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十四章小水珠包含著海洋的奧秘

 

  對一對離開的桑雅生夫妻說:

  在那兒幫助我的家人,並且繼續靜心,如果你能每天做一點兒靜心,至少一個小時,你將完全不會錯過我。在那一個小時你將在這兒,因為靜心是我的味道。我的氣氛。無論何時,無論哪里,你靜心,你就接近我。

  uddipo意思是發光的藝術,點燃一盞燈的藝術。

  人被生下來全部是為了需要成為一盞燈。什麼也不缺,只是需要把它們帶到一起,進入一個確定的秩序。你有那個火柴盒,但是除非你在它上面劃那個火柴頭,它沒有火焰。那個火焰是有的——隱藏著,潛在的,潛力的——但是它必須被顯明。

  人被生下來是要成為一個佛,所有那些是需要成為一個佛。每一個人被提供給同樣的材料。那就是出生,那就是生命所是。而存在是非常公平的:它沒有給一些人較多,而給一些人較少。成道、成佛,不是一種天才。每一個人不是一個音樂家,不能是,每一個人不是一個數學家,不能是;但是每一個人能成佛。它是如此自然的一個行為,就象呼吸。無論你是一個數學家,或一個音樂家,或一個詩人,或一個舞蹈家,它都沒有關係:你必須呼吸。呼吸不是一種天才,它被給予所有人,同樣,成佛也是,同樣開悟也是。

  師父的作用是把所有那些在混亂中的,帶到你堶惘足鬲Y一種秩序,在光芒能爆發的地方。那噴射的光芒是uddipo。

  madito意思是醉於神性,那是你的途徑。變得越來沉醉,淹沒,失去(自己),那需要成為你的靜心。

  有兩種可能方式的靜心:一種是自我憶起,另一種是自我遺忘。如果你憶起自己,那時虛假的自我立即開始消失,真正的我出現。如果你忘記你自己,那麼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遺忘中,你的假我消失,真我出現。所以方法看起來不同,截然對立,但是結果是同樣的。

  世界上有兩種類型的人們:一種將通過自我憶起到達,另一種將通過自我遺忘到達。自我遺忘將是你的方式。

  dhristina,它是美的,因為它使人想起基督之一,有非常少的人如此讓人驚奇,如此美麗。只要想起們是一個祝福,只要有某種聯繫與他們就是一種至福,因為無論他們是什麼,每一個其他的人也是。只是他們變得意識到它,其他人沒有意識到它,那是唯一的不同。你與基督之間並沒有許多不同,但是它仍然也不少。說它不多,因為你是一個睡著的基督——醒來了將沒有任何不同,但是仍有一個不同,因為那個沉睡能一直繼續。除非一個人努力去醒來,一個人能繼續沉睡數百萬世。因此它有一個巨大的不同,但在基本上沒有不同。

  把它記在心堙A你的名字必須也成為你的真實。它是可能的,它在我們內在的旅程。它不是不可能的,它不是到達到遠處。只要一點點強烈,一個對成長的深深渴望,事情開始改變。非常強烈的去朝向頂點,你將開始朝向頂點。當那強烈達到了一百度,那個非常的強烈就是頂點!你已經到達了珠穆朗瑪峰。

  意識的珠穆朗瑪峰被意指基督意識或克塈い熒N識或成佛的狀態:完全的覺醒主同一狀態的不同名字。

  shabnam意思是露珠。

  人是露珠但是包含著整個海洋。那就是人的奇跡,似非而是,那個神秘,成為一個人:如此小,也如此巨大,如此有限,也如此無限,被限制在生與死之間,但又超越兩者。那個小的並不小。因為甚至最小的小石頭堣]包含著所有的物質的奧秘,最小的小水珠包含著所有的海洋的奧秘。人是一個小的宇宙,所有的宇宙含容的被以一種縮微的方式包含在人之中。人是一張地圖,如果一個人了悟了自己,他將了悟到所有的。

  因此,自古以來,先知和聖人教導人們:知道汝自己,因為通過知道你自己,你將知道所有的值得知道的,所有要去被知道的。

  udgiti意思是歌唱——不是一首歌而是歌唱。一首歌是一個完工的產品:它已經被定義了,它有一個開始和結束。歌唱是一個過程:不明確的,仍在成長的,仍然流動的,仍然不可預知的。生命不是一首歌,而是一個歌唱。它沒有開始,沒有結束。它持續著從一個神秘到另一個神秘,從一個頂峰到另一個頂峰。生命不是一個閱歷而是一個體驗。

  實際上,所有的名詞是假的,只有動詞是真的。有一日它將發生:將有一種語言,沒有一點兒名詞。那將是最科學的語言,它將只有動詞,因為在生命堙A沒有什麼東西是靜態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變遷的。

  赫拉克堹S說:你不能兩次邁入同一條河流。而我說:你不能邁進同一條河流甚至一次。它如此流動,持續的流動。

  改變是唯一的真實,唯一的真相,當我們不理解這個的時候問題出現了。當我們開始粘著;我們試著去把那個動詞轉變成名詞,那做不到。在愛(loving)是真的,愛(love)不是真的。當你試圖把「在愛」變成「愛」的時候,你陷入了困難,你違反了生活,因為生活不是生活而是活著。

  如果你能記住這個,慢慢地能吸收那個流動的精神,問題消失了。因為它們不再更多產生。執著消失了,依附、條件消失了,生命變得如此自由,如此喜悅,它知道沒有糾纏、追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