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

十六、在關鍵時刻,一個人必須很真實

  

  奧修師父,在過去一千年堶情A人類的意識有任何改變嗎?

  在過去的一千年堶情A人類的意識有很大的改變,但是那個改變唯有當一個真正的情況產生,而人類以一種跟以前完全不同的方式來反應,你才能夠看出來。比方說,以前從來沒有象現在對和平有那麼強的覺知,以前從來沒有象現在對戰爭那麼反對。

  事實上,戰爭在以前一直都受到尊敬,和平只不過被認為是兩個戰爭之間的空隙,沒有什麼積極的意義,只不過是在準備新的戰爭。你需要一些時間,戰爭有很大的破壞,你無法立刻再進行另外一個戰爭,因此和平的時間是需要的,這並不是真實的和平,這只是冷戰。戰爭以及它所有的構成要素都在地下繼續進行,準備下一次更危險、更具有破壞性的戰爭。

  整個過去都對戰士很尊敬,就只是在過去這幾年堙A戰爭變成了一個髒字,而和平首度變成人心所欲求的、所渴望的。就我的看法,戰爭已經變得幾乎不可能。

  戰爭的不可能有兩個基本的理由:第一是人類已經意識到戰爭的沒有用,沒有人說它是很美的,沒有人說它可以給人尊榮。漸漸、漸漸地,戰爭會帶走人類所有尊榮的觀念進入了人類的意識,它使人類變得比動物還不如,因為甚至連動物都不會去殺死他們自己的同類。獅子不會殺死其他的獅子,鹿不會殺死其他的鹿,只有人會殺死其他的人,這是不合格的,而不是一種值得榮耀的偉大品質。

  所以,第一件事是:戰爭已經不被尊敬,已經被視為全然沒有用和愚蠢,它已經喪失了它過去所有的光輝和重要性。第二,戰爭用的武器——原子能和核子武器——已經達到了使戰爭變得不可能的點。除非整個人類突然變瘋,否則戰爭是不可能的,國為戰爭唯一的目的是要挫敗敵人,唯一的目的是要勝利。勝利是終點,但是現在使用了核子武器就沒有挫敗,也沒有勝利,沒有人會被挫敗,也沒有人會勝利,所有的人都會死掉,整個地球上的生命都將會消失。

  佛陀、馬哈威亞、耶穌、查拉圖斯特、和人類的偉大導師所無法說服人類的,可以透過核子武器來做。現在戰爭只意味著一件事:全球性的自殺。沒有人準備要那樣自殺。事實上,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越接近,人們想要活下去的驅策力、想要活得更有意識的驅策力、想要活得更具有愛心的驅策力、想要活得更強烈的驅策力,就變得更深,對生命本身的渴望從來沒有象現在那麼強烈、那麼深。

  我預測將來不可能有任何戰爭,這將會改變生命中的一千零一件事,因為如果戰爭變得不可能,遲早那些核子武器的製造和囤積將會變得很愚蠢。

  在蘇聯,在戈巴契夫的領導之下,他們已經片面地停止核子武器試驗,他們很努力地去跟美國談判,說他們雙方都應該停止,因為: 「由於害怕你們在製造核子武器,所以我們繼續製造,而由於害怕我們在製造核子武器,所以你們繼續製造……我們可以一起停止。」但雷根是頭號的希特勒,他具有一個非常法西斯主義的頭腦。

  戈巴契夫採取了非常革命性的一步,非常聰明、非常勇敢,而且非常冒險的一步,一個人簡直無法想像他只是一個政客。他是一個具有深刻瞭解的人,他在差不多一年以前就停止發展更多的核子武器。他隨時都在縮減核子武器的預算,因為他可以看到我所說的可能性——不會有任何戰爭,因為你無法說服五十億人毫無目的地去死。戈巴契夫單槍匹馬探取了歷史性的第一步,但是美國還在繼續……

  美國的大多數人應該站起來,發出叛逆的吼聲來反對他們自己的政府,因為現在甚至連雷根都不能夠說:「我們發展核子武器,因為蘇聯也在發展它們。 」蘇聯敞開了他們的大門,讓世界的科學家來撿查他們的工廠,令他們滿意,因為雷根一直在說謊,說:「戈巴契夫並沒有停止發展核子武器,他只是在欺騙我們。」現在整個世界都相信蘇聯已經不再對摧毀人類的生命有興趣。

  所有世界上聰明的人都應該抗議美國的法西斯主義態度,並強迫美國停止將死亡帶到這個美麗的星球。我認為,在這個世紀接近未了的時候,一定會有來自世界各地很大的抗議。美國必須被導正,時間已經晚了!

  我想起戈齊福,他以前常笑話說美國並不是第一次被發現,那是對的。它是一個謊言,在學校、專校、和大學堻Q教導說美國是由哥侖布所發現的,因為在土耳其有一張七百年前的地圖,在那張地圖上,美國已經完全被畫出,北美洲和南美洲都有被畫出來,那是一張很精確的世界地圖。當那張地圖被發現,大家都很震驚,不僅美洲為人所知,它已經太為人所知了,甚至連地圖也有了!

  戈齊福以前常說,美國已經被發現很多很多次了,但是它變成一個令人討厭的東西,所以我們必須閉口不談,而將它完全忘掉,然後其他人又會再度去發現它!

  如果雷根和他的法西斯幕僚不聽整個聰明世界的抗議?那麼唯一的方式就是全然的抵制——原諒那些傻瓜,將他們忘掉,好讓他們能夠再度被某一個哥倫布發現。

  戈巴契夫所探取的步驟非常有價值,而且非常可以說服整個世界說他的意圖是為了一個美麗的共存,不需要任何戰爭。你們可以有你們的民主,你們可以有你們的共產主義,你們可以有你們自己的意識形態。有什麼問題?不需要將你的意識形態加諸在別人身上。至少人類的心靈應該有自由可以去選擇它自己的意識形態,不管是在宗教方面、政治方面、或社會方面。沒有一個政府具有高過人民的權力,所有的政府都只是僕人,但是很奇怪地,因為他們權力在握,所以他們就變成主人,而開始將他們的主人看成好象僕人來對待,但這樣的事是無法長久繼續下去的。

  是的,所有古代先知的預言,比方就象諾斯特拉達瑪斯,所說的這個世界將在這個世紀末了的時候結束,這些話都是真的,但它是以一種跟我們的瞭解非常不同的意味。舊世界將會結束,而新世界將會開始,這是我對諾斯特拉達瑪斯的解釋?舊人類必須消失,而被帶著新鮮價值的新人類所取代。那個新鮮的價值是:一個地球,不分國家;一個人類,不分宗教,因為宗教不需要被組織起來。

  宗教是一個愛情事件,一個跟存在的愛情事件,沒有任何象基督教、印度教、或回教的組織問題。宗教跟愛一樣,是純粹個人的,因為宗教只不過是愛最純和最高的品質。你不會去組織愛!你不會說這是基督教的愛,這是印度教的愛,這是回教的愛……愛就是愛!靜心就是靜心,和平就是和平,成道就是成道,它不可以有任何形容詞跟著它。

  改變已經在發生,它們將會在這個世紀末了,當人類必須去面對最終決定的時候達到頂峰。完全蛻變你自己,拋棄一切舊的東西,不要向後看,開始創造出新的價值,向前看,因為過去已經過去了,過份去探訪墓地是危險的。墓地是一個人只要探訪一次的地方,而那也是一個單程的事件,你只要到那堨h,然後永遠不再回來!

  未來才是我們所要顧慮的。未來和遠方的星星將成為你的挑戰。你一直都有聽到金色的過去,我們必須將它全部拋棄,我們必須去創造一個金色的未來。那個決定性的片刻正在接近,要不然就是我們必須決定去自殺——如果我們執著於過去,那麼那是唯一的可能性。如果我們拋棄過去和那個死的,然後重新從ABC開始,從起跑點開始,寫下人類的命運,那麼這個世紀最後的日子將會有一個很大的革命。那個革命將會非常大,大到諾斯特拉達瑪斯可以說是對的——世界將會結束,我們所知道的世界將會結束,而一個我們甚至從來沒有夢想過的世界必須開始。

  我們不能夠將責任丟給某一個虛構的神,說她將會結束這個世界。我們知道得非常清楚,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戰發生,我們將是摧毀我們自己唯一應該負責的人。我認為唯有在這種危險和關鍵的時刻,改變才會發生。如果生活進行得很平順、很舒適,大的改變不會發生,但是如果生命來到了一個我們必須在死亡和新的生活形態之間作選擇的地步,我可以完全確定,你們將會選擇新的生活形態,而不是選擇舊的、已經熟悉的死亡。

  沒有神,人必須對任何他所選擇的事情負責。我相信每一個人內心都有很深的渴望——渴望生命、渴望愛、渴望喜悅、渴望歌唱、渴望花朵、渴望歡舞。人類不可能選擇全球性的死亡,一定不可能。是的,舊有的世界將會結束。諾斯特拉達瑪斯的預言沒有錯,但是解釋他的話語的人都錯了。我的解釋是:舊的死亡就是新的誕生。

  有一個近來運氣很差的人回到家告訴他太太說:「親愛的,你看,我們的錢快用光了,我們將必須縮減所有的奢侈。 」接著他又用鄙視的態度說:「如果你學會做菜,我們就可以把廚師辭掉。」

  他太太回答:「照這樣說的話,如果你學會作愛,我們就可以把司機辭掉。」

  在關鍵的時刻!一個人必須很真實,如果事情即將改變,那麼你也必須去改變。你愛的方式必須去改變,你必須拋棄舊有的嫉妒和競爭,你必須拋棄榮譽、受人尊敬、或皇族血統等舊有的價值,這些都是荒謬的。你必須去瞭解,整個人類都情同兄弟,黑人和白人,以及中間膚色的,所有的都一樣。

  不需要有任何膚色的歧視,不需要有疆界,因為地球沒有疆界。不需要有一群人分別聚集:天主教徒、新教徒、印度教教徙、或回教徙。每一個人都很自由地可以去享有他自己跟存在的立即和個人的接觸,享有他自己的祈禱。

  新人類已經浮現在地平線上。所有摧毀世界的準備都將只會摧毀舊人類和舊世界。那些摧毀將會創造出對新人類誕生的需要。我可以看到新人類已經浮現在地平線上,他們已經來到了,人們只需要花一些時間去認出他們。

摘自《金色的未來》二十八

一九八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