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二、戈巴契夫巴——正確的人,處於正確的位置,在正確的時刻

 

  奧修師父,你是否瞭解,蘇聯在戈巴契夫的領導下已經成為一個更開放的社會,因此你那愛和靜心的訊息可以更容易在那奡異G?

  蘇聯的黑夜似乎已經來到了終點。戈巴契夫這個人——也許是整個蘇俄革命史上的第一次瞥見,是一個對人類價值有洞見的人,他很努力去促使蘇聯成為一個真正的共產民主,成為一個開放的社會。

  無產階級獨裁(專政)並不是馬克斯烏托邦一個永遠的部份,它只是一個過渡時期,它只適用在新的社會形式成立初期和舊有的形式消失之際。一旦舊有的形式消失了,一旦資本主義的頭腦不復存在,獨裁的需要和封閉的社會就必須自動消失。自從革命發生以來,它的存在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人們允許獨裁存在的時間已經夠長了。

  戈巴契夫是一個新的開始,或許他不只是將開放的社會帶進蘇聯,他還會幫助外在世界變得真正開放。直到目前為止, 「開放」只是一個假設,它還不是一個真實的存在。

  有一半的世界封閉起來,另外一半不可能保持開放,它就好象你的一半是死的,而另外一半想要繼續活下去。生命是一個有機的統一體,在很多層面上,它都是一個統一體。我們這個美麗的星球是一個整體,蘇聯和美國兩大集團的分裂是醜陋的。講得更清楚一點,任何人與人之間的分裂,不管是以宗教的名義,或是以國籍的名義,都是未開化的、野蠻的。

  人是一個整體,他的困難屬於這個整體,他的痛苦屬於這個整體,他的狂喜也屬於這個整體。在整個政治界堶情A戈巴契夫似乎是獨樹一格,你無法將他跟其他的政客混為一談。要使蘇聯成為一個開放的社會對他來講將會很困難,但是他似乎很勇敢,而且很聰明,使他的人民生活在自由之中——思想自由、行動自由、表達自由——對他來講是一個挑戰。我一直在注意他的步調,他走得很慢,但是走得很穩,那個改變必須很慢,因為整個官僚享受獨裁的力量已經超過半個世紀。在整個人類的歷史上,共產黨比其他的任何黨都享受了更多的權力。要讓權力欲降下來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

  但是生命充滿奧秘。首先,共產主義的創始者馬克斯甚至沒有夢想到說共產主義會在蘇聯發生。即使他從墳墓中醒過來,而別人告訴他關於蘇聯革命的事,他也會感到很驚訝,因為它違反了他所有的算計,違反了他所有的論點,那就是當我說人生充滿奧秘時的意思,它從來不跟著邏輯和數學的方式走,它的路線是鋸齒狀的,就好象河流從山堥咻V大海。生命不象火車走在固定的軌道上,它是不能夠預測的。

  根據馬克斯的想法,共產主義應該發生在美國。就邏輯上而言,他是對的。在一部份人變得非常富有,另外一部份人變得非常貧窮的地方,在貧富差距非常懸殊的地方,到了某一個點,它會變得不能忍受,它必須被改變,社會必須經歷一次革命。

  美國應該是第一個經歷革命的國家,但那是邏輯所預測的,而生命有它自己的方式。它竟然發生在一個非常落後的國家,它甚至不是一個資本主義的國家。

  根據馬克斯的想法,唯有當資本主義和階級鬥爭發展到一個很高的程度,共產主義才會發生。蘇聯還不是一個資本主義的國家,它仍然處於封建制度之下,它仍然在沙皇的統治之下,並沒有所謂的資產階級,也沒有無產階級。馬克斯無法以邏輯來構想說蘇聯會成為第一個共產主義的國家,會成為第一個進行大革命的國家,但它就是這樣在發生:蘇聯是第一個,而中國是最後一個。這兩個都是馬克斯所沒有想到的。

  或許它將會是另外一個神秘的現象。人們認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那是全然的錯誤。人們認為在美國可以有表達的自由,可以有個人的自由,認為美國憲法所說的不僅寫在憲法上,它同時在該國被執行,認為政府的存在是為了人民,是由人民的意願來形成的,是屬於人民的,但是事實跟上述的情況相去甚遠。

  美國是今日世界上最偽君子的社會,同時也是對人類未來最危險的國家。戈巴契夫的當權是一個很大的希望,因為這個人似乎不是一個政客。他在政治圈堙A但他不是一個政客。他的看法是為了一個更好的人類,它並不單單只是局限于蘇聯。他慢慢地鬆開在過去六十年堶惘赤囓X來的類似怪物的獨裁官僚。

  他所走的是非常危險的一步。如果他成功了——我希望他會成功,因為六十年以來,有一半的人類生活在極度的被奴役之中,因此很可能會有第二次革命來臨,而第二次革命將會比第一次來得大,比第一次來得更偉大。蘇聯的第一次革命摧毀了封建制度,第二次革命將會摧毀獨裁和無數人民的奴隸狀態。

  對我而言,戈巴契夫幾乎是列寧的再身。在政治世界堙A他是唯一讓我尊敬的人。

  蘇聯要變成一個開放的社會不需要太久的時間,我的門徒將可以來找我,他們將可以公開成為門徒。我將我談論人權的書奉獻給戈巴契夫和沙卡洛夫——我以前從來沒有將我的書奉獻給任何人——因為我在戈巴契夫身上看到一道光,以及看到他去創造第二次革命的勇氣。

  蘇聯的門徒們必須盡他們最大的力量來幫助這個第二次革命。戈巴契夫需要所有相信自由的人的每一種支援,他需要那些相信個體性的人的支援,他需要那些會尊重個別差異的人的支援,他需要那些不屬於將他們自己強加在別人身上的法西斯主義頭腦,而是屬於民主精神去幫助每一個人成為他自己的人的支持。戈巴契夫有一個任務,那個任務不僅可以使蘇聯成為一個開放的社會,而且可以證明所有美國的政客對蘇聯的譴責全部都不對,而且沒有根據。

  蘇聯變成一個開放的社會將會帶走美國借著在世界上創造出恐蘇及反蘇情緒所累積起來的力量。如果那個恐懼消失,美國的力量將會隨著它消失。

  美國不希望蘇聯變成一個開放的社會。現在每一個蘇維埃的公民和世界上各個階層的人都必須瞭解,蘇聯的開放是迫切需要的,這樣的話,所有對他的譴責都會瓦解,而美國可以被證明是欺騙了整個人類,這將是蘇聯真正的勝利。

  核子戰爭不可能有勝利者。隨著核子武器的發明,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變得不可能,因為沒有人可以得到勝利,這個事實戈巴契夫是第一個看到的。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每一個人都將會被摧毀,甚至沒有一個人可以留下來寫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歷史。

  現在,戰爭已經不可能,除非人類決定要自殺,而人類並沒有處於一個決定要自殺的情境。在每一個人的心媮晹陰j大的渴望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很快樂,第三次世界大戰根本不可能。戈巴契夫的偉大在於他的洞見:現在美國必須以一種不同的方式被打敗。

  蘇聯變成一個真正民主、自由、和具有愛心的社會將會是美國的挫敗。歷史已經將蘇聯帶到一個點,他們可以不用任何戰爭而戰勝美國,這個概念必須穿透每一位蘇聯的當權者。只要借著將自由帶給他們自己的人民,他們就能夠揭開美國的假面具——它所謂虛假的民主。對於這種新的戰爭……誰更自由?誰更獨立?誰更尊重個人?誰更尊重個別差異,以及他們表達的自由和創造的自由?現在這將是真正的戰爭。

  蘇聯可以不要戰爭而得到勝利,戰爭已經不再可能了。一種全新的戰爭首度進入存在,戈巴契夫看到這樣的可能性應該被嘉獎。他並沒有錯失機會,他每一個片刻都在走向開放的社會。

  就好象蘇聯的第一次革命是出人意料的,第二次革命的來臨更加地出人意料,它已經開始了。我們應該歡欣鼓舞,並作一切努力幫助戈巴契夫使蘇聯變成一塊自由、愛、友誼、和尊重每一個人生命的淨土。它將會開花,你可以將它看成我的預言。我預測戈巴契夫將會很成功地將第二次更大的革命帶給蘇聯,而蘇聯的這個革命將會影響世界上的每一件事。

  我希望我的門徒們去見他,他們必須去見他,將我奉獻給他的書送給他,並邀請他來找我這堛漱H!每當他需要一些鼓勵和希望的時候,每當他需要一個心靈上的支援和一些滋養的時候。告訴他,他跟雷根的會晤將無法達成任何事,但是如果他跟我的門徒們一起跳舞,他將會得到一種新的心靈和一種新的喜悅去接受他命中註定的偉大挑戰。

  除了蘇聯以外,我到過世界上很多國家。如果戈巴契夫邀請我和我的人去到蘇聯,這對戈巴契夫要使蘇聯變成一個開放的社會將會有莫大的幫助,因為其他沒有人能夠摧毀充滿權力欲的人,其他沒有人能夠使被壓抑了六十年的心靈復活起來。如果我的人能夠在蘇聯各地唱歌、跳舞、和活動,他們將能夠創造出一個氣氛,在那個氣氛之下,戈巴契夫能夠更容易進行第二次偉大的革命。他是正確的人,處於正確的位置,在正確的時刻。

摘自《金色的未來》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