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6.任何事都能成為靜心

 

  這是個秘密:解除自動化(De-automatize)。如果我們能自動地解除我們的活動,那麼,整個生活便成為一種靜心。然後,任何小事,洗澡,吃飯,與朋友交談,都變成靜心。靜心是一種品質,它可以被帶入任何事情,這不是一個特殊的行為,人們總是那麼認為,他們以為靜心就是一個特殊的行為——當你面向東方坐著,你重複著某個咒語,點上一些香,你在特定的時間,用特定的方式,以特定的姿勢來做這個和做那個。靜心與那些事無關,它們所有的方式都是機械地去做它,而靜心就是反對機械式的。

  所以,如果你保持警覺,那麼任何活動都是靜心,任何活動都會對你有巨大的幫助。

 

  跑步、漫步和游泳

  當你在活動時,會自然地、輕易地保持警覺;當你只是靜靜地坐著,很快會睡著,這是很自然的事!當你躺在床上時,要保持警覺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整個情形會助長你的睡意,但是在活動中,你自然不可能睡著,你反而會以更警覺的方式來運作。唯一的問題就是活動可能會變成機械式的。

  要學會融化你的身體、頭腦和心靈,要找到你能以整體發揮作用的方式。

  有很多次發生在跑步者身上。你不可能想到以跑步作為靜心,但是跑步者有時會感受到深刻的靜心體驗,他們會感到驚訝,因為他們並沒有在尋找它——誰會認為一個跑步者正在經驗到神呢?但是它確實發生了。而現在跑步正越來越成為一種新的靜心方式,它會在跑步時發生。如果你曾經是一個跑步者,如果你曾享受過在空氣清新的早上,大地剛剛從沉睡中醒來時的跑步,你很清醒——你正在跑步,你的身體正優美地運動著,新鮮的空氣,從夜晚黑暗中再次復蘇的新的世界,一切在周圍唱著歌,你會感受到如此充滿生機……跑步者消失的那一刻來臨了,只有跑步存在著,身體、頭腦和心靈開始一起運轉,突然地,內在激烈的興奮被釋放了。

  跑步者有時已經達到了第四層面的經驗,特麗雅(Turiya),儘管他們會錯過它——他們會以為跑步是他們享受的時刻:這是美麗的一天,身體是健康的,世界是美好的,而這只是一種心情,他們不會記下來,——但是如果他們將它記下來的話,那麼據我的觀察就是,一個跑步者能比任何其他的人更容易接近靜心。

  漫步會有很大的幫助,游泳也會有很大的幫助,所有這些事都必須被蛻變成靜心。

  丟掉舊的靜心觀念——那個意思就是用瑜伽的姿勢,坐在樹下,這就是靜心。而這只是方法之一,這或許適合一些人,但這並不適合所有的人,這對一個小孩就不是靜心,而是折磨;對一個活躍的年輕人而言,這是壓抑,而不是靜心。

  開始在早上跑步,開始跑半哩地,然後跑一哩地,最終至少跑三哩地,用你的整個身體來跑步,不要像穿著緊身衣似的跑步,要像一個小孩一樣,用整個身體來跑——用手和腳——來跑步。呼吸要深入到腹部。然後,坐在樹下,休息,流汗,讓涼風吹拂,感受平和,這會有非常深刻的幫助。

  有時不穿鞋,只是站在地上,感受清涼、柔軟、溫暖,無論什麼土地,準備好進入那一刻,只是去感受它,讓它流過你,也讓你的能量流入大地與大地相連接。

  如果你是與大地連接的,那麼你也是與生命相連接的;如果你是與大地連接,那麼,你也與你的身體相連接;如果你是與大地連接的,那麼,你會變得非常敏感並且成為中心——而那正是所需要的。

  永遠不要成為一個跑步專家,保持做個業餘愛好者,好讓警覺可以保持下去。如果有時你感到跑步已變得機械了,那就扔掉它,試著去游泳;如果那也變成機械的了,那麼就試著去跳舞。要記住的關鍵就是運動只是創造覺知的情景,當它創造覺知,它就是好的;如果它停止創造覺知,那麼它就再也沒有任何用處,要換另一種運動,你必須再次變得警覺。決不要讓任何活動變成機械的。

 

笑的靜心

  笑會將一些能量從你內在的源泉帶到你的表面,能量開始流動著,就像一個影子跟在笑的背後,你看見它了嗎?當你真正地笑的時候,那些時刻你正處於深深的靜心狀態,思想停止了,笑和思想同時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它們是截然相反的:你不是在笑,就是在思想。如果你真正地在笑,那麼思想就停止了;如果你在思想,那麼,笑也就會很勉強,皮笑肉不笑,它會是個殘缺的笑。

  當你真正地笑的時候,突然,頭腦消失了。據我所知,舞蹈和笑是最好的、最自然的、最容易接近的門。如果你真正地舞蹈,那麼思想就停止了,你不停地舞蹈,不停地旋轉,然後你就變成了一個旋渦——所有的界線、所有的分裂都會消失。你並不曾知道你身體的極限就是存在的開始,當你融入存在,那麼存在也融入你,其中會有層層疊疊的界線,而如果你真正地在舞蹈——不要去擺佈它,而要讓它來擺佈你,讓它來佔有你——如果你被舞蹈所佔有,那麼思想就停止了。

  笑也同樣如此,如果你被笑所佔有,那麼思想就停止了。

  笑可以成為一種無思想狀態的美麗的倡導。

 

有關笑的靜心的要領

  每天早上醒來,睜開眼睛之前,像一隻貓一樣伸伸懶腰,伸展你身體的每根神經,三、四分鐘以後,仍然閉著眼睛,開始笑,只要笑五分鐘,起先你會是做它,但很快你發出的聲音會是真正的笑,將你自己消失在笑中,這或許要化上幾天功夫才會真正發生,因為我們還不習慣這種現象,但不久以後它會自然地發生,會改變你整天的品質。

 

笑佛

  在日本,有一個笑佛、布袋的故事,他的全部的教導就只是笑,他從一個地方走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市場到另一個市場,他會站在市場中央,然後就開始笑——那就是他的佈道。

  他的笑是有傳染性的,是一個真正的笑,他的整個肚子會隨著笑而抖動,震顫,他會笑得在地上打滾。人們會聚集在一起,他們也開始笑,然後那個笑會散播開來,形成笑的浪潮,整個村子都會被笑聲所淹沒。

  人們常常會等待著布袋來到他們的村莊,因為他帶來了那麼多的快樂,那麼多的祝福,他從來不說一句話,從不。你問有關佛的事,他會笑;你問有關開悟的事,他會笑;你問有關真理,他還是笑;笑是他唯一的資訊。

 

抽煙的靜心

  有一個人來找我,他已經連續不斷地抽了三十年的煙了,他生病了,醫生說:「如果你不戒煙,你將永遠不會健康。」但是他是一個長期吸煙者,他忍不住,他已經試了戒煙——不僅已試——他非常努力地嘗試,在嘗試中受了許多苦,但僅僅一天或者兩天,然後抽煙的慾望又會更強烈地回來了,這簡直無法自己,於是他又回到了和以前同樣的模式堙C

  因為如此吸煙,他完全喪失了自信:他知道他連一件小小的事也做不成。在他自己的眼中,他已變得毫無價值,他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無價值的人,他不尊重自己。於是他來找我。

  他說:「我能做什麼呢?我怎樣才能戒煙?」我說:「你必須明白,沒人能戒煙,現在吸煙已不再是由你決定的問題了,它已經進入了你的習慣的世界,它已經生根了。三十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它已經在你的身體中,在你的化學物中生了根,它已遍佈全身,它已不再是由你的頭腦來決定的問題了,你的頭腦無法做任何事情,頭腦是無能為力的,它能讓事情開始,但它不可能這麼容易地使它們停止。一旦你已經開始,而且一旦你已經實踐了這麼長的時間,你是一個偉大的瑜伽——三十年的抽煙實踐!這已經成為自動化了,你必須也自動地解除它。」

  他說:「什麼是你所說的‘解除自動化’?」

  這就是靜心的全部所在,解除自動化。

  我說:「你要做一件事:忘掉戒煙。沒有必要去戒,你吸了三十年的煙,並且生活了三十年,雖然這是種痛苦,但你也已經習慣了它,如果你比不抽煙要早死幾個小時,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你又在這兒做什麼呢?你又做了什麼呢?所以什麼是關鍵——無論你死在星期一,還是星期二,或者星期天,這一年,還是那一年——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說:「是的,這是真的,這沒什麼關係。」然後我說:「忘了它,我們並不是要完全制止它,相反我們要去瞭解它,所以下一次,你要使它成為一種靜心。」

  他說:「來自抽煙的靜心?」

  我說:「是的,如果禪者能將飲茶作為一種靜心,能使之成為一種慶典,那抽煙為什麼不呢?抽煙能作為一種美麗的靜心。」

  他看上去很激動,他說:「你在說什麼?」

  他變得活躍了!他說:「靜心?快告訴我——我不能等了!」

  我告訴他靜心,我說:「做一件事,當你從口袋堮野X香煙盒時,動作慢些,享受它,不要著急,要有意識地,警覺地,覺知地,完全覺知地慢慢地將它拿出來,然後,慢慢地,充滿覺知地從盒子堮野X香煙——不要用以前那麼快的方式,無意識的方式、機器般的方式,然後在煙盒上開始將香煙輕輕地敲敲——但是非常警覺地,聽聽那個聲音,就像禪者在用俄國水壺時,水壺開始唱歌,茶水開始沸騰時發出的聲音……以及那種香味,然後聞聞香煙,感覺它的美麗……」

  他說:「你在說什麼?美麗?」

  「是的,它是美麗的。香煙和任何事物一樣是神聖的,聞聞它,它就是神的氣息。」

  他看上去有點吃驚,他說:「什麼!你在開玩笑?」

  不,我並不是在開玩笑,即使當我開玩笑時,也並不是玩笑,我是非常嚴肅的。

  「然後,將煙放在嘴上,充滿覺知,然後,充滿覺知地點上,享受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小的動作,將它盡可能地分成許多動作,好讓你能變得越來越覺知。

  「然後,有第一口煙噴出:神化作了煙霧。印度人說:‘阿那姆,布來姆(AnnamBrahm)——食物就是神!’為什麼不抽煙?一切都是神,深深地吸入你的肺部——這就是普來那耶姆(Pranayam)。我正在給你新時代的新瑜伽!然後把煙吐出來,放鬆,再吐一口煙——非常慢地。

  「如果你能這樣做,你就會感到驚訝,很快你會看見它的全部愚蠢,不是因為別人曾說過它是愚蠢的,不是因為別人曾說過它是壞的,那是你親眼所見,這個明見不只是智力的,它是來自你的整個本性,它是你的一種全然的洞察。然後,有一天,如果煙戒了,也就戒了;如果還在繼續,那就繼續,你無須為它擔心。」

  三個月以後,他來了,他說:「我已經戒掉了。」

  「現在,」我說,「在另外一些事情上也嘗試去這樣做。」

  這就是秘密所在,這秘密是:解除自動化。

  散步,慢慢地,觀照地散步;看,觀照地看;於是你會看見樹比往常更綠,玫瑰比往常更鮮紅。聽!有人正在說話,漫談:聽,注意地聽。當你在談話,注意地談,讓你整個興奮的活動變成解除自動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