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愛與歡笑

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

  奧修,我被你在美國的奧勒崗社區所吸引,在我內心深處知道,它就像一塊磁鐵一樣。在這個星球上,沒有其他的地方能夠完完全全地體驗生命,我從沒讀過你的書,也沒讀過任何尋求真理的書,或者是關於覺知的書,或是使意識上升的書.我很奇怪,當我甚至還沒有感到渴望,至少我尚未經驗到這種渴望,我卻再次來到你的泉源。

  生命是一個奧秘。

  它並不總是能找到解釋的,什麼會發生在你身上,或者為什麼會這樣、首先,你為什麼會在這個世界上?這個問題是沒有答案的;為什麼事先並沒有通知你愛卻突然便會在你內心產生?這也沒有理性的答案;為什麼對你來說玫瑰花看上去那麼美麗?你無法解釋它。你說;「我被你的社區所吸引,它像一塊磁鐵,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會在那兒?」沒有人能理解它。

  你以為所有這些人都理解為什麼他們會在這兒嗎?是否你們以為我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兒嗎?最多只能說:我在此是因為你,而你在此也是因為我,但這並沒有解釋任何東西,「我在內心深處知道,在這個星球上,沒有其他的地方能夠完完全全地體驗生命」被磁鐵般地吸引已經足夠了。

  每個人都在內心渴望充分地生活,但社會並不允許你,文化阻礙你,宗教控制你,家庭折斷了你的翅膀、在你的周圍,拘泥於利益中的那些人使你無法充分地生活、令人驚奇的是為什麼他們如此有興趣地看著人們無法充分地生活;他們對人類的整個剝削就依賴於此。

  一個充分地生活的人不需要酒精,或其他任何藥物。自然的。那些從酒精和藥物上賺取數百萬元金錢的人就不能允許你充分地生活,充分地生活是如此地快樂以至你不想飲酒來摧毀你的快樂,酒精是痛苦的人才需要。是陷入困境的人才需要,是想設法忘記他們的問題、他們的焦慮的人才需要,至少可以忘記幾個小時,酒精不會改變任何事,但即使休息幾個小時,看起來對於百萬人而言似乎也是完全必要的。

  如果一個人充分地生活那麼他的每一刻是如此滿足以至你將看不到電影院前的大隊長龍,當你自己能作愛,誰想去看別人作愛呢?為什麼要去電影院,當你自己的生命是如此的神秘,如此面對發現的巨大的挑戰——那麼誰還會對三流電影故事感興趣呢?

  充分地生活的人會變得沒有野心,因為地現在是如此的快樂,他不能想像還有更多的可能性、一般人的頭腦的瘋狂,欲望越來越多,這是因為你沒有充分地生活.那媮`有一個空隙,某些東西在錯過,你知道事情應該會更好些,出自這部分的生活,所有的野心開始上升,然後社會的整套遊線繼續著有人想變得富有。有人想成名,有人想成為政治家,有人想成為總統或總理。

  直到今日,人類製造了所有各種各樣的障礙來阻止人充分地生活,這樣,他們才能賴以為生,因為完全的人將摧毀這個世界如此之多的既得利益者,完全的人是對既得利益者最危險的人,你不能使一個充分而完全地享受生命的人變成奴隸,你不能強迫他參軍去殺人或被人殺掉,你的社會的整個結構將崩潰。

  當完全的人來到時,那會有一個不同的社會結構——沒有野心卻擁有巨大的快樂,並且沒有偉大的人、或許你從未想到這點:偉大的人之所以能夠存在,只是因為有千百萬人是不偉大的。否則誰會記得佛陀呢?如果存在著千百萬個佛陀,千百萬個馬哈維亞,千百萬個耶穌基督。誰還會去理這些人呢?這些少數人能成為偉大的人,是因為千百萬人沒有被允許充分地生活、誰會去教堂,如果人們不痛苦——誰會去寺廟,去猶太教堂,去清真寺,誰會去那兒?誰會去煩擾神,會在乎天堂或地獄?一個人生活的每一刻都是那麼強烈以至生命的本身已經是一個天堂,生命本身已成為神,他不需要成為一個對那些無生命的雕像,那些死的經典,那些腐朽的思想方式,那些愚蠢的迷信的膜拜者。

  完全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對你的現存的制度是最大的危險。這你能看得見,為什麼我被整個世界毫無理由地譴責,如果他們將我釘在十字架上,我將不會對神說:「請寬恕這些人,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首先,不存在我要對他說什麼的那個神;其次。我不能說他們正在做他們並不知道的事情,我只能說;他們的確在做他們想做的事,他們正有意地在做它,他們的整個生活方式處在危險狀態,他們的生活方式可能沒有給他們快樂、幸福,不過這是他們的生活方式,甚至他們的痛苦也是他們的痛苦、這些痛苦的人們是如此地占絕大多數,他們無法容忍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卻如此快樂,如此滿足,有如此巨大的歡樂,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內心充滿著歌,他們隨時都準備狂舞一陣。

  美國的律師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表演講時說;「我們首先考慮的是摧毀奧修的社區。」人們會奇怪為什麼一個擁有如此多的權力的偉大的民族竟然會擔心一個只有五千人,生活在完全游離於美國的沙漠中的一個小小的社區?離那兒最近的美國的城市也要相距二十里。為什麼他們如此擔心?為什麼在每個基督教堂堨L們都要譴責我?只是為了一個簡單的理由,就是那五千個人毫無禁忌地生活著、他們真正過著完全自由的生活,他們已拋棄了所有的障礙,他們工作著,或許是整個世界上最艱苦的,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有時候一天工作十四個小時,但他們仍然在晚上精力充沛地去跳幾小時舞,唱幾小時歌、他們在第二天早上又充滿精力,早早地醒來,靜心幾個小時。

  這造成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如果這些一無所有的人生活得如此快樂,那麼為什麼擁有一切的所有的美國基督徒和所有的美國猶太人會感到痛苦呢?我們甚至於慶祝死亡,而他們甚至無法慶祝生命,每當某個門徒死了,這是一個欣喜的機會,跳著舞,唱著歌向他好好地告別,他是踏上了永恆的旅程,或許我們將不會再見面,這不是哀悼、痛苦、哭泣和流淚的時刻。這對美國而言成了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它成了他們得首先考慮摧毀社區的理由,他們做了一切不合法的、犯罪的、違反憲法的事,但這五千個人是無助的,他們從來沒想到,過得快樂對他們的生活可能是一個危險,在這個痛苦的世界上,你的行為應該像其他人一樣,當每個人都在傷心流淚時,你不應該笑;否則,那些傷心流淚的人會將你殺掉。

  你被社區所吸引,正因為你不曾讀過任何書。你沒有被借用的知識所累、你還沒有去尋找真理,否則你會去研究那些經典。去找猶太教教士,去找主教,去找有學識的人,因為你對尋求真理沒有興趣,你沒有讀我的書或別人的書,你有一個天真的頭腦,所以你沒有負擔。那就是你感到社區對你的吸引的本質,當你在社區時,你能看到完全不一樣的生活方式,那是最明智的方式。人們簡直在浪費一個偉大的契機,能夠發現你自己的契機,發現新的生活空間的契機,發現新的幸福之花,新的愛,一種並不使你變成奴隸的愛,而是一種使你變得比以前更加自由的愛,一種給你自由的愛。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你一定知道,5千個人中包含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宗教信仰,來自幾乎世界上所有的國度,所有的膚色,他們生活得就像一個龐大的家庭.去看看五千個人在一個地方吃飯,在節日堥漈U門徒在一起用餐,沒有人關心誰是基督徒,誰是猶太教徒,誰是回教徒,甚至沒人會問「你的宗教信仰是什麼?」每個人都知道我們的宗教是充分地、完全地生活,並且允許每個人都允許別人按照他自己的方式生活,按照他喜歡或不喜歡的——不會用任何方式干涉任何人的生活,並且不允許任何人去干涉你的生活,五千個個體,生活得就像他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你來到這個泉源是因為你的明智和你的天真.無論你是否渴了——那是你頭腦中意識不到的口渴,它們是如此深的隱藏在你的潛意識深處,但當你來到這個泉源,你將會獲得巨大的滿足。你可能不知道飢渴,但你將知道,在你內心的某種渴望被解除了。

冒一切險

  生活需要巨大的勇氣,怯懦的人只是活著,他們並非在生活,因為他們的整個生命朝向恐懼,而朝向恐懼的生命要比死更加糟糕。他們生活在一種妄想中。他們害怕一切。不僅害怕真實的事,而且也害怕虛假的事,他們害怕地獄,他們害怕幽靈,他們害怕神,他們害怕一千零一件他們自己所能想像的事,或者其他類似的事,害怕之多,使得生活變得毫無可能。

  只是具有勇氣的人才能生活,首先要學的就是勇氣,人要不顧所有的恐懼,開始生活,為什麼生活需要勇氣呢?因為生活是不安全的,如果你太有安全感。可靠感,那麼你將被局限於一個非常小的角落中,幾乎就是你自己造的一個監獄,它將是很安全的,但卻不是活的,它將是很保險的,但它卻沒有冒險,也沒有狂喜。

  生命在於探索,它進入未知,它伸向星空,在生命的每一刻堙A充滿勇氣和具有犧牲一切的精神,沒有什麼會更有價值,不要為小事,比如為錢、為可靠、為安全,犧牲你的生命,沒什麼東西是有價值的,人應該盡其可能充分地過他自己的生活,只有這樣快樂才會出現,只有這樣完美的幸福才會變成可能。

  那些真正想生活的人必須要冒許多險,他們必須不斷地進入到未知的領域,他們必須學會一項最基本的課程——沒有家、生命是一個朝聖的旅程,沒有開端,沒有終點。是的,沒有你能休息的地方,但那些人只能在夜晚停留,早上你必須再次啟程,生命是一種不斷的運動,它從來不會到達終點,那就是為什麼生命是永恆的。

  死亡有一個開始和一個結束。但是你不是死亡,你是生命。死亡是人們的一種誤解,因為人們渴望安全便創造了死亡,創造死亡讓人害怕生命,讓人對進入不知的領域感到猶豫就是為了得到可靠與安全。

  生命唯一的養料就是冒險;你越是冒險,你也就越富於活力、一旦你明白這一點——不是出自絕望,不是出自無助,只是來自靜心的覺知——一旦你明白這一點你就會被它的可能性的那種純粹的美所激動。

  人在絕望中會接受無家可歸,而人錯過整個的關鍵,那也是存在主義錯過的。他們非常接近,非常接近——真理就在那個拐角處,他們與佛一樣的相近,但他們錯過了,他們將幸福變得非常非常的悲傷,他們認為生命沒有意義,生命沒有目的,生活沒有安全,他們變得非常動搖,這是非常具有毀滅性的。

  佛陀們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但他們進入了不知的領域不是變得悲哀,他們超越了所有的界線,他們接受了生命就是這樣的,他們接受了這就是生命的自然狀態。沒有必要有受挫感,他們理解沒有安全感的生命是美麗的,因為只有那樣生命才有探索的可能性,才有創造的可能性,才有跨越新領域的可能性,才有令人驚奇的可能性。如果所有的這些事都是安全的、肯定的、有保證的,預定的,那將不會令人激動,令人歡欣。

  佛陀們都曾經跳過舞!看見那難以置信的事發生,看見奇跡的發生,他們就會欣喜若枉,耶穌一遍又一遍地對門徒說:「快樂起來,快樂起來!!!我一遍又一遍地說.快樂起來!!!」

  那就是我全部的忠告我沒有給你一個目標,我甚至沒有給你一個方向感,我只是讓你感知到生命的真相,它是什麼。它是怎樣的,與它協調,與它作伴,不要有個人的、私下的欲望,不要有它應該是怎樣的想法,讓它就像它本來的樣子,而你就放鬆了。你的房子更像墳墓,你太關注安全,太關注安全便會扼殺生命,因為生命是不穩定的,就是如此!你對它無可奈何,沒人能使生命安全、所有的安全都是虛假的,所有的安全都是想像的,一個女人今天愛你;誰又能知道明天將怎樣呢?你怎樣能保障明天呢?你可以去法院登記,簽訂一個法律契約,使她明天依舊是你的妻子,由於法律的契約.她可以仍然是你的妻子,但愛情卻可能消失了,愛情是沒有法律的,當愛情已經消失,妻子仍然是妻子,丈夫仍然是丈夫,但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死氣沈沈。

  為了安全,我們創造了婚姻,為了安全我們創造了社會,為了安全,我們總是行進在狹小的路途中。

  生命是野的,愛是野的,神也完全是野的,他從來就不會光顧你的花園,它過於世俗化,他也不會光顧你的屋子,它太小,他不會與你在狹小的路途中相逢,他是野的。請記住:生命是野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