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靜心者說——代後記邱正平

 

  無巧不成書。1994年5月5日下午5時,我在倫敦osho國際中心表演書法「靜心」時,趕來採訪我的英國最大的週刊——觀察家報的一位女記者告訴我,這一周,正是英國的「靜心周」。

  一個偌大的英國,居然舉辦「靜心周」!這真是個奇跡,我這小半個靜心者服了。

  我是六七年之前愛上靜心的。那時,我還在上海海港報當記者,業餘時間寫書法,自1986年在雲南的「三月街」上,我偶遇美籍華人許光漢先生,我的整個書法藝術就奇跡般地發生裂變。那是因為他給我看了OSHO簽名畫。

  那天,許先生把一幀幀各種色彩和種種線條相映成趣的畫片拿給我看,並告訴我,這是osho的簽名畫,我驚喜道:「哇!osho是個偉大的書法家!」

  接著,我自己書寫了一個大大的「醉」字,請許先生轉給Osho。許先生告訴我,不要叫他許先生,叫他阿洛克更親切些。

  阿洛克把「醉」字交給了OSHO。OSHO說:「這書法非常、非常、非常好!」那就是阿洛克轉達的。

  1989年的一月,阿洛克又到上海。我坐他的摩托車到「功德林」吃素菜,路上,遇到紅燈,阿洛克把摩托車的帽子往上一推說:「邱正平:今年你會去印度!」到了12月,我真的去了印度,在印度普那舉辦了兩個個人書畫展,更重要的是我去拜見了OSHO。

  OSHO那時每天晚上都在普那的OSHO國際靜心中心的佛堂內接見來自世界各地的靜心者,我是中國大陸去的第一人,所以中民特別照顧我,我想單獨拜見OSHO,但是秘書說他身體狀況不行,只能集體見,但給我安排一個在第三排的攝像機旁,這樣,OSHO也能看到我。

  那些,所有的靜心者都沐浴後換上潔白的袍子,在靜坐一個小時後,OSHO在一片歡歌漫舞中徐徐而進,然後和全場一起靜坐,靜心,10分鐘後再和靜心者告別……

  在OSHO的靜心中心,我學到了許多可充實書法藝術的其他藝術,如舞蹈、音樂、靜坐、坐禪,特別是那個旋轉的「蘇非舞」。

  在中國,我自己認為一天也沒有靜過心,每天東奔西忙,到了印度,開始也靜不下來,後來,書畫展和我的書法班都結束了,我開始有一段時間的靜心,但要使思想靜下來,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於是我練「蘇非」,開始是好玩,幾分鐘下來後,腦海一片空白,只聽到瀑布的水流聲,人靜下來了。

  後來,又學「空達堨均v,在一片放鬆中,我徹底放鬆了……

  我把輕鬆、音樂、舞蹈、靜心溶入我的書法之中,書法越來越輕鬆,越藝術。1991年在法國舉辦的個人展上,得到法國藝術界的肯定,法國人說:「這樣的中國藝術,他們看得懂。」

  靜心,給了我後半世的快樂,也使我的書法藝術發生裂變,所以我應永遠記住這個可愛的地方:

  OSHO Commune International

  17 Koregaon Park Poona 144001

  India

封底語

  

  靜心並不是某種能附加在你身上的東西,它不能夠加在你身上,它只能通過一種基本的蛻變,變異來到你身上,它是一種花開、一種成長。成長總是來自整體,它不是附加品,就像愛,它不可能附加在你身上,它是從你自身中成長出來的,是從你的整體性中成長出來的。你必須朝著靜心成長。

  靜心只不過是要使你覺知到你真實的自己的一種設計,它並不是由你創造出來的,它不需要由你來創造,它是你已經是的,是你與生俱來的,你就是它!它只需要被發現。如果你愛得很深,漸漸地你將會覺知到你的愛越來越靜心,一種微妙的寧靜品質進入了你,思想漸漸地消失,空隙漸漸地出現……

  如果愛是在正確的路線上,那麼愛會使你靜心,如果靜心是在正確的路線上,那麼靜心會使你愛。

  單獨是一朵花,是開在你心中的一朵蓮花。

  單獨是健康的,它是一種成為你自己的喜悅,它是一種擁有你自己的空間的喜悅。

  慶祝單獨,慶祝你的純粹的空間,那麼一首偉大的歌將會從你心中升起

   

上一篇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