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九章污泥轉化成蓮花

 

  Udgeya意思是那個必須去慶祝的,那個必須去歌唱的。

  生命是一個慶祝,除非一個人理解了它作為一個慶祝,否則他將一再錯過上帝。與神性的聯結,唯一的橋樑是慶祝。只有當你全然沉醉在喜悅之中的那個時刻,你才接近上帝。當生命不是一些要被背負的負擔而是一首要去唱出的歌的那些喜慶的時刻堙A在那些你正在“休假”的時刻,沒有對世界的擔憂,沒有思慮,當你全然的在那個時刻堙A你開始呼吸著上帝的氣息。

  那就是休假(holiday)的真正含義:當那一天是神聖(holy)的,當它是一個歡慶的時刻,那時空然一個新的景象展開了。生命看起來完全不是物質的,它變得閃著神性的光芒。樹是神性的,岩石也是,每一件東西就是透時的,極其的絢麗多彩。

  宗教在過去走錯了路,因為它相比喜悅而言,變得越來越棄世。耶穌一再地對他的門徒說:高興起來、快樂起來!我也說,喜悅!基督徒已經恰恰走到了它的反面:它們不是喜悅的。如果你看基督徒,他們是非常的憂愁,歡笑對他們來講已經成了罪過,悲傷看起來是宗教的,歡樂看起來是褻瀆。歡笑看起來是淺薄的。

  歡笑從來不是淺薄的。實際上只有在歡笑之中,你變得統一了,你的身體,你的心意,你的靈魂,成為一體。只有在歡笑之中,突然超越了心念,歡笑是最深的祈禱。

  但是它不僅發生在基督徒身上,它也發生在所有的宗教堙A它將人看成是病態的,所以甚至是關於快樂的資訊也立即被轉化了,破壞了,歪曲了,成為棄世的資訊。

  但是桑雅生意謂著你將把生命更多的當成玩笑,而非是勞作,你將視生命更多的是歡樂而非義務。

  但是在現代人的心念中,活在內在的人是被否定的。人活著好像只有一種可能:外在。那只是生活在週邊,在非本質的生命中生活著。那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它是很片面的和很淺薄的,無意義的。除非在你每一個行動中,有一個內在的核心,否則你將不會發現生命的意義。

  意義在你堶悼X現,外面的任何地方你都找不到它當內在有意義的時刻,每一件外在的事物都充滿了意義。每一件外在的東西都反映著你的意義。但是在生命能變得有意義之前,你必須知道你的內在的意義。

  靜心是打開你向內看的眼睛的一種方法。無論何時你能有空,閉上眼睛坐著試著向內看,開始你將只會遇到一片黑暗,而沒有別的任何東西,不要擔心它。甚至即使你只能向內看到黑暗,也比向外看到光亮更好些。至少它是一些內在的東西,一些更深的,離家更近些的。

  在開始的時候,它是黑暗的,就如當你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在炎熱的夏天,當你進入你的房間,看到一片黑暗,等稍事休息,你的眼睛又能適應了房子內部的光線。

  很多生以來我們生活在外面,所以我們已經忘記了如何觀看內在;我們的眼睛已經變得聚焦於客體上,需要花點兒時間去放鬆,去改變那個形態。但是只要一個人每天花點兒時間靜靜的坐著,三到九個月中,一天它就會發生,那天則是你真正的出生。

  這是一個過程的開始,但不是結束。桑雅生只是表示你開始能夠走入內在,你準備去學習那個藝術,你準備好了去冒這個險,去走進那個未知,所以它是冒險的,但是最終是非常地值得的。

  (對一些桑雅生說)來舉起你的手,閉上眼睛,感覺你站在一個充滿能量的瀑布下,巨大的能量澆灌著你:吸收它。如果你的身體開始戰抖、搖動,擺動,隨著它,處於非控制的狀態中,不要把握你自己。

  Bhavito意思是一個被淹沒的人,一個被充溢的人。人們生活在頭腦之中,從來沒有被任何事情淹沒;對他們來講生活是非常無聊的,平凡的,散文般的。但是這些並沒有完全死掉他們的真心的人,能夠活出一種完全不同的生命——被淹沒的感覺,充滿詩意的。

  記得,散文和詩都由同樣的片語成,只是排列的不同。一個人能用頭腦安排他們的生活,同樣的一生,同樣的要素。一個人也能用心去安排同樣的能量。生活在頭腦中的人一點也沒有在活過他們的生命,它只是不知何故的在拖延。他是邏輯的,數學的,精算的,但是出自于這些行為,喜悅沒有發生。快樂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向——不是思考而是感覺;感覺的世界與思考的世界完全是兩個。

  我們被以這樣一種方式帶大,心已經幾乎被破壞了,它必須再度復活,因為它的復活是你的重生,你將走出那個墳墓。

  整個的努力是幫助你從頭腦走下來,走入心。記得,我不反對頭腦,如果你能夠生活在心的聖殿,你能使用那個頭腦,但是你仍然是主人。如果心迷失了,那時頭腦就成了主人,你成了奴隸。頭腦作為一個奴隸是相當好的,但是如果作為主人卻是非常可怕的,有害的。因為頭腦僅是一個機器,一個電腦,使用它而不要被它所用。

  那就是你的名字的意義,bhavito:越來越多地走入感覺。被感覺所淹沒,被愛所淹沒。那時上帝不需要別的證明:上帝就在。當心最大的發揮作用,上帝在。當心散發著喜樂和愛的光芒,上帝在。

  這對你來講是可能的,很容易的。你的心在這兒,沒有破壞。你把它放在一旁,你不讓他發揮作用,它還沒有被你碰過。越來越難發現心沒有被破壞的人了。

  這個工作是簡單的,不難的,這個旅程將是非常非常有趣的,它不是艱巨的。 Prem意思是愛,christa基督和救世主象徵著意識的終極狀態。

  Christ不是任何特定的人的名字,耶穌只是基督(救世主)中的一位,佛也是基督,摩西也是基督,克塈い漪O基督。你將驚訝地發現christ一詞來自於與krishna克塈い漲P一個詞根。它來自於梵語,不是希伯來語或亞拉姆語。

  Christ意味著一個人覺醒了,它與佛是一樣的。它意味著一個人作為一個個體消失了,成為了整體的一個媒介。那就是彌塞亞的意思。 所以prem christa意味著愛,意識的終極狀態。那就是耶穌基督對人類意識的貢獻。摩西帶來了律法,基督帶來了愛。愛是律法的最高頂點。律法是基礎,原始的。摩西工作在一個非常初級的階段。沒有別的辦法,那是先行者的工作。他不得不給出律法戒束他的門徒。一旦律法被履行了,一旦律法的創造性能被創造了,才有一個飛躍發生的可能。

  人們能免於律法,只有一種律法就足夠了:那就是愛。耶穌說:上帝是愛。現在,在耶穌之後兩千年,改變再度發生。耶穌說:上帝是愛,我說:愛是上帝。現在甚至上帝也可以被丟掉了,愛的本身就足夠了。

  終極的意識不是別的,只是純淨的愛。激情轉化成慈悲,欲望轉化成愛,污泥轉化成蓮花。那是最偉大的奇跡:看著淤泥轉變成蓮花,看著性行為轉化成三昧定,看著欲望轉化成愛,看著一個作為肉體的人消失,成為了光明之身。

  那就是耶穌復活的意思:如果作為你的你死了,你將作為你真正是的那個出生。一邊是自我的磨難,另一邊則是作為無我意識的首度出生。 Deva意思是神聖的,udbuddha意思是覺醒——一個神聖的覺醒。

  人是睡著出生,睡著生活,99.9%的人是睡著死去的。他們從來沒有知道什麼是,他們從未知道他們是誰。活在沉睡中就是地獄。他們在每個地方跌倒,他們在每個地方摔跤,他們象盲人一樣移動,他們一定會如此。

  只有覺醒,生命才在一個新的層面上展開。只有覺醒你才首度嘗到至樂和自由的味道,那是生命的目的:知道至樂,成為至樂。但是很失望,他們甚至覺察不到他們的不覺醒。睡的是如此深,因此,唯一有助的事情是十分努力的去警覺。那個努力要很大,是艱苦的,因為人會趨向於再度睡著。睡著看起來是舒服的,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它。

  喬治葛吉夫曾給他的新門徒做過一個試驗。他給他們一塊表,告訴他們看著秒針並且保持警覺,看你能保持多長時間的警覺,有多少秒。你專注地看著秒針移動,任何時候你忘記了,就告訴我。

  一個很驚奇的試驗。如果你做它你將驚訝:不超過五或七秒,你能記得你在看著表的秒針移動。在五到七秒後,你變得昏睡,或開始想其他事情,夢想一些事情。你走失了。突然你意識到了,但是那個針已經過去了二十多秒,三十多秒,也許是一分鐘。

  我們的意識是如此稀少,但是它有,儘管他是稀少的。種子在那兒,如果種子有了,那麼就不必擔心。即使成為有意識的一秒鐘,也表示著能夠有兩秒鐘,三秒,四秒,一分鐘,兩分種。慢慢地,我們能把覺醒的品質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帶入我們的生命。

  克塈い獄*u正的靜心者即使在睡覺時也保持著覺醒。普通人即使在醒著思考時也是睡著的。這是革命性的!是的,它發生了:一個人能警覺著,甚至在睡著的時候。

  身體入睡了,但是有一點意識之光繼續在某個內在深處發光。當覺醒發生了,夢消失了。當覺醒發生了,思緒消失於白晝,夢境消失於黑夜。當你沒有思緒也沒有夢的時候,你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寂靜,什麼是至樂,極大的至樂。它是一個多麼大的祝福啊!甚至對於那個寂靜只嘗一小片刻,也知道一些關於永恆,關於不滅的東西。

  所以你的桑雅世必須成為一個變得覺醒的巨大努力。走路的時候知道你正在走路,慢慢地走,充滿巨大的覺知。不要忘了你正在走。聽的時候,不要忘記你正在聽。說話的時候,不要忘記你正在說。甚至當你舉起你的手,在也內在深深地意識到手正在移動。你將驚奇地發現:慢慢地它開始發生一小會兒,一片刻,然後數小時,然後幾天。

  一旦一個人能每天二十四小時保持警覺,他成為了一個佛。那時不會再回來,那時所有的黑暗消失了,那時你的內在充滿了光明,那時你是那個光明——不再是看著別的光,你就是光明本身。那就是為什麼成道稱之為enlightenment:一個人成為光,純淨的光。

  所有的古時經文說:在最初上帝創造了光。古蘭經說:讓這兒有光,這奡N有了光。它是有意義的。它是那些再次變得覺醒了的人們的體驗,只有光明留下。所以無論什麼剩下,最終的必須是最初的。最初的是最終的,阿爾法是歐米加,源頭就是目標。那時那個圓圈完成了,當圓完成的時候,你就到了家。

  Anand意思是至樂,sargam意思是音樂。至樂是音樂:它落入和諧之中。普通人是分裂的、片斷的、分離的。一部分朝北,一部分朝南。一部分想做這個,一部分反對它。非常的不統一,因為那個不統一,不一致,音樂是不可能的。

  成為一,是充滿了音樂。那就是禪師所說的一個手掌的聲音。即使兩個手掌那個聲音也不會成為音樂,它將是嘈雜聲。但是當只有一個的時候,那時一些不能聽到的東西被聽到了。那個無聲的音樂總在那兒,但是因為衝突、混亂、群眾、許多心念在你堶情A你不能聽到它。它仍有一些小的聲音,但是淹沒在嘈雜聲中。

  人們認為他們有一個心念,他們實際有很多。普通的無意識狀態人是一個集合體,他有許多心念:他真的是一個群眾。你不是一個人,因此我們繼續錯過存在永恆的和諧。它在星星堙A它在河堙A它在山巒堙A它也在我們堶情A那個同樣的和諧,因為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

  一個人必須在他堶掖迣y了統一,一個人必須變成一個個體。確切地說,按字面上,個體一詞individual,意味著不可分割。當一個人成為不可分割的,就有了音樂和喜樂。喜樂和音樂是同樣能量的兩個方面。成為喜樂的你將感到越來越多的音樂在你生命堙A成為越來越悅耳的,你將感到越來越多的喜悅在你生命堙C

  自古以來,在世界上的所有神秘主義學校,音樂都被作為一個靜心的偉大幫助來使用,只是為了這個目的——因為外在的音樂能觸發內在的音樂,它能製造一個同步共鳴。聽外面的音樂,一些內在的東西被觸及,當你聽著音樂,偉大的音樂,那總會發生:一些在你堶悸漯F西開始聚攏成一體,一種寂靜產生了。一會兒如此許多的堶惕n雜念頭的人群消失了,你堶悸漸奕鶖囓═F,突然只剩下寧靜。

  音樂只有在它能創造內在寧靜時才是偉大的,那是判斷偉大音樂的標準。現代音樂——爵士樂和流行音樂——一點兒也不是音樂。他不能在你媄銙迣y寧靜,相反的,它只是反映你外在的嘈雜。它無助於你的靜心。但是人們喜歡它,因為它符合你的嘈雜:他們是吵雜的而現代音樂也是吵雜的。它描繪了他們的吵雜。但是它不是偉大的音樂,它一點兒也不是真正的音樂。

  奧修告訴我們關於一個植物和音樂的實驗。當現代音樂播放的時候,植物趨向於回避,當古典音樂播放的時候,它們能長到如它們正常時的兩倍大

  現代音樂,只是反映了內在的吵雜,而古代音樂則反映了聖人們的寧靜,它能被用作於外在的設備,來挑起你內在的和諧在你媄銦C

  聽古典音樂,聽古代東方音樂,對你會非常的有益。 Anand意思是至樂,vijen意思是勝利,獲勝。唯一值得去做的勝利是獲得至樂,所有其他的只是純粹的浪費時間和生命。唯一的勝利是去戰勝我們自己。

  政治和宗教是完全相反的兩個維度。政治努力去戰勝別人,宗教是努力去戰勝自己。努力去戰勝別人的人是那些忍受著自卑情結的人,他們不能做自己的主人,因此他們想去統治別人作為一種替代。

  那些能做自己主人的人,他們完全不喜歡統治任何人,實際上他們也不能。甚至當一個機會給出了,對他來講也不可能統治別人。去統治別人你不得不忍受一種自卑情結。而成為自己師父的人,即沒有自卑情結,也沒有優越感。他不遭受任何情結,他自由於所有的情結。那就是內在勝利的意義:免於所有的情結。免於所有的情結就到在了天堂。

  那就是你名字的意義,讓它也變成為一個事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