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童年

第十一章 博帕爾女王

 

  戴瓦蓋德……很好,挨打以後,你看見星星了。我也能看見那些星星圍著你。

  好,

  我出生的那個村莊不屬於英帝國。它是-個小國家,由一位伊斯蘭教女王統治。我現在能看見她。奇怪……她跟英國女王一樣美麗,完全一樣。不過有一個好處:她是伊斯蘭教徒,而英國女王卻不是。那種女人應該永遠做伊斯蘭教徒,因為她們不得不一直躲在面紗後面,面紗叫作布噶(burqa),她偶爾也會訪問我們村子;當然,在那個村子裡,我們家是她唯一能待的地方,而且她很喜歡我的外祖母。

  我第一次看見女王摘下面紗的時候,我的那呢正在和她談話。我簡直不能相信:-個女王,長得這麼普通!於是我明白了布噶--面紗的作用,它在印地語中叫巴德(parda),它很適合醜陋的女人;在比較好的世界裡,它也會適合醜陋的男人。至少那時候,你就不能用你的醜陋襲擊任何人了,那是一種侵略,一種襲擊,而且任何人對此都沒有保護措拖,沒有法律保護。

  我當著女王的面笑出聲來。她說:「你笑什麼?」

  我說:「我笑是因為我老想知道巴德和布噶是幹什麼用的,今天我知道了。」

  我認為她沒有聽懂我的話,因為她在微笑。雖然她是一個醜陋的女人,但我必須承認,她的微笑是美麗的。

  這個世界充滿奇怪的事情。我碰到許多人長相美麗,但是當他們微笑的時候,他們的臉就會變形,很難看,我見過聖雄甘地,也是在我小時候。他是醜到家了。事實上,我會說他是獨一無二的醜人,但是他的美在於他的微笑。他知道如何微笑,這一點我不能反對他。其餘的我都能反對他,因為除了他的微笑以外,其餘的全是垃圾,腐爛的垃圾!他真是一個偉人的菩提垃圾。我們自己的菩提垃圾跟他沒法兒比。

  我聽說有人叫斯瓦米,菩提嘎巴(Bodhigarbha),菩提垃圾(Bodhigarbbage)。我喜歡這個名字!他們在名字後面加了點兒東西。其實他們是把他放在他所在的位置上。我給他取的名字是菩提嘎巴,那只可能叫能是他的未來。不過人只看得到他們腳下的地方;他們叫他菩提垃圾,也許這個名字倒適合給聖雄甘地使用。

  那個女王……(戴瓦蓋德忍住一個噴嚏。)喏,這可真讓我分心了。你知道嗎,戴瓦蓋德,在印度,人們相信,當你打噴嚏的時候,魔鬼會鑽到你的身體堶悼h?所以當他們打噴嚏的時候,為了阻止魔鬼來,他們會「嗒」地一聲說(奧修打了一個響指):「Om shantih,shantih,shantih………Om shantih,shantih,shantih…Om shantih,,shantih,shantih…」你必須打三次響指、我不知道你們管打響指叫什麼;無論叫什麼,印度人就是這麼做的。

  我不知道魔鬼是否被阻止住了,但是你剛才的所作所為並沒有被打亂。那,你是一個猶太人,不是印度人,所以你起碼可以直接了當地打噴嚏,不用執行印度人的整套程式;否則我真的要恢復理智了,而我非常害怕理智。但是我並沒有說錯話--我的意思是理智;我非常害怕理智。

  我感覺得出你們不知所措。你們不需要不知所措。我是一個失去理智的人,害怕恢復理智,而那套程式可以讓任何人恢復理智,但你是個猶大人,感謝上帝!就像一個英國人,你努力阻止打噴嚏;即使那樣,我也能理解。英國人什麼都阻止,連一個噴嚏也要阻止,尤其是在某個假裝神聖的人面前。

  但是請放鬆,我並不假裝神聖。你可以快快活活地打噴嚏,那樣你就不會讓我分心了。那甚至可能就我正在對你們講的故事給我一些提示呢。回到正題上來。這個噴嚏讓我們分心的時間已經絢長了。

  就像我前面說的,我們村莊屬於一個小國家,非常小,叫博帕(Bhopal)。它不受英國統治。當然博帕爾的女王偶爾出來訪問我們,我剛才說到我出場的時候,嘲笑那個女人的醜陋和她面具的美麗。她的布噶真的很美,上面綴滿了藍寶石。她對我的外祖母印象極深,甚至邀請她到首都去參加每年一度的慶典,我的外祖母說:「我不可能去,因為我不能留下我的孩子那麼多天沒人照顧。」

  印地語中「我的孩子」是-個極其優美的措辭,mera beta,它的意思是:「我的孩子,我的男孩。」

  女王說:「沒有問題,你可以把他一起帶來。我也喜愛他。」

  我不懂她為什麼會喜愛我,我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我為什麼要受罰?一想到被這個女人喜愛,就好像有個怪物在你身上爬似的。那一瞬間她看起來的確像個怪物,渾身上下全都粘乎乎的。也許她喜歡嚼口香糖--她根本就是塊口香糖,我一輩子從沒有害怕過任何東西,就除了那個女人。但是冒險作為女王的客人到首都去,坐在她華麗的宮殿堙A我不知聽說過多少關於它的故事,這簡直令人喜出望外,儘管我再也不想看見這個女人了,我還是跟著我的外祖母去參加了那每年一度的慶典。

  我還記得那座宮殿。它是印度最華麗的宮毆之一。它擁有五百英畝的林地和一個五百英畝的湖泊,總共一千英畝。女王侍我們很好,把我們當作她的客人,但是我得承認,我盡量避免看她的瞼。也許她現在還活著,因為她那時候並不很老。

  曾經發生過一件怪事,跟那座宮殿有關,我應該稱之為巧合。那天我說:「好,我願意搬到喜馬拉雅山去。」就在同一天,博帕爾女王的兒子打電話來說,如果我們有興趣的話,他們願意奉獻出他們的宮毆--就是剛才我跟你們說的那座宮殿。那座宮殿……我有一瞬間簡直不能相信他們居然會把它奉獻出來。他們已經失去了一切;整個國家都沒有了,全部併入印度。剩下來的只有一千英畝土地,還有那座宮毆。但它依然是個美麗的王國--五百英畝的古老森林,還有一個五百英畝的湖泊,它是博帕爾大湖的一部份。

  在印度,博帕爾湖是最大的湖。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別的湖能跟它相比,它廣闊無垠。我記不清它有多少英里寬了,反正是一眼望不到頭,無論你站在哪兒看。在宮殿領地之內的那五百英畝是這個湖的一部分,但是它們屬於耶座宮殿。

  我說:「太晚了。告訴王子和他的母親,如果她還健在的話,我們感謝他們的提議,但是我已經決定去喜馬拉雅山了。」為了尋找幾千英畝土地,我已經花了七年時間,可是那幫政客老是不停地從中作梗。告訴他:「我記得拜訪過你的宮殿和你的母親--也許她還健在,我不知道。」但是告訴他:「我過去喜愛那座宮殿,現在依然如故,甚至更加喜愛了,因為你把它奉獻給了我。可是我已經決定去喜馬拉雅山了。」

  我的祕書大吃一驚•她說:「他把宮殿奉獻給你,一分錢也不要,它更少值兩百萬美元呢。」

  我說:「是兩百萬美元還是兩千萬美元,根本不重要•我的感謝比那值錢多了。你認為它值多少個一百萬美元?你就對他說:『他向你表示感謝,但是你的奉獻來得晚了幾個小時。如果你早幾個小時把宮毆奉獻出來的話,他也許就接受了。現在已經沒辦法了。』」

  當王子聽到這個答覆時,他大吃一驚。他無法相信有人能把那麼一座宮殿奉獻出來,而且不要任何回報,得到的答覆卻只是:「對不起,不要,謝謝你。」

  我瞭解那座宮殿,我小時候曾到那裡做過一次客,後來又去過一次。我用孩子的眼睛看過它,也用青年的眼睛看過它。不,作為一個孩子,我看到它,我並沒有上當,但是它的實際情況要比我那時候所能理解的美得多。一個孩子,儘管天真無邪,總有許多侷限,他的眼光不可能包羅萬象。他只能看見表面的東西,我年輕的時候也訪問過那座宮毆,也是作客,那時候我確信它必定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建築之一,尤其是它的地理位置。但是我不得下拒絕他,有時候拒絕的感覺真好,因為我早就知道,如果我接受的話,必定會惹來沒完沒了的麻煩。那座宮殿不可能成為我的宮殿,那幫政客,他們無所不能--無知、腐敗、無能而且荒淫,他們必定會跳進來。盡管我拒絕了,他們還是跳了進來,認為王子撒謊,因為怎麼可能有任何人拒絕這種奉獻呢?

  我已經得知他們正在千方百計他折磨他,想搞清楚他為什麼把宮殿奉獻給我,我並沒有接受。事實上,什麼也沒有發生,只打了一個電話,可是那已經足夠了,印度的政客肯定是世界上最壞的。每個地方都有政客,但是他們不像印度政客。

  原因是再明白不過的了:印度被奴役了兩千年。一九四七年,印度僥倖走運,獲得自由,我之所以說走運,是因為印度依然不配擭得自由;整個榮譽全歸艾德禮所有,他是當時的英岡首相。他是一個社會主義者、某種類型的夢想家。他思考平等和自由以及各種各樣偉大的事情。他才是真正的印度自由之父。這個自由不是印度掙來的,甚至不是印度應該擭得的。只是碰巧走運,遇到艾德禮做英國首相。

  兩千年的奴役使印度人變得極端狡猾。為了求生,奴隸不得不狡猾。奴役雖然結束了,但是狡猾繼續存在,任哪個艾德禮都打不破它。它不由任何人掌握,它已經蔓延到整個印度。到本世紀末,印度將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一想到這件事情,就足以讓我睡不著覺。

  每當我不想睡覺的時候,我就想本世紀末的印度。那足夠了!接下來,即使給我吃安眠藥,它們也不起作用了,一想到印度將成為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家,還有那些侏儒政客,我就夠了!你們還能想像出比這更可怕的惡夢嗎?

  我拒絕了那座美麗的宮殿。我至今依然感到歉疚,為了我不得不拒絕唯一的一個帶著奉獻而來卻分文不取的人,可是我不得不這麼做。我當然對他感到歉疚……我不得不拒絕,因為我已經做出決定,而我一旦決定了,無論對與錯,不可能再回頭,我不可能把它取消,我的血液裡沒有這種習慣。這純粹是一種固執。

  「現在幾點了,載瓦蓋德?」

  「十點二十一分,奧修。」

  很好!再給我十分鐘時間。想起那件事情,我一整夜沒有睡。如果我不堅持,你們現在會在哪兒?你們早就止步不前了。繼續--別做一個猶太妻子,猶太人和妻子,兩個人一起!連上帝也處理不好那樣的事情,所以他設法靠一個聖靈來應付。

  可憐的戴瓦蓋德,不管我給他多大的打擊,他從來不報怨。真是太好了。任何人,當我說任何的時候,我指的是摩西、耶穌、佛陀,他們都會忌妒我,喬達摩,佛陀有自己的私人醫主,但是哪個佛也沒有自己的私人牙醫。他們當然沒這麼幸運。至少誰也沒有一個戴瓦蓋德跟在身邊,那至少是絕對肯定的。

  好,現在結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