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十三章整體也融入了你

 

  奧修給一個十歲大的桑雅生(名字)

  Gitika意思是一首小歌。如果生命能變成只是一首小歌,那是十二分的太多。那足夠滿足心的所有的渴望,那足夠完滿一個人的生命。

  但是很稀有一個人的生命成為了一首歌。人們把它轉變成一種算計,它變得更加算術,相對詩而言。他們思考金錢和權力的事情,所有那些旅程是恰無意義的。他們是追求自我滿足的旅程;通過那個自我,歌完全死掉了。只有當自我不在的時候,一個人成為了一首歌,一個人成為了愛,一個人成為純淨的,一個人成為了蓮花。

  Uddhava是克塈い漱@個朋友的名字。在印度神話中克塈い漪O最華美的一個形象,最惹人愛的。克塈い漱@詞字面上的意思是:它意味著一個有吸引力的人。吸引力一詞,來源於和克塈い漯漲P一個詞根,克塈い滿G一個象磁鐵一樣的人,他的出現立即創造出愛,在數千人之中。

  Uddhava是他的最親密的朋友,他的工作是成為在克塈い漫M他的弟子之間的媒介人,在克塈い漫M他的愛好者們中間。Uddhava也是非常美的,偉大的優雅。他的名字也是富有意義的。印度神話編織名字和它們的意義。名字不只是名字在印度神話堙A它們有著巨大的意義。Uddhava意思是歡宴,歡慶,慶祝。

  在弟子和師父之間,慶祝能成為唯一的紐帶,媒介,在愛人和所愛之間,唯有慶祝能成為那橋樑。在人和上帝之間,沒有任何橋樑成為可能,除了慶祝。除非我們放任地慶祝,我們不能知道什麼是上帝。只有在慶祝的巔峰那一刻,我們走近到他的頂點,我們來到了對他的一瞥。

  所以這個比喻是美麗的:克塈い熒N味著一個有吸引力的人。上帝的吸引力——那是為什麼每個人在尋找他,渴望他,有意無義地,向著上帝摸索。上帝是存在的最中心。每一樣東西在受著吸引朝向上帝:甚至岩石和樹,動物和鳥兒,無意識的人和有意識的人——都在努力地朝向上帝。那個拉力是巨大的。一個人可以稱它為真理,你可以稱它為至樂,那沒關係——只是名字上的不同——但我們都在尋找著一些事情,那個我們在我們的生命中失落的。

  Uddhava意思是上帝最親密的朋友;而上帝最親密的朋友是慶祝。是慶祝的氛圍包圍著上帝,它是歡慶,它是絕對的喜樂。在探索者和探索之間,在愛人和所愛之間,在皈依者和神之間,是慶祝發揮著信使的作用。它帶來上帝的消息,它帶祈禱從皈依者那堙A那就是這個比喻的意義。

  我在此的所有努力是去創造一個慶祝的氛圍。只有在那個氛圍中,人們開始成長朝向上帝。那是真正的成長你的潛能,你的種子的土壤,成為一棵愛的、祈禱的大樹,最終進入神性的開花。

  Prem意思是愛,gianni在梵語中的意思是一個知道的人,知者。所以你的名字將意味著通過愛而來的聰穎,愛的智慧。

  有通過邏輯而來的聰穎。它只是智力上的;它不能改變你,因為它永遠不能移向你的心,除非你的心開始移向你。你繼續收集知識但是你不能通過那個知識轉變,那個知識成為一種死的負擔。你成為一個學者,博學者,但是你依然是如你從前一樣愚蠢。它不能帶給你智慧,它不能帶給你洞見,它不能帶給你任何轉變,它不是一個重生。它只是在你的記憶堸嚙n,那個記憶對收集有無止境的能力。科學家說每個人的記憶系統能包含世界上的所有的圖書館。那將使你成為一個能行者的百科全書,但是不是一個佛,不是一個基督。

  除非愛發生,除非聰穎是通過愛而發生,智慧不會出現。愚蠢在假扮知識堳鬮礡C在知識的正臉背面,各種各樣的糊塗事繼續上演。實際上它們能存在於一種更好的方式堙A現在因為它們是安全的,有保護的,更好的保護。你甚至能為你的愚蠢辯護。那就叫做合理化。一個博學的人,為他的愚蠢辯護——那是合理化。你能保護它,它們能繼續在你堶掄蘌獺C

  知識所創造的是最巨大的危險之一:它不毀壞你的無知,相反,它保護它。記住,假冒的知識它保護無知。

  真知識是象光一樣的:它出現的那一刻,黑暗消失了,它們不能存在於一起。但是光只能出自於愛的火焰。

  所以開始于愛,結束于智慧。愛是那個朝向智慧的梯子,心是那扇門。

  奧修給一人桑雅生(名字),保持它的希伯來本名,那個他不知道什麼意思的。

  你試著去找到它的意義,並且我也嘗試。

  它是好的……它聲音很美,有時意義並不如此有重大意義,比起聲音而言。聲音是更富有意義的,比意義本身。如果它有一些韻律在它堶情A有些音樂在它堶情A那是它的真實的意義。

  我們所給予詞的意義全都是任意的,它們被給予意義,所以任何意義能被給到任何詞上。但是聲音是更自然的,它在那兒。每一個詞首先必須有一個聲音,那麼慢慢地它聚集了一些意義。人是一種尋找意義的動物,所以他不能休息,除非他找到一些意義。如果它沒有,那麼他投射它。但是所有的詞在開始的時候,只是做為聲音。

  就象小孩子開始喃喃而語「ma,ma,ma」,那麼它變成了「ma,mother,madre……」

  在世界上所有關於媽媽的來自于那個喃喃的咕噥,而那個咕噥最終決定了對於媽媽這個詞。為什麼它是較簡單的在所有語言堙A因為每一個孩子任何地方出生的,發現咕噥 「M」較簡單比任何其他的聲音——所以媽媽,媽咪,但是所有它們都出自于孩子的咕噥。甚至咕噥mumbling一詞也出自于那個孩子所創造的聲音:媽咪,媽媽,mumbling也來自於那個同樣的聲音。

  慢慢地它聚積了意義,因為媽媽是對孩子最有重要意義的人,母親一詞變得非常意義重大。那麼母國和母語都變得意義重大。但是它們都來自于小孩子無意義的咕噥。他什麼也不知道,並且他也不叫他的媽媽,它只是享受那個聲音,那是簡單的對他來說。但是因為,當他咕噥時,他發現總是,幾乎總是,那母親在那兒。它成為和母親的聯繫。無論何時他咕噥,母親跑向他,所以慢慢地他開始理解,它一定是他的母親的名字,不知何故它促使他的母親來到他。

  那就是為什麼我們的詞慢慢地出現,開始每個詞是一個聲音。聖經說:在開始是一個詞,那個詞伴隨著上帝,而且那個詞是上帝。那不是正確的翻譯。它應該是:在開始是一個聲音,那個聲音伴隨著上帝,而且那聲音是上帝。那它將是更科學的。

  不要擔心如果你不能發現那意義。沒有任何必要擔心。聲音是美妙的,它只是有一些音樂品質在它堶情C

  所以成為喜樂的音樂,一個喜樂的聲音,一首喜樂的歌。

  Yogino意思是一個探尋與存在成為一體的人——探索與存在合一,一體的探索者,瑜伽的意思是聯合(一體)。

  不知何故我們感到分離,不知何故我們感到我們不是存在的一部分,我們成為遺落的一部分。那個感覺是真實的:心念(頭腦,下同)來到我們和存在之間,它象一堵牆環繞著我們。存在並不遙遠,但我們被隱藏在牆後面。那牆是透明的所以我們能看見,但是我們仍舊不能達到和觸及。

  無論有什麼,心念都在不斷地歪曲,因為無論什麼都必須通過心念。在它到達我們之前,心念改變了它的顏色,改變了它的形態,心念隨著它自己修正了它。只有那時心念允許你知道關於它。(心念只讓你知道它想讓你知道的事物的樣子)

  科學家說只有2%的資訊到達我們,另98%完全被篩選出。心念不允許它們達到我們;它們太危險了對於它的存在,對於它的安全。

  這個心念必須被丟棄:那就是一個瑜伽行者的探險。如何到達無念,那是它的目標。當它無念,就沒有了障礙:你是橋,你融入了整體,整體也融入了你;水滴成為了海洋,海洋成為了水滴。那個存在的終極的高潮稱之為三摩地。

  聖法蘭西斯是曾經行走在大地上的最美麗的人之一。非常少的佛曾誕生在西方。東方大家知道有許多象法蘭西斯一樣的人,但是在西方他是非常獨特和孤獨的,一個孤獨的頂點是如此高,以至它不能有任何夥伴。在東方許多許多人象法蘭西斯這樣,因為東方的探索已成為了內在的。西方的探索成為了朝向外在的。在西方你能發現很多科學家,但非常少的,幾乎是一個也沒有,在東方。神秘家的情形也恰恰相同:在東方有許多,在西方,沒有或幾乎是零。這個情形必須被改變,這不是一個好現象。

  東方應學得有一些更科學,西方應學得有一些更宗教性,因為只有當科學和宗教相會,東方和西方才能相會。(人類的)未來將非常依賴於這個科學和宗教間的偉大會合——那媟R不是反邏輯的,邏輯也不是反愛的,它們一起手拉著手,那堨早怑Щp姻了。

  那是我在這兒對我的桑雅生的努力。基本的工作是這個:創造一種宗教和科學之間的綜合,有一個盡可能銳利的智力和一個盡可能深入的心靈。否注人類註定要毀滅。這是可能的,實際上這將是自然的事情,因為人有這兩種能力,天生的能力,不需要去傾向于一方。

  我將保持你的名字,以便你能越來越朝向神秘,越來越朝向心,越來越朝向宗教性。

  西方的頭腦必須變得更朝向神秘主義,那時將有一個平衡,東方的頭腦必須更朝向科學,那時將有一個平衡。兩者都傾向於極端了,而過度總是帶來痛苦。東方忍受著貧窮,外在的貧窮;西方忍受著內在的貧窮。任何人都沒有必要變得外在或內在貧窮:我們能創造一個每個人在兩者都富足的世界。

  一個離開的桑雅生說:我覺得有一種感覺想永遠地來這兒,但是我並沒真的準備好,我不是感覺到我已準備好了這次

  不,你已準備了,在這堥S有問題。什麼引起衝突在你堶情G你深深地想來在這兒,但是你不能信任你自己深處的聲音,那是個麻煩。

  人們不能信任他們自己內在的聲音,它總是發生。他們從未聽它,他們怎麼能信任它?它看起來如此不合邏輯,它的出現沒有任何論據;它無緣由地在那兒。頭腦希望原因和論據——「為什麼? 」,但它回答什麼也沒有;它只是說「做它!」

  它看起來是瘋狂的,所以頭腦開始懷疑它,譴責它,壓制它,把它放在一邊,不去聽它。那時你製造了一個裂縫。

  傾聽它,那時所有的恐懼和這個動搖將消失。它是因為你是分裂的。……

  只是去,並且接受……無論如何,更多的時間有必要去完成那堛漕き﹛A然後永久地回到這堙C

  一個離開的桑雅生說,他總是擔心,主要是在於人們接觸上。

  那個擔心能被消散,但是不要急於擺脫它,否則你將壓抑它。變得有耐心,觀察它,試著去理解它。接受它如同做為你的一個部分。不要說它是一些醜陋的事情那粘緊著你的,那將抵制它。它只是你的一部分,就象愛是一部分,所以恐懼和擔心也是(你的一部分),它就象憤怒,也是一部分。

  永遠不要抵制任何情緒,因為所有那些情感組成你,而且它們全都是必要的。當在沒有哪一種情感應該成為一個困擾,它們應成為一種管弦樂在你堶情A它們應該以一種(恰當的)比例存在。沒有任何一種單一的情感應該淹沒你,那是所有需要記起的,但是沒有任何情感需要被完全抵制。

  恐懼有它自己的地方——它是需要的,沒有它你將失去一些東西——但是它不應成為一種恐怖症。所以你必須保持平衡。

  有的人們是如此充滿了恐懼,恐懼遍佈在他的生命的所有地方,那是病態的。而且有的人,他們是如此的對恐懼 「恐懼」,以致他們壓制它,他們譴責它,他們如此完全地拒絕它,以致他們幾乎象石頭,那也是醜陋和病態的。恐懼有其自己的地方在那個內在的機體系統,它有一些東西去貢獻巨大的價值。

  我看它是有一點兒太多了,但是不要走到另一個極端,完全地抵制它。它必須被帶進一種和其他情感的正常的和諧堙A但是它不得不留下。

  所以做這三件事情。第一:打消那個要結束恐懼的念頭。第二:接受它,它是你的一部分。第三:注視它,觀察它,試著去理解它為什麼它在那堙A以及它是什麼。在這三種事情之間,你將把它帶向規範。它將不是消失,它將也不變得更多:它將變得如你所正確需要的一般多。

  一些恐懼是需要的,否則你將失去所有你的適應性,流動性,你將成為堅硬的,石頭一樣的。而且如果恐懼完全從你的生命中消失,那時將沒有挑戰留下,而沒有挑戰的生命變成單調無聊的,那不是好事情。

  但是提醒我,當你下次來的時候。做這三件事情,當你回來我將給你一些特別的小組(訓練)針對恐懼的。

  回來。在那兒幫助我的家人們!

  一個返回的桑雅生,永久留下的說:可是我有一點兒擔心

  那是自然的,無需擔心它。你離我越近,你將變得越恐懼。那時,某一天來自那個恐懼,你只是一「跳」去擺脫了它,那麼每一件事情都消失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