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十章只有通過慶祝才能表達

 

  deva bhavito--上帝的感覺。那將成為你的路。越來越深地走入內心,完全忘記你的頭腦。成為無頭腦的,好象頭腦不再有了。用「心」來發揮作用。除非你的感覺要去做它,否則永遠不要做任何事情;永遠不要做任何事情,只因為你認為它們對的。通過思考你將永遠不能來到那終極,你必須通過那個感覺之門。

  世界上有兩種類型的人:一種類型的人通過思考,另一種類型的人通過感覺。都到達同樣的地方:上帝的地方。它是同一個神殿,但是有兩個門通往它。

  新桑雅生想知道是否他已瞭解葛吉夫

  不,一點兒也沒有。即使你瞭解他,也不會有什麼聯繫。他對感覺這種類型沒有關係。他的工作不是愛,它是困難的,算計的工作,它是數學的和科學的。它不是煉金術,他是純粹的化學。葛吉夫不是屬於你的那個人,你也不是屬於他的那個人。

  瞭解象葛吉夫這樣的一個人只意謂著一件事情:除非你與他在聯繫中……你可以經過他,你可以看到他,但那沒有作用。你可以和他在同一節車廂旅行,那沒有作用。不會有任何可能的聯繫在你和葛吉夫之間。

  udgatri意思是神曲的歌者。生命有意義,只有當你有能力爆發為歌曲。

  我們象閉著的蓓蕾生活著,我們必須象花兒一樣盛開;在那個十足的開放中,生活成為充滿意義的。除非一個人能分享他的生命與存在一起,他將依舊無意義的。

  每一個人到這堥荌菑@首歌曲,沒有其他的人能唱你能唱的那首歌,它必須恰恰做為你的,而且只是你的。如果你不唱它沒有可以替代於它。世界將因此留下缺乏一直到永遠,有些事情將被錯過。你將永遠不會感覺有價值,你將永遠不會感覺是存在的一部分,你將保持為一個局外人,陌生人。

  當那一刻我們在慶祝堙A把我們的生命傾注到存在中,我們成為它的一部分。在那個徹底的傾注中自我消失了。實際上,自我不會消失,除非你唱過了你的歌,舞過了你的舞。

  udgatri是一個古老的詞。它被用於在印度的一個牧師,曾發狂地唱關於上帝的歌。在技巧上他們不是唱歌,不是音樂家,但是他們是一首歌,他們是音樂。他們發狂地在愛中與存在一起。出自於那個瘋狂的愛,一些東西在他們堨X生,通過他們出生。

  edbhava意思是真正的出生。桑雅生是真正出生的科學。第一次出生是身體上的,它只製造了你的身體但不是你。你的身體生成在母親的子宮堙A但是你仍然沒有出生。那個廟是空的,主人仍然未在,或者用另一個說法主人睡著了。只有當主人醒著的時候是真正的出生,那是第二次出生。那意味著所有啟蒙的方法。啟蒙意味著你進入一個學校,那個將象子宮(創造身體)一樣創造你的靈魂的地方。

  桑雅生是一個偉大的義務——一個去讓你自己重生的義務。

  unmana意思是無念。心念是在你和「你」之間唯一的柵欄。每個你是你虛假的自我,第二個你是你的真我。第一個你是個性人格,第二個是你的靈魂。在兩者之間是心念。心念在每一個方面支持人格,人格是心念的一個副產物:人格是心念的外在,心念是人格的內在;它們彼此幫助。

  除非一個人丟掉心念,他就保持著虛假。丟掉心念是放棄個性人格,丟掉心念是放棄那個面具,丟掉心念是成為完全的赤裸。在那個赤裸裸堙A一個人遇到了做為一個真正所是的他自己——而不是做為一個思考,不是做為一個希望,不是做為另外的期待,而是做為一個真正所是的樣子。瞭解它是去瞭解到那真相(真實),瞭解那真相就是成為自由、解脫。

  真相(帶來)自由,赤裸的真相(帶來)自由。

  upgeya意思是去慶祝,生命是一個禮物要去被慶祝,一個我們一直視為想當然的禮物,我們卻沒有感到任何感激。而那個是唯一的罪惡:不去對整體所給予的這樣的一個珍貴的,巨大價值的禮物感到感謝。我們不能償還它,因為我們不能償還它——沒有辦法去償還——我們只能處於極大的感激之中。因為我們無法支付它,宗教產生了。

  宗教不是任何事情,只是感激,這個感激只有通過慶祝才能被表達。它不應只成為口頭上的,它應在你的舞蹈當中,它應在你的絕對的本質中。它不能只是一句對上帝的「謝謝你」,那太貧乏了。詞語無法傳遞任何事情,你不得不成為那個「感謝你」。

  那就是upgeya的意思:當你感到如此的感激,你在感激中舞蹈。那是我在這兒的所有教導。

  deva意思是神的,parinita意思是和某某結婚(marry)——與神性的結合(marry)。

  除非那個發生,沒有什麼會發生。除非一個人開始進入深深的愛與那個整體,所有其他的愛都要失敗。他們失敗只是因為對整體的渴望。如果你理解它,你不能失敗;他們將成為墊腳石。那時每一個愛者是上帝的一道光,每一份愛是同一個巨大海洋的一小滴水。那時沒有什麼失敗,每一件東西都是成功的,每一樣東西成為這個巨大場景的一部分。每一樣東西成為一個臺階它帶著你越來越高。但是這個觀點應被明朗,一個人去與上帝結合。所有其他的結合都只是在半途,所有其他的愛戀只是那個與上帝之間的偉大愛戀的一部分。

  讓桑雅生成為這個偉大愛戀的開始,桑雅生只有在它變得與那神性結合才是真的。

  deva意思是上帝,upnita意思是帶著走近。

  桑雅生是帶你走近上帝的橋。它不是一個宗教:它是一條路,一條生命之路。他沒有信條,它只是一個了悟,不帶有哲不,不帶有神學,不帶有教義。它是自然地生活之路,自發地,自覺地,但那個成為橋。

  然後慢慢地,你繼續越來越近地走向上帝。你不知道上帝在哪兒,所以你不能直接朝向上帝。但是如果你覺醒、警覺、信任,你自自然然地生活從一個片刻到另一個片刻,警惕地,你將變得更近。不需要徑直做任何努力朝向上帝,你將被帶得越來越近。一天突然你成了上帝,一天突然門打開了。

  無論何時你意識到一個一百度的點出現了,那個轉變將自行發生。

  prem意思是愛,deshana意思是佈道——一個愛的佈道。愛只有通過生活才能被教。愛不能被濃縮進一個散文,它是一個太鮮活的現象,而不能被濃縮為一片文章。它是如此浩瀚以致它不能被任何詞語限制,而且它是如此神秘,所有的詞語將不適合表達它。它是那個終極的神秘。

  但是一個人能通過自己的生命教它,那時一個人整個的生命成為了愛的佈道。生活在一個如此的方式堙A每一個你生命的行動成為了愛的行動,那就足夠了。那是祈禱,沒有什麼更需要的。如果我們無限地愛這個世界,我們的愛到達了上帝,因為它是他的創造物,他隱藏在所有他的創造物之後。所以無論哪里我們傾注我們的愛它就到達他,它不能去到任何其他地方。就象百川歸海一樣,所有的愛的行為到達上帝。我們是愛的小河,他是那海洋。

  有意識地活出一個愛之生命:那是我要給你的信息。讓那個成為你的進入桑雅生的啟蒙。

  並且記住:孩子不能有許多的愛,因為他們的愛是需要,他們是無助的。愛是一種營養,他們需要它,他們不能給出它。至少,他們只能假裝給予。

  對年輕人來說,愛是一種欲望。他們給予,但是他們給予只是為了得到。孩子不能給,他們只獲得。年輕人給予和獲得。

  最終剩下的是那較老的人們:他們能給予,而不問任何回報。

  那是愛是最高的頂峰:當你給予只為了那個給出的簡單喜悅,那是成熟的。因為這個事實,所有古代社會尊敬老人,因為在老人的年紀,愛能到達最高的山峰的頂點。

  一個即將離開的桑雅生說:我的心有一點沉重

  沉重?那是好現象。當你有一顆心,只有那時它能沉重!許多人們沒有任何心。

  它是好的!那顆心在成長,所以它變得沉重;不需要擔心。離去是困難的,那就是原因。但是這次你將去做我們工作,所以奉獻更多的時間如你所能地去做我的工作。

  一個先前寫過一封信介紹導瀉冥想到這個陌生地方的桑雅生,他擔心一些人吹捧

  不,不必擔心——不必擔心:只是介紹它。我將繼續幫助你,只是介紹它。人們是需要的——只是介紹冥想,你將發現人們到來,你將發現人們非常贊同。一點兒也不要擔心。它是一些將在未來遲早深得人心的事情。

  我們可能做得有點兒早,但只是那樣,所以那沒有任何問題。有智慧的人將很快被吸引。永遠不要管那些愚蠢的人。他們沒有被吸引那是好的,因為無論何時他們被一些事情吸引,就意味著那個事情也是愚蠢的了。在西方有智慧的人將被吸引,你將發現許多許多人們已完全準備好,只是等待一些事情,但不知道它是什麼,在黑暗中摸索。如果你展示給他們一點兒光亮,他們將開始到來。

  你將驚訝當你開始幫助人們,你正在學習許多關於靜心的事情,你沒有意識到的。你瞭解它們,但是只有當你開始教導人們去做,你變得意識到,因為那時你必須清楚明白地說出許多事情,那些也許只是像影子一樣深深潛伏在潛意識的某些地方的。你必須帶它們上來,你必須口頭表達它們,你必須給它們以形式。突然當你給它們一個形態,你也變得意識到到你瞭解了這個,那個你未意識到的。

  最好的去學習靜心的方法是去教它。高級的事情只能通過教導而被學習,越高它們越是。除非你開始傳達,你自己的存在將保持模糊,藏在一種霧中;沒有必要把它們帶進光明中。但是當你必須使他們確信,你必須把它們帶入光明中——你首度地變得清楚地意識到它是什麼。

  所以它將也能也為對你的一個幫助,一個極大的幫助。你是那兒最好的教育機構之一,所以許許多多的人們將變得完全準備好接受它,你只需有必要聚集一些勇氣並走出去。在開始,只是影響一些新的朋友,聚攏他們,然後事情開始將自行進展,我將伴隨著你。

  一個專心于藝術行為的桑雅生,也在西方將奧修介紹給人們,問是否在同一時間她能做許多事情

  你能!每一個人真的能夠做許多事情,如此許多的事情以致你不能相信它。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小的數值上,沒有使用超過7%我們的潛能。所以無論什麼你在做的,你能很容易的至少做十倍的它。而且如果你付出一點兒更多的努力,那麼會有十五倍還多。美妙之處在於你做的越多,就有更多的能量去做]

  我們從未變得意識到我們極大的潛能,因為我們永遠沒有給它任何挑戰。給你自己盡可能多的挑戰。生活是短暫的,它在飛逝,它從你的雙手中溜走。當它離開的一刻,一去不返,但是如果你能有創造性地使用它,那一刻它走了,但是你從它之中榨出了所有的汁液。你將成為富足的:那一刻將離去,但是它將留給你一份極大的財寶。

  如果人們真的全然的生活,那麼他死的那個時候,他為他自己帶來了一個王國。他不是空著手走的,只有亞歷山大是突著手走的,而不是一個佛。

  所以不必擔心,承擔如所能多的挑戰。這是我人經驗,做著許多事情的人們總是有時間去做更多的事情。什麼事情也不做的人們一點兒也沒有時間!如果你告訴他們去做些事情,

  他們說「我沒有時間,沒有精力」,他們是對的在一方面,因為他們的精力保留在未激發堙A在一種消散堙A在一種沉睡堙C

  從每一個角落激發你的能量,你將變得燃燒。像一個兩端都在向一起燃燒的火把一樣生活,是唯一正確的生活,全然地生活的人的祝福是極大的。

  人是一個多面的存在。你能做許多,許多事情。記住,所有世界上的偉大的發現是由在許多領域做事情的人們做出的。出自於那些許多領域的事情,一個雜交發生了。舉例來說,如果一個數學家開始繪畫,那時沒有畫家能做他能夠做的同樣的事情。因為數學將在一些地方存在。如果他也是一個音樂家,那時他的繪畫堭N有另一個尺度;將有一些音樂的東西,音樂在色彩堙C如果他是一個愛著的人,那時一些愛的東西將也在繪畫堙A如果再三。如果他只量個畫家,那繪畫將是蒼白的,它將是一維的,它將沒有深度。也許技巧是非常正確,但是只是技術上的正確。它將不會成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品,它將不會成為一個作品。

  就象當男人和女人交會,小孩子出生。當不同種族的男人和女人交會,一個更好的小孩子出生,因為那個女人帶著從她一方的所有的文化——一個不同的文明,一種不同的風土,一種不同的視角——那個父親也帶著一種不同的文化,不同的風土,不同的語言。孩子成為一個交點,必定的,那個孩子將有一個更富有的生命。

  人們不必在他們自己的國家結婚,他們不必在同一個教會媯盛B,他們不必與同一種顏色的人結婚。結合應更可能的遠,如果你能發現火星人,與他們結婚!那將是一個星際婚姻,一旦我們在其他行星上發現人們,這將是可能的!一個完全不同種類的孩子將被生下來:他將成為一個突變,他將帶一個新的人類到這個世界上。

  那就是所有發明創造的發生。 一個音樂家開始繪畫,一個畫家開始譜曲,那時一些東西必定要發生。

  所以做可以的更多的事情。他們將全部是貢獻,他們將全部使你越來越富足,多面手。

  一個桑雅生說:我感覺脆弱的,在西方的精神之中

  它是自然的,它是自然的。住在這兒這麼長時間使你脆弱,使你柔弱,使你易碎,因為那是向上帝敞開的唯一途徑,向宇宙敞開。一個人必須成為無防禦的。當你走出這個佛境,你將有一點兒害怕,因為這個世界是堅硬的,這個世界是陽性的,好鬥的,西方更是如此。

  但是不要擔心,這個脆弱不是虛弱:它是真正的一種新的力量,它是陰性的力量。記得女性是弱勢性別的觀念完全是廢話。女人是強大的性別,男人是虛弱的。在一個方面男人不是虛弱的,那就是在肌肉方面,在動物方面。否則他不比女人強大。

  女生活的比男人時間長,五年以上。她們比男人更能抵抗疾病。比女人更多的男人瘋了,人們預期的恰恰相反。比女人更多的男人自殺了,儘管女人談論自殺,她們永遠不做。無論何時她們服藥(自殺),總是只吃它們在一定數量之內。

  女性的能量有它自己的力量,它是非肌力的,它不是動物的,它不是穆罕莫德•阿堛滿C它是一個佛,它是無防禦的,脆弱的,但有著巨大的力量。

  所以一點兒也不必擔心。你將能面對西方,不會在衝突堙C你將能保全下來,不被破壞。你也不需要保護你自己,你不需要培植一個保護的盔甲在你周圍。那能量它自己就足夠了:它有它自己的力量,隱藏的,秘密的,不是在表面的,但是在最堶悸漱中萿滿C

  所以不需要擔心,只是去,我將在每一個地方看著你,如它所是那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