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第三部份:靜心的方法

1.覺醒的兩種有力的方法

 

  這些並不是真正的靜心,你只是要取得和諧,這就像……如果你見過印度古典音樂家演奏……一個半小時、或者更長些,他們只是在不斷地調整他們的樂器,他們調試著旋鈕,他們使弦調緊或者調 鬆,而鼓手會一直檢查他的鼓,——它是否好使。他們不斷地做著這些有一個半小時,這不是音樂,這只是準備工作。

  空達堨妥N不是真正的靜心,它只是準備,你在準備你的樂器,當它準備好了,然後你靜靜地站著,然後靜心開始。那時你完全地在那兒,你已經通過跳躍、通過舞蹈、通過呼吸、通過喊叫而喚醒了你自身——所有這些設計都是為了使你比平時更警覺一些。一旦你警覺了,然後就等待,等待就是靜心,帶著全部的覺知等待著,於是它會來,它會降臨到你的身上,它圍繞著你,它在你周圍遊戲,它在你周圍舞蹈,它淨化你,它純化你,它改變你。

 

動態靜心:宣洩和慶祝

  靜心是一種能量的現象,要瞭解所有的能量形態,首先必須領悟一件極為基本的事,這就是要懂得的基本法則:能量是以兩極來運動的,那是唯一的運動方式,沒有其他的運動方式,它在兩極之間運動。

  任何能量要變為動態,都需要有相對的兩極,這就好像電流有負極和正極,如果只有負極,那麼電就不會產生;或者是只有正極,那麼電也不會產生。兩極都需要,而當兩極接通,它們就產生了電,然後火花會出現。

  所有的現象都是如此,生命的延續:就是在男女這兩極之間。女人是生命能量的負極,男人是正極,他們就是電——所以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只是一個男人,生命就會消失;只是一個女人,那就不會有生命,只有死亡。在男人和女人之間,存在著一種平衡;在男人和女人之間——這兩極中,這兩岸間——流動著生命之河。

  無論你在哪裡看,你會發現同樣的能量在兩極中運動,平衡著自身。

  這兩極對靜心而言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頭腦是邏輯的,而生命是辯證的,當我說頭腦是邏輯的時候,意思是頭腦是在一直線上運動;當我說生命是辯證的時候,意思是生命是有相反兩極運動的,不是在一直線上。它從負極到正極曲折前進——正極到負極,負極到正極。它是交錯運行,它運用相反的兩極。

  頭腦是一條線運動,只是一條直線,它從來不到那個極點——它否認那個極點,它只相信一極,而生命相信兩極。

  所以無論頭腦創造什麼,它總是選擇一個,如果頭腦選擇寧靜——如果頭腦已變得厭煩了生活中產造出來的所有的噪音,並決定要寧靜了——那麼頭腦就會去喜瑪拉雅山。它想要寧靜,它不想要任何與噪音有關的東西,甚至鳥兒的歌唱也會打擾它,微風吹撫樹木也會是一種打擾,頭腦想要寧靜,它已經選擇了這條線,現在相反的必須被完全地否定。

  但是這個人生活在喜瑪拉雅山上——尋找著寧靜,迴避著他人,相反——他變得快死了,他肯定會變得枯燥乏味,而他越是選擇要寧靜,他也就變得越枯燥乏味——因為生命需要相反的極,需要相反一極的挑戰。

  有一種不同類型的寧靜存在於這兩極間,首先是死的寧靜,墳墓的寧靜,一個死人是寧靜的,但你不會想要成為一個死人,一個死人是完全寧靜的,沒人能打擾他,他的專注是完全的,你不能做什麼事使他的頭腦開小差,他的頭腦是完全固定的,甚至當周圍的整個世界都發瘋了,他也會留在他的專注中。但是你仍然不會願意成為一個死人,寧靜、專注,或者無論怎樣稱呼……你都不會願意做個死人的——因為如果你是死一樣的寧靜,那麼寧靜是毫無意義的。

  當你充滿活力、充滿生氣,生命與能量朝氣蓬勃的時候,寧靜一定會發生,那時寧靜是有意義的,但是那份寧靜將有一種截然不同的品質,它將不是枯燥無味的,它將是活生生的,它將是兩極之間一種奇妙的平衡。

  一個尋找生命平衡的人,尋找活的寧靜的人,既會願意進入市場,也會願意進入喜瑪拉雅山,他會願意去市場享受噪音,他也會願意去喜瑪拉雅山享受寧靜,而他創造了在這兩個相對的極點間的一種平衡,並且他會存在 於那個平衡堙A而那個平衡不可能通過直線的努力而達到。

  那就是禪的無為之為技巧的意思,它使用的是矛盾的詞——無為之為,或者無門之門戰者無路之路。

  禪總是在使用矛盾的詞,它只是給你一種暗示,不斷進行的過程是辯證的,不是直線的,相反的兩極不是相互否認,而是相互吸引,相對的兩極不是被放在旁邊——它必須被使用。放在旁邊,它將始終成為你的負擔;放在旁邊,它將成為你的羈絆,不使用,你會錯過許多。

  能量能夠轉換和使用,那麼,使用它,你會更有生氣,更有活力,相對的兩極必須相互吸引,那樣過程才會變得辯證。

  無為意思是不做任何事,不活動——阿卡馬(akarma)。

  為的意思就是做許多,活動——卡馬(karma)。兩者必須都存在。

  做許多事,但不要成為一個做者——那麼你就達成了兩者:在塵世間雲遊,但不要成為它的一部份,生活在塵世間,但不要讓這個塵世生活在你當中。

  那樣矛盾就相互吸引了……而那就是我所正在做的,動態靜心就是一種矛盾,動態意味;努力,很努力,完全努力,而靜心意味著寧靜,不努力,不活動,你可以稱之為辯證的靜心。

 

動態靜心的介紹

  第一階段:十分鐘

  通過鼻子快速地呼吸,讓呼吸變得強烈的、混亂的,氣應該深入肺部,呼吸要盡可能快,但一定要讓氣深入,完全 盡你的全部可能來做,不要將你的身體繃得很緊,一定要讓脖子和肩膀保持放鬆,繼續呼吸,直到你實際變成那個呼吸,讓呼吸變得沒有秩序(那意味著不是固定的,預定的方式),一旦你的能量在運動了,它就會開始運動你的身體,讓身體在那兒運動,用它們來幫助你產生更多的能量,自然地運動你的手臂和身體,將有助於你的能量的產生,感覺到你的能量在增加,不要在第一階段中放鬆,決不要慢下來。

  第二階段:十分鐘

  隨著你的身體。讓你的身體自由地表達所有的一切……爆發!……讓你的身體來接管,讓一切需被扔掉的東西走開,完全地進入瘋狂……唱歌、尖叫、笑、喊、哭、跳、震動、舞蹈、踢,將自己扔到四周,不要有什麼保留,保持你整個身體的運動,一個小小的動作常常會幫助你開始,決不允許你的頭腦來打擾正在發生的事,要記住,用你的身體來完全 投入。

  第三階段:十分鐘

  讓你的肩膀和脖子放鬆,盡可能地高舉兩隻手臂,但肘關節不要鎖住,舉起雙臂,跳躍並大聲喊叫,「呼!(Hoo)……呼!……呼!」儘量深入地,從你的腹腔底部喊出來,每一次你的腳落地時,(一定要讓腳跟著地),讓打擊的聲音 深入性中心,完全地投入,完全地耗盡你自己。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停止!保持你當下的任何姿勢,不要以任何方式來改變,咳嗽、移動,任何事都會驅散能量之流,努力就會白費。觀照在你身上發生的一切。

  第五階段:十五分鐘

  慶祝!……用音樂和舞蹈來表達當下的一切,一整天你都會擁有這份活力。

 

讓你自己出生

  有益的暗示

  我的動態靜心的系統是以呼吸開始的,因為呼吸已經在人的本性中深深地紮下了根,你或許還沒有觀察到它,但是如果你能改變你的呼吸,那麼你就能改變許多事情。如果你仔細地觀察你的呼吸,你就會看見當你生氣的時候你會有一個特定的呼吸節奏;當你在愛的時候,一種完全不同的節奏會來到你身上;當你放鬆的時候,你呼吸也不一樣;當你緊張的時候,你的呼吸是不同的,你不可能將你放鬆時候的呼吸方式同時用在生氣的時候,這是不可能的。

  當你性慾被激發時,你的呼吸會改變,如果你不允許呼吸改變,那麼你被激發的性慾會自動消退。這意味著呼吸與你的心理狀態有著很深的關聯,如果你改變你的呼吸,那麼你就能改變你的頭腦狀態。或者,如果你改變你的頭腦狀態,那麼呼吸也會改變。

  所以,我以呼吸作為開始,我建議在第一階段的技巧是十分鐘的混亂的呼吸,我說的混亂的呼吸意思是深入的、快速的、強健的呼吸,沒有任何節奏——只是吸進和呼出。儘量強健地、儘量深入地、儘量強烈地吸進,然後呼出。

  這個混亂的呼吸是要在你被壓抑的系統中製造一種混亂,無論你是誰,你都有一定的呼吸方式,一個小孩也是用一種特定的方式呼吸。如果你害怕性,你就會用一種特定的方式來呼吸,你不可能深入地呼吸,因為每一次深呼吸都會刺激性中心,如果你是恐懼的,那麼你不可能深呼吸,恐懼產生短淺的呼吸。

  這個混亂的呼吸是要摧毀所有你過去的形式,無論你已使自己成為什麼,這個混亂的呼吸就是要去摧毀它,混亂的呼吸在你內在製造一種混亂,因為除非製造一種混亂,否則你不可能釋放你被壓抑的情感,而這些情感現在已經進入了身體。

  你不是身體和頭腦,你是「身體頭腦(body/mind)」「心理身體(psycho/somatic)」。你是兩者在一起的,所以無論對身體做什麼都會到達頭腦,無論對頭腦做什麼也會傳遍身體,身體和頭腦是同一實體的兩端。

  十分鐘的混亂呼吸實在是很奇妙的!但是它必須是混亂的,它不是一種瑜珈的呼吸方式。它只是通過呼吸製造混亂,而它有許多理由來製造混亂。

  深入的、快速的呼吸給你更多的氧氣,進入身體的氧氣越多,你就會變得更有生氣,更像動物。動物是活躍的,而人是半死半活的,你必須再次成為動物,只有那樣在你內在的某些東西才能有更高的發展。

  如果你只是半活的,就無法對你做什麼,所以這個混亂的呼吸會使你像一隻動物:活躍的,顫動著的,有生命力的——在你的血液埵釦韟h的氧氣,在你的細胞埵釦韟h的能量,你的身體細胞會變得更有活力,這個氧氣會幫著製造身體電——或你能稱之為生物能。當身體埵章q,你就能深入內在,超越你自己,電會在你堶惜u作。

  身體有它自己的電源,如果你用更多的呼吸和更多的氧氣敲擊它們,它們會開始流動。如果你變得真正地充滿活力,那麼你就不再是一個身體,你變得越有活力,你系統內的能量也就越會流動,你就越少感覺到你自己的身體,你就越會感覺自己像能量,而很少像物質。

  在任何你感覺更有活力的時刻中,你都將不受身體指使。如果性有如此大的吸引力,那麼原因之一就是:如果你是真正地在行動中,完全地運動著,完全地充滿活力,那麼你就不再是一個身體——只是能量。如果你要超越,那麼,感覺這份能量並與之共生存將是十分必要的。

  在我的動態靜心技巧的第二階段是一種宣洩,我告訴你要有意識地瘋狂,你頭腦中無論出現什麼——無論什麼——允許它表達它自己,與它合作,沒有反抗用只是一個情感之流而已。如果你想尖叫,那麼就尖叫,與它合作,一種深入的尖叫,一個你整個本性全部徹底投入的尖叫,這正是一種治療術,深入的治療。許多事情,許多疾病,就被這尖叫釋放了出來,如果這個尖叫是完全徹底的,你的全部本性都會寓於其中。

  所以在下一個十分鐘(這第二階段也是十分鐘),讓你自己通過哭泣、舞蹈、尖叫、流淚、跳躍、狂笑來表達一一就如他們說:「瘋出來。」在幾天以內,你就會感覺到這是什麼。

  在開始時,它或許是被迫的,是一種努力,或者,它甚至只是在表演。我們已經變得如此虛假,以至於我們無法做任何真正的或真實的事,我們已經無法真正地笑,我們已無法真正地哭,我們也無法真正地尖叫,一切都只是一種「正面」——一個面具,所以當你開始做這個技巧時——剛開始時,——它或許是強迫的,它或許需要努力,或許只是在表演,但不要擔心它,繼續,很快你會觸及到那些你已壓抑許多事情的源泉,你會觸及到那些源泉,而一旦它們被釋放出來,你會感覺到如釋重負,一個新的生命會來到你身上,一種新生將會發生。

  這個卸擔是基本的,沒有它,對人本性而言,就不會有靜心。再說,我並不是在談有關例外的事,它們與此無關。

  隨著第二階段——當東西被扔了出去時——你變成空的,這就是空無的意思:將所有的壓抑都變空,在這份空無中,某些事就可以進行,蛻變會發生,靜心會發生。然後在第三階段中,我用「呼」的聲音,許多聲音是以前用過的,每一種聲音都有某種特定的事要做。比如,印度教徒曾用的是「嗡(aum)」的聲音,這或許是你較熟悉的,但是我並不建議用「嗡」,「嗡」打擊到心的中心,而人卻並不是以心為中心的,「嗡」是在敲一扇沒人居住的家門。

  蘇非教徒(SUFIS)曾用「呼(HOO)」,而如果你大聲地說「呼」,

  它就會進入性中心,所以這個聲音只是被用作內在的一種敲打。

  當你已經變得空了,這個聲音才會移入你的內在。

  「只有當你是空的,聲音的移動才是可能的;如果你充滿了壓抑,那麼什麼也不會發生。有時當你充滿壓抑的時候,用任何咒語或聲音,這甚至是危險的,壓抑的每一層都會改變聲音的線路,而最終的結果或許是某種你從來不會夢到、從來不會期望到、也從來不會希望到的東西,你需要一個空的頭腦,只有那時咒語才能被使用。

  所以我從來不建議對任何人按其本性來唸咒語,首先一定要有一個宣洩,事先不做前面兩個步驟,就決不要唸「呼」這一咒語,沒有它們,就決不要 唸,只有在這個第三階段中(十分鐘)需要用這「呼」——盡可能地大聲,帶給它你全部的能量,你是在用聲音去敲打你的能量,而當你是空的時候——當你已經被第二階段宣洩空了的時候——這個「呼」會深入,並刺激性中心。

  性中心會有兩種刺激的方法,第一種是自然的,當你被異性吸引時,性中心是被外在所刺激,而那個刺激也是一個微妙的震顫,一個男人吸引一個女人,或者一個女人吸引一個男人,為什麼?在一個男人和在一個女人體內究竟有什麼才造成這種現象呢?一個正的或者負的電刺激它們,一個微妙的震顫,它是一種真正的聲音。比如,你或許已經觀察到鳥兒是用聲音來表示性的吸引,所有它們的歌都是性感的,它們用特殊的聲音相互不斷地刺激,這些聲音刺激異性鳥兒的性中心。

  電的微妙的震顫是從外部在刺激著你,當你的性中心受到外部刺激時,你的能量開始向外流——向著別人。然後就會有繁殖、生育,另一個人會從你體內誕生。

  「呼」是刺激同一個能量中心,但是它是從內部刺激,而當性中心受到內部刺激時,能量開始向內流動,能量的這種內向流動會完全地改變你,你會改變:你讓你自己出生。只有當你的能量完全朝著相反的方向流動,你才會改變。此刻它正在向外流,然後它會開始向內流;現在它正在向下流,隨後它又會向上流,這個能量的上移就是我們所知道的空達堨均A你會感覺到它事實上是在你的脊椎骨堿y動著。它移動得越高,你也會隨著它移動得越高,當這個能量到達「布拉瑪蘭得拉(brahmarandhra)」——在你堶悸熙怮嶊漱中腄G第七個中心,是在頭頂上——你可能是最高的人。

  在第三階段中,我用「呼」作為將你的能量往上帶的工具。這前三個階段是宣洩,它們不是靜心,而只是為靜心作準備,它們是一種「準備好」一跳,而不是跳躍本身。

  第四階段就是跳躍,在第四階段中,我告訴你要停!當我說「停!」完全地停止,完全不要做任何事,因為,你做任何事都可能變成一種轉向,而你就會錯過那個點,任何事——只是咳嗽或噴嚏——你或許會錯過整個事情,因為頭腦已經開始轉向,那麼向上的流動將會立即停止,因為你的注意力已經轉移了。

  不要做任何事,你不會死的。即使噴嚏來了,你在十分鐘堣ㄜn打出來,你也不會死的,如果你感覺要咳嗽,如果你感覺到喉嚨媯o癢,你不要做任何事情,你不會死的,只要讓你的身體保持不動,好讓能量只向上流動。

  當能量向上時,你會變得越來越寧靜,寧靜就是能量上流的副產品,而緊張是能量下移的副產品。現在,你的整個身體變得如此寧靜——好像它已經消失了,你不可能感覺到它,你已經變成「無形」了,而當你是寧靜的時候,整個存在是寧靜的,因為存在除了是一面鏡子外,什麼也不是,它來反映你,以無數面鏡子來反映你,當你寧靜時,整個存在就變得寧靜,在你的寧靜中,我會告訴你只是觀照,——不斷地警覺:不做任何事情,但只是保持觀照,只是保持與你自己在一起,不做任何事情——沒有移動、沒有 慾望、沒有轉變——但只是停留在那個時候和那個地方,靜靜地觀看著那正在發生的一切。

  因為有前面的三個階段,所以那些才有可能停留在中心,停留在你自己中。除非這三個階段都做了,否則你不可能與你自己呆在一起,你可以不斷談論它,想到它,夢見它,但它還是不發生,因為你沒做好準備。

  這前面三階段會使你準備好處於那一時刻中,它們會使你覺知,那就是靜心,在那個靜心中,一些超越語言表述的事會發生,而一旦它發生了,你將不會再與從前一樣了,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一種成長,它不只是一種經驗,它是一種成長。

 

記住:保持觀照

  這就是靜心,無論你做什麼,你都必須不斷地警覺、有意識、覺知,保持觀照,不要丟失它。

  這很容易丟失,當你在呼吸時,你可能會忘記,你會與呼吸成為一體,以至於你會忘了觀照,但那時你就錯過了那個點,盡可能地快速、深入地呼吸,將你的全部能量帶出來,但仍然保持觀照。

  觀照正在發生的一切,就好像你只是一個旁觀者,好像整個事情是發生在別人身上,好像整個事情是發生在身體堙A意識只是中心,只是在看。

  這個觀照必須帶入所有這三個階段,而到了第四階段,當一切都停止了,當你已完全變得遲鈍了、僵硬了,那時這種警覺就會達到它的頂峰。

 

坤達里尼靜心

  這是充滿愛的動態靜心的姐妹靜心,它由四個階段組成,每個階段十五分鐘。

  第一階段:十五分鐘

  放鬆,讓你的整個身體震動,感覺能量從你的腳部往上移動,讓它移到每個地方並變成震動,你的眼睛可以張開也可以閉上。

  第二階段:十五分鐘

  舞蹈……以你感覺到的任何方式,讓整個身體依據它所希望的移動。

  第三階段:十五分鐘

  閉上你的眼睛,靜靜地坐著或者站著……觀照體內與身外發生的一切。

  第四階段:十五分鐘

  繼續閉著你的眼睛,靜靜地躺著。

  如果你在做坤達里尼靜心,那麼就讓震動發生,不要刻意去做它。靜靜地站著,感覺到它正在來臨,當你的身體開始輕微的震顫時,就助長它,而不要去做它,要享受它,並感覺到快樂,要放縱它,接受它,歡迎它,但不要去要求它。

  如果你強迫它,它就會變成一種操練,一種身體的操練,那麼那個震動雖然會發生,但只是在表面上,它不會穿透你,你仍會是固體的,內部仍像石頭一樣,仍像岩石一樣,你將仍是一個操作者,做者,而身體只是跟在後面。身體不是問題——你是問題。

  當我說震動,我意思是你的固體、你的岩石般的本性應該震動到其基礎,從而使它變成液體,流體,融化的,流動的,而當岩石般的本性變成了液體,你的身體也會跟著改變,那時沒有去震動,只有震動著,那時沒人在做它,它只是正在發生著,那時做者不存在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