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狂喜的藝術

第十六章 性能量與坤達里尼的喚醒

 

  一個人該如何克服性的拉力而使坤達里尼能夠上升?

  為了很多生命的誕生,能量總是不斷地通過性中心而向下走。所以,當任何能量被創造出來,它將首先試著向下移動。那就是為什麼靜心有時候會在你堶掖迣y出比你以前感受到的更多的性。你會感到有更多的性 慾,因為你產生了比你以前有的更多的能量。當你保存了某些東西,那個舊的、習慣性的通道就準備釋放它。那個機制是準備好的,那個通道是準備好的。你的頭腦只知道一條通道——一條較低的、性通道。所以當你在靜心時,你的生命能量的第一個運動將是向下的。只要覺知它。

  不要與它作鬥爭,只要覺知它。要覺知那條習慣性的通道,要覺知性幻想,讓它們來。覺知它們,但是不要為整個情況作任何事,只要覺知它。沒有你的合作,性通道無法打開,但是即使你與它合作一個片刻,它就能開始發生作用,所以不要與它合作,只要覺知它。

  性的運作過程是那麼短暫的一個現象,所以它只是短暫地發生作用。如果在那個時刻你不合作,它就會停止。在那個時刻,你的合作是需要的,否則它就無法運作。它只是一個暫時性的運作過程,而如果你不與它合作,它自己就會停下來。

  一次又一次,能量通過靜心而被創造出來,它持續地向下移動,但是現在你覺知到它了。那條舊的通道被切斷了——不是被壓抑了。能量在那堙A而它需要被釋放,但是那扇較低的門被關上了,而不是被壓抑了,是關上了。你沒有與它合作,那就是了。你沒有主動地去壓抑它,你只是被動地不跟它合作。

  你只是覺知到發生於你的頭腦、你的身體的東西。你只是覺知,然後能量就被保存下來了。然後能量的數量會變得越來越強烈而使得向上的衝撞成了必要。現在,能量將向上走, 藉著它的力量,一個新的通道將會被打開。

  當能量向上走,你對別人會更具有性吸引力,因為生命能量的向上走會創造出一個很大的磁力。你會變得對別人更具有性吸引力,所以你必須覺知到這一點。現在你會在不知不覺中吸引別人,而這個吸引將不僅是身體的,這個吸引也將是靈妙體的(etheric)。

  通過瑜伽,即使是一個令人討厭的身體,一個沒有吸引力的身體,也會變得具有吸引力。那個吸引力是靈妙體的,它是那麼的有吸引力,以至於一個人必須持續地覺知到它,持續地覺知。你將是很有魅力的,異性將會難以抗拒地被你吸引,你的靈妙體將會產生一些微妙的震動,你必須覺知到它們。能被異性感覺到的吸引力的種類將是不同的,它將採取不同的形式,但是基本上是性的。在它的根源處,它是性的。

  但是你能幫助這些人。即使他們是被你的性所吸引,他們也是被一個向上移動的性能量所吸引。而他們也不是一般喜歡性的人,向上移動的性能量會變成一個吸引、一個磁力。

  所以你能夠幫助他們。如果你沒有捲入進去,那麼你能夠幫助他們。

 

  在坤達里尼的喚醒中,在通道的打開中,性的力量有沒有增強?

  性的力量的增強與坤達里尼通道的打開是同時的,但不是同一個。性的力量的增加將是打開更高的能量中心的衝力。所以性的力量會增加。如果你能覺知到它並且不用於性愛,如果你不允許它釋放在性愛中,那麼它會變得極其強烈,以至於向上的運動就會開始。

  首先,能量會盡其所能地試圖釋放在性愛中,因為那是它經常的出口、它平常的中心。所以一個人必須首先覺知到一個人的向下的「門」。只有覺知才能關上它們,只有不合作才會關上它們。性並不是像我們感覺到的那樣強而有力,它只是暫時是強而有力的。它不是一件24小時的事,它是一個短暫的挑戰。

  如果你能夠不合作並且覺知,它就會消失。而你會感到比性能量從向下的通道釋放時更快樂。保存能量總是喜樂的,浪費能量只是一種寬慰,它不是喜樂的。你卸掉了你的負擔,你緩和了某些打擾你的東西。這樣一來,你變得沒有負擔了,但是你也變得空掉了。

  壓倒整個西方頭腦的空虛感只是因為性的濫用,生命似乎是空虛的。生命從來不是空虛的,但它似乎是空虛的,因為你只是在發洩你自己、寬慰你自己。如果某些東西被保存下來,它就會變成一種財富。如果你的向上的門是打開的,能量是向上走的,那麼,不僅你會覺得寬慰,不僅那個緊張的點被解除了,而且它不是空虛的。就某一方面來講,它是充滿的,它是洋溢的。

  能量向上走,但是基本的中心沒有變得空掉。這是洋溢,而洋溢的能量向上走,朝向頭頂的梵穴。於是,在靠近梵穴的地方,既沒有向上的運動,也沒有向下的運動。現在,能量走到了那宇宙的。它走到了那整體,它走到了婆羅門——終極的真實。那就是為什麼第七個能量中心被稱之為頭頂的梵穴——通向婆羅門之門,通向神性之門。於是沒有向上也沒有向下。它會覺得好像某個東西向上穿透了、 衝出了。有一個片刻會來臨,當一個人覺得好像某個東西不再在那兒,那麼它已經走了。現在,它是溢進了那個通道了。

  薩哈斯拉的「花瓣」只是當能量洋溢時所發生的感覺的一個象徵。洋溢是一個開花,就像一朵花本身就是一個洋溢。你會感到某些東西變成了一朵花。門是開著的,而它會向外走。

  它不會被感覺成向內的,它會被感覺是向外的。某些東西像一朵花一樣打開著,就像一朵有1000片花瓣的花。這只是一個感覺,但這個感覺與真理相應。這個感覺是一個翻譯和解釋。頭腦無法想像它,但是這個感覺就好像是一個開花。我們能夠說的最接近的、最靠近的東西就是:它像一個正在開放的花蕾。它被感覺成那樣。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將薩哈斯拉的展開想像成一朵千瓣的蓮花。

  有那麼多花瓣,那麼多!而它們繼續在開放,它們繼續在開放……那個花開是無窮無盡的。它是一個達成,它是一個屬於人類的開花。那時候你變得像一棵樹,每一樣在你堶悸漯F西都開花了。

  那時候,所有你能做的就是把這朵花獻給那神聖的。我們一直在獻花,但它們是會破碎的花。只有這朵花才是一個真正的奉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