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第三章 男人的陰謀

問題:

  為什麼我很難看到我女性品質的價值?在我堶惜斯M有某些東西在判斷說那些女性的品質是虛弱的,而且感覺到好像不能存活。

  長久以來對女性品質的譴責已經深入女性的血液和骨頭堙C去證明男人比女人優越,那是男人的陰謀,男人並沒有比女人優越。

  在內心深處,男人知道女人有某些他沒有的東西這個事實。第一個就是:女人吸引他,她看起來很美,他愛上女人,女人幾乎變成他的沉迷,問題就是這樣升起的。每一個男人都感覺到他依靠女人,那個感覺使他以這樣的方式來反應:他試著把女人當成奴隸、當成心理上的奴隸來駕馭她,他同時害怕,因為她很漂亮……她的漂亮並不只是對他而言,而是對所有跟她接觸的人而言都很漂亮,因此在自我主義者堶情A在男性主義者的頭腦堶情A就升起了很大的嫉妒。

  他按照馬基維利建議給政客的方式來對待女人,馬基維利認為婚姻也是政治,馬基維利建議說,最佳的防禦就是攻擊,男人已經使用這個觀念有很多世紀了,在馬基維利認出這個在所有政治堶悸滌禰豪さ磥妨e好幾個世紀,男人就已經在使用這個觀念。當你想支配別人,攻擊當然是最佳的防禦。在防禦當中,你已經失去了立足點,你已經接受你自己是挫敗的一方,你只是在保護你自己。

  在印度有很多入侵者,他們人數不多,但是卻征服了這個廣大的國家,這塊廣大的土地幾乎是一個大陸,它本身就是一個世界,到了這個世紀末的時候,世界上每四個人就有一個印度人,他占了人類的四分之一。

  在這個國家堙A有像馬露史姆奡ㄢo樣的宗教經典,它是五千年以前的經典,在這個經典堶惚媊部A如果你要家堳O持和平,偶而好好地把女人打一頓是絕對需要的,她必須幾乎被監禁起來,她就是這樣在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堙B不同的國家堙A她幾乎都是這樣在被監禁著,那是因為男人想要證明他比較優越……記住,每當你想要證明什麼東西,那就意味著你不是那個東西。

  真正的優越感是不需要證明的,它不需要證據,不需要證人,也不需要爭辯,一個真正的優越感馬上可以被任何人認出來,即使那個人只有很少的聰明才智也能夠認出來,真正的優越感本身有它的磁力。

  男人譴責女人,他們必須譴責女人,因為這樣的話,女人才能夠納入男人的控制,他們幾乎將女人貶成次級人類,男人到底有怎麼樣的恐懼才會這樣做?因為這簡直是偏執狂……男人繼續跟女人比較,然後發覺女人比較優越,比方說:在跟女人作愛的時候,男人非常差,因為他一次只能有一個性高潮,而女人至少能夠有半打的性高潮上連串的、多重的性高潮,男人只是覺得全然無助,他無法給女人那麼多性高潮。

  這產生出世界上最不幸的事情之一:因為他無法給女人一個多重的性高潮,所以他試著連第一個性高潮都不要給她,那個性高潮的滋味對他來說會產生危險,如果女人知道性高潮是什麼,她一定會覺知到一個性高潮不能夠滿足,相反地,她會變得饑渴,但是男人已經精疲力竭了,所以最狡猾的方法是不要讓女人知道世界上有任何像性高潮的東西存在。

  直到這個世紀,我們才承認作愛的時候有某種性高潮的狀態,在東方或是在西方,沒有性的手冊或關於性的論文提到性高潮(orgasm)這個字,它似乎是一個陰謀。博蚩雅雅納——歷史上第一個描寫性能量,並且以科學方式來探討它的男人,他在五千年前寫下第一個關於性學的論文:卡馬經(KamasutRas)——性的格言。

  他從各個角度盡可能深入那個主題,連最小的細節都沒有忽略,他描述了作愛的八十四個姿勢,你已經無法再改進它了,你無法找出第八十五個姿勢,他已經做了很徹底的工作,但是甚至連博蚩維雅納也沒有提到性高潮。

  那簡直無法相信,一個探討性探討得那麼深的男人居然沒有碰到性高潮這個事實。

  不,我的感覺是:他在隱藏一個事實,而隱藏任何事實都是一項罪惡,因為那意味著你允許那虛假的繼續,好像它就是真理,而它不是關於化學或地理的一般事實,它是某種人類生活堶掖怑垠n的事情。

  這個性高潮的經驗不僅給你身體所能夠的最極致的歡樂,它同時給你一個洞見說這並不是全部,它打開了一扇門,它使你覺知到你一直都在不必要地向外尋找,而你真正的寶藏是在內在。

  靜心被那些有深刻性高潮經驗的人所發硯,靜心是性高潮經驗的一項副產品,其他沒有方法可以找到性高潮,性高潮很自然地將你帶進一個靜心的狀態:時間停止了,思想消失了,自我不復存在。你變成只是純粹的能量,所以你首度瞭解到你不是身體,你不是頭腦,你是某種超越這兩者的東西,你是一個意識的能量。

  一旦你進入意識能量的領域,你就開始具有人生最美的經驗,最輕盈的、最多采多姿的、最富有詩意的、最具有創造性的。在一方面,就身體、頭腦、和世界而言,它們給你成就和滿足感.在另一方面,它們創造出一個巨大的、神聖的不滿足,因為你所經驗到的是偉大的,然而,就是那個經驗使你確定,根本沒有什麼原因,它就能夠使你確定,除此之外一定還有一個更偉大的經驗。

  在你知道任何關於性高潮的事情之前,你從來沒有夢想過它,現在你知道了它,這將成為一個進一步追求的動機,是否有任何更甜美的、更喜樂的東西能夠傳遞給你?是否有任何比迷幻藥能夠傳遞給你的更神奇的經驗?

  這個追尋將人們引導到靜心。

  它是進入性高潮經驗一個簡單的洞見。

  到底發生了什麼?時間停止了,思想停止了,那個「我」的感覺不復存在,只有「是」的感覺,它是純粹的、存在性的,但是沒有自我去執著於它。我、我的,這些東西都被拋到九霄雲外,這給你一個靜心的線索,如果你能夠超越時間、超越頭腦,你將能夠單獨進入性高潮的空間,不要女人,也不要男人,講得更真確一點,靜心是「非性的」性高潮。

  但是好幾世紀以來,有一半以上的人類都不知道性高潮,因為女人不知道性高潮,你也不應該認為男人的情況會比較好。不給女人性高潮,他也必須喪失他自己的性高潮……所以,女人喪失了某種地球上非常美、非常神聖的東西,而男人也喪失了某些東西。

  性高潮並不是女人強而有力的唯一東西。在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女人都比男人多活五年,她的平均壽命比男人多五歲,那意味著她有更多的抵抗力、更多的體力,女人比男人更少生病,即使女人生病,她們也恢復得比男人快,這些都是科學的事實。

  當一百個女孩出生,就有一百一十五個男孩出生,人們會懷疑,為什麼要有一百一十五個男孩?但是大自然知道得更清楚,到了適婚年齡的時候,有十五個男孩會夭折,而只有一百個男孩和一百個女孩被留下來,女孩不太容易死。

  女人比男人更少發瘋,事實上男人發瘋的數目是女人的兩倍,在所有這些事實被科學確立之後,那個相信男人更強壯的迷信仍然持續著,他只有一樣東西比較強壯,那就是他有一個富於肌肉的身體,在體力工作上他比較好,然而在其他每一點上,他都感覺到一個深深的自卑感,他這樣的感覺已經有很多世紀了。為了要避免那個自卑感,唯一的方式就是強迫女人進人一個較差的地位,那就是男人唯一比較強而有力的東西:他能夠強迫女人,他比較殘忍,他比較暴力,他強迫女人接受說她是弱者——這種概念完全是虛假的,為了要證明女人是弱者,他必須譴責所有女性的品質,他必須說它們都是弱的,而所有那些品質加起來使女人成為弱者。

  事實上,女人在她堶惆蒬々F所有偉大的品質,每當一個男人悟道,他就達成了他一直在譴責的女人同樣的品質。那些被認為是弱的都是女性的本質,而一個很奇怪的事實是:所有偉大的品質都屬於那個範躊,剩下的就只有野蠻的品質和動物的品質。

  力量有很多層面,愛有它本身的力量,比方說將一個小孩子帶在子宮堣E個月需要力量、需要體力、需要愛,這是男人做不到的。

  一個人造的子宮能夠放進男人堶情A現在最新的科技已經在研究是否能夠將一個塑膠的子官放進男人堶情A但是我不相信它能夠存活九個月!他們將會兩個一起去跳海。

  很難將生命給予另一個靈魂、將身體給予另一個靈魂、將頭腦和思想給予另一個靈魂。女人全心全意和孩子分享任何她所能夠給予的,即使在小孩子生下來之後,要將小孩子帶大也是不容易的,它似乎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

  太空人和征服喜馬拉雅山的喜拉利……這些人應該先試著去帶小孩,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接受就他們去到埃弗勒斯峰是做了些什麼,否則那是沒有意義的,即使你登陸月球,並且在月球上走路,那也沒有什麼重要,它並沒有表示你比較強壯。

  一個活生生的小孩,那麼地反覆無常,那麼地能量洋溢,他會在幾個小時之內就把你弄得很疲乏。在子官堶惜E個月,然後生下來之後有幾年的時間……只要嘗試一下讓一個小嬰孩在你的床上一個晚上,那個晚上,在你的家堙A某件事將會發生:或者那個小孩會殺死你,或者你會殺死那個小孩,最可能的是你將會殺死那個小孩,因為那個小孩是世界上最麻煩的。他們那麼有朝氣,他們想要做那麼多事,而你已經非常疲倦了,你想要睡覺,而小孩子還很清醒,他想要做各種事情,而他要你幫忙,要你發問……如果什麼事都行不通,那麼他就想要上洗手間!他會在深夜覺得口渴、覺得餓……

  我不認為有任何男人能夠渡過懷孕期,或是能夠帶小孩,那是女人的力量,但那是一種不同的力量。有一種力量是破壞性的,而有另外一種力量是創造性的.有一種力量是屬於恨的,而有另外一種力量是屬於愛的。

  愛、信任、美、真誠、誠實、真實,這些都是女性的品質,它們比任何男人所具有的品質都更偉大,但是整個過去都被男人和他的品質所支配,當然,在戰爭當中,愛是沒有用的,真理是沒有用的,美是沒有用的,美學的敏感度是沒有用的,在戰爭當中,你需要一顆比石頭更堅硬的心,在戰爭當中,你只需要恨、憤怒、以及去破壞的瘋狂。

  在三千年堶情A男人打了五千次仗,當然,這也是力量,但是那不值得人類所擁有,那是從我們的動物性遺留下來的力量,它屬於過去,而過去已經不複存在。女性的品質屬於未來,它正在來臨。

  不需要因為你的女性品質而覺得你是弱者,你應該對存在感激,那些男人必須去掙得的東西,大自然卻作為一項禮物給了你。

  男人必須學習如何去愛,男人必須學習如何讓心成為主人,而讓頭腦成為一個只是順從的僕人,男人必須去學習這些東西,而女人天生就具備了這些東西,也是我們將所有這些事情都譴責成虛弱的,即使你把一個女人當成偉人,你也能夠看到你以什麼標準來選擇,其實你是在選擇一個男人,因為你選擇了那個女人堶悸漕k人品質。

  比方說,聖女貞德,她具備了所有男人的品質.比方說,印度的韓西皇后,她具備了所有男人的品質,她能夠操劍,她能夠毫無問題地殺人,這樣的女人在歷史上被選出來,而歷史學家還賦予她們很大的尊敬,但是她們並不代表女人,事實上,那就是為什麼她們被選出來的原因,因為她們是男人的複本。

  女性解放運動必須學習一樣基本的東西,那就是:不要模仿男人,不要聽男人所說的關於女性人格的事,放棄一切男人一直在灌輸給你的概念。

  同時放棄女性解放運動的概念,因為她們也是將一些無意義的東西灌輸給你,她們不合理的地方在於她們試著要去證明男人和女人平等,然而他們並不平等,當我說他們不平等,我並不是意味著說誰比較優越,誰比較低劣,我的意思是說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女人就是女人,男人就是男人,沒有比較的問題,說他們平等是離譜的,他們不是不平等的,而他們也不可能平等,他們是獨一無二的。

  快快樂樂地處於你的女性品質當中,從你的女性品質創造出詩歌,那是你從大自然得到的偉大繼承,不要將它拋棄,因為男人沒有那些品質。

  我喜歡整個世界都充滿女性的品質,唯有如此,戰爭才能夠消失,唯有如此,婚姻才能夠消失,唯有如此,國家才能夠消失,唯有如此,才能夠有一個大同世界,一個具有愛心的、和平的、寧靜的、美麗的世界。

  所以,拋棄一切男人所給你的制約,找出你自己的品質,然後去發展它們,不要模仿男人,男人也不要模仿你,在你們之間不需要有任何衝突,因為你們都是男人和女人同時合在一起。

  不要製造衝突,我的整個工作就是在指引你們如何創造出一個你們所有品質都融合在一起的管弦樂團,我的整個工作就是要指引你們這條路,那將會使你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摘自「對石頭講道」一書第十七章一九八七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