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萬個佛的一百個故事

Ma Dharm Jyoti 著

 

11

  今天下雨,奧修要坐晚上的飛機去普那。他住在孟買CCI帶傢俱的房子堙A從那堥儩鰴麚怳眴n一個小時。我們17:00出發。我做在開車的拉克斯米旁邊,塔魯(TARU)跟奧修坐在後面,她不知為什麼在哭。車子經過佩德路,我向車外看。烏凌登(VUDLENDS)大樓的建築工程結束了。

  我對奧修說,這幢大樓沒有13層。他看著大樓,讓拉克斯米瞭解一下這埵釣S有房子賣,拉克斯米沈默著,我知道,我們沒有錢買房子。

  拉克斯米打開收音機,那堶掩﹛G「買一個盧比的彩票,過一個月你會收到一百萬盧比。」

  奧修笑著對塔魯說,買彩票怎麼樣?她的哭泣變成了大笑。我不知道塔魯有沒買彩票,但是我們在烏凌登給奧修買了房子。我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做到的。

  雨下的很大,但無論怎樣拉克斯米總能找到路繞過塞車以便準時到達機場。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發生著戰爭,黃昏後不允許點燈。夜間政府宣佈了「無光」。拉克斯米居然能準時到達機場。我們在候機室的沙發上舒適的坐下。

  今天奧修看上去相當疲倦,很多朋友來到機場,很喧鬧。機場通知去普那的航班晚點半小時。我走向奧修問他要不要喝茶和點心。他同意了,並讓我給每人都拿些來。我們有十個人。茶和點心都拿來了,放在我們前面的桌子上。氣氛變成節日性的,我們忘了戰爭和「無光」,快樂的與奧修喝茶吃點心。

  當機場通知去普那的航班又推遲一小時,我們凝神注意。現在這可太過分了,到普那的飛機一共就用20分鐘。我們在路上用了一個小時,現在又在機場等了半個小時。奧修可以坐火車或汽車用三個小時到達普那。

  我們感到無助,我開始幻想要是奧修有一架自己的小飛機該多好。在機場等待幾個小時,是這樣的折磨人。奧修看拉克斯米,她說,我們已經等了這麼久,現在上路沒有意義了。

  奧修向後坐下,看到我們的緊張,開始講笑話。他最後說的笑話是關於M的:M生病了去看他的醫生。他等著叫他,等啊,等啊,終於他決定離開。當他站起來要走時,護士來問他:M,怎麼了,你為什麼走了?M回答說,還是在家堶惘蛣M死的好!

  講完笑話,奧修起身,我們驚訝的聽到通知說去普那的飛機十分鐘後起飛。我們歡喜非常,奧修雙手合十與所有人告別,我像影子一樣跟在他後面,這影子不能夠想像離開他單獨的存在。我們從一個小樓梯上走上去,他回身再次對朋友們揮手再見。

12

  奧修在普那住在索漢(SOHAN)家,而在「S」工廠廣場舉行討論會,那地方離索漢家相當遠。今晚已經到了去討論會的時間,但司機還沒來。我們等了五分鐘,後來奧修看錶說,會遲到的,走吧。在誰能說什麼之前,他開前車門坐到司機的位置上,發動汽車。索漢和我驚訝的互相張望。我開前門請索漢坐在他身邊,而我自己坐後面的座位。奧修開車很快,我們的呼吸變得急促。在路上有很多轉彎處,有趣的是他知不知道路。

  讓我驚訝的是,幾分鐘後我們到達目標。等在那堛漯B友們開後車門接他,我下車,他們問我:「奧修在哪裡?」

  這時奧修自己開前車門下車走向講臺。我只能指向他的方向並看錶,我們提前二分鐘到的。奧修從不喜歡去演講遲到。怎樣的大師呀!活在無時間中並永遠準時!奧修,你的慈悲是無限的。你對你同路人的愛和關心是沒有辭彙能表述的。只有那些品嚐到它的人才能理解。

 

13

  奧修從紮巴爾布勒來了。他需要做飛機去烏代浦(UDAIPUR)。印度航空公司這幾天內罷工,我們希望罷工很快停止,但它還在繼續。我們沒有其他方式到達烏代浦,我們建議將靜心營推遲些時間。但是奧修打定主意要準時到達。我們想像不出怎麼有這種可能,所有的火車定票和長長的等票名單已經爆滿。他建議我們要求鐵路當局在GUDZARATMEUL到阿米達帕帝(AHMEDAPADA)的火車上加掛空調車廂並預訂八個臥鋪給跟他一起去的朋友們。讓我們驚訝的是負責預訂的負責人看著等票單,對我們的想法很歡迎,馬上就同意了。我們訂了我們的八個臥鋪,飛奔回去通知奧修和朋友們,讓他們準備好20:00到孟買中央車站。

  我們因為能跟他在一個車廂堮行而歡喜非常。所有人都準時到達。奧修看上去很幸福,他盤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被我們環繞著。他講笑話給我們聽,全車廂充滿了歡笑。人們走來看發生了什麼。一段時間後,我們留下他一個人,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火車準時到達阿米達帕帝,在一個朋友家吃過午飯後,我們租了一輛出租汽車去烏代浦。天很熱,在我們深深的無意識中,我們甚至於沒有想到給他租有空調的汽車。旅程很長,大約6-8小時。奧修和一個朋友坐在計程車的後面,我和司機在前面,我在出汗,並且因為看著我們前面骯髒而沒有盡頭的路,我的頭痛了。

  我向後張望,奧修閉眼坐著,好像與外界沒有任何聯繫,有趣的是,我什麼時候能學會這樣,這好像是不可能的目標。我感到我用某種方式打擾了奧修,他睜開眼睛要蘇打水。因為經常性的在印度各地旅行,他不再喝水。我們停車,我從放在後備廂中的大保溫瓶中取出蘇打水瓶,將不大的餐巾用冷水浸濕。

  他喝完蘇打水後,我給他浸濕的餐巾讓他放在頭上。他接受它,像小孩一樣按我說的做,感覺到餐巾的涼爽,他問我從哪裡學的「所有這些巧計!」天氣熱得每半個小時餐巾就變乾了,我不斷用新的浸濕的餐巾更換它,直到我們到達目的地。

 

14

  19:00我們到達烏代浦,在那個還在修建的大樓的一層,我們震驚的看到給我們所有人和奧修準備了一個房間。房間埵酗@個木架上纏繞繩子的四角印度躺床,床上面有一個薄薄的鋪著白床單的小床墊。這床是給奧修準備的,而我們其他人將不得不睡在這個房間鋪有地毯的地上。更讓我震驚的是我看到這堿あ靬顙S有電風扇,只有在一個角落放著的幾把竹制手搖扇。不知道從哪裡牽的電燈用的電線。有一個類似浴室的房間,大致的準備了一下以便我們能使用。

  經過這個疲勞的旅行後,我們在地上放鬆下來,而奧修像一個孩子在搖籃堣@樣躺在自己的床上。所有人都沈默著,我感覺到對整個事件的怨恨,因為找不到語言表達它,在表面上我也保持著平靜。

  我觀察奧修,好像他愉快的接受了一切,在他的臉上沒有任何抱怨的表情。躺了幾分鐘後他起身,肩上掛著他自己的毛巾去浴室。他走後,我們開始談論我們所處的混亂狀態。

  組織者不能瞭解奧修的困難,他以為他已經做了最好的準備,並且周圍沒有其他空閒的房間。看到從浴室堥咱X來的奧修,我們靜了下來。他看上去是那麼的清新和發光——我控制不住的緊盯著他看。他看著我們,微笑著坐到自己的床上,就好像國王坐在自己的寶座上一樣。我想,他有某種秘密的鑰匙,我想偷到它。

 

15

  是早飯的時間,我們和奧修一起坐在長方形的飯桌周圍。好像組織這個靜心營的朋友們很貧窮,他們提供的食物質量很差。DAL(印度民族食品)稀薄的幾乎像水一樣,我能看到很多黑色小石頭的壓碎米飯(篩選剩餘的大米,碎小,賣價最低的)。

  我坐在很有活力的奧修身邊,他已經開始吃了。我為他臉上的表情驚訝: 他帶著這樣的滿足感吃著,就好像在他面前是美味佳餚。一個老人站在他旁邊,手堮陬蛝佽菪s做「拉豆」的便宜的印度糖的盒子。他放一塊拉豆在奧修的盤子堙A奧修帶著愉快的微笑接受它。那人滿意的又放拉豆在他的盤子堙A奧修什麼也不對他說,但悄悄的拿起拉豆放到我的盤子堙C

  我馬上說,「奧修,我不想吃它!」

  他笑著說:「不要說「不」,只是把它轉給別人。」我喜歡這個想法,馬上做了。下一個朋友聽到了奧修的話,將糖轉給下一個人。當拉豆最終又回到老人的盒子堮氶A所有人都笑得要爆炸了。

  奧修總是喜歡吃東西的時候講笑話,無論你吃的是什麼,與他共餐會變成很大的節日。今天他講這樣的笑話: 有一天艾克帕國王沒有任何理由的給了自己的宮廷小丑比帕里一記耳光,而比帕里想都沒想就給了站在他身邊的人一記耳光。那人生氣了,問比帕里為什麼這麼做。

  比帕里回答說,「別問了,只要把它轉給下一個人」。就這樣,這個遊戲在宮廷堛惜F一整天。終於,深夜時,在床上,艾克帕的妻子給了他一記耳光!

  「不要成為嚴肅的人」是奧修重要的諺語,他不但教授這個諺語而且每一刻都在實踐著。

 
上一章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