不做,什麼事都不欲求。

  當你放棄努力,突然間靜心就在那堙A它的祝福、它的榮耀就在那堙C它在那奡N好像一個「在」,發出光芒,包圍著你,包圍著每一樣東西。它充滿了整個地球和整個天空。那種靜心無法由人的努力所產生,人的努力太有限了。那個祝福是那麼地無限,你無法控制它。唯有當你處於一個完全臣服的狀態下,它才會發生。唯有當你不在那堙A它才能夠發生。當你沒有自我、沒有欲望、什麼地方都不去.;當你只是在此時此地、不特別做任何事、只是存在,它就發生了。它以波浪式的方式來臨,而那個波浪變成如潮水般的,它變成好像一個暴風雨,將你帶走而進入一個全新的「真實的存在」。

   

慶祝日

  每年五次,千千萬萬來自世界各地的門徒和朋友聚集在一起慶祝。

  奧修圓寂日:元月十九日

  奧修成道日:三月二十一日

  師父日:七月六日

  佛陀圓寂日。九月八日

  奧修生日:十二月十一日

   

靜心的音樂

  下列的靜心技巧有特別製作的錄音帶出售。

  德伐瓦泥

  動態的靜心

  戈利仙卡

  亢達堨

  曼達拉

  那達布拉瑪

  那塔拉吉

  祈禱

  旋轉

  其他尚有很多禪坐舒心的原創音樂和從蘇菲跳舞以及Kirtan所錄下來的音樂,另外還有從慶祝日錄下來的歌唱。

  對我而言,音樂和靜心是同一個現象的兩面。沒有靜心的話,音樂只不過是噪音,很和諧,但是是噪音;沒有靜心,音樂是一種娛樂;沒有音樂的話,靜心缺少某些東西.;沒有音樂的話,靜心就有點沉悶,缺乏活力,沒有音樂的話,靜心會變得越來越負向,而傾向於死亡。(全文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