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萬個佛的一百個故事

Ma Dharm Jyoti 著

 

26

  這一次,我跟著奧修一起去阿米達巴德,他在那堸竣@系列的吉踏經演講。

  在早上演講之後,他在上午十一點三十分用午餐,然後休息兩個小時,我坐在門口的凳子上看守著。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下午,我覺得很睏,就開始在凳子上打盹。為了要使自己保持清醒,我試著讀一本書。不管怎麼說,我就是試圖坐在那堳O護他不受任何打擾。

  在下午兩點,他從房間出來,然後去到浴室。我為他泡茶,不久之後,人們就會私下來見他。當我在倒茶的時候,他問我說:「你要做我秘書的工作嗎?」它超乎我的想 像,因此不假思索,我就回答:「奧修,我自己也需要一個秘書。」他對我的回答覺得好笑。我進一步告訴他說:「我是一個非常懶惰的人,我甚至照顧不好自己。」他說:「你的懶惰跟我的不能比。」然後他開始講很多關於他的懶惰故事。我覺得他在創造虛假的故事。當我這樣回應他,他說:「不,不,那些都是事實。」

  其中有一個我喜歡的故事是,當他還是一個學生住在學生宿舍的時候,他把他的床搬到門邊,他會開門,然後直接跳上床,他所有的書都放在周圍和床下,房間的其他部分都沒有用到。

  我很享受聽他的懶惰故事,他使我免於覺得自己很懶惰的罪惡感。

27

  今天午餐之後,我告訴他說他在休息的時候必須從堶惕滫驩磥W,因為我也想要休息。他說:「人們會來敲門。」我告訴他說我會把公寓的大門關上,同時也把電鈴的插頭拔掉,我保證他不會受打擾。聽到我對它意志堅定,他說:「好吧,好吧,就照著你的意思做。」我把每一件事都安排好之後就到我的房間去睡了一個很好的午覺。感謝上帝,在他的休息時間沒有人來打擾。

  在喝下午茶的時候,他講了一個故事給我聽,那是我永遠都忘不了的,因為那是我的故事。

  那個故事是:

  有一個師父在一座森林婺禰L唯一的門徒住在一個茅屋堙C他們兩個人都非常懶惰。有一天晚上,他們都躺在床上,師父告訴門徒說:「你可以去看看有沒有在下雨嗎?」

  那個門徒一動也不動,就從床上回答說:「沒有在下雨,因為我剛摸了一隻從外面進來的貓,它身上並沒有濕。」

  師父說:「好的,那麼就把門關上,我們來睡覺。」

  那個門徒再度一動也不動就回答說:「師父,為什麼需要關門?我們又不怕小偷,讓門開著,涼風會吹進來感覺很好。」

  師父同意了,然後說:「好吧!那麼就把燈關掉。」

  那個門徒回答說:「我已經做了兩件工作,這個該你做了。」

  奧修敘述故事的方式非常獨特,一個人可以看到整個情景,就好像它出現在發生在你面前,同時它對你有某種微妙的意義,如果你能夠抓到它的話。聽到了這個故事,我為我在我的不覺知當中所做的事感到羞愧,但是奧修從來不會讓任何人對任何事感到罪惡感。

28

  今天奧修是要對巴羅達大學的學生演講,有好幾千個學生聚集在一起要來聽他演講,大廳堶推蝶﹞F人,所有的門都打開,牆媕藆~站滿了很多人要來聽他演講。

  我帶著我的小答錄機跟在他背後來到了講臺。當我來到了講臺,有很多拍手和吹口哨的聲音把我的耳朵都弄聾了,整個場子的氣氛非常興奮。他即將要講的主題是關於年輕人和性。他雙手合十向每一個人致意,以蓮花的姿勢坐下來,然後閉起他的眼睛。我試著要將我那小小的麥克風的線固定在他前面的那只麥克風。學生們開始向我丟紙箭,讓我覺得很尷尬。我不理會它們,只管讓我自己舒服地坐在靠近他的地方,同時把答錄機放在我的前面。

  我開始盯著他看,幾分鐘之後,他睜開眼睛直接看向一個門徒。有一些從孟買來的朋友找不到位子站在那堙C他傳達了一個訊息給他們,讓他們來坐在他講臺的後面。我很驚訝地看到他對這些小事的關心。他看著我,同時微笑,我按下了答錄機的按鈕,聽到了他甜美的聲音對聽眾講:「我鍾愛的靈魂本我」。當下整個場子鴉雀無聲,只有他的聲音在大廳堸j響,滿足著那些內心已經準備好要來接受他的人的渴望。

29

  那些在巴羅達不同的地方安排他的聚會的朋友們的確是很有趣的人。今天晚上奧修要在某一個地方演講,但是他們不願意告訴我們那個地方的名稱,他們想要用車子單獨帶奧修去,我覺得很苦惱,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不想要錯過他的演講。我在下午碰到奧修的時候問他說要怎麼辦?他說:「很簡單,只要雇一輛機動三輪車,叫司機跟著我的車走就可以了。」

  我告訴他說:「奧修,這些人看起來對我們很生氣,他們會問說我們為什麼要跟隨他們。」奧修笑著說:「你可以告訴他們說,我們在走我們的路,而你們剛好走在我們的前面,我們能怎麼辦呢?」

  我喜歡他的想法,而它的確有效。當他的車子停下來,我們的機動三輪車也停在它的背後。我立刻下車,開始跟奧修走在一起,不給這些朋友任何機會說什麼。它是一個獅子會的聚會,被安排在一個小廳堙C我坐在奧修的旁邊設置我的答錄機,不理會坐在我旁邊的承辦人。

  演講結束之後,這個人走到我的旁邊感謝我為這次的演講錄音。他邀我跟奧修一起坐他的車。我感到釋懷了,就開始跟在奧修的背後走,像是一個中了彩券的小孩。

30

  在阿布山的靜心營——奧修在那堣雯苳F早上的動態靜心——之後我們回到了阿米達巴德。

  他很想知道人們對動態靜心的看法。當我告訴他說,有一些朋友說你鬆掉了他們頭腦的螺絲,他笑著說:「不,我對 鬆掉他們的螺絲沒有興趣,他們會再栓緊那些螺絲。我試圖將那些螺絲從他們的腦部取出,它們不需要在那堙C」然後他說到關於用二十分鐘解釋動態靜心的整個過程是要解除人們制約的頭腦。他進一步解釋:動態靜心是一種快速的方法,每天做一個小時,連續做三個月就可以清除掉所有的垃圾。

上一章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