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風達顯日記

第二十六章真理的尋找
1980.7.26於佛堂

 

  那個對真理的尋找是好的在一開始是需要的,但當時候到了,你必須要去超越它,因為那個非常的尋找是一個緊張一個過度疲勞。那個尋找使你保持忙碌,被佔據,而真理只有在一種完全沒有被佔據,完全放鬆的狀態中才能被找到。那麼甚至沒有對真理的尋求。那個似是而非的必須被瞭解。

  桑雅士以一個探求,一個尋找開始。耶穌對初學者講話,當他說,「尋求,而你會找到,敲門,門會對你敞開,要求,它會被給予。」對那些僅僅是在開始的時候的人它是完全正確的。老子說「尋求,你永遠不會找到,尋求註定會錯過。」他也是對的,完全正確,跟耶穌一樣正確。而且沒有矛盾之處。他是對那老手說的,他是在對那些已經深入那個尋求的人講話。最終它必須被說出來:現在放棄尋求。

  首先把它帶到一個頂點,到達那個尋求的緊張的頂點,然後從那個頂點上放鬆,忘記關於真理的一切,而突然間你在你自己的堶惕鋮鴗F它。兩者都是真理。如今,道士們不相信耶穌說的話,他們會跟他爭論,而那些基督徒不會相信老子的話,他們會跟他爭論。兩者都是無知的。如我所看的這些是同一塊硬幣的兩面。但我想要你們去記住那最終的。那個開始的已經開始。

  桑雅士是一個開始,那旅程的一個開始。但如果你能記住那最終的,那麼你永遠不會誤入歧途。祈禱開始於祝福而結束於一個芬芳的爆發。祝福是那尋求,祝福是那花,然後自然而然地當花開放就有了芬芳。那個芬芳被稱作基督意識,佛的覺知,克媯穄ЙN識。它們全都意味著同一樣的東西。它們只是象徵一樣東西,那就是意識已經成為一朵完全打開的蓮花。但首先要銘記祝福的,很多人在祝福但他們的祈禱在第一步就已經走錯了。他們出於痛苦去祈禱,出於混亂,出於悲傷,出於挫折。他們祈禱去得到某些東西,他們的祈禱只是欲望的偽裝。它不是感激,相反它是一個訴苦。

  真正的祈禱只是為所有那已經給予你的而感謝。真正的祈禱是一支舞蹈,一個喜悅因為生命是如此美,而存在是優美的,每個片刻是如此的狂喜。我的桑雅士們必須去成為歌者,舞者,跳舞,喜樂。

  唯物主義者是一直都被所謂的牧師譴責的人,他們信仰酒精,飲酒作樂。但我對我的桑雅士說「去飲酒作樂。」在它堶惆S有唯物主義,在靈性的開始只有一個愉快的人才能感謝神。感激只有當你感到一種滿足,快樂時才會到來。用這樣的讓你能夠感到感激的強度和激情去活過你的人生,然後所有的事情都在正確的軌道,在正確的方向上。

  一旦你是祝福的,祈禱一定會跟隨,一個祝福的人不可能保持不虔誠的。而當有祝福,那花是開放的。要是一個人可以達成祝福,那麼所有其他的東西會跟隨它們自己的方式到來:祈禱而芬芳,祈禱而滿足,那花朵和與那與存在分享那花的美。

  平常人只是一大堆的花。那花是互不相關的,他們沒有任何的有機結合,他不是一個交響樂團。很多樂器在演奏,但每個人都在獨奏,因此有巨大的躁音但沒有音樂。而他的所有的樂器都是美麗的。所有都需要在它們之間創造一個有機的聯合體,一個和諧。

  桑雅士意味著把那一大堆變成一個花環。當你製造一個花環所有的花都被一根無形的隱藏的細絲連接了起來。那就是靜心。它幫助你把你的身體,頭腦,心和靈魂帶進一種深深的和諧之中。而一旦你的整個存在處於和諧之中,巨大的祝福出現了。那就是有關宗教的一切。它與上帝無關,與天堂和地獄無關。這些話全都是神學的廢話。基本上宗教與創造綜合的個性體有關,它是一種綜合的科學。而一旦你是完整的,你就是一個服征者,你是勝利的,你已經成功了。你已經利用了生命給予你的機會。你沒有浪費它,沒有徒然地活著。

  Daniel是一個美麗的字。它不只是一個字而是一個完整的哲學。Daniel意味,上帝是我的法官。如今它包含了宗教的整個本質。它意味著對神臣服。它意味著不過那自我的孤立的人生,它意味著成為一個與整體同在的人。

  而那也是桑雅士:它是對存在說「是」。然後就沒有恐懼。當你放下你的自我所有的恐懼消失了,然後無論神的意志是什麼你聽從,你不再是有責任的因為你已不在。那麼一切都看他。隨著這個信任,一個偉大的革命發生了。你不再以一個單獨的個體而存在。它就像一顆露珠滑進了海洋。當然它失去了一些東西,它失去了狹窄的定義,它的身份,但它賺到非常之多,它成為了整個海洋!

  因此那個損失不算什麼,那個獲利是無限的。靜心是兩樣東西合而為一。它是一個死亡和一個復活,那就是自我的死亡和靈魂的誕生。而且是同時發生:在這塈A死了,在那塈A復活。我不能說「在這塈A死了,在那你復活。」那是同時發生的,in the now。甚至沒有一秒鐘的間隔。

  它就好像那個雲消失了,突然太陽在那堙C它一直都在,它只是藏在了雲的背後。你的真正的生命已經在,只是藏在那自我之雲的後面。自我是一塊烏雲,但只是一塊雲,在它堥S有什麼實質的東西。它可以非常容易地消除,而那消除的藝術就是靜心。

  靜心意味著成為覺知,警覺,觀照。你越警覺,你就越瞭解到沒有自我。你是但你不是跟整體分離的,你是它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個與存在一起的唯一的感覺帶來巨大的狂喜,因為它意味著你是永恆的,你一直都在這堙A而你將會永遠在這堙C

  那意味著不朽。要是自我死了,我們以凡人的生命消失然後以不朽的生命出現。因此死亡是復活。那就是基督教十字架的象徵。但基督徒錯過了那個象徵的意義,就好像所有的宗教都錯過了那個奠基人的資訊。

  佛教徒錯過了佛陀,基督徒錯過了基督,伊斯蘭教徒錯過了穆罕穆德。它是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那就是跟隨著在做著一些完全相反的事情。他們繼續叫自己作基督徒,但他們在真正地殺死基督真正的靈魂。基督不是被羅馬人和猶太人釘死的。他們不能殺死他,他們只是殺死那身體。但如果你想要知道他在哪里被殺,那個地方就是梵蒂岡,他已經在那時被教皇釘死了。而他們一直以來都在殺他。十字架與字面的意思無關,那十字架只是意味著靜心。它只是意味去自我之死。因此那個故事說三天後耶穌復活。在死和復活之間有三天的間隔。那三天只是象徵身體,頭腦和心。首先那身體死了。你開始丟下那單獨的身體的觀念,你可以看到關於它的愚蠢。每個片刻不斷地把新能量灌注入你堶情C你怎麼能認為你是單獨的?

  要是你的呼吸被切斷,你會死。而不只是呼吸,每天你都在吃東西喝水,而存在繼續灌注進入你堶情C每天你都在丟出所有那已經死了的東西,生命不斷地灌注進來,而死的東西不斷地被丟出身體之外。那身體就像一條河,不斷地得到更多的生命,不斷地丟棄所有那已經死的。那第一天象徵了第一個死亡。然後是頭腦,有一點狡猾,有一點思想,它們也是從外面來的。就好像空氣,水和食是從外來的,你的頭腦不斷地從所有地方積累思想。那頭腦作為一個單獨的實體死去。然後那最微妙的事情在第三天發生,它們只是這三天,感覺,情感,那心死了。然後是復活。

  在東方我們叫它作第四次出生,turiya:turiya意味著第四的。當這三者已經消失,變成了與存在同在的一,突然間你知道關於一個不是你的而是宇宙的存在。那就是復活。我的關於祈禱的觀念不是所謂宗教的平常的觀念。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基督教徒,他們都在不斷地祈禱,但那不是我關於祈禱的觀念,我不認為那是正確的祈禱的方式。祈禱不需要說任何的話。要對上帝說什麼?他已經知道了。要去要求什麼?他已經給予了。而要是某些東西沒有給予,那只是意味著那不是必需的。他比你聰明,但人們不斷地建議他,做這個,做那個,給我這個,給我那個。就好像上帝不夠聰明那樣。你所有的祈禱只是建議,而人們每天不斷地堅持。這是一種嘮叨,不斷地對上帝嘮叨「你會不聽多久?我會早晚地不斷地要求。」

  伊斯蘭教徒們是最堅持的,一天五次。他們一定會把上帝逼瘋。基督徒要好一點,至少他們只在星期天祈禱。印度教徒甚至更好,他們只是偶爾會祈禱,在那節日堙C否則他們不會太煩人。對我來說,祈禱與說話無關。它是一寧靜的感激,它是完全的寧靜,但有一個深深的感激。它只有在你學習怎樣成為祝福的時候才有可能,否則將會沒有東西是值得感激的。因此我教導我的桑雅士除了祝福不要祈禱。跳舞,歌唱,成為祝福的,成為有巨大的歡樂的。讓你的人生成為一個愛與歡笑的人生,而你會開始感覺到一個微妙的祈禱在你堶情C而那個祈禱不會是基督教的,印度教的或者伊斯蘭教的,它僅僅是祈禱而已。

  一名真正的宗教人士不可能是基督徒,印度教徒或者伊斯蘭教徒,他只是宗教的,他有一個虔誠的生命,那就是全部。它只對一個信任神的祝福的人是有可能的。但多年以來我們的聖人一直是悲傷的。他們都拉長著臉,因此我說他們不是宗教的。他們只是自我中心的人,他們在利用宗教去滿足他們的自我。他們是亡求者。

  真正的宗教一定是快樂的。一個人不需要信仰上帝,一個人需要去信仰祝福,然後神會從後門進來。記住:神總是好像小偷一樣從後門進來。你知道誰在為你翻譯嗎?他的名字叫Haridas。而Hari意味著一個小偷。現在我以小偷進來了。他他從後門進來,攫取你的心然後逃跑了!我對你做過這件事。而無論有什麼保留Haridas都會拿走。你還會在這埵h久呢?--我會在八月四號離開,在十月份回來。--回來吧因為需要德國人。

  迄今為止,人類的整個過去用某種方式譴責生命同它的快樂。它是一個否定生命的方法。去否定生命就是反對神,因為生命就是神。因此我反對所有所謂的宗教,不是反對基督,不是反對佛陀,不是反對克媯穄ョA但肯定反對基督教徒,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佛教徒,因此這些人都是否定生命的。他們摧毀了你堶惇Y些非常微妙非常有價值的東西。

  要是你開始高興,甚至一杯茶都有著神聖的意義。你可以以一種虔誠的方式去喝茶,帶著如此的感激,如此的靜心,以致於不需要去任何的教會。而事實上他們不會允許你這樣對待一杯茶或者一瓶啤酒。啤酒是更高的,剛開始是一杯茶,熟悉了則是一瓶啤酒。我的整個方法是去享受所有東西,幫助其他人也去成為開心的,因為祝福是神聖的。愛是唯一一座通向勝利的橋。

  但它是一座真正奇怪的橋,因為愛的首要條件是臣服。它是通過臣服取勝的。因此它有著一個巨大的美麗。它是沒有侵略性的,它是接受的。它不是通過征服取勝,它是通過被征服而取勝。那些想要征服神的人是白癡,他們不可能做得到。聰明人已經對神臣服。他們邀請他去征服他們,去支配他們。那就是愛:它允許一個人去被支配。它是不佔有的,它沒有去支配的欲望。它的唯一的渴望是被支配,完全的地被支配,因此在一個人自己堶惆S有東西留下來。那就是有關桑雅士的一切:一個極大的完全的臣服,而在那個真正的臣服中勝利發生了。

  Hari是神的一個名字,並且是其中最美的一個名字。世界上不同的語言埵陷X千個神的名字。蘇菲有九十九個神的名字。全部都是美麗的,但Hari是獨特的。沒有其他名字可以跟Hari想比。它真正說出關於神的一些東西,而去說有關神的一些東西簡直是不可能的。但它說出了那不可說出的:它說神是一個小偷。而要是你允許他,他總是準備去偷取你的心。而在它發生的那一刻,你一定會知道你生命最偉大的光輝。所有其他的都是平凡的。當你已經把心給了神,當他的箭完全穿透你的心,你一定會知道那個不死的,永恆的。被神盜竊是最大的榮譽。沒有比那個更高的榮譽,那就是說你已經被認為值得,你已經被選擇,你的心已經足夠寶貴讓神去偷它。桑雅士的全部準備是神要被引誘去竊取你和你的心。而我的桑雅士可以確信無疑:他們每天都變得更加美,而神一定會被引誘。很多的心在將近這幾年,二十年將要被竊取,在這個世紀末數百萬顆心將要被神竊取。Harimurti意味著一個神的象徵。因此首先讓神竊取你的心,然後你也成為一個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