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二章 害怕親密

問題:

  我感覺嚴重地被監禁在害怕跟男人親密而完全失去控制。這個暴亂的女人被鎖在堶情A當她偶而跑出來,男人通常會嚇呆了,所以她就再度隱藏起來,玩一些比較安全的手法,但是這樣做非常挫折,能否請你談論關於這個對親密的害怕?

  人類,尤其是女性,罹息了很多疾病。

  到目前為止,一切所謂的文明和文化都是心理上有病的,他們甚至從來不敢承認他們的病,而治療的第一步就是去承認你是有病的。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尤其不自然。

  有一些事實必須記住,首先男人只有一次性高潮的能力,而女人有多次性高潮的能力,這產生出很大的困難,如果婚姻和一夫一妻制沒有被強加在他們身上,事情將不會有任何困難.似乎那並不是大自然的意圖……

  第二,男人的性是局部的,是集中在生殖器官上的,而女人並非如此,她的性、她的肉慾遍佈全身,需要花一段較長的時間來挑起她的情,然而,甚至在她的情緒上來之前,男人就結束了。他身體轉過去就開始打鼾。有好幾千年的時間,全世界成千上億的女人從出生到死亡,從來不知道大自然最偉大的禮物性高潮的喜悅,那是在保護男人的自我。女人需要一段長時間的挑情,好讓她的整個身體能夠開始肉慾的興奮,但是之後會有危險:她多重性高潮的能力要怎麼辦?

  就科學觀點來看,或者我們可以不要把性看得那麼嚴肅,而可以邀一些朋友來給予女人整套的性高潮,或者一些科學的震動器可以被使用。但是上述兩者都會有困難,如果你使用科學震動器,它們能夠滿足女人所有的性高潮,但是一旦女人知道了這個,那麼男人的性器官看起來就太貧乏了,而她或許會選擇科學工具,選擇震動器,而不是選擇一個男朋友,如果你允許一些朋友加入,那麼它會變成一個社會的醜聞,說你放縱在性的狂歡堙C

  所以男人找到的最簡單方式就是:當男人對女人做愛的時候,她甚至不應該動,她必須保持幾乎像一具屍體。男人的射精很快,最多兩、三分鐘,當男人射完精,女人根本都還沒有覺知到她錯過了什麼。

  就生物的繁殖而言,性高潮並非一定必要,但是就靈性的成長而言,性高潮一定需要。

  人們一再一再地問我,為什麼那麼少的女人成道,在所有的理由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理由就是:她們從來沒有嘗過任何性高潮,面對著廣闊天空的窗戶從來沒有被打開。她們過日子、生小孩,然後死掉。

  在東方,即使是現在,也很難找到一個知道性高潮是什麼的女人。我問過非常聰明,而且受過教育的、很有教養的女人,她們對它也沒有任何概念。事實上,在東方的語言堙A沒有一個字可以用來作為「性高潮」(orgasm)的翻譯,它是不需要的,它從來沒有被碰過。

  男人教導女人說,只有妓女才會享受性,她們會呻吟,她們哭號,她們會尖叫,她們幾乎發瘋。要成為一個令人尊敬的淑女,你就不應該這樣做,所以女人保持緊張,她們在內心深處覺得被羞辱,認為她們被使用,很多女人告訴我說,在作愛之後,當她們的先生繼續在打鼾,她們就在哭。

  女人幾乎就像一個樂器,她的整個身體有無比的敏感性,而那個敏感性必須被喚醒,所以需要有挑情。作愛之後,男人不應該就去睡覺,那是醜陋的、不文明的、沒有教養的,給你那麼多喜悅的女人也需要一些作愛之後的愛憮,出自感激的愛撫。

  你的問題非常重要,而且在未來將會變得越來越重要,這個問題必須被解決,但婚姻是一個障礙,宗教是一個障礙,你所有陳腐的舊觀念都是障礙,它們阻止一半的人類去達到快樂,而她們的整個能量——那些能量本來應該開出愉快的花朵——都酸掉了,都變成有毒的,而被使用在嘮叨上,被使用在成為一個壞女人,否則所有這些嘮叨和壞女人(惡毒、怨恨、和傲慢)一定會消失。

  男人和女人必須不要像婚姻一樣地訂下合約,他們必須處於愛之中,但是他們必須保持她們的自由,他們互相並沒有欠對方任何東西。

  生活必須更加自由地流動,規則本來就應該是:女人接觸很多朋友,而一個男人接觸很多個女人,但這唯有當你們把性當成遊戲、當成樂趣時才可能。它不是罪惡,它是樂趣。自從避孕藥問世,就沒有懷孕的恐懼,男人還不知道避孕藥隱涵著多大的意義。在過去,它是一個難題,因為作愛意味著更多更多的小孩,這種事摧毀了女人,她總是在懷孕,保持懷孕而生下十二個或二十個小孩是一項痛苦的經驗。

  但是未來能夠完全不同,而那個不同將不是來自男人,就好像馬克斯提到無產階級時說:「全世界的無產階級要聯合起來,你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損失……然而可以得到任何東西。」他看到社會分城兩個階級:富人和窮人。

  我看到社會分成兩個階級:男人和女人。

  多少世紀以來,男人都是當主人,而女人當奴隸,她被拍賣了,她被出售了,她活活被燒死,任何做得出來的不仁道的事情都被加諸在女人身上……唯一能夠改變女人地位的似乎就是讓科學自由去改變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系,而放棄婚姻的觀念,那是非常醜陋的,因為它只是一種私有制度,人沒有辦法被擁有,他們不是財產。愛應該只是一個高高興興的遊戲,如果你想要小孩,那麼小孩應該屬於社會,好讓女人不要被冠以母親、妻子、或妓女的封號,這些封號必須被除去。

  你在問:「我感覺嚴重地被監禁在害怕跟男人親密而完全失去控制。」每一個女人都害怕,因為加果她在男人面前失去控制,男人會嚇呆了,他無法掌握,他的性能力非常有限,因為他是一個給予者,當作愛的時候,他喪失能量,女人在作愛的時候不會喪失能量,相反地,她覺得受到滋潤。現在,這些事實必須被考慮進去。多少世紀以來,男人強迫女人要控制她自己,他們跟她保持一個距離,從來不讓她太親密,所有他對愛的談論都是狗屁。

  「這個暴亂的女人被鎖在堶情A當她偶而跑出來,男人通常會嚇呆了,所以她就再度隱藏起來,玩一些比較安全的手法,但是這樣做非常挫折。」這不只是你的故事,這是所有女人的故事,她們都生活在深深的挫折當中。她們找不到出路,她們不知道到底從她身上拿走了些什麼,她們只有一個發洩的通道。

  他們會走入教堂、走入廟宇、走入寺院、向神祈禱,但是那個神也是一個大男人主義者,在基督教的三位一體堶情A沒有女人的位子,三個都是男人:天父、聖子和聖靈。那是一個同性戀男人的俱樂部。

  我想起,當神開始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祂從泥土創造出男人和女人,然後將生命吹進他們,祂創造他們的時候是平等的,但是注意看我們的世界,你就可以瞭解——不管它是誰創造出來的,它總是有一點愚蠢。

  祂創造出男人和女人,而且做了一個小床給他們睡覺,那個床很小,只能夠睡一個人,而他們是平等的,但是女人堅持說她一定要睡在床上,而他必須睡在地板上,對男人來講,問題還是一樣,他不願意睡在地板上,你一定會很驚訝地發現,「存在」的第一個晚上就是枕頭戰的開始。

  他們必須去找神,而那個解決很簡單,只要做一個大的雙人床,任何木匠都能夠做,但是神是一個男人,他跟其他任何男人一樣自私,他瓦解了女人,他摧毀了她,然後他創造出夏娃,但是如此一來,女人就不再跟男人平等,因為她是從亞當的一根肋骨創造出來的,所以她要服侍男人、照顧男人、被男人所使用。

  基督徒沒有告訴你們整個故事,他們從亞當和夏娃開始他們的故事,但是夏娃已經被貶為奴隸的狀態,自從那一天以後,女人就以千萬種方式生活在被奴役之中。她在經濟上不被允許獨立,在教育上不被允許跟男人平等,因為這樣的話,她就能夠在經濟上獨立,在宗教上,她甚至不被允許去閱讀經典,或是去聽別人讀經。

  在很多方面,女人的翅膀都被切斷了。

  而對她最大的傷害就是結婚,因為男人或女人都不適合一夫一妻制,在心理上,他們是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所以他們的整個心理被強迫來反對它自己的本性。而因為女人依靠男人,所以她必須去承受各種遭受侮辱之苦,因為男人是主人,他是所有權人,所有的錢都是他的。

  為了要滿足他一夫多妻的本性,男人創造出妓女。

  妓女是一項婚姻制度的副產品。除非婚姻制度消失,否則妓女這種醜陋的現象將無法從世界上消失,它是婚姻的影子。因為男人不想被綁在一夫一妻的關係堶情A而他有活動的自由,他有錢,他有受教育,他享有所有的權力,因此他發明了妓女。

  使一個女人變成一個妓女來摧毀她是你所能夠做出來的最醜陋的謀殺。奇怪的事實是:所有的宗教都反對賣淫,然而他們就是它的致因。他們都贊成婚姻,而他們無法看出一個簡單的事實:賣淫是跟著婚姻制度而存在的。

  現在女性解放運動試著在模仿所有男人曾經對女人做過的蠢事。在倫敦、在紐約、在舊金山,你都可以找到男性的娼妓,那是一個新的現象,那不是一個真正的革命,那只是一個愚蠢的反應。

  問題在於:除非你在作愛的時候能夠失去控制,否則你將不能夠有性高潮的經驗,所以至少我的門徒應該更加瞭解,女人將要呻吟、哀號、或尖叫,因為她的整個身體都涉入、完全涉入,對於這一點你不需要害怕,那是非常具有治療作用的,她將不會怨你,她將不會對你嘮叨,因為所有變成怨氣的能量,都已經被轉變成無比的喜悅。不要擔心鄰居,如果他們擔心你的呻吟或哀號,那是他們的問題,而不是你的問題,你不必去預防……

  使你的愛成為真正的享樂韻事,而不要使它成為一個打了就跑的事件。唱歌、跳舞、奏樂,不要讓性成為大腦的,大腦的性是不真實的,性應該是自發式的。

  創造出那個情況。你的臥室應該是一個跟廟宇一樣神聖的地方,在你的臥室堙A其他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唱歌、跳舞、玩耍,而如果愛自己發生、自發性地發生,你將會感到非常驚訝說生物現象讓你瞥見了靜心。不要擔心女人會變瘋狂,她必須變瘋狂,她的整個身體都處於一個完全不同的空間。

  她不能夠保持控制,如果她去控制它,她將會變成好像一具屍體。有千千萬萬的人在對屍體作愛。

  我聽過一個關於克利奧佩特拉(Cleopatra)的故事,她是最美的女人。當她過世的時候,按照古代埃及的儀式,她的身體三天不能埋葬,她在那三天堶掖Q強姦,一具屍體居然被強姦!當我第一次聽到,我感到驚訝,哪一種男人會強姦她?但是之後我覺得,或許那也並不很奇怪,所有的男人都將女人貶為屍體,至少當他們在作愛的時候是如此。

  當基督教的傳教士來到東方,他們很驚訝地知道,那些東方人只知道一個姿勢,男人在上面。因為這樣的話,男人就有更多的可動性,而女人像屍體一般地躺在他下麵。

  男人在上面是非常不文明的,女人比較脆弱,為什麼男人要選擇在上面呢?

  因為這樣他們比較能夠控制女人,被禽獸壓在底下,美女一定會被控制住。女人甚至連眼睛都沒有打開,因為那樣會變成好像妓女,而她的行為必須保持像一個淑女,這個「男人在上面」的姿勢在東方被說成是傳教士的姿勢。

  男人和女人之間關係的大革命正在興起,在文明國家堙A世界各地都有很多機構在發展,在那堨L們教你加何去愛,很不幸地,甚至動物都知道如何去愛,而人類居然還要被教,他們所教的內容,最基本的是作愛之前的挑情和作愛之後的愛撫,然後愛才會成為一個神聖的經驗。

  你應該放棄「對親密的害怕和在男人面前失去完全控制。」讓那個白癡去害怕,如果他要害怕的話,那是他的事,你必須對你自己真實。就目前的情況,你是在對你自己說謊,你是在欺騙你自己,你是在摧毀你自己。

  如果男人嚇呆了而光著身子跑出房間,那有什麼不好?把門關起來!讓所有鄰居都知道這個男人是瘋狂的,但你不需要控制你享受性高潮的可能性。

  性高潮的經驗是一個溶入、融解、沒有自我、沒有思想、沒有時間的經驗。

  這個或許會引發你去找尋一個方式:沒有男人、沒有任何伴侶,你也能夠丟棄思想、丟棄時間,而進人你自己性高潮的喜悅,我稱這個為真實的靜心……不要擔心,去享受整個遊戲,抱著遊戲的心情來做它,如果一個男人嚇呆了,還有其他千千萬萬個男人,有一天你將會找到某一個瘋狂的人,他不會嚇呆!

摘自「剃刀邊緣」一書

一九八七年三月十日上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