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九、社區聯邦

 

  奧修師父,在你對模範社會的看法堙A會不會有一個大的社區,或是一系列的社區?如果有很多社區,它們之間的相互關係會是怎麼樣?你是否有想到不同社區的人能夠互相依賴,分享觀念和技術,而不要有任何佔有的態度,比方說象國家主義和狂熱的盲目信仰?

  這個問題提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相互依賴的觀念。人生活在依賴之中,但是人又欲求獨立,而且為獨立而戰鬥,但是沒有人去洞察那個真相——獨立和依賴兩者都是極端。

  真相剛好就在中間:它是相互依賴。

  每一件事都是相互依賴。

  最小的草葉和最大的星星是相互依賴的,這是生態環境的整個基礎。由於人們的所作所為沒有瞭解到這個相互依賴的真相,所以他對這個生命的統一體做出了很多破壞的事,他在不知不覺當中切斷了他自己的手和他自己的腳。

  森林消失了,每天都有無數的森林被砍伐。現在科學家已經發出警告,但是沒有人準備要聽,如果所有的樹木都從地球上消失,人類會無法生活,因為我們跟樹木處於一種很深的相互交換之中。

  人一直在吸進氧氣,而將二氧化碳呼出來,樹木一直在吸進二氧化碳,吐出氧氣。你無法沒有樹木而存在,樹木也無法沒有你而存在,這是一個簡單的例子。

  生命以一千零一種方式互相交織在一起。

  生命是一種很深的相互依賴。

  我對社區的看法是:國家必須消失,大城市必須消失,因為它們不允許每一個人有足夠的空間,而每一個人對地域空間都有一種心理上的需要,就好象其他動物一樣。在大城市堙A他一直在人群堶惆城吽A那會產生很大的焦慮、緊張、和痛苦,而不允許他有任何放鬆的時間,不允許他有任何時間和任何地方可以成為他自己,可以單獨,不允許他跟樹木在一起,那是給予生命的泉源,跟海洋在一起,那也是給予生命的基礎。

  我對新世界——社區世界——的看法意味著沒有國家、沒有大城市、沒有家庭,只是無數的小社區,散佈在整個地球上要在濃密的森林堙A在青翠的森林堙B在山堙B在島上。可以運作下去最小的社區我們已經嘗試過,它可以是五千人的社區,最大的社區可以是五萬人——從五千人到五萬人,超出這個數目將會變得無法操作,超出這個數目之後就會有秩序和法律的問題,以及員警和法庭,所有舊有的罪犯就會應運而生。

  小社區五千人似乎是一個完美的數字,因為我們已經嘗試過那樣。每一個人都互相認識,所有的人都是朋友。沒有婚姻,小孩屬於社區,社區堶惘麻撠|、學校、專校,小孩由社區來照顧。父母可以去探望他們,父母是否生活在一起或是分居並不是非常重要。對小孩來講,他們兩個人都在,他可以去探望他們,他們也可以去找他。

  所有的社區都必須是相互依賴的。

  但是他們將不透過金錢來交換。

  金錢必須消失。

  它對人類帶來很大的傷害,現在已經是要對它說再見的時候了,這些社區應該交換東西。你有較多的乳製品,你可以將它們給另外的社區,因為你需要更多的衣服,而那個社區能夠提供你更多的衣服,只有一種簡單的交易系統,所以,沒有一個社區會變得很富有。

  金錢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東西。

  你可以累積它。

  那是金錢最奇怪的奧秘。

  你無法囤積乳製品,你無法囤積蔬菜,如果你有很多蔬菜,你必須跟蔬菜不夠的社區分享。但是金錢可以累積。如果一個社區變得比其他社區來得更富有,那麼貧富的問題就會從後門溜進來,整個資本主義的惡夢就會產生,貧富的階級,以及因為你有錢而想要去控制的欲望就會產生。你可能會去奴役其他的社區。

  金錢是人類的敵人之一。

  社區與社區之間將會有交換活動……他們可以在他們的廣播系統廣播說有某種產品可供利用,需要的人可以跟他們聯繫,東西可以以一種友善的方式來交換,沒有討價還價,也沒有剝削。

  社區不可以變得太大,因為太大是危險的。一個社區大小的準則應該是每一個人都認識其他的人,以此作為限度。一旦超過了那個限度,那個社區就應該被分成兩個,就好象兩兄弟分居一樣。當一個社區變得夠大,它就必須被分成兩個社區,兩個姊妹社區。將會有一個很深的相互依賴,分享觀念和技術,沒有任何佔有的態度,比方就象國家主義或狂熱的盲目信仰這種態度。沒有什麼事要讓你狂熱的,也沒有成立一個國家的理由。

  一小群人可以更容易去享受生活,因為有很多朋友和很多認識的人本身就是一種喜悅。

  今天在大城市堙A你們生活在同一棟屋子堙A但是你們卻不認識你們的鄰居。在一棟大樓堜帠\住了十萬人。一棟一百層的建築物可以容納那麼多人——它幾乎就是一個城市,但是他們互相非常陌生,他們生活在群眾堙A但是卻很孤獨。我對社區的觀念是生活在小團體堙A它能夠給你足夠的空間,但是生活在一個親近的、愛的關係堙C因為你的小孩可以由社區來照顧,你的需要由社區來照顧,你的醫療方面由社區來照顧,因此社區變成一個很真實的家庭,而不必有任何以前所創造出來的那種家庭的毛病。它是一個很松的家庭,和一個經常的變動。

  沒有任何結婚的問題,也沒有任何離婚的問題。如果兩個人想要在一起,他們可以在一起,如果他們有一天不想在一起,那也是非常好的。要在一起是他們的決定,他們可以選擇其他的朋友。事實上,在生命當中,為什麼不去過很多種生活,為什麼不使它變得更豐富?為什麼一個男人要執著于一個女人,或者一個女人要執著于一個男人?除非他們在一起互相都覺得很享受,所以他們想要一生都在一起。但是我們來看世界,那個情況很清楚,人們想要從他們的家庭獨立出來。

  小孩想要從他們的家庭獨立出來。就在幾天之前,加州有一個小男孩做了一件非常獨特、非常特別的事。他想要到外面去玩,那並沒有什麼特別,所有的小孩都必須被允許到外面去玩,但是他的父母堅持說: 「不,不能出去,只能在家堛情C」結果那個小孩拿槍殺死他的父母。他就是在家堛情I有一個限制,總是聽到:「不行!不可以!不要!」

  在美國平均換先生或換太太的時間是三年,人們也以同樣的速度比率在換工作。但是在一個社區堙A不需要那麼麻煩,你可以隨時跟對方道別,但是仍然保持朋友關係,因為誰知道?兩年後你或許又會愛上同一個男人,或同一個女人。兩年之後,你或許已經忘掉了所有的麻煩,而你想要再嘗試一下,或者也許是你落入了一個壞男人或一個壞女人的手中,而你後悔了,你想要退回來,但它將會是一個比較豐富的生活,你將會知道很多男人和很多女人,每一個男人都有他自己的獨特性,每一個女人也有她自己的獨特性。

  社區也可以交換人,如果某人想要搬到另外一個社區去,而另外一個社區也願意接受,或者另外一個社區說有人想要到你們的社區去,那麼就可以交換,因為我們不想要人口成長。人們可以決定,你可以去展現你自己,有一些女人或許會喜歡你,有一些人或許會變成你的朋友。或者有人對那個社區已經厭煩了,而想要換社區。

  整個世界應該成為一個人類,只是基於實際上的基礎而分成小社區,沒有狂熱主義,沒有種族主義,也沒有國家主義。

  那麼,我們首度可以拋棄戰爭的概念。

  我們可以很誠實地使生活變得值得去過,值得去享受。

  我們可以使生活變成遊戲的、靜心的、創造的,給予每一個男人和每一個女人平等的機會去成長,將他們的潛力帶到開花。

摘自《金色的未來》三十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