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三章通過親密達到終極的秘密

 

  Prem意思是愛,garima意思是榮光,壯麗,偉大。愛是地球上唯一的榮光的現象。只有通過愛,我們變成了上帝的器皿。那些失去了愛的人,也就將失去了上帝。因為除了通過愛,沒有其他能成為使神性出現的容器。

  當你通過愛去看,存在開始呈現一種新的顏色,一種新的形狀,一種新的意義。通過愛的眼睛那個轉變發生了。它不是一個需要邏輯證據的問題,上帝不能被證明,也不能被反駁。它是一個關於愛之心的問題。如果你的心充滿了愛,流動著,你將開始感受到存在。愛給你必要的能力,必要的靈敏性,它使你張開,使你有接受性,允許上帝發生於你。因此愛是榮光的,是無上的榮耀。

  愛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一些原因我們持續地壓制它。相反地,我們培養這樣的邏輯:我們培養頭腦,而不是心。我們整個的文明,是頭腦導向的。它在過去的年代中一直如此。現在我們來到了一個必須做決定的危急點。如果人類仍然是頭腦導向的,那麼除了自殺這兒沒有其他可能,沒有希望。頭腦走到了它的盡頭,它不能帶人們到彼岸。它結束了,它走到了死胡同。

  人類唯一的希望是開始觀入內心之路,一個偉大的轉變,一個轉換,從智力到直覺,從邏輯到愛,是需要的。成為桑雅生的開始,意味著走出邏輯的世界,進入愛的世界。

  Deva意思是神性的,suniti意思是美德——神的美德。神的美德不是一些與罪過相反的東西:它超越了所有的二元性。普通的罪與德之間的二元性也被包括進那個超越。普通的美德與罪過對立,道德與不道德對立,聖徒與罪人對立。因為你反對一些事情,你不能完整。罪人並不在聖人之外,他是他的自己存在的一部分。反對它,他將在無意識中壓抑它,他將害怕進入他自己的存在,因為他將在那兒遇到那個罪人。那就是為什麼那些所謂的宗教徒或 「有德者」變成分裂的:他在表面是一回事,而在他的深處卻相反。他活在一種雙重生活中,他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因此那些所謂的宗教徒就要變成了偽君子,它不能避免。

  一個全然不同的觀念是需要的,為了避免偽善。那就是為什麼我管它叫做神的美德,而不是人的美德。神的美德不是別的,只是完全的覺知。那麼你既不是道德也不是無德,你是一個純粹的意識,一個完全的觀照,好的和壞的,從兩者之間分開的,從兩者之間遠離的,不再被認為對立。

  在那個意識堙A一個偉大的轉變發生了。那時不是你必須去做好,而是無論你做什麼都是好的。那時美德不是強加於你的東西,而是自然的流動。它就象花的芳香一樣自然,花兒並沒有做任何事去釋放它,它是自然發生的。

  所以我只教導一件事情:覺知,意識,觀照,他們是同一把鑰匙的不同的名字,我不教導道德之路,那是一條老路,那是條偽善之路。

  所以記住這個,只有一件事情是真正的美德,那就是變得如你所能達成的那樣覺知。把你的全部能量投入進覺知。它將繼續生長。它是個沒有結束的過程,它是一個永恆的朝聖之旅。讓桑雅生成為朝向它的第一步。

  只是舉起你的手,閉上你的眼睛。感覺到象一棵樹,忘記了人的身體,就象一棵樹。下雨,颳風,樹都是快樂的,在風雨中跳舞。就讓這樹搖擺舞蹈。允許它,與它合作。

  Prem意識是愛,kaaba(麥加),是穆罕莫德的神殿的名字。Kaaba是他們的神聖的胡婺`。Kaaba僅意味著一個神廟,一個愛的廟宇。沒有別的廟,所有的其他的廟是假的,偽造的,替代品。一個人生活在愛中,則生活在廟宇堙C他不需要去任何地方——任何廟宇,任何清真寺,教堂,因為那些是人造的東西。愛是上帝造的。

  有一個非常美麗的蘇非神秘主義的故事,曼殊(mansoor)。他的師父擔心他,因為無論何時,他在入定時他將開始喊ana I haq,——我是上帝。在一個伊斯蘭國家說我是上帝的危險的。他的師父擔心了,他自己是一個著名的神秘家——junaid是他的名字。他告訴曼殊,不要那麼做。你將為你自己製造麻煩,為我也為其他的門徒。保密它,不需要喊它。每一次曼殊都允諾,但一再的,無論何時他進入了那種狀態,他將忘記那個允諾。

  最後它說,我不能許諾,當我進入到那個地方,我不再是我了,所以我不能履行那個諾言。你如何能期待當我不再在那堛漁伬唌A還能履行那些諾言?是上帝他自己通過我而喊的!我能怎麼辦?

  謠言傳到了國王那堙A人們變得憤怒了,所以他師父說,去做一件事情,繼續一個朝拜到kaaba。那段日子它將花費至少一年時間,兩年,對他步行來講——過了這兩年,那個麻煩將過去。

  「那麼我們將見面」,師父想。

  曼殊說,非常好,如果你這樣說,我將去kaaba,現在我就去 。

  Junaid非常高興,他祝福他,但是曼殊所做的是這個:他圍繞著師父七次,說道,朝拜已經完成,你就是我的kaaba,因為你是我的所愛!你是我的神廟。在你堶惕痤o現了上帝,所以哪有別的地方我要去?

  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故事:無論哪里,愛所在的地方就是麥加(kaaba),無論何時愛發生了,就是到達了麥加。

  記住,愛是上帝唯一的神廟。愛的神廟不屬於任何教派,任何宗教。愛僅僅是愛,它既不屬於印度教,也不屬於伊斯蘭教,也不屬於基督教。只有通過愛,是一個人與終極秘密聯繫的橋樑。愛教給你如何變得親密,而通過變得親密一天你會達到終極秘密。親密是通往終極秘密之路。

  Deva的意思是神性,gitam意思是一首歌——神性之歌。宗教不需要變得嚴肅,不應該變得嚴肅。嚴肅是病態的,是一種病。宗教應變成一場遊戲,一個不嚴肅的現象,只有那樣一個人才能深入的躍入(存在)。嚴肅使你停留在表面。嚴肅永遠不會深入,它不能夠,它是淺薄的。只有在嬉戲堙A一個人放鬆了並且深入(存在)。放鬆是深度之門,當你是嚴肅的,你是如此緊張,它不可能放鬆。 「一個嚴肅的聖徒」在詞語上是個病句。如果他是嚴肅的,他就不是一個聖徒,如果他是一個聖徒,他就不能是嚴肅的。但是直到現在,聖徒一直被這樣認為:他們不能笑,他們不能玩耍,他們不能既健美又聖潔,他們不能唱歌。但是真正的聖徒在世界上永遠是唱著歌,跳著舞,他們給存在帶來更多的歡慶,他們使他們整個的生命成為一場歡宴。那就是我在此的所有努力:創造唱歌,跳舞,慶祝的桑雅生。

  除非你能與生命嬉戲,你將不能知道什麼是上帝。所以放下各種的嚴肅,沒有任何標準的嚴肅被允許加之於你。保持著小孩子的童心,嬉戲,那時上帝就離你不遠了。他離得非常近,在花朵堙A在樹堙A在河堙C所有的需要就是一雙驚奇、單純和嬉戲的孩子般的眼睛。而不是學者般的嚴肅和所謂的聖徒,只是愛人的嬉耍。

  那就是你的名字的意義:成為一首歌,通過成為一首歌,完成了祈禱,你將能聽得到,這一首歌到達了上帝。

  Deva意思是神性,dip意思是燈,光明——神燈。它在你的堶情A就象它也在別的每一個人堶惜@樣,但是我們永遠沒有看入我們的存在。我們把我們擁有的燈光放在後面,因此我們生活黑暗堙C它是我們自己的選擇。黑暗不是自然的,我們生活在我們自己的影子堙A燈就在我們的後面,我們從未轉過去。慢慢地,我們變得如此習慣于向外看,它成為一個定勢,它變成一種麻痹,我們不能轉向內在。就象一個人多年來沒有使用過一次脖子轉過頭向後看,現在他的脖子變得固定了一樣。它就象這個樣。

  成為一個桑雅生意味著使你可以改變這個模式。桑雅生是一個姿態「我已經準備去做一些事情改變我舊有的姿態 」,那個我將不抵抗那個改變,那個我將不與改變作對。那個我心甘情願,即使是痛苦。

  ——因為如果你的脖子已經變得僵硬,它將花一點兒時間,它將也變得痛苦。但是它是非常有利的。一旦你能看到什麼是你的內在的核心所是,你將驚訝你原本是一個王,但你卻一直象一個乞丐一樣生活。你擁有世上所有的財寶在你堶情A但你卻依然乞討。你擁有所有的祝福,你卻從未接受。這堣˙搨n渴望任何更多的事情。沒有什麼更多的能被渴望,沒有什麼更多的是需要的:所有需要的已經發生了,在你存在深深的核心。但是我們生活在週邊,沒有意識到那個中心。

  這個名字將一再提醒你那個光在堶情A向內看,轉向內在,轉向內在。

  一個新桑雅生說,我給那把鑰匙

  它一直已經準備好給你了,你只需準備好接收它。它已經發生了!

  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祈禱的藝術,對你來說不難學,它將是非常簡單,非常自然。祈禱的意思並不是任何儀式,規矩。它只意味著心靈的洗禮。它能被喊出來,它能是叫喊的,能是笑的,能是安靜的,或者能是一個自然的對話,一個心與心之間與存在的交談。但是它必須是不拘禮節的,那是首要的,基本的要求。那就是為什麼數百萬的人們錯過了:他們祈禱,但是他們的祈禱是一個儀式,他們不是自然的,它是一個被教給他們的儀式——基督教的祈禱,印度教的祈禱,穆斯林的祈禱。他們被教導,他們很好地履行它,他們字句地重複著,但是是無意義的。那個意義只能通過不拘禮節的交流達到,所以如果你感覺到有一些事情想與上帝說,你就說它,但是那個話必須是你的,不是耶穌說的。當耶穌曾經說那些話時,它是自然的。他不是在重複著摩西,他僅僅是從他的心中傾泄而出。當他叫上帝的時候,他不叫父親,他叫他老爸(阿爸)。那是非常美麗的,父親是正式的,老爸是不正式的。把老爸翻譯成父親,聖經錯過了它整個的美,它曲解了那個詞。它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當你說爸爸和說父親的時候。父親是制度上的,它不是真正的一種關係。當你說爸爸時,它是完全不同的,它是一種關係,關聯。

  不要重複耶穌的話。說一些你自己的,無論它是什麼。不需要一再地重複別的,因為那一再的,會成為一種形式。你能重複你自己的過去,你(卻)再一次錯過了要點。祈禱必須是每一天自發的,自然的。不要固定時間—在早晨或在晚上或在夜堙C完全不要固定時間,因為當你固定了時間,你的心念就趨向機械。讓它該發生的時候發生。

  有時在晚上,有時在半夜,睡眠還沒有來,突然你感覺到虔誠,那時哭泣,淚水和一點兒與存在的對話。或者有時看到了太陽升起,眼淚開始流下,或者感覺到跳舞。或者看到一朵玫瑰,你想與玫瑰交談—那是我所稱的祈禱。祈禱是與存在的一種詩歌般的關係。它與你所謂的宗教沒有什麼關係。

  那是可能的,我能看到它:種子在那兒,只需要一個小的動作,你將開始在祈禱中成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