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19.在愛中昇華:靜心中的伴侶關係

 

  有一些最基本的事必須要明白。

  首先,男人和女人是同一雙手中相對的兩隻手掌,是對立的兩極。

  這種生命的對立使得他們相互吸引。相距越遠,吸引力就越大;彼此之間的差異越甚,就越具魅力、美麗和吸引力。而這正是整個問題之所在。

  當他們走近的時候,他們希望走得更近,他們希望融入彼此的生命,他們希望合二為一,成為一個和諧的整體——但他們全部的吸引力是基於彼此的對立之上的。而和諧則恰恰基於對立的消失。

  除非是有意識的愛,否則它會帶來極大的痛苦,造成極大的煩惱。所有的戀人都是有煩惱的。這種煩惱不是個別的;它是事物的本質。他們原本或許不會相互吸引——他們稱之為墜入愛河——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彼此之間會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潛在的原因;由此產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最幸福的戀人往往是那些從未碰過面的人。

  一旦他們相遇了,使他們互具吸引力的相對性便會同樣演變成一種相互的衝突。在每一件小事上,他們的觀點不同,他們的態度不同。雖然他們說著同一種語言,他們卻無法相互理解。

  男人看待世界的方式與女人不同。比如,男人對遙遠的事情比較感興趣——他們關心人類的未來,他們關心遙遠的星球上是否也有生命存在。

  女人則會嘲笑這所有的荒謬。她只關心一個極小極近的圈子——關心她的鄰居,關心她的家庭,關心誰在欺騙他的妻子,而誰的妻 子又與汽車司機共墜愛河。她的興趣極為狹隘,極具人性。她並不關心再生,她也不在意來世。她更注重實際。她關心的是現在,是此時此地。

  男人從不關心此時此地。他總是置身於千里之外。他全神所觀注的——是再生,是來世。

  如果伴侶雙方都能意識到他們的相遇其實是一種對立性的相遇,沒有必要使它成為一種衝突,那麼就有極大的可能去理解完全相反的觀點,並去接納它。這樣男女的共同生活才會是一種美妙的和諧。否則,那將會是一場無休止的爭鬥。

  總會有休戰的時候。人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地持續爭鬥,他也需要短暫的休息——需要養精蓄銳迎接新的爭鬥。

  男人與女人共同生活了幾千年,然而他們卻仍是陌路人,這是一個最為奇怪的現象之一。他們持續不斷地傳宗接代,但他們仍是陌路人。女性的觀點與男性的觀點之間是如此的對立,除非有意識地去努力,除非讓它變成一種靜心,否則就沒有希望 去過一種和平的生活。

  這是我最為關心的事情之一:如何讓愛與靜心更深入地結合在一起,從而使每對戀人都自動地變成為靜心中的伴侶關係——而每一次靜心都能令你非常地覺知,從而不再需要墜入愛河,使你能在愛中昇華。你可以有意識地、謹慎地找到一個朋友。

  你覺得與我在一起很愉快,你會感受到一段祥和、寧靜、充滿愛的時光,於是你自然而然會產生一個疑問,為什麼與我在一起會有這樣的感受,而與你所愛的那個男人在一起就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感受呢?

  這其中的區別必須要去理解。

  你愛我,但你愛我的方式與愛你丈夫、愛你妻子的方式不同。你對我的愛是非生理的;與我在一起,你的愛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現象——那是精神的,而不是身體的。

  其次,你之所以會與我有聯繫,是因為你在尋找真理。我同你的關係是一種靜心的關係。靜心是你我之間唯一的橋樑。你的愛會隨著靜心的深入而不斷加深;反之也一樣;當靜心進入開花期的時候,你的愛也會盛開。但那是基於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

  你與你丈夫並不是通過靜心相聯繫的。你們從沒有在一起寧靜地坐上一小時來感覺彼此的意識。你們不是在爭鬥就是在做愛,但無論你們做什麼,你們都只是與身體相關,與物質 部份相關,與生物學相關,與荷爾蒙相關。你們並沒有與對方最深處的核心相連。你們的靈魂仍是分離的。在廟宇,在教堂、在法庭,你們只是身體結了婚,你們的靈魂相距甚遠。

  如果你希望與你的男人保持一種和諧的關係,你就必須學會更深入地靜心。僅有愛情是不夠的。

  愛本身是盲目的;靜心會給予它眼睛,靜心會給予它悟性。而一旦你們的愛情同時具有愛與靜心,你們便成了旅途中的伴侶。於是那不再是夫妻間一種普通的關係。它變成了探索生命之奧秘這條道路上的朋友。

  單獨一個男人,或單獨一個女人會覺得這條旅途非常的乏味,非常的漫長,就如同他們以前所感覺到的一樣:由於看到了這種持續的衝突,所有的宗教都規定,凡是要去尋求真理的人都應該捨棄對方——和尚必須獨身,尼姑必須獨身。但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究竟有多少和尚多少尼姑修成道了呢?你甚至數不滿十個手指。千百萬個和尚與尼姑信奉各種宗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最終又怎樣呢?

  這條道路並不漫長,目標也並不遙遠。但是,即便是上鄰居家,你也需要用兩條腿走路。只用一條腿跳躍,你能走多遠呢?

  我要介紹一種全新的觀點,那就是男人與女人同處於一種深厚的情誼,同處於一種愛與靜心的關係,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那樣他們便可以在任何他們希望的時候達到目標。因為目標並不在你的體外,它是旋風的中心,它在你的靈魂深處。但是,只有當你們成為一個整體的時候,你們才能夠發現它,而缺了對方,你們便不可能成為一個整體。男人與女人是同一個整體的兩個 部份。

  所以與其將時間浪費在互相的爭鬥上,還不如努力去瞭解對方。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試著用男人的眼光去看,試著用女人的眼光去看。四隻眼睛總比兩隻眼睛強得多——你可以看到一個全景;四面八方盡收你的眼底。

  但有一件事必須記住:那就是,沒有靜心,愛註定會失敗;它不可能成功。你可以假裝,你可以矇騙別人,但你欺騙不了你自己。你清楚地知道你所得到的所有愛的承諾都不會兌現。

  只有借助靜心,愛才會具有新的色彩,新的音樂,新的歌唱,新的舞蹈——因為靜心給予你一種悟性,讓你去領會兩極的對立性,而正是在這種領悟的過程中,衝突消失了。

  世上一切衝突都是由於誤解所致。你說某件事,你妻子卻理解成另一回事。你妻子說了某樣東西,你卻理解成別的東西。

  我曾經見到過共同生活了三四十年的夫妻;但他們似乎仍像第一天在一起時那樣的不成熟。仍然是相同的抱怨:「她不理解我所說的。」共同生活了四十年,你卻沒能找出某種讓你妻子正確理解你,從而你能正確理解她的辦法。

  我認為除了靜心之外沒有別的出路,因為靜心可以帶給你寧靜和覺知的品質,讓你成為一名耐心的聽眾,讓你具有設身處地為人著想的度量。

  與我在一起時這是可能的:我並不關心你的生活鎖事。你來這堶鴠賑O為了傾聽和領悟,你來這堿O為了精神上的成長。那樣自然不會有衝突,你無需作任何努力便可以達到和諧。

  你可以全身心地愛我,因為你同我的關係是靜心關係。如果你想同其他任何一個男人或其他任何一個女人和諧地生活在一起,你就必須把你帶到這堥茠漁薵^和氛圍同樣地帶到你的生活中去。

  沒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但我們應該對症下藥。我想提醒你們的是,「藥物(Medicine)」一詞與「靜心(Meditation)」一詞源自於同一個詞根。藥物治療你的身體,靜心治療你的靈魂;藥物醫治你物質的 部份,靜心醫治你精神的部份。

  人們生活在一起,而他們的精神卻滿是創傷;由此,小事情很容易傷害到他們。人們互不理解地生活著。所以,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都將以災難告終。

  如果你愛一個男人,那麼靜心將是你所能給予他的最好的禮物。如果你愛上一個女人,那麼世界上最大的鑽石,英國王室收藏的著名印度大金剛鑽,便算不得什麼;靜心將會是一種珍貴得多的禮物——它會使你的生活成為一種全然的幸福。

  我們完全有潛力獲得全然的幸福,只是我們不知道怎麼樣去做。孤身一人,我們會極度地悲哀。共同生活,我們又會極度地痛苦。

  即使像讓一保羅·沙特(Jean-Paul Sartre)這樣一個極具聰明才智的人也不得不說他人就是地獄,獨身會更好過些,你與你的配偶無法和睦 的相處。他變得很悲觀,他認為與別人的共同生活是不可能的,他人就是地獄。通常情況下他的話是對的。但是通過靜心他人會變成你的天堂。但保羅·沙特卻對靜心一無所知。

  那便是西方人的不幸。西方人錯過了生命的花朵,因為他們對靜心一無所知,而東方人則是由於不懂得愛而同樣錯過了這生命的花朵。

  而對我來說,男人與女人是同一個整體的兩個部份,愛與靜心的關係亦是如此。靜心是男人,愛是女人。靜心與愛的結合便是男人與女人的結合。在那種結合中創造了超越人類的人——那既非男人亦非女人。

  除非我們在地球上創造了超越的人,否則就沒有多大的希望。但我感覺到我的人們有能力去做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事。

 

愛的圓圈

  濕婆說:「去感覺滲透你的胸部並支撐起你那脆弱形體的敏銳的創造力。」

  只需將注意力集中到胸部,雙乳合一,忘記整個身體。把你全部的意識移到胸部,你會看到許多現象出現在你身上。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雙乳附近,你的身體就會失重,一種非常非常愉快的感覺就會包裹住你,它會在你的周圍顫動,在你的內在,在你的上下左右,在每一個地方顫動——那是一種極深的快感。

  事實上,所有已經成形的技巧基本上都是由男人開創的,因此其要旨往往便於男人去追隨。就我所知,只有濕婆提供了一些基本上是供女人去做的技巧。

  男人是沒法用這種技巧的。真的,如果一個男人努力將注意力集中到雙乳附近,他會變得很不自在。試試看,五分鐘之內你就會出汗,就會變得非常不自在,因為男性的乳房是消極的,它們會產生負力。你會覺得不自在,不舒服,覺得體內某處不對勁,不健康,出了毛病。

  但是女性的乳房卻是活躍的。如果女人們將注意力集中到雙乳附近,他們會感覺到非常幸福,非常愉快,一絲快感會遍及她們整個生命,她們的身體會失重。她們會覺得飄飄然,仿 福能夠飛起來。由於這種注意力的集中,許多事情會因此而改變:你會變得更具母性。你也許不是個母親,但你會變得更具母性。你與每個人的關係會變得更具母性——會產生更多的同情心,更多的愛心。但在專注於乳房的時候你必須非常的放鬆,千萬不要緊張。如果你因此而緊張,你與雙乳之間就會有隔閡。要放鬆,要溶化於其中,感覺你不再存在,只剩下雙乳在那堙C

  如果一個男人也被迫這樣去做的話,他會聯繫他的性中心來做,而不是聯繫他的雙乳。由此便顯出了所有空達堨均]Kundalini)瑜珈中第一查克拉(Chakra)的重要性。他只能將注意力集中在陰莖根部——在那堨L才具有創造力,在那堨L才是活躍的。始終要記住:永遠不要將注意力集中在任何消極的事物上,因為專注於消極的事物,一切消極的東西就會隨之而來。若專注於積極的事物,隨之而來的則是一切積極的東西。

  當男女相互交彙的時候,這兩極——男人的上半部是消極的,下半部是積極的,女人的上半部是積極的,下半部是消極的——這正負兩極在交彙的時候,便形成了一個環流。那種環流是愉快的,卻不同尋常。通常情況下性在起作用,沒有環流形成——因此對於性你會感覺既迷戀又討厭。你是那麼渴望它,那麼需要它,那麼渴求它,但每當它呈現在你面前的時候,每當它準備好要出現的時候,你都會感覺頹然——最終什麼也沒發生。只有當兩個人的身體都極為放鬆,並毫無恐懼毫不抵觸地為對方打開的時候,這才有可能發生。這種釋放是如此的充分,從而電流可以合流、交彙,形成一個環流。

  然後會有一個奇怪的現象……譚崔曾記錄過它,而你也許從未聽說過這一現象。這種最為奇怪的現象是--當兩個戀人真正交彙形成一個環流的時候,會有一種飄忽不定的感覺出現。一會愛者成了被愛的人,而被愛之人則變成了愛者,過一會兒愛者又會去愛,被愛之人依舊被愛。一會兒男性變成了女性,過一會兒女性又變成了男性——因為環流在流動,能量在流動,它們變成了同一個環流。於是便發生了這樣的情況,男性會持續幾分鐘地活躍,然後他放鬆下來,女性開始變得活躍起來。那表明此刻男性的能量傳入了女性的身體,她會變得主動,而男性保持被動。這將會循環往復地繼續下去。通常你是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但在深層的性愛中,在情欲高潮中,會發生這樣一種情況,即有時候你成了女人,而女人則成了男人。你可以感覺到,你絕對可以感覺到並認識到這種消極狀態的轉換。

  生命是有節奏的;一切事物都是有節奏的。你呼吸的時候,先吸氣--接著有幾秒鐘的停頓,沒有動靜。然後又開始運行,你呼氣 --接著又是一個停頓,一個間歇,沒有動靜,然後再運行。運行,靜止,運行。你的心臟跳動時,搏動,間歇,另一次搏動,再間歇。搏動是一種積極狀態,間歇意味著消極狀態。搏動是男性的,沒有搏動則是女性的。

  生命是有節奏的。當男女兩人交彙的時候,會形成一個環流,會存在間歇——兩個人都有。你若是一個女人,而突然之間會出現一個間歇,你不再是一個女人,你變成了一個男人。你將會是一個男人,接著是女人,然後又是男人。當這些間歇能夠被覺知到的時候,你便可以感覺到你已經達成了環流。

 

在性愛中顫抖

  濕婆說:「這樣的擁抱中,你的感覺會如樹葉般顫抖,並會溶入這種顫抖。」

  「在這樣的擁抱中」,在這樣一種愛人之間深層的交流中,「你的感覺會如樹葉般顫抖,並會溶入這種顫抖」。我們一直害怕:做愛的時候你不讓你的身體多動,因為如果你的身體多動的話,性行為 的快感就會分佈於你的全身。只有當它位於性中心的時候,你才能夠去控制它。當它遍及你的全身時,你就無法控制它。你會開始顫抖,你會開始尖叫,一旦你的身體控制了性行為,你就無法再去控制你的身體。

  我們壓制移動。全世界都壓抑這種移動,尤其是女人的顫動。她們始終就如死屍。你在對她們做著些什麼,而她們卻什麼也不對你做。她們只是被動的夥伴。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全世界的男人要在這方面壓抑女人呢?這其中存在著恐懼——因為一旦女人的身體著了魔,男人就很難再能滿足她,因為女人可以連續出現幾次性高潮,而男人卻做不到。一個男人只能有一次性高潮,而女人可以連續幾次出現性高潮。曾經有過關 於多次性高潮的例子記錄。任何一個女人都至少可以一連出現三次高潮,而男人只有一次。伴隨著男人的性高潮,女人開始因此而興奮,並期待著進一步的高潮。那就很困難了。怎麼樣去解決呢?

  顫抖!顫抖!讓你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起舞,而這應是雙方一起進行。被愛的人也應起舞,他的每一個細胞也應顫動。只有那樣你們兩個人才能交彙,那時,這種交彙不再是心理的。這是你們生命能量的交彙。

  顫動是件很美妙的事,因為當你在你的性行為中顫抖,能量開始流遍你的全身。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受到影響。每一個細胞都開始充滿活力,因為每一個細胞都是性細胞。

  當你出生的時候,是兩個性細胞的交彙才創造了你的生命,創造了你的身體。那兩個性細胞在你體內每一個地方。它們不斷地繁衍、繁衍、繁衍,但你的基本構造單位仍是性細胞。當你全身顫動的時候,並不僅僅是你與你愛人的交彙。在你體內,每個細胞都在和與之對應的細胞交彙。這種顫動將它顯示了出來。那看起來同動物差不多,其實人本身就是一種動物,這是千真萬確的。

  進入這種顫抖,在顫抖的時候不要躲避,不要做一個旁觀者,因為心靈才是真正的旁觀者。不要站在一旁躲避它!要進入顫動,成為顫動。要忘記一切成為顫動。並不是你的身體在顫動:而是你,是你的整個生命。你成了顫動本身。於是不再存在兩個身體兩顆心。開始之初是兩股顫動的能量,到最後只是一個環流——不再是兩股。

  在這一環流中會發生什麼呢?其一,你將成為一種存在力的一部份——不是社會的頭腦,而是存在力。其二,你將成為整個宇宙的一 部份,你將在那種震顫中成為整個宇宙的一部份。那一刻極富創造力。你們固體的身體溶解了。你們變成了液狀——在兩個人之間融彙貫通。頭腦消失了,隔閡消失了。你們擁有一個整體。

  這便是阿德維塔(Adwaita):這是非二象性。如果你感覺不到這種非二象性,那麼所有的非二象性哲學都是沒有價值的。它們只是語言。只有當你體驗了這種非二象性存在的時刻,你才能去領悟《奧義書》(《Upanishads》)。於是,只有你才能去理解神秘主義者——理解他們談論宇宙整體論時都在說些什麼。於是你與這個世界不再分離,不再相異。於是存在成了你的家園。當你具有「此刻我在存在中非常安適」這樣一種感覺時,所有的擔憂都會化解。於是不再有憤怒,不再有爭鬥,不再有衝突。這就是老子所謂的「道」,就是尚加拉(Shankara)所謂的阿德維塔。你也可以自己找一個詞去形容它,但通過深層的情愛擁抱,你可以很容易地感覺到它。所以要活躍,要顫動,要成為顫動本身。

 

單獨的進入愛的圓圈

  濕婆說:「即使沒有擁抱,仍然記得一體的感覺,那是一種蛻變。」

  一旦你領會了前兩種靜心,你甚至可以不需要夥伴。你只需記住這種行為並進入它。但首先你必須有這樣的感覺。如果你體驗過這種感覺,你無需夥伴便可以進入該行為。這有一定難度,但它確實是可能的。除非它發生,否則你會一直依賴下去:你會產生一種依賴性。正因為這些原因它才會發生。

  如果你已經有過這樣的感覺,如果你已經歷過自己不再存在,只是一種顫動的能量這樣的時刻——你們已經成為一體,在你與你的伴侶之間已經有了一個環流——在那一刻並沒有伴侶。在那一刻只有你的存在,而對你的伴侶來說你亦不存在:只有她或他的存在。那種融合集中在你的體內;你的伴侶已不再存在。女人往往更容易獲得這種感覺,因為她們總是閉著眼睛做愛的。

  在這種方法過程中,最好閉上雙眼。那樣就只留有對環流的內在感覺,對一體的內在感覺。然後只需去記住它。閉上眼睛;躺下來, 仿彿你的伴侶就在身邊。只需記住它,並開始去感覺它。你的身體會開始顫抖和顫動。讓它發生!完全忘記你的伴侶並不在身邊。就如你伴侶在的時候那樣移動。只有在開始的時候才是「就如」。一旦你體驗到了,便不再是「就如」。那時你的伴侶就真的在那兒了。就像在實際的性愛行為中那樣移動。做一切你與你伴侶做過的事。尖叫、移動、顫抖。很快環流就會形成,而這種環流是神奇的。你很快就可以感覺到這種環流的形成,但現在這種環流並不是由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共同形成的。如果你是男人,那麼整個宇宙就成了女人;如果你是女人,整個宇宙便是男人。現在你在與存在本身進行著一種交流,而門戶,你的伴侶,不再存在。伴侶只是一扇門。當你與一個女人做愛時,你其實是在與存在本身做愛。女人只是一扇門,男人也只是一扇門。伴侶只是整體的一個 入口,但你太匆忙了,你從未感覺到它。如果你們持續處於一種交流,一連幾小時地緊緊擁抱在一起,你會忘記你的伴侶,你的伴侶將只是整體的延續。一旦你掌握了這種技巧你就可以單獨地運用它,而當你能夠單獨地運用它時,它會帶給你一種新的自由——對伴侶的解脫。

  這確實會發生,整個存在成了你的伴侶——你愛的人,或愛你的人——以後便可以持續地去用這種技巧,從而你可以與存在保持經常的交流,你亦可以從別的角度來用這種技巧。清晨散步的時候你可以做,那樣你便與空氣、與日出、與星星、與樹木在交流。夜晚遙望星空的時候你可以做,凝視月亮的時候你可以做,一旦你領悟到這是怎樣發生的,你便可以與整個宇宙同處於一個性行為中。

  但最好是先從人類開始,因為他們離你最近——是宇宙中離你最近的部份。但他們並不是必不可少的。你可以有一大飛躍,完全忘記這道大門。「仍然記得一體的感覺,那是一種蛻變」,而你將會蛻變:那將會是一個全新的你。

  譚崔主張在性行為中充分移動。完全忘卻你自己,忘卻你的文明,你的宗教,你的文化,你的觀念。忘卻所有的一切。只是在性行為中移動:充分地移動;不要留有任何餘地。要做到完全沒有思想。只有那樣你才能覺知到你已經與另外一個人融彙成一體了。到那時,這種一體的感覺就可以脫離你的伴侶而與整個宇宙相連。你可以與一顆樹、與月亮、與任何一切事物同處於一個性行為中。一旦你領悟了如何去創造這種環流,任何東西便都可以創造出來——即使不借助於任何其他事物。

  你可以在你自己的內在創造這樣的環流,因為男人同時既是男人又是女人,而女人也既是男人亦為女人。男女在你身上兼而有之,因為你是由男女共創的。你是由男人和女人共同創造的,你的一半仍是異性的。你可以完全忘卻一切,環流可以在你體內形成。一旦環流在你體內生成——你的男性便與你的女性相交彙;內在的女性與內在的男性相交彙——你在與你自己擁抱。而只有當這種環流形成後,才能真正擁有獨身生活。否則,所有的獨身生活都只是一種扭曲,都會隨之產生自身的問題。當這種環流在你內在生成的時候,你便自由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