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狂喜的藝術

第十二章 LSD和靜心

 

  LSD(迷幻藥)能用來幫助靜心嗎?

  LSD能用來作為一個幫助,但是這個幫助是非常危險的,它是不太容易的。如果你使用一個咒語,它甚至會變得很難扔掉,但是如果你使用麻醉劑、LSD,它會變得更難以扔掉。

  一旦你走上LSD的旅程,你就無法控制了。化學品掌握了控制權,而你不再是主人。而一旦你不是主人,要重新獲得這個地位就很困難。現在,化學品不是奴隸,而你成了奴隸。現在,怎麼去控制它不會是你的選擇了。一旦你把LSD當作一個幫助來使用,你就把主人變成了奴隸,而你的整個身體的化學組成都會因此而受影響。

  你的身體會開始渴望LSD。現在,這種渴望將不只是頭腦的渴望,就像你迷上了咒語一樣。當你把麻醉劑作為一個幫助,這個渴望會變成身體的一部份。LSD會進入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它改變了它們,你的內在的化學結構也會變得不同。於是,身體的所有細胞都開始渴望麻醉劑,而它將很難放棄它。

  只有當你的身體已經為它準備好的時候,LSD才可以用來帶你進入靜心。所以,如果你問,它是否可以在西方使用,我會說它根本不適合在西方。它只能在東方被使用,但也必須是當身體已經完全為它準備好了。瑜伽使用過它,密宗使用過它。有一些密宗和瑜伽的派別把LSD作為一個幫助來使用,但是那樣的話,他們首先要求準備好你的身體。有一個很長的淨化身體的過程。現在,你的身體變得那麼純淨,而你也變成了身體的偉大的主人,以至於甚至化學品也不可能變成你的主人。所以,瑜伽允許它,但是是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允許它。

  首先,你的身體必須用化學方法淨化,然後你能對你的身體控制得很好,即使你的身體的化學過程也能夠被控制。舉例來說,有一些瑜伽的訓練,如果你服了毒藥,通過一種特殊的瑜伽訓練,你能命令你的血液不與毒藥混同,而毒藥會穿過身體,完全不與血液混同,最後從尿中排出。如果你能這樣做,如果你能控制你的身體的化學過程,邢麼你可以使用任何東西,因為你保持是一個主人。

  在密宗堙A特別是在密宗左派堙A他們使用酒精(alcohol)來幫助靜心。它看上去是荒謬的,但其實不是。求道者喝下一定量的酒精,然後試著保持清醒,不能失去意識。漸漸地,酒精的量會增加,但是必須保持清醒的意識。一個人喝了酒精,身體一定會吸收它。但是頭腦還是在它之上,意識沒有失去。然後,酒精的量一直會增加。通過這種練習會達到一個點,當任何劑量的酒精被喝下去而頭腦仍然是清醒的。只有這個時候,LSD才可能是一個幫助。

  在西方,沒有技巧能夠淨化身體,或者通過變化身體的化學性質而增加意識的程度,麻醉劑在西方沒有任何準備地被使用,它不會有幫助,相反,它會破壞整個的頭腦。有很多問題存在。一旦你在LSD的旅程上,你會對你從來不知道的某些東西,或者你從來感覺不到的某些東西有一個瞥見。如果你開始做靜心,那有一個很長的過程。但是LSd不是個過程。你服用了它,那個過程就結束了。然後身體就開始工作。靜心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你必須做它好幾年,只有那樣,效果才會到來。而當你經驗過一條捷徑之後,再跟隨一個長長的過程就會變得很困難,頭腦會渴望重新使用藥物。所以一旦你通過化學品有了一個瞥見,你就很難去靜心,很難去承當一個長長的過程。靜心需要更多的精力、更多的信任、更多的等待,而它將是困難的,因為現在你有了比較。

  其次,如果你無法完全控制,任何方法都是不好的。如果你是在靜心,你可以在任何時刻停下來。如果你想停下來,你能夠就在這個片刻停下來,你可以從它堶悼X來。但是你無法停止一個LSD的旅程,一旦你服用了LSD,你就不得不要完成整個的迴圈。現在,你不是主人了。

  任何讓你變成一個奴隸的東西最終都不會在靈性上有所幫助,因為靈性的基本意思是成為自己的主人,所以我不會建議捷徑。我不反對LSD,有時候我還可能會贊成它,但是那樣的話,一個長長的預先準備是需要的。那樣,你才會是主人。但是那樣的話,使用LSD就不是一個捷徑了,它甚至會比靜心花更長的時間,哈達瑜伽花很多年準備身體——20年,25年,然後身體才準備好,這時候你能使用任何化學品的幫助,而它不會瓦解你的存在。但是那樣的話,過程更長了。

  那時候LSD能夠被使用,那時候我贊成它。如果你為了使用LSD而準備花20年時間來準備好身體,那麼它是沒有破壞性的。但是同樣的事情用靜心來做只要花2年時間。因為身體是比較粗笨的,控制它比較困難,頭腦比較精細,所以控制它比較容易。身體離你的存在比較遠,所以它們之間有一個較大的空隙。使用頭腦的話,那個空隙就會小一些。

  在印度,為靜心而準備好身體的原始的方法就是哈達瑜伽,它準備身體所花的時間是那麼長,以至於有時候哈達瑜伽不得不去發明延壽的方法,來使哈達瑜伽能夠被繼續。它是那麼長的一個過程,以至於60年、70年或許還不夠。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在這一生堣ㄞ鉆F到控制,那麼在下一世塈A不得不從ABC重新開始,因為你有了一個新的身體。整個的努力都丟失了。在你的下一世堙A你沒有一個新的頭腦,舊的頭腦會繼續,所以,任何通過頭腦達成的東西都能保留在你那兒,而任何通過身體達成的東西在每一次死亡時都丟失了。

  所以哈達瑜伽不得不去發明方法把壽命延長到200年到300年,好讓控制能夠達成。如果控制是頭腦的,那麼你能改變身體,但是對身體的準備只能屬於身體。哈達瑜伽發明了很多方法,好讓那個過程能夠完成,但是那樣一來,甚至更偉大的方法也被發現了——勝王瑜伽——怎樣直接地控制頭腦。用這些方法,身體可以有一些幫助,但是不必太顧慮到它。所以哈達瑜伽的高手說可以使用LSD,但勝王瑜伽不說可以使用LSD,因為勝王瑜伽沒有準備身體的方法體系,他們使用直接的靜心。

  有時候它會發生,只是有時候,而且很難得。那就是,如果你通過LSD有了一個瞥見,而又沒有對它上癮,那麼這個瞥見可以成為你追求更進一步的某些東西的你自己內在的一個渴望。所以,去試一次是好的,但是要知道在什麼地方停止、怎樣停止變得很困難。第一次旅行是好的,去經歷一次是好的,你會對一個不同的世界有所覺知並且開始去追尋它,你會因為它而去開始追尋的,但是那樣的話,它變得很難停下來。這就是問題。如果你能夠停止,那麼用一次LSD是好的,但是那個「如果」是一個偉大的條件。

  摩拉·納斯魯丁經常說他喝酒從來不超過一杯。很多朋友反對他的聲明,因為他們看到過他一杯接一杯地喝。摩拉·納斯魯丁卻說:「第二杯是第一杯喝的,我只喝了一杯。第二杯是第一杯喝的,而第三杯是第二杯喝的。那時候我不是主人。我只是在喝第一杯時是主人,所以我怎麼能說我喝的超過一杯呢?‘我’只喝了一杯,一直只是一杯!」在第一次,你是主人,而第二次時你就不是了,第一次會試著帶來第二次,於是它會繼續下去,於是它不受你控制了。開始一件事是容易的,因為你是主人,但是結束一件事是困難的,因為那時候你不是主人了。

  所以我並不反對LSD,而如果我反對它,那是有條件的。這就是條件:如果你能保持是主人,那麼可以。使用任何東西,但是保持是主人。而如果你無法保持是主人,那麼根本不要進入一條危險的道路,根本不要進入,那樣會好一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