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愛與歡笑

  「我將不懂得愛的藝術的人稱作為一個物質主義者、不相信神的人,我不將他稱作為一個物質主義者,我也不將相信神的人稱作為宗教性的人。我稱之為宗教性的人是他的愛,他的信任在不斷成長,並且不斷在他的周圍散播著他的狂喜的人。」

心靈的音樂

  人的心是一個樂器,正蘊涵著偉大的音樂,它沉睡著,但它就在那兒,等待著被撞擊,被表現,被歌唱,被舞蹈的那個時刻,它是通過愛,那個時刻便到來,一個沒有愛的人將永遠不會懂得他內心擁有的那種音樂,它只有通過愛,那音樂才開始變得有生命,才被喚醒,由潛在的開始變成一個真正的音樂。

  愛觸發了那個過程,愛是一種催化劑、如果愛不能引發你內心的音樂這個過程,那麼它一定是某種偽裝成愛的東西,它不是愛、它或許是欲望,它或許只是性欲、肉欲。性欲和肉欲並沒有什麼錯,欲望也並沒有什麼錯,我並不是在譴責它們,它們本身是好的,但它們並不是愛,它們能假裝成愛,它們能欺騙人,使他將它們想像成愛。從此可以知道判斷的標準是;如果你內在的音樂開始流動,那便是愛,突然間你感到自己處在一個深沉的和聲中,你再不是一個噪音,你變得和諧了,你再不是一種紛亂,你變成了一個秩序井然的宇宙、於是生命便開始出現了一個新的品質——歡欣鼓舞的品質,哈利路亞的品質!那是唯一的判斷標準;不斷地探索,不斷地深入深入到愛。

  有一天你將發現你內在的音樂,那以後生命就再也不一樣了。事實上,那以後,生命才開始。

愛是什麼?

  奧修,愛是什麼?為什麼我如此害怕愛?為什麼我感到愛好像是一種不堪忍受的痛苦?

  你問「愛是什麼?」它是使人要與整體在一起的很深的驅動力、這種很深的驅動力融合我和你變成一個整體.愛就是因為我們與我們自身本源的分離,出自這種分離。要回歸到那個整體的渴望產生了,渴望與它融為一個整體。

  如果你將一棵樹從土壤堜犍X,如果你將它連根拔起,那麼那棵樹將產生一個巨大的渴望,要使根再回到土壤堙A因為那是它的真正的生命,不然它會死去,與土壤分離,樹將不能存在,它必須在土壤中生存.和土壤在一起,通過土壤,那就是愛。

  你的自我在你和你的土壤即整體之間變成了一個路礙,於是人快窒息了,他不能呼吸,他已失去了他的根,他不再得到滋養,愛是對滋養的渴望,愛就是要在存在中獲得根。如果你落入相對的一極,這樣的現象就比較簡單了,那就是為什麼男人被女人吸引,女人被男人吸引。男人通過女人能發現他的土壤,他通過女人能再次土壤化。而女人通過男人也能土壤化,他們相互補充,單獨的男人只是一半,他極其渴望需要變成一個整體,單獨的女人也只是一半,當這兩個一半相遇,融合和合併,此時,人們第一次感覺到根植入神,感覺到深入土壤,巨大的快樂在人的內心中升起。這不只是你根植於女人,而是通過女人根植入神。女人只是一扇門,男人也只是一扇門,男人和女人是通往神的門,渴望愛就是渴望神、你可能理解它,你也可能不理解它,但是對愛的渴望確確實實地證明了神的存在,沒有其他的證明,

  因為人們愛,所以神才存在,因為人沒有愛是無法生活的,所以神才存在。愛的驅動力只是說我們單獨的時候,我們會痛苦,我們會死,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成長,我們被滋養,我們就充實,我們就能滿足。

  你問「愛是什麼?我為什麼如此害怕愛?」那也就是為什麼人會害怕愛,因為你進入到女入的那一刻,你就失去了你的自我,女入進入到男人中,她也就失去了她的自我。

  現在這一點必須要理解:只有當你失去你自己,你才能根入整體,沒有其他的方式,你被那個整體所吸引。因為你感到沒有被滋養,於是當你消失在整體中的那一刻,你開始感到非常非常害怕,因為你失去了你自己,於是巨大的恐懼產生了,你想退縮,這是個進退兩難的境地,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它,遭遇到它,經歷它,領悟它,和超越它。

  你必須懂得那兩件事都是來自同一件事,你感到你的消失一定很美,沒有擔心,沒有焦慮,沒有責任,你將會像樹和星星一樣變成整體的一部分,這想法多棒!它打開了門,打開了進入你的存在的神秘之門,它產生了詩歌,它是多麼羅曼蒂克!但實際上當你走進它時,恐懼便產生了,就是「我將要消失,誰知道下一步將會發生什麼?」就像一條河進入了沙漠,聽到沙漠的細語——他猶豫,他想要超越它,想要去追尋海洋,他感到有一種渴望,有一個微妙的感覺和確定感,並有「我的命運就是要去超越」的確信感,沒有可見的理由能夠提供,但有一種內在的確信,就是「這兒不是我的終點,我必須去尋求某種更大的東西。」某種東西在心靈深處說「試一下,努力地試一下!超越這沙漠。」然後沙漠「聽我說;唯一的方法就是蒸發到風中,它們將帶著你,它們將帶著你超越這沙漠。」河流想去超越沙漠,但問題是非常自然的「那麼有什麼說明和保證那風將會讓我再度成為一條河流?

  一旦我消失了。我將無法把握,那麼有什麼保證我將再度成為同樣的河流,同樣的形式,同樣的名字,同樣的身軀?誰知道?我又怎樣相信一旦我臣服於風,那麼它們將會允許我再次離開它們嗎?那就是愛的恐懼。

  你知道,你確信,沒有愛就沒有快樂,沒有愛就沒有生命,沒有愛你就會對某種不知的東西感到饑渴,你會感到不完美,感到空虛。你是空的,你沒有任何東西,你只是一隻沒有容物的容器,你只感到它的空洞、空虛和痛苦,你確信會有許多方法能滿足你。但是當你靠近愛時,巨大的恐懼就出現懷疑就出現,如果你放鬆如果你真的進入愛,那麼你是否還能夠回頭?你還能保護你的身份、你的個性嗎?冒這個險是值得的嗎?頭腦決定不冒這樣的險,因為最起碼你是存在著——缺乏滋養.沒有食物饑餓、痛苦——但最起碼你是存在著、如果你消失在某個愛中,那麼誰知道會怎樣呢?你將消失,什麼能保證那兒將有快樂,有幸福,有神呢!

  一粒種子會有同樣的恐懼感,當它開始死去並葬入土壤,它是死的,種子無法想像那兒將有生命是來自死亡。

 

愛是你生命的舞蹈!

  生命是一種機遇:它是愛之玫瑰盛開的土壤。

  愛,就其自身有著非常的價值,它沒有目的,它沒有意圖,它有巨大的意味,它擁有巨大的快樂,它有它自身的狂喜,但是那些不是它的意圖,愛不是一項有目的有目標和物質性的生意。

  愛總是有某種瘋狂。那瘋狂又是什麼呢?瘋狂是因為你無法證明為什麼你要愛,你無法有任何理由來回答你的愛。

  你能說你做某項生意是因為你需要錢,你需要錢是因為你需要一棟房子,你需要房子是因為沒有房子你怎樣生活?

  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每件事都有某種目的,但是愛,你卻無法想出任何理由,你只能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去愛就是經歷人生中最美麗的空間。」但是它不是一種目的,那個空間不是屬於大腦的,那個空間無法轉變為商品。那個空間是轉變成一株玫瑰花蕾。上面有一滴露珠,閃耀著.像一顆珍珠,在早晨的微風下,在太陽下,玫瑰花蕾正在舞蹈。

  愛是你生命的舞蹈。因此那些不知道愛是什麼的人,已經錯過了生命的舞蹈,他們已經錯過了培育玫瑰花的機會。那就是為什麼對一個世俗的頭腦,對一個精於算計的頭腦,對一個電腦型的頭腦,對一個數學家,對一個經濟學家,對一個政治家而言,愛顯現的是一種瘋狂。但是對那些懂得愛的人而言,愛是獨一無二的明智。沒有愛,一個人或許富有,健康,有名望,但他不可能心智健全,因為他不懂得任何一件事的內在價值。明智就是在你心中盛開的玫瑰的芳香,除此之外,它什麼也不是。

  相愛中的人們不需要心理治療,事實上,愛是生命中最偉大的康復力、那些錯過了愛的人只剩下空虛,不充實。平常的瘋狂是沒有理智的,但是愛的瘋狂其中具有某種理性,那理性是什麼呢?它使你快樂,它使你的生命成為一首歌,它帶給你最大的恩賜。

  你曾經觀察過人嗎?當某個人墜入情網時,他不需要對此聲明,你就能看見他的眼睛堙A有一個新的深度出現,你能看見他臉上新的表情、新的美麗,你能看見他走路時有微妙的雀躍,他是原來的那個人,但又不是原來的那個人,愛已經進入了他的生命,春天已經來到他的內心,在他的心靈中,花兒已經盛開。

  愛使人立即蛻變。不能愛的人也就不可能是智慧的,也無法優雅,也無法美麗,他的生命只是一齣悲劇。

  所有宗教的導師告訴過你:「你的生命是徒勞的,因為它只是一個肥皂泡,今天它在那兒,明天就消失了,你的生命在這個世界上、在這個身軀堙C是沒有任何價值的,因為它是暫時的,它的唯一的用處就是你能否定它,放棄它,你就能達到在神看來的那種善人。」真是奇怪的觀念!但是它卻已經統治了好多個世紀的人們的思想,沒有受到任何挑戰.尤其是在東方,他們認為世界是虛幻的,為什麼是虛幻的呢?因為它是變化著的,任何變化的事情是無用的,是無價值的,只有恆久的,始終保持一樣的,才是最重要的。你無法發現在這個世界上始終保持一樣的任何東西。這整個的推論是要強調世界是一個幻像,因為它不是琱[的。「尋求琱[的,拋棄不琱[的」或多或少,那就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態度。

  除了變是不變的以外,每樣事情都在變,除非你想變為神——因為那是在世界上唯一永恆的東西,除此之外,你無法發現任何東西能給出一個永恆的神的暗示。

  熱愛生命,因為生命是一個變化著的東西,它每一刻都在流動、當你進入這大廳時,你是另外一個人;當你離開這大廳時,你將不再是同一個人。你只是外表看起來是同一個人。在這兩個小時中,你有那麼多的變化,這就好像在兩個小時堙A琲e之水已經奔流了好幾里——儘管它看上去仍然是同樣的那條河,但它是與兩個小時以前的河流已經不一樣了。

  赫拉克利特說,生命是一種流動,是一條河流,「並請記住,你不能兩次跨入同一條河,因為它將是下一樣的。」

  那些懂得幸福最多的人是那些與變化著的生活緊密相關的人,甚至他們能夠愛那些在太陽下閃爍,創造小小的彩虹的肥皂泡,那些人是懂得幸福最多的人。

  你的那些聖人們知道的只有痛苦——只要去看看他們的臉,看上去生命已經從他們身上消失,他們是僵死的化石,在他們身上沒有什麼變化,他們過著一種儀式般的生活,他們是所有變化著的事物的譴責者。

  愉悅為什麼會遭到譴責?因為它是變化著的,愛為什麼會遭到譴責?因為它是變化著的、為什麼這些宗教在愛的領域製造了婚姻?這是因為通過法律,通過協約,通過社會,通過對失去尊敬的恐懼,通過對我們的孩子將會發生什麼的擔憂,至少可以給予婚姻一個虛幻的永恆,因此,他們力圖使婚姻變成某種永恆的事,那就是為什麼所有的老式的宗教都反對離婚,因為離婚再次顯示了婚姻並非是某種永恆的事,它是能夠改變的。

  數千年來,都有很小的小孩結婚,甚至據記載小孩尚未出生,還在他們母親的腹中,就訂婚了,兩個家庭之間會作出決定,如果一個小孩是男孩,另一個是女孩,那麼就決定結婚。甚至在當今的印度,就有七歲、八歲的小孩結婚,儘管這是違法的,但它不違犯習俗,為什麼如此匆忙地讓尚未知道婚姻的含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孩子結婚?理由是在他們成人之前,在他們內心產生愛以前,就應該結婚,如此,當愛在他們心中產生的時候,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妻子或已經有了一個丈夫,童婚在整個世界上的蔓延就是為了摧毀愛。

  婚姻在世界上創造的痛苦比任何事情創造的痛苦更多,這不是巧合,因為它摧毀了唯一幸福的可能性,摧毀了愛的產生,內心從來沒有歡舞,人們不懂得愛,就那麼生活著,然後死去看著肥皂泡。看著蝴蝶,看著在風中舞蹈的玫瑰花蕾,那是使人感動得要落淚、激動得歌唱的,那眼淚是快樂的、那生命如此充滿活力,它不會琱[——只有死的東西才可能永恆——你的神能跳舞嗎?你的神能愛嗎?你的神能歌唱嗎?你的神能追遂蝴蝶嗎?你的神能採集野花,能欣賞它們嗎?能流淚,能歌唱嗎?這樣的神將是生命的真正代表,這樣的神才是生命本身。而不是別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