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一章 如果你不知道你錯過什麼……

問題:

  我聽你說過東方的女人有百分之九十八從來不知道性高潮,為什麼她們看起來那麼優雅,而不像西方的女人看起來那麼挫折?

  這是一個奇怪的生命邏輯,但是就某一方面而言,它非常簡單。在東方,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女人從來不知道性高潮是什麼。你的問題是:那麼為什麼她們看起來那麼優雅,而不像西方的女人看起來那麼挫折?原因也就是在此!你必須先經驗某些事情,然後當它被拒絕給你的時候,挫折感才會介入,如果你根本不知道有任何類似性高潮的東西存在,那麼就沒有所謂的挫折。在西方也是一樣,在這個世紀之前,女人並不感到挫折,因為在那個時候,西方的情形跟現在的東方一樣。

  透過心理分析和人類能量的深層分析,人們才發現了千百萬年以來,我們都生活在謬誤之中,那個謬誤就是說女人有陰道的性高潮,那是不正確的,她根本沒有陰道的性高潮。事實上,女人的陰道是完全沒有感覺的——它無法感覺任何東西,她的性高潮是陰蒂的,而那是一個完全分開的部份,她可以不必知道任何性高潮就能夠生孩子,她可以不必知道任何性高潮就能夠作愛,因此,多少世紀以來,不論在東方或是在西方,女人都滿足於成為一個母親,就某一方面而言,她是反對性的,因為它沒有給她任何愉快,它只給予麻煩——懷孕。

  多少世紀以來,女人就像生孩子的機器一樣地活著,男人把她們當作機器來使用,而不是把她們當作人,因為在以前,十個小孩子堶惘酗E個會死,所以如果你要有兩三個小孩,女人必須生兩三打小孩,這個意思就是說,在她的整個性生活堙A當她有能力生孩子的時候,她都一再一再地保持懷孕,而懷孕是一種受苦。

  她從來不贊成性,她為它受苦,她忍受它,她進入性行為,因為那是她的責任,而在她的內心深處,她恨她的先生,因為他就像一隻動物。為什麼你們認為女人總是崇拜無慾的聖人?最內在的原因就是:他們的無慾證明他們是比較神聖的人。一個女人無法以同樣的方式來尊敬她自己的先生。

  一旦你跟一個女人有性關係,她就不能夠尊敬你,那是你要付出的代價,因為她知道你使用了她。在每一種語言堶情X—它們的表達方式就可以將這一點說明得很清楚:它總是男人對女人作愛!而不是反過來。很奇怪,是他們兩個人在互相作愛,但是在每一種語言媮`是說男人在作愛,而女人只是一個對象,女人只是忍受著去做它,因為在她的頭腦堙A她被制約說那是她的責任,她被教導說她的男人是神,而她必須使他的生活盡可能地愉快。

  但是性並沒有給她任何東西。她一直都被蒙蔽……!因為男人一定很早就覺知到,當還沒有婚姻制度的時候,當男人和女人像小鳥一樣地自由的時候,男人一定已經知道,而最古代的女人也知道:她有多重性高潮的能力。這對先生來講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訊號:一旦她性高潮的能量被發動,先生是無法滿足她的,沒有一個先生能夠滿足一個女人,它似乎是一個不公平、一個自然的錯誤:她能夠有多重的性高潮,而男人只能夠有一個性高潮。

  所以男人甚至故意去忽視女人有性高潮這個觀念,那就是為什麼在東方,目前的情形依然如此(女人被男人所使用),尤其是在內陸國家,因為它們遠離現代的城市。現代城市埵酗@些女人或許已經透過教育而發現到,或者她們聽過馬史特斯和強生(Masters and Johnson)的名字,他們發現女人有多重性高潮的能力。

  但是在西方,它變成一個難題,因為多重性高潮的發現,以及好幾世紀以來女人被男人的欺騙,這兩者是同時被發現的。在婦女解放運動出現的同時,女人試著去找出所有男人對她們所做的錯誤,她突然掌握到這個新的現象、這個研究,而主張女性解放運動最狂熱女人就變成女性的同性戀者,她們變成這樣是基於說只有女人能夠幫助另外的女人達到多重性高潮,因為它根本跟陰道無關。

  男人的乳房在生理上只有一個記號,而女人有實際的乳房之外,男人的身體和女人的身體是非常類似的。陰蒂只是男人陽物的一個記號,它長得很小——它在陰道的外面。小孩子是由陰道生出來的,而男人不需要去碰到陰蒂。

  如果沒有去玩弄陰蒂,女人無法達到性高潮,所以很容易去避免它。東方的女人看起來比較滿足,因為她沒有覺知到她失去什麼。她比較優雅,因為她甚至還沒有開始想到任何解放。整個東方,不論是男人或女人,都生活在貧窮、奴役、疾病和死亡的氣氛當中,但是他們被制約成對這些內容感到滿足。

  在東方的頭腦堙A革命的概念是不可能的,因為那個制約非常強,而且已經延續了很多世紀,不管你現在是怎麼樣,你是你自己前世行動的副產物,它跟社會結構無關,它跟教育無關,它跟社會階級無關,它跟男人奴役女人無關,那個制約非常古老,一個人生下來就具備了它,而周遭的氣氛都在支持這個制約。

  所有東方的宗教都教導說,女人之所以會被生為女人是因為她過去的行為,男人是較高的,而女人是較低的,這個觀念已經被接受,如杲你很貧窮,那並不是因為你被富人剝削的緣故,你之所以貧窮是因為你過去錯誤的行為。

  人的頭腦已經從真實的存在被轉變到虛構的解釋,你無法做任何事去改變你的前世,你必須去經歷它。難以置信的宗教派別在東方成長,那是任何有理性的人所無法接受的,但是卻有千千萬萬的人相信它們。比方說,耆那教的教徒相信女人無法就女人的身體達到成道,因為她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無慾的人,她無法停止她的月經,月經使她仍然保持是一個有性慾的人,所以,除非她能夠達到滿足、優雅、寧靜,服務她的先生,以及將每一樣東西接受成她的命運,這是使她在下一世能夠被生為男人的唯一途徑。

  所以,現在什麼事都不能做,你必須只是接受,而保持滿足,任何叛逆都將甚至會破壞未來的機會,任何不滿足,任何挫折都將不只破壞你的現在,而且會破壞你的未來,所以,最好的做法、最聰明的做法,就是保持沈默。沒有人能夠幫助你,因為你在前世做錯了事情,雖然你的貧窮跟你的前世無關……但這是最近才發現的,它尚未根入東方的頭腦。

  女人有月經,男人也有,那是最近不久才發現的,所以,如果月經阻止女人成道,它也將阻止男人成道。男人月經的表現很微妙,女人的表現是身體的——你每一個月都能夠看到血,但是如果每一個男人都有寫日記,他將會感到驚訝,每一個月,在經過二十八天之後,有四、五天的時間,他的脾氣會變壞,剛好就像女人變得很易怒、被小事所煩擾一樣。

  在另外的時間堙A同樣那個人一定不會被那些事情所煩擾,但是在那四、五天堶情K…他的月經比較是心理的,而女人的月經比較是生理的,那是唯一的差別。每一對夫婦最好都能夠很清楚地知道,當一個女人月經來臨,男人必須更加諒解,事情超出她的控制,她將會容易受刺瀲,她將會容易受煩擾、容易生氣,她將會更加嘮叨。

  在東方,為了要避免這種事,他們找到一個很奇怪的方法:在她的月經期間,女人必須生活在一個黑暗的小房間堙C她不能夠出來,她不能夠跟任何人接觸,因為即使她的影子也會污染每一樣東西。她不能夠做菜,她必須保持疏遠和隱藏,對她自己感到羞愧。就某一方面而言,如果她在那四、五天之內休息,不跟任何人接觸,不要創造出任何不必要的衝突,那是好的。但這是單方面的、不公平的,男人也有他的月經。

  最不好的組合就是先生和太太兩個人的月經聯在一起,那麼他們就會進人戰爭,但是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情形不會如此。先生的月經在一段時間,而太太的在另外一段不同的時間。如果先生寫日記寫四、五個月,找出他的月經在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他可以讓他太太和家人知道說,在這五天的時間內,他們必須多忍受一些,對他更加體恤,因為他將會和女人的月經期間一樣。

  男人和女人並非不同種,他們或許會有所不同,但他們是同種的。所以,那個古老的無稽之談說女人無法從女兒身變成成道……因為她無法避免她的月經,因為那是一個明顯的證明說她不能成為一個無慾的人……男人可以假裝成一個無慾的人,因為他的月經是心理的,而沒有看得見的徵兆。

  在印度有一個宗派叫做特往盤斯(Terapanth),它說:即使你從一口井旁邊經過,看到某人掉進井堙A在那堶喊著說:救命啊!救命啊!你也不要去理會他,因為他的受苦是由於他在前世做了什麼錯事的一個懲罰。如果你去干涉,他將必須再度掉進井堙A為什麼要給他不必要的麻煩?你以為你是在幫忙,但你只是在延緩。最好讓他完成那個懲罰,而不要幫助他爬出那口井,因為這樣的話,他就必須再掉進去。

  你的干涉是一種危險,而這是不必要的,因為沒有人能夠改變他的命運,沒有人能夠擺脫他的過去,他必須經歷所有的結果。第二,你的干涉會為你帶來不良的後果。你救了那個人,而如果他隔天殺了人,那麼,或許你不會被警察或法院抓去,但是所有東方所相信的「業」的法則將無法原諒你,你必須對那個結果負一半的責任,因為如果你沒有救他,他就不能夠殺人,你是他的共謀,雖然是不知不覺的、無意識的,但那並不會改變那個「業」的法則,在每一個情況下,那個法則都必須被履行。

  這是「業的法則」行為以及它所帶來之結果的法則的邏輯結論,那就是為什麼東方沒有革命,而你的問題說為什麼東方的女人看起來那麼優雅,而不像西方的女人看起來那麼挫折,這是很容易瞭解的,因為她們接受她們的命運,而西方的女人,她們是歷史上第一次在反對所有這些關於命運、「業」的法則、和前世等虛構的觀念。

  它是那麼荒謬的一個觀念——如果你在前世做了什麼,存在將會等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才來懲罰你,誰要來為這麼多成千上億的人保存記錄?在生活當中,我們都知道,如果你將你的手放在……那就是我告訴一個跟我爭論「業」的法則的耆那教教徒的話,我告訴他:「事情一定如此,如果你將你的手放在火堙A然後讓我們看看它是現在燒掉,或是在你的下一世才燒掉。」結果會立刻跟著行為而來。我告訴他:「將你的手放進……」,他遲疑了。

  我說:「你為什麼遲疑?需要很長的時間……要到下一世,你的手才會被燒掉上。」他說:「這種爭論的方式很奇怪,你將會馬上燒掉我的手。」

  我說:「那使你瞭解到,在自然界當中,在生命當中,結果是立刻跟著行為而來的,就好像你被你的影子所跟隨一樣。沒有這樣一個差距:你在某一個前世經過,而在這一世我們才看到你的影子經過,我們只是看到你的影子,就知道某人一定在某一個前世有經過這堙C結果就是那個影子。」

  西方的女人必須經歷過一個嚴重的革命階段,那個革命會摧毀她們的滿足,以及一直都是屬於她們的優雅,而這已經將她引導到極端,她已經開始以一種醜陋的和骯髒的方式來舉止,那不是一種具有瞭解性的叛逆,它只是一個反應的態度(反對現實的不合理,但卻不知道真理在那堙^。

  使西方的女人從東方的心態改變過來的原因當中要首推馬克斯,他說服了整個世界的知識份子,他提出說貧窮跟任何前世或命運無關,誰應該貧窮或誰應該富有並不是由神來決定的,是社會結構和經濟結構在決定誰要成為貧窮的,而這個結構是可以改變的,它並不是神所創造出來的,就這件事而言,沒有神,它是人造的。

  蘇聯的革命是一個實驗,它證明馬克斯是對的,它證明社會結構能夠被改變,國王能夠變成貧民,而貧民能夠變成國王。神不會干涉說:「你不能夠這樣做,我已經寫在他們的前額,你不能改變它。」俄國沙皇的所有家人——十九個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小孩子、一個六個月大的小嬰孩、和一個九十五歲的老人,整個皇室十九個人都遭到殺害,他們被分屍,而神並沒有干涉說:「你們對這個家庭怎麼了?那由我來決定。我使那些人成為幾乎是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主人,而你們對他們怎麼了?」俄羅斯帝國是當時最大的帝國,而沙皇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所以,第一個衝擊來自馬克斯,而第二個衝擊來自佛洛依德,因為他宣稱男女平等,他宣稱他們是同種的,任何譴責女性的理論成哲學都是沒有人性的,而且是大男人主義的。然後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衝擊則來——馬吏特斯和強生的研究,它說明了,多少世紀以來,女人的性高潮都被剝奪了,它證明了男人的行為真的是沒有人性。由於他自己的性需要,他使用女人,但是他不允許女人享受性。

  這三件事情改變了西方的整個氣氛,但是這三件事情還沒有貫穿進入東方傳統的頭腦。西方的女人處於戰爭之中,但這只是一個心理反應,因此我不贊成目前以女性解放之名在進行的事情,我希望婦女能夠解放,但不是走到另一個極端。目前的女性解放運動正在走向另一個極端,它試圖報復,它試圖去做剛好是男人對她們所做的事,這是十分愚蠢的,過去的已經過去,它已經不復存在,任何男人所做的,他們都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做的,它並非有意識地反對女人的陰謀,他沒有覺知到,而女人也沒有覺知到。

  女性的解放運動宣稱她們不想跟男人有任何關係:切斷所有跟男人的關係,她們在鼓吹女性的同性戀,這跟男性的同性戀是一樣的,她們說女人應該只愛其他的女人,而抵制男人,這是十足的反常。作為一個反應,女人應該做每一樣男人對她們做的事——行為不端、虐待、像男人一樣地使用髒話,像男人一樣地抽煙。當她們這樣做,很自然地,她們就喪失了她們的優雅,喪失了她們的美……她們穿著像男人。但是衣服改變很多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東方女性的服裝頗為優雅,它使女性的全身都變優雅,而西方的女人試著去跟美國牛仔競爭——藍色牛仔褲、看起來很笨拙的衣服、醜陋的髮型。

  或許她們覺得她們是在報復,事實上,她們是在摧毀她們自己。報復總是摧毀你,反應(reaction:當別人罵你,你就罵他,這是一個反應)總是摧毀你。

  我喜歡她們成為叛逆者。一個叛逆者知道犯錯是人性之常情,而能夠去原諒則是更具人性。

  過去充滿著各種錯誤,切斷過去,在最近發現的真理的啟蒙之下,重新開始每一樣事情,包括男人跟女人的關係,共同找出一些方法來,看看生命如何才能夠成為一個美的經驗、一個愛的歡舞,而不要有過去所發生的一切醜陋。

  不要再重覆它,它就好像鐘擺的擺動:男人正在做愚蠢的事情,而現在女人也將要做出愚蠢的事情。

  整個人類還是繼續在受苦,是誰做了這些愚蠢的事情,那是無關緊要的,但是人類並沒有進化。男人和女人必須達到一個瞭解,他們必須原諒過去,將它忘掉,她們必須帶著新的發現重新開始。記住一件事:女人不應該模仿男人,因為她的吸引力、她的美有一個不同的層面。如果她模仿男人,她將變成只是男人的影印本,她將失去她的認同。

  目前她已經在失去她的認同。身體以一種微妙的方式跟隨著你的頭腦,西方女人的身體正在喪失舊有的優雅和舊有的輪廓,西方的女人沒有像她們以前那麼美的胸部,到底怎麼了?身體跟隨著頭腦,她以前有一個很美的曲線,現在她正在變成一條直線,而一個女人沒有胸部,只是一條直線,全身沒有曲線,這是一個醜的現象,它是多麼地不優雅。她的衣服會影響她的身體,她的心理態度會影響她的身體,她不應該變成男人的影印本,她必須作為一個女人而變得完美,她必須盡可能在男人和她自己之間創造出距離,那個距離越大,就越有吸引力、越美、越優雅,她必須去找出她自己的認同。

  我完全贊同解放,解放男人和女人。這是一個簡單的法則:奴役別人的人也變成別人的奴隸。男人奴役女人,但是他也變成奴隸,那就是為什麼你無法找到一個沒有真正怕太太的先生,至少我還沒有找到一個。我一直在找尋一個不怕太太的先生。在外頭,他們都是獅子,至少是獅子會的成員,在家堙A他們還不如老鼠,如果他們瞭解的話,他們一定會組織一個老鼠俱樂部,那才合乎真實的情況——一個怕太太的先生俱樂部。

  如果沒有自己變成奴隸,你無法奴役別人,任何你給別人的,你都必須拿回來,你給予愛,你就會得到愛,給予奴役,你就會得到奴役,任何你所給予的都會以同樣的形式或其他形式回到你身上,他們兩者都需要解放,從過去解放,從所有的錯誤解放,從所有過去醜陋的觀念當中解放,他們必須去創造出一個新世界、一種新的男人、一種新的女人。

  但是到處都沒有像這樣的事情在發生,我希望我的人,尤其是女性,去創造出一個真正女性解放的前線,那將不是反應的,那將不是來自憤怒和恨,那將是來自瞭解、慈悲、愛和靜心。那麼,西方的女性就不會喪失她的優雅,就不會喪失她的滿足。事實上,如果男人讓女人變得更優雅,他也能夠變得更優雅。如果男人讓女人變得更美,他也能夠變得更美,但這意味著創造出更多的距離,他們之間距離越遠,那個磁性的擦力就越大,吸引力就越大,那個進入未知領域探尋的興致就越大。看到一個女人在抽煙,我簡直無法相信我的眼睛!她下一步將要做什麼?她將會開始站著小便!她必須做每一樣男人在做的事,這些都是愚蠢的事。

  女人必須超越反應而在她的周圍創造出優雅和美,男人也必須創造出一個更美的個體性、一個更優雅的性格,而他們的會合不應該再是一種婚姻關係,他們的會合應該只是朋友,只是一種友善,而甚至不是「朋友關係」(Friendship),「朋友關係」這個名詞使人想到「關係」,「關係」使整個人類沉淪,現在,不要再談「關係」了,只要談友善,以及一個深深的了解說在人生當中沒有一樣東西是永恆的,即使愛也是一朵玫瑰花,早晨的時候在風中跳舞,在陽光下跳舞,好像它將會永遠保持如此地富麗堂皇,如此地確定,這麼樣地有權威,那麼脆弱,但還是那麼強壯地面對著風、面對著雨、面對著大陽,然而到了晚上,花瓣凋謝,而玫瑰花就不見了,那並非意味著它是幻象的,那只是意味著,在生命堶情A每一樣東西都是改變,改變使東西保持嶄新、保持新鮮。

  當婚姻消失的那一天,男人和女人的生命都將會變得更健康,而且很確實地,他們的生命將甚至比你能夠想像的來得更長,到那時,你或許無法想像婚姻關係是怎麼樣,因為婚姻是一種反對改變的東西,它創造出一個永恆的東西,然後兩個人都變得無趣、變得無聊,人生就失去了興趣,事實上,他們必須摧毀他們的興趣,否則將會有持續的衝突。先生不能夠對其他任何女人有興趣,而女人不能夠跟其他的男人笑,他們互相變成對方的囚犯,因此生命就變成一個無聊、變成一個例行公事。

  誰想要去過這樣的生活?想要去生活的意志被削弱了,這會帶來生病、帶來疾病,因為他們對死亡的抗拒已經不存在,事實上,他們開始在想要如何盡快結束這整個惡性循環,在他們內心深處,他們開始要求死亡,想要去死的意志開始升起。

  佛洛依德是第一個發現在人類潛意識埵酗@個死亡意志的人,但是我不同意佛洛依德的說法,這個死亡的意志並不是一個自然的現象,它是婚姻的副產品,它是一項無聊生活的副產品。當一個人開始覺得生命不再是一個進人未知領域的探尋,沒有新的空間,沒有新的草原,那麼,為什麼要繼續不必要地生活下去?那麼,一個在墳墓堶悼禱磲犖恅惘乎更舒服、更奢華、更愉快。

  沒有一種動物有死亡意志存在,在原野堙A沒有動物會自殺,但是很奇怪地,在動物園堶探蕈g發現過動物自殺。如果佛洛依德只研究動物園堶悸滌坁哄A他將會下結論說有一個死亡的意志,就好像也有一個生命的意志,但是動物園堶悸滌坁咧禱D真正的動物。婚姻使每一個人變成動物園堶悸滌坁哄A它們被限制,被一千零一種微妙的方式束縛住,佛洛依德沒有野生動物的概念,或是野生人類的概念。

  我希望人類有某種野生的東西在他們堶情C

  那就是我的「叛逆者」。

  他將不會成為動物園的一部份,他將保持自然,他將不反對生命,他將隨著生命流動。如果男人和女人能夠瞭解那根本不困難,那是最簡單的那麼我們就可以放棄作為動物園堶悸滌坁哄A我們就可以從動物園解放。那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從婚姻中解放出來。加果女人在她自然的野外當中成長,而男人也在他自然的野外生長,然後他們在友善當中以陌生人會合,他們的愛將會很有深度,將會很愉快,將會是一個喜樂的歡舞。沒有合約、沒有法律,愛就是它本身的法律。

  當愛消失,他們將會帶著感激來互相道別,因為他們曾經享有過他們共同生活時的美麗片刻,他們會感激那些他們一起唱過的歌、一起在月圓之夜所跳的舞,以及所有那些在海灘上如音樂般的片刻。他們將會留下所有那些金色的回憶。他們將會永遠感激,但是他們將不會妨礙對方的自由,他們的愛禁止他們這樣做,他們的愛應該給予更多的自由,在過去,它是給予更多的奴役。

  西方的女性非常需要去發動一項新鮮的解放運動,因為常令女性解放運動的領導者不是靜心的人,她們不是神智清明的人,他們是瘋狂的女人,跟瘋狂的男人在抗爭。

  需要的是神智清明。需要的是一個深深的慈悲,即使是對那些在過去由於他們的無意識而傷害你的人。他們不是有意的。

  但是現在的女性解放運動有意地試著去傷害男人,這甚至比過去的男人更醜陋。事態還不算嚴重,還沒有很多女人同意這些反動份子。一項新鮮的婦女解放運動能夠掌握成千上億的聰明而且具有瞭解性的女人,而這項運動將會得到男人一切的支持,因為你並不是在跟男人抗爭,你是在跟過去抗爭,在過去,你受苦,男人也受苦,每一個人都受苦。

  叛逆並非只是反對男人,叛逆是反對男人和女人兩者的過去,那麼這個叛逆將會具有一個宗教性的品質,它將會帶給人們優雅,帶給人們感激。我希望我已經講清楚為什麼西方的女人和東方的女人會產生不同。在這個世紀之前,它並非加此。

  聽說雷根總統向下注視著一個有名的希臘火山的中央,最後他批評說:「它看起來好像地獄。」

  「喔!你們美國人,」那個導遊說:「你們什麼地方都去過。」

  西方的女人已經變得更博學多聞,她每一個地方都去過,她已經覺知到東方的女人完全不知道的東西。在她的天真無知埵鹿u雅,有一個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美,它讓你感覺到彼岸的芬芳,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應該加此,每一個女人都能夠變成一支朝向神性的箭,她的優雅、她的美、她的愛、她的奉獻能夠顯示給你朝向更高人性的領域、更偉大的意識空間的道路。

  女人不僅能夠生小孩,她也能夠作為一個真理的追求者而生出她自己,但是女人尚未在那一方面探尋,我想要我叛逆的門徒也在那一方面探尋。

本文摘自「叛逆者」一書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演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