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萬個佛的一百個故事

Ma Dharm Jyoti 著

 

31

  阿布山靜心營結束的時候剛好是滿月的夜晚。下午的時候,我跟朋友談關於晚上要去乘船的事,我們想好之後告訴奧修。當我們問他,他說:「我們必須預訂所有的船,在晚上靜心之後,每一個人都可以去乘船。」

  那些參加靜心營的人聽到可以乘船的消息都覺得很興奮。所有的船都被預定了,在晚上的靜心之後,每一個人都 衝到湖邊,就像小孩要去遠足一樣。當奧修來到湖邊,已經有大約五百人在那堛漯廑曀扔菕C它看起來很混亂,但是出乎意料地,幾分鐘之後人們就自動往兩邊排成兩排,為他空出一條路。奧修從來不給他的人任何規範,但就只是他的「在」就會創造出和諧。他的人出自他們的瞭解來愛他和尊敬他。

  他雙手合十走向湖邊,向每一個人致意,有幾個朋友跟他一起坐同一條船,我們另外的人坐另外的船,它感覺起來好像是一個湖上的大慶祝。所有的船都坐滿了門徒,在船上唱歌跳舞。我抬頭望著滿月,想像說月神一定也很想下來參加我們的慶祝。

32

  在印度旅行的時候,如果奧修在普那,他喜歡待在索漢的家。我從來不想錯過跟他在一起在索漢家的機會。索漢瘋狂地愛上奧修和跟隨他的人。當奧修待在她家的時候,她的家就變成好像是一個求道的地方。每天都會有好幾百個訪客,她用很多的愛和細心歡迎每一個人,有很多人都感動得流淚。在下午的時候,它就像是一個大宴會。她會提供給每一位訪客甜食、點心和茶。奧修也會從他的房間出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被很多朋友圍繞著。在那個氣氛之下,他的「在」和看不見的芬芳會變得很確實。

  在他的周圍一直都有很多笑聲,他很喜歡逗小孩。任何問題丟給他,儘管只是一個很小的問題,那個答案也會像樹木長芽一樣從他的寧靜中冒出來。他的聲音非常有音樂性,而且具有撫慰作用,我真的不關心他所講的是什麼內容。他的話語就像是一個橋樑,連結著我跟他內在廣大的空。有時候我覺得他好像是一個笛子,被看不見的手在吹奏著。他的深度和他的高度超出了我所能到達的境界。它就像是一隻老鷹單獨飛翔在浩瀚的天空,而我們就像小蟲在地上爬,仰望著他,大聲呼求他的幫助。他是令人驚訝的,沒有說一句話,他聽取渴求他的心,然後倒出他那永恆的生命之水來止他們的渴。

  鍾愛的師父,謝謝你。對我來講,你是一朵開得很完美的蓮花。在你的「在」堶情A我除了歡欣鼓舞地唱歌和跳舞之外無法做任何事。

33

  我跟奧修暫住在索漢的家,奧修喜歡跟我們一起用午餐。索漢真的是一位很棒的廚師。在他的晨間演講之後,我們大約在十點十五分回到家。在一個小時之內,索漢就把午餐準備好了,她煮了好幾道美味可口的菜。到了十一點半,我們大家都圍在一個很大的長方形餐桌旁邊,桌子的中間還有擺花當作裝飾。每一餐都是一個很大的饗宴。奧修喜歡在吃東西的時候講笑話,在他的周遭創造出很多的笑聲。

  今天有很多道菜,不知道要先吃哪一道。索漢站在奧修旁邊,開始從不同的碗拿食物給奧修。奧修從來不吝於讚美他所喜歡吃的食物。今天他喜歡吃Dahi-Wada,那是一種印度食物,由搗碎的豆子做成小球,炸過之後再裹上醬汁。他告訴索漢說:「索漢,Dahi-Wada的確很好吃!」索漢回答說:「那意味著其他的菜不好吃囉!」奧修訝異地看著索漢說:「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將告訴你一個故事,這樣你就會瞭解我的意思。」

  然後他就講了下面這個故事:

  木拉·納斯魯丁愛上了兩個漂亮的女人,他分別告訴那兩個女人說,你是我曾經碰過的最漂亮的女人。有一天,那兩個女人碰面了,因而瞭解到他對她們兩個人都說了同樣的話。他們一起去到木拉那堸搘L:「現在老實告訴我們,誰比較漂亮?」木拉想了一下之後說:「你們兩個都互相比對方漂亮。

  我們都笑翻了,奧修說:「索漢,你所有的菜都比另外的菜好吃。」如此一來,索漢瞭解,也開始笑了。

34

  晚餐之後,奧修在普那索漢家的空調房間堨薿均C我坐在靠近他的腳的地方,覺得有一股很強的衝動想要按摩他的腳,我問了他,他說好。當我開始按摩他右腳的下方,他說:「每一個門徒都從腳開始,最後來到了喉嚨。」聽到了這個,我立刻停止觸碰他的腳。他笑著說:「我並不是針對你說的。」我無意識地反應,告訴他說:「其他沒有人在這堙C」他說:「真實的情況是,我的腳不想被按摩。當我在休息的時候,它會打擾我。」我瞭解他的意思,所以請求他的原諒。他笑著告訴我說:「什麼時候你才能學會不嚴肅?」當他這樣說的時候,他閉起了他的眼睛,而我就走出了房間,很認真地沉思著他所說的話。

35

  奧修暫住在普那索漢的家。下午的時候有人說:「今天是滿月的夜晚。」我知道奧修在滿月的時候喜歡去乘船,所以就問他,他同意了。我們請索漢的先生巴夫納吉,他是船俱樂部的會員,去預訂一條大船。他也邀請了一些朋友,因為奧修一直都很喜歡跟朋友們分享任何東西。

  晚餐之後,我們都去到了船俱樂部,有一條大船在那媯扔菃畯怴C我們全部大約有二十個朋友跟奧修一起在那一條船上,這是一個魔術般的夜晚。有一個滿月高掛在天空,另外一個滿月坐在我們之間以人的形式在笑著和談話。我的心很高興地在飛舞,我覺得很被祝福有這麼難得的機會可以什麼事都不做。

  奧修叫索漢唱一首歌,但是在那麼多朋友面前唱歌她覺得害羞。奧修談論到音樂如何能夠加深寧靜。聽他講話就好像在聽柔和的音樂。有一陣子,每一個人都很安靜,我可以聽到遠處的樹林媔ルX來的蟋蟋聲。

  河堛漱繻搯_來好像是融解的銀,慢慢地往下流。我看著奧修,他很莊嚴地閉著眼睛坐著。在那一條船上有一種奇跡般的「在」,它讓我想起諾亞的方舟。

  我們乘船逛了一個小時,然後在晚上十點三十分回家。

上一章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