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巴佛陀》翻譯者Darpan

第二十九章不帶任何附加條件

1979年1月31日,奧修講於莊子屋

  anand意思是至樂,喜悅的終極狀態——最終處於一個不能退回的感覺裡,最終處於沒有任何事情與它相反的感覺。它不是一種復合的體驗。普通意義上你的快樂也包含了一些痛苦在它裡面,你的憂愁也包含了一些快樂在裡面,它們永遠不是純粹的。在平凡的生活中,每件事情都是摻雜的,摻雜著它的反面。

  你的愛有一部分完全是恨,你的恨也包含著愛。它是一種病態的愛,一種有病的愛,但是它有。普通的生活經歷每一種體驗都是不純的。所說的純粹的快樂,我的意思是它只有快樂而沒有其它的東西,它是純淨的快樂。

  henk一詞是美麗的,它是日耳曼語,它來自於henry,它的意思是家的統治者。那是一生中達到的最偉大的事情——成為自己的統治者。

  去統治別人的容易的。最困難的事情是統治自己,成為自己內在的主人——而不是願望的奴隸,不是思考慮的僕人,不是被自己頭腦中的一千零一件事情推、拉和操縱,而是成為完全的安然,在家,自己內在王國的國王。至樂只對成為自己的主人的人是可能的,統治了自己內在本質的人:那是你的家。

  prem意思是愛。luciano是拉丁語,它來自於lux,這意思是光明。你的全名意味著愛的光明。在生命中沒有其它的光,所有其它的光只是代替品。某一刻一個人能欺騙自己和他人,但是一個人逗留在黑暗裡。除非愛到達,靈魂的黑暗在繼續。只有當愛敲那扇門的時候黑暗才被打破,只有愛來敲門的時候才是黎明。

  luciano也是美麗的,因為這個名字是給予出生在太陽升起之時的小孩的,在黎明——光明的孩子,清晨的孩子。它能成為一個內在出生的隱喻。黑暗是深的,黑暗是濃的,黑暗已經盛行很長時間了,我們的創造光明的努力是非常小,小到可以忽略。只有偶爾那個移向光明的願望升起,但是那個願望證明只是瞬間的肥皂泡。

  它必須成為堅定不移的,它必須變成一個極大的強度,一個渴望,一個口渴,彷彿一個人在危險中。除非它成為一個生與死的問題,一個人不能創造光明。那時一個人注定要生活在黑暗之中——生活在黑暗之中完全不是生活,它們生活在死亡之中。

  愛是朝向光明的第一步,因為愛是超越自我的第一步。愛是臣服的第一步。黑暗由自我組成,由抵抗,由不放棄,黑暗由「我與存在是分離的」的幻覺組成。你放鬆的那一刻,你信任生命,你不再與它鬥爭,你在一種隨它去的狀態中,黑暗開始消失。只有在愛中,隨它去是可能的,臣服是可能的。

  桑雅生不是別的,只是一種微妙的學習如何去愛的藝術——不是如何愛,只是如何成為愛。愛,不是一種關係,而是做為你生命的一種根本的滋味。那時生命呈現一種完全不同的品質,光明的品質。

  黑暗只能製造痛苦。只有光明能創造至樂。光明是上帝——終極的清楚,先知,洞察力的象徵。

  Deva意思是神性。Harald是日耳曼語,它的意思是偉大的戰士。這個整個的名字將意味著:上帝的戰士,神的戰士。

  人能為他自己而戰,也能為上帝而戰。當他為他自己而戰,他滿足他的自我,他增強他的自我。它是一種追求個人滿足。因為自我是虛假的錯覺,整個的事情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場夢。為自己而戰,首先就是為一些並不存在的東西而戰——那就數百萬的人們正在做的。

  為上帝而戰就是為反自我而戰,為上帝而戰就是為整體而戰。戰鬥存在於自我的毀滅和消失之中,成為沒有人,不存在,在垂死裡,在磨難裡。但是如果一個人能將自己在十字架上釘死,那時臣服是無穎的,絕對確然的。一個人做為一個微小的自我死去了,但是做為整體出生了,做為上帝。耶穌死了基督誕生了。這是真正的戰爭,打其它戰爭的人只是繼續在失去機會。

  所以發動一場反對自己的戰爭,不是為了自我,不是反對整體,而是為了整體。記住:我們不能在反對整體中成功,只能在跟隨整體中成功。

  Anand意思是極樂,geha意思是家——一個至樂的家。人沒有生活在一個至樂的家園中,他生活在集市裡。那個集市進入了他的存在。他的內部存在是一場持續的交通,擁擠的,它總是高峰時間——如此多的思慮,如此多的渴望,如此多的記憶,如此多的期待,願望,程序。人生活在這個擁擠的狀態中終其一生,永遠沒有一個片刻,知道這全部的擁擠是不需要的,它消耗能量,它是破壞性的,它是一種慢性中毒,它是自毀的。一個人能生活在全然的平靜裡,寂靜,一個人在生命裡,有能比在喜馬拉雅山裡更多的寂靜,一個人能與自己在一起,移進如此的空間,永恆不被玷染的——沒有人曾到達那兒,除了他自己沒有人能夠。但是不幸的是我們一直不能意識到自己內在的珍寶,我們生活在表層,我們永遠未進入我們自己的空間。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教導和所有的師父,只對一件事情意見一致,那就是上帝的王國在你裡面,那個家園不需去一些外面的地方找尋,它已經在那兒了。你只需拐入它,接收它,你恰恰只需學習探索你內在本質的藝術。

  這或多或少是訣竅——不是一種藝術而是一個訣竅。就是與那些「知道」的人們在一起來學習。它是一些能被捕捉的事情。因此桑雅生,與一個師父在一起:他移入了他的內在家園。它是有感染性的。如果一個人接近一個移入他內在家園的人,遲早他的寧靜將開始在一個此前從未夢到過的人那裡激起一起東西。他的特別的感應將挑動你裡面的夢,一些未知的夢。他的特別的影響將像一個震動,從你存在的末端傳向其他人。那個震動將成為一個偉大的清洗。它將淨化你,它將燒掉所有的垃圾,但是它將保存那個珍貴的。

  Deva意思是神性,marianne有許多意義。首先——它有一個希伯來的上來——意思是優雅,祈禱,仁慈,但是,非常奇怪,叛逆。叛逆一詞與祈禱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對我而言真正的宗教性的人,總是叛逆的。祈禱永遠不能成為因循守舊的,如果它是那樣,那時它就不是祈禱,那時只是一個社會儀式,真正的祈禱總是一種叛逆,它是一種革命。因為它轉變一個人的存在,它也轉變一個人的世界。同一個詞意謂著祈禱,優雅,仁慈和叛逆看起來是很奇怪的,但是對我它不奇怪。

  第二,它也可能有一個拉丁的來源。那時它意思是上帝的禮物。生命是一個禮物,一個珍貴的禮物。我們不能償還它,沒有辦法償還它,我們永遠欠下了債。我們只能在感激裡鞠躬。我們不能掙得它,它被給予我們是因為上帝的慷慨,因為他是過剩的,因為它不得不給予。那個意思也是美麗的。

  第三件意思是埃及的,在埃及,人men與阿門Amen是上帝的名字。從同一個詞根引伸出基督教的詞語阿門amen,在每次祈禱結束時;而且從同一詞根引出伊斯蘭教的詞阿門amin也是在每次祈禱之後。Amen或amin都意味著「我對你稱是,上帝。我的「是」是完全的,我的信任的完全的,在我的「是」裡,沒有「不」的影子,它是完全天真的。在它裡面沒有混合任何種類的懷疑,在意識裡或無意識裡」

  Amen, amin,他們都意味著「是的,是的,是的」,那是整個的祈禱。除了「是的」以外,我們還能向上帝說什麼?當我們能完全的對上帝說「是」的那一刻,生命開始長出翅膀。

  所有這些意思是美麗的,靜心遍及這些事情,因為每一個名字能做為一個隱喻。它能在生命中給你巨大的洞見。想像祈禱,想像仁慈,想像優雅,想像肯定,信任,臣服,想像叛逆,你將能凝視整個宗教的光譜,宗教的所有七種顏色全部在(阿門)這兒。

  Amand意思是至樂,nirmohi意思是獨立的。

  當我們成為依賴任何事情的時刻,痛苦出現了。附加條件是反生命的,因此它製造了痛苦。附加條件意謂著我們將阻礙任何改變的可能。生命是變化的,由變化組成,我們開始阻礙改變的那一刻,我們開始推動河流。那時我們成為生命的敵人——自然結果是痛苦的,我們受到自動的懲罰。保持獨立是永遠保持喜樂的秘密。

  歡享,生活,愛。但是當事情改變,讓他改變,當事情變動了,不要障礙它們的運動。歸於存在的變換著的流動。那時無論怎樣,帶著至樂,因為你永遠不期待它成為另外的樣子。無論什麼,都是受歡迎的。無論什麼離去了,你跟它說good_bye,再見。你感覺感激它曾經存在,你感覺感激現在它不再有了,這樣為一個新的東西能發生的空間被創造了出來。那時生命剩下一個冒險,不受阻礙的,獨立的。它繼續那個河流的流動。那時海洋不再遙遠——它在每一個片刻越來越近。

  桑雅生的全部秘密是全然地活著生命,完全地,不帶任何附加條件。它是一個不同的現象:有的人們能夠生活,但是不能保持獨立。那麼有的人們能保持獨立,但他們不能生活。那是簡單的,那是為什麼在過去有世俗的和出世的人們。世俗的人們生活在世間,但是變得繫縛和經受痛苦。僧侶從生活中逃走,懼怕被繫縛,他停止了生活。他保持著不繫縛,但是沒有什麼剩餘的可繫縛,他沒有去生活。

  我的桑雅生必須在世界上創造一種新的現象。

  他將處於集市中而仍然不屬於它。他將活過每一件事情,從普通的到非凡的,伴隨著歡樂,伴隨著慶祝,伴隨著趣味,他將保持獨立。當它離去了,他將不依附於它,他將讓它走。他將能歡迎,他將能夠,同樣的,去說再見。那是人類意識的可能的頂點。只有這樣一個人的自由的,解脫的。

  Anand意思是至樂,lionel是拉丁語,它意思是年輕的獅子。

  至樂只屬於那些準備好去放棄群眾心理的人,從那個沉睡的心念,只屬於那些準備好成為獅子的人。獅子有著完全不同的心理,他不信任人群,他不沿著踩過的路。他是一個冒險者:叛逆是他基本的精神。他不是一個追隨者,他為了那個「本面」而探尋。

  據說當佛陀獲得他開悟的第一次瞥見,他像獅子一樣吼叫。這個比喻是有巨大意義的。在那個特別的吼叫裡,那個獅子的吼叫,他整個的過去,那個沉睡般的過去,消散了。他不再是他的社會的一部分,不再是國家的一部分,不再是任何一類群眾的一部分——宗教,政治,意識形態。第一次他獨自了。那個獨自就是獅子的精神。

  第二件要記得的事情是:獅子總是年輕的。老獅子是個自相矛盾的說法。身體可以變老,但是獅子的精神總是保持年輕的,青年的。他永遠不失那份清新。

  那就是為什麼在印度,我們不能畫一個佛陀,克裡希那或馬哈維亞為一個老者——不,永遠不能。沒有任何一幅繪畫,沒有任何一個雕塑存在,把他們描繪為老的。你能去成千的寺院在印度,你將總是發現他們是年輕的。不是他們永遠不變老,他們變老,他們也死去。但是我們沒有注意到它。我們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身體。我們整個所關心的是他們的精神。他們象露滴一樣新鮮,那樣年少,他們永遠不捲入他們的過去。

  沒有人覺察到曾經變得捲入過去。他每一刻在告別過去,保持著他年輕的流動,他的清新是活潑潑的。他永遠沒有負荷,他沒有過去。他活在現在,現在是他的唯一的時間。

  Prem意思是愛,pierre來自於希臘,它意思是岩石。愛的廟宇只能以石為基,它不能建在沙灘上——我們的心念只由沙子組成。沒有什麼永恆的東西能曾經發生在心念裡,因為它全是流沙,甚至沒有兩上連續的片刻是相同的。

  心是由岩石組成的,因為心由永恆組成。只有心能成為一個永恆的東西的基礎。心念充滿了懷疑,懷疑是破壞性的。心充滿了信任,信任是岩石。所以任何深植於心裡的留了下來。愛必須留根於心裡,但是我們完全忘記了心在哪裡,是否它有或沒有,我們懸掛著活在頭腦裡。

  讓你的桑雅生成為一個對心的探索,那個失落的心。那個失落的心是失落的天堂。那個重拾的心是重拾的天堂。它也不遙遠,它離你比你能想像的還近。只要一小點兒努力,在正確的方向,在你自己的生命中向內在一點點的挖掘,那個岩石被發現了。在那個岩石上你能建造永恆的神殿。只有當愛的神殿準備好之時,上帝才能被邀請來。

  一個要離開的桑雅生說:告訴我一些關於感激的事情……因為有時我感覺為每件事情感激,但有時我感到如此空虛,它像一個沙漠。

  也接受那個。不要試圖改變它,只是接受它。無論上帝給予什麼,都為之感謝。

  有時他給予沙漠,因為它們是需要的。有時空虛發生了,它們有著極其重大的意義,所以不要試著去改變它們。那是忘恩負義的。那意味著你試圖去扭轉一些被給予的東西。真正的感激意味著無論什麼發生都是好的,甚至充滿了空虛那時。

  只是允許無論什麼發生,親切地接受它。當沙漠狀態被親切地接受了,它開始轉變成一個花園。它成為了伊甸園。那就是感激的奇跡:無論它碰觸什麼,它都轉變成金子。

  不要試著做任何事情,只是在它裡面放鬆。你能做什麼?如果他需要一個沙漠,那時歡迎它,走進它。

  在過去,基督教神秘家曾走進那個沙漠,為了一個確定的原因——為了這種沙漠。他們按照那個線索,他們走進了沙漠,以便他們能在內在和外在生活,在兩個方面都生活在沙漠裡。有時這樣一些花在沙漠裡開放了,你永遠不能想像在一個不毛之地,這樣美麗的靈魂能夠盛開。

  但是我不是說去走向一些沙漠。那個內在的足夠了,沒有必要去尋找外在的(沙漠)。如果外在是需要的,上帝將把它給你。只是等待且信任著!

  一個返回西方的桑雅生問,在那裡做什麼。奧修問哪一種靜心他最喜歡,他回答:我喜歡禪宗的打坐

Sw. Samarpan Darpan譯於2007年12月

本書格言選

  1、宗教不是任何事情,只是感激,這個感激只有通過慶祝才能被表達。

  2、這是一個聚攏所有你曾經活過的生命片斷的時刻,這是一個把你所有所知放在一起的時刻。

  3、沒有人能取代你。你是唯一的,你此前從未有過,你也永遠將不會再有。

  4、至樂是一個突然的客人。它何時來,怎樣來,為什麼來——無法回答。它來了,那是確定的。

  5、當一個人成為愛的本身,當愛是沒有位址的,不再是一種關係,而是一種狀態,一個人擁有的絕對的品質。

  6、愛是上帝唯一的神廟。愛的神廟不屬於任何教派,任何宗教。愛僅僅是愛。

  7、真正天真的人象一個小孩子:他不知道關於好的或壞的的事情。他處在一種未經算計的生活堙C無計畫的,從一刻到另一刻。

  8、愛是永遠不忌妒——因為愛有這樣一種巨大的滿足在堶情A你怎能變得忌妒?

  9、男人和女人的結合是極其有價值的,他教給你如何成為整體,他教給你如何去聯結,而這是一個內在整合的開始

  10、譚崔是比瑜伽更高級的階段。瑜伽或多或少是生理上的;譚崔比你的生理上更深。

  11、保持著小孩子的童心,嬉戲,那時上帝就離你不遠了。所有的需要就是一雙驚奇、單純和嬉戲的孩子般的眼睛。

  12、真正探索的開始不能建立在信仰和懷疑的基礎上。你必須完全的敞開,你不能以先入為主的成見開始。

  13、一個智慧的人不需帶著準備好的答案陪著他。

  14、上帝將不會問你,犯了什麼罪和你沒有犯什麼罪。他將只問你一件事情:「你為了什麼活著?」只有一件事情「為什麼你不敞開去生活?」

  15、人類需要一種健康的宗教,一種宗教能真正的幫助人們去笑,去愛,去生活,那就是我的努力所在——創造跳舞的桑雅生。

  16、宗教與禁欲主義沒有一點兒關係,禁欲主義是出自於受虐狂者的頭腦。

  17、我關於新型社會的觀點,是我們將允許所有類型的人們存在於每一個社會之中,人們必須給予完全的自由,成為他們自己。

  18、我不盼望你選擇跟隨我, 或者,並沒有任何期望, 所以沒有人可能挫敗我 。

  19、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非常壓抑的社會,我們的無意識充滿了禁忌,壓抑,它們必須被拋掉,一個人才能夠變得完全地空出。

  20、真理從來不會順從傳統:真理只遵從它自己。真理不能被模仿,它只能是新穎的。

  21、每一個小的片刻,永恆都在敲著你的門,如果你是寧靜的,你能聽到上帝的腳步聲。

  22、至樂當它自然發生的時候,是最高貴的,不帶有你的任何努力。高貴的人從不乞求,但是接受所有他所需要的。

  23、真正的道德與戒律無關,真正的道德只遵循一種原則,那個原則就是愛。

  24、生命只有當它是不斷流動,持續變遷時存在。它是一條從不知何處流淌到不知何處的河流。它不是一個有目的的現象。它不是一個事務,它只是一個充滿驚奇的漫遊。

  25、生命是一種神聖的延續,它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它是永遠的,它一直存在那堙A也將一直存在下去,生和死只是它其中的一段插曲。

  26、永遠不問為什麼。生命沒有任何為什麼。

  27、生命真的沒有意圖,它沒有意義,而那正是它的最美之處和最深刻之處。把它簡化為一些意義,就是把它變得世俗,它就失去了它的神聖。

  28、桑雅生的全部秘密是全然地活著生命,完全地,不帶任何附加條件。

  29、只有通過完全地活過它,下一刻才能出生於它。出自于今天的生活,明天將來臨;它有著今天的滋味。如果你犧牲今天,明天將再次變得醜陋。

  30、每一刻都是它自己的目標。

  31、真正純淨的人沒有一點兒的個性。壞人有個性,好人有個性,但是真正天真的人沒有個性。他不能提供出任何個性。

  32、他生活在一個充滿驚訝的生命堙C他的生命充滿了敬畏。他生活在奇跡堙A它進入了那神秘堙C

  33、變化是存在中唯一永恆的一件事,每一樣東西都在改變——除了改變之外。當我們開始抵抗它改變的時刻,我們就製造了痛苦。

  34、無論生命帶給你什麼,都是一件禮物,一個人必須去感激它,即使它並非如所意料,即使它並未依照你的計畫到來。

  35、生命不聽從於任何人,它只遵循它自己的進程。

上一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