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愛與歡笑

歡笑

 

  「對我而言,幽默感應該成為人類未來宗教性的基石。」

∼奧修∼

  一個漂亮的紐約職業婦女嫁給了一個名叫斯坦蘇諾的英俊年輕的義大利農民,女主角對他的社會禮儀不太滿意,於是便馬上開始要去改進他。

  整個婚禮的過程,她都在不停地修正他的錯誤,告訴他該說些什麼,在餐桌上要用哪把刀,以及怎樣傳遞奶油,最終,儀式總算結束了,他們終於到了床上。

  斯坦芬諾在被單裡有點煩躁不安,啥事都無法確定,但是最後他轉向他的新婚的妻子,結結巴巴地說:

  「能不能請你把你的私處遞過來?」

 

你不會看見驢子在笑

  你不會看見驢子在笑,你不會看見水牛在欣賞笑話,只有人才能欣賞笑話,只有人才會笑。你們的那些聖人就像水牛和驢子!他們已經落到人類之下了,他們已經喪失了某種有著很大價值的東西,一個沒有歡笑的人就好像是一棵沒有花的樹。但是社會需要嚴肅的人,總統、總理、校長、教授、主教、印度教領袖、回教領袖、祭司。所有各式各樣的和尚、教師、縣官、稅收官、省長……每個人必須是嚴肅的,如果他們有幽默感,那麼社會便會擔心效率將會喪失,如果他們有點幽默感他們將會變得更有人性一點,但是他們被期待成就像機器人一樣。

  阿道夫.希特勒的走路方式就是機械化的,只要看看他的照片——他站的方式,他走路的方式,他答禮的方式,他敬禮的方式,看起來幾乎是機械化的,就好像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機器人,他的臉、他的姿勢,完完全全就像個機器人,他使整個德國人民都變成了機器人。他摧毀德國要比他摧毀其他更甚,但是他創造了一個非常有效率的軍隊,只有當人喪失了所有的智慧和所有智慧所包含的東西,那麼有效率的軍隊才有可能。

  幽默感是智慧中最基本的因素之一。當你失去了它的時候,你也喪失了智慧,你越幽默,你也就越聰明。

  不存在怎樣觸發幽默感的問題,你只要掃除那些障礙,它已經在那兒了,它已經是那麼回事了,你只要搬掉那些你父母、你的社會用來防止幽默感的石頭,社會教導你要自我控制,而幽默感則意味著放鬆……你不能在你的長輩面前笑,你不能在你的老師面前笑,你不能在你的教士面前笑;你不能在教堂堶扈滿C

  基督徒說耶穌是從來不笑的。我不能夠相信,他不是一頭水牛!他是曾在這個世界上走過的最偉大、最智慧的人之一,他肯定笑過,他肯定享受過笑,他是一個遠比佛陀更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他比任何所謂已成道的人生活得更加熱情、更加強烈。他愛與女人作伴,他有漂亮的女門徒,甚至是當時最有名的妓女,瑪麗瑪格坦麗。他愛吃,他愛喝,他是唯一愛喝酒的成道的人,一個真正的人!他非常喜歡宴會,每天晚上都有一個宴會,並且宴會會持續好幾個小時。

  耶穌是一個現世的人。他重複過很多次。他說「我是人的兒子」比說「我是神的兒子」的次數更多,他接近塵世比接近天堂更近,他是一個非常現世的人,他肯定笑過,享受過。

  但是那些教士、教皇和教會是非常嚴肅的,進入教堂就好像進入墓地一樣,你不得不嚴肅,不得不緊張。所有的那些都必須被拋棄掉。

  在倫敦,阿什克羅夫女士決定舉辦一個豪華的宴會,她雇用了一位新近剛剛移民到英國的斯凱比莎小姐作女僕。

  「絕對別忘了準備糖果夾子,」英國管家命令道:「當男人們走進洗手間,他們將他們自己拿出來又放回去,這不太好,然後他們不得不用他們的手來拿糖塊。」

  「是,女士」義大利姑娘回答道。

  那晚待賓客們都走了以後,阿什克羅夫女士說:「斯凱比莎小姐,我想我曾告訴過你關於那把糖果夾子的事!」

  「我將它們拿出來了女士,我發誓!」

  「我沒看見它們在桌上!」

  「在桌上?我將它們放在了洗手間!」

 

  布瑞姆比拉給了他兒子阿爾多兩百美元作為結婚禮物,兩個星期以後他問他兒子:「你怎樣花那些錢?」

  「我買了一隻手錶,爸爸。」那男孩回答。

  「笨蛋!」他父親吼道:「你應該買一支來福槍」

  「一支來福槍?為什麼?」

  「假定某一天你回到家,發現一個男人在和你的妻子睡覺,」

  父親解釋道:「你將會做什麼呢?叫醒他並告訴他現在幾點了嗎?」

 

生命是一個宇宙的笑話

  整個生命是一個偉大的宇宙笑話,它不是一個嚴肅的現象——嚴肅地對待它,那麼你就將繼續錯失它,只有通過歡笑才能理解它。

  你不曾觀察過人是唯一會笑的動物嗎?亞奡策h德說過,人是理性的動物那或許並不是真的。因為螞蟻是非常理性的,蜜蜂是非常理性的,事實上,與螞蟻相比,人看起來幾乎是非理性的,電腦是非常理性的,與電腦相比,人是極其非理性的。

  我對人的定義就是人是會笑的動物。電腦不會笑,螞蟻不會笑,蜜蜂不會笑,只有人會笑、那是成長的最高點,通過笑你將達到神——因為只有通過你內心的最高處,你才能到達終極,歡笑必須成為橋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