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與婚姻

奧修談婚姻與兩性關係

 

  婚姻是一個很大的教導,它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學習說依賴並不是愛,依賴意味著衝突、憤怒、恨、嫉妒、佔有、和控制。一個人必須學習不去依賴,但是要達到這樣,你需要進入很深的靜心,好讓你能夠自己一個人就很喜樂而不需要別人。當你不需要別人,那個依賴就消失了。一旦你不需要別人,你就可以分享你的喜悅,那個分享是很美的。

  我想要在世界上有一種不同的關係,我稱之為「關連」,只是為了要使它跟舊有的關係有所不同。我想要世界上有一種不同的婚姻,我不稱它為婚姻,因為那個名詞已經被毒化了,我喜歡就稱它為友誼……只是因為愛而在一起,沒有對明日的承諾,這個片刻就足夠了。如果你們在這個片刻互相愛對方,如果你們在這個片刻互相享受對方的存在,如果你們能夠在這個片刻互相分享,下一個片刻將會由這個片刻生出來,它將會變得越來越豐富,隨著時間的經過,你們的愛將會加深,它將會開始進入新的層面,但是它將不會產生任何枷鎖。

  我知道得非常清楚,男人和女人需要在一起,但它將不是出自需要,而是出自洋溢的喜悅,不是出自貧乏,而是出自豐富,因為你擁有那麼多,所以你必須給予。它就好像一朵花開,它的芬芳就會釋放到風中,因為它是那麼地充滿芬芳,所以它必須將它釋放出來。或者就像一朵雲來到空中,它必須將雨滴灑落下來,它必須下雨,它是那麼地充滿著雨水,所以它必須分享……

  我們必須從最根部來改變人類的整個結構。我們必須放棄直到目前為止所存在的婚姻方式,一個全新的觀念必須被引進,唯有如此,一種新的人類才能夠在地球上誕生。

摘自「道:黃金之門」第二卷

 

  的確,我們從來沒有去想有什麼事發生在婚姻。現在的婚姻如何?或者它以前如何?只是一個痛苦的受苦——一種長時間的受苦,帶著虛假的笑臉。它只是被證明是一種不幸,最多它只不過是一種方便。

  當我這樣說,我並不是意味著說如果你能夠愛更多人,你就不必結婚。就我的看法,一個能夠愛更多人的人不需要只是為了愛而結婚,他會為更深的事而結婚。請你們瞭解我的意思:如果一個人愛很多人,那麼沒有理由只是因為愛而去跟一個人結婚,因為他不要結婚也可以愛很多人,所以沒有理由要這樣做。我們強迫每一個人因為愛而結婚。因為你在婚姻之外無法愛,所以我們不必要地將愛和婚姻湊在一起,那真的是不必要。婚姻是為了更深的東西:為了親密,為了一種相互歸屬,為了要去做一個人無法單獨做的事,為了要去做兩個人可以一起做的事,為了要去做一種需要兩個人在一起、深深地在一起才能夠做的事。由於這個對愛饑渴的社會,所以我們就因為浪漫的愛而結婚。

  愛永遠無法成為婚姻的偉大基礎,因為愛是一種有趣的遊戲。如果你因為愛而跟一個人結婚,你將會後悔,因為那個樂趣很快就會消失,當那個新鮮感消失,無聊就進入了。婚姻是為了更深的友誼和更深的親密。愛也隱含在它堶情A也並非只有那個因素。所以婚姻是心靈的,它的確是心靈的!有很多事情你永遠無法單獨一個人去發展。即使是你自己的成長也需要別人來反應,需要一個非常親密的人,使你能夠對他或她完全敞開。

  婚姻根本就不是性的,是我們迫使它成為性的。性或許存在,也或許不存在。婚姻是一種很深的心靈交融。如果有這樣的婚姻發生,我們就可以生出非常不同的靈魂——品質非常不同的靈魂。當一個小孩是由這種親密關係所生出來的,他就可以有一種心靈的基礎。但我們的婚姻都只是性的——只是一種性的安排,出自這種安排,你說會生出什麼呢?要不然就是我們的婚姻是一種性的安排,要不然就是為了短暫的浪漫的愛。

  事實上,浪漫的愛是病態的,因為你無法愛很多人,所以你繼續累積愛的能力,然後你就將它氾濫出來。每當你找到一個人或是一個機會,這個氾濫的愛就被投射出來,所以一個平凡的女人就變成好像一個天使,一個平凡的男人就變成神聖的,看起來很神聖,就好像是一個神。但是當那個洪水過後,而你再度變正常,你就會瞭解到你被騙了。他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

  這個羅曼蒂克的瘋狂是由我們一夫一妻制的訓練所創造出來的。如果一個人被允許去愛,他就永遠不會去累積可以投射的緊張,所以,唯有在一個非常病態的社會堙A浪漫的愛才可能發生。在一個真正健康的社會堙A將不會有浪漫的愛,將會有愛,但是不會有浪漫的愛,而如果沒有浪漫的愛,婚姻就會進入一個更深的層面,它將永遠不會使你感到後悔。如果婚姻不只是為了愛,而是為了更親密的在一起,為了一個「你見我」的關係,好讓你們兩個人都能夠成長,不是以「兩個我」,而是以「我們」來成長,那麼婚姻真的就是無我的訓練,然而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那種婚姻。

摘自「最終的煉金術」第一卷

 

  一個男人在決定結婚之前必須認識很多女人,而女人必須認識很多男人,唯有如此,你才能夠選擇,唯有如此,你才能夠去感覺跟誰最合適,唯有如此,你才能夠瞭解跟誰在一起你可以開始往高處飛。但是多少年代以來,我們都不允許這樣的事。

  在你要下承諾之前,你需要對別人很有經驗,但是現在我們的意識形態仍然停留在科技發達之前。在過去,這種事是危險的,因為女人或許會懷孕,而為她或她的家人或她的一生帶來麻煩。那就是為什麼沒有說男人在婚前必須保持貞潔的問題,而對女人來講它是絕對需要的,全世界都是加此。

  為什麼要有這個雙重標準?為什麼女人必須是一個處女?而男人為什麼不必?他們說:「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嘛……」難道女孩子就不是女孩子嗎?

  那只是因為從前對女人沒有科技的保護,但現在已經有保護存在。在火的發明之後,避孕藥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最偉大的革命家跟避孕藥所帶給世界的革命來比根本不算什麼。你或許不知道,但是避孕藥的確改變了整個世界,因為它改變了整個性的法典。

  你生活在一個科技的時代,你不需要攜帶著科技發達之前的意識型態,它們是有害的,它們會阻礙你的進步,它們是不必要的重擔,而你卻毫無理由地攜帶著它們,使它們來擾亂你的生命。

  男人和女人必須會合,必須互相知道對方,而不必匆匆忙忙地趕著結婚,慢慢、慢慢地,你將學會愛的藝術,你將學會跟人相處的方法,同時你也將會學到跟誰在一起會有心靈的親和力。

  婚姻是一個心靈的事件,而不是身體的現象——根本不是。它是心靈的結合。當你開始感覺跟某一個女人或某一個男人在一起時會產生出偉大的音樂,有某種來自彼岸的東西穿透進來,唯有到那個時候才定下來,否則不需要倉促行事。

摘自「常年哲學」第二卷

   

  對愛有一種很強的慾望和渴望,但是愛需要很大的覺知,唯有如此,它才能夠達到它的最高峰,而那個最高峰就是結婚……結婚是兩顆心完全融合在一起,它是兩個人同步產生作用,那才是真正的結婚。

摘自「啊!這個!」

 

  愛可以變成婚姻,但是這樣的話,它就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婚姻,它不是一種社會的形式上需要,它不是一種制度,它不是一個枷鎖。當愛變成婚姻,它意味著兩個個人決定生活在一起,但是是處於絕對的自由之中,互相不佔有對方。愛是不佔有的,它給予自由。當愛成長而成為婚姻,那個婚姻就不是普通的事情,它是絕對不尋常的,它跟戶口登記無關。你或許也需要登記戶口,社會的認可或許是需要的,但那些都只是在外圍,它們並不是核心的部份。在核心的部份是心,在核心的部份是自由。

摘自「瑜伽始末」第六卷

 

  有兩種臣服,其中一種是你被強迫去臣服,那是醜陋的,永遠不要讓那樣的事發生。最好死掉也不要臣服,因為你是被強迫臣服的,但是還有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臣服:你並不是被強迫臣服,你只是覺得好像在融解、在融合,跟一個人合一,或者是跟整個存在合一。

  當然,它一直都是以關係作為開始,那是很自然的。愛的第一步就是「關系」,愛的第二個狀態是「關連」,在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別。在「關係」堶情A你將每一個人都摒除在外,你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它是一種心的集中,但是所有的集中都會變成二次世界大戰的「集中營」!基本上它是一種法西斯主義。剛開始的時候可以,但是一個人不應該生活在那堙A生活在集中營堙K…

  所以,愛也是以集中營作為開始——一種一對一的愛情事件,排他性的。兩個人都是囚犯,同時也是看守監獄的人,他們同時以這兩個方式來運作,每一個人都被另外一個人所囚禁,每一個人都憑他自己當上看守監獄的人,這是一個很美的遊戲!但是一個人不應該停留在那堙A否則生命會被浪費掉,一個人必須去學習那個功課——它的美和它的醜,兩者都必須被學習。那個醜必須被拋棄,而那個美必須被保存。

  「關連」就是加此,你拋棄了在愛堶悸漫狾麥酯恣X—佔有、排他性、控制、猜疑、懷疑、每一種想要去削減對方自由的努力。當所有這些都被拋棄了,你的愛就變成只是一種「關連」,而不是一種「關係」,比較接近友誼……你可以有很多朋友,你也可以有很多愛人——一個人必須開始從一個成長到很多個,但那也不是目標。

  第三種狀態是當愛只是一種品質,你並不執著於一個或多個,愛就好像呼吸,它是你的本性,所以對每一個跟你有接觸的人,你都以愛心來相對。這是第三階段,很少有人可以達到這個階段。然後有第四種狀態,只有非常少數的人達到那種狀態,它們可以用手指頭數得出來。

  第四種狀態就是當你的存在就是愛,它不是一種品質,你的存在就是愛,你已經忘掉所有關於愛的事,因為你本身就是愛,所以不需要再去記住它,你只是很單純地、很自然地由它來表現,在第四種狀態下,一個人就臣服於存在。

  在第一種狀態下,你臣服於一個人,但是有一個條件,他必須也臣服於你,所以那個臣服並不很全然,它是有條件的。

  在第二種狀態下,你臣服於很多人,它比第一種來得更好,因為現在臣服已經不再集中於一個焦點,它具有更多的自由,它成長到一些新的層面上,它長出了翅膀。

  在第三種狀態下,你只是臣服於存在、臣服於樹木、臣服於山嶽、臣服於星星、臣服於一切存在,到了第四種狀態,你變成了臣服本身。

  在第四種狀態下,愛意味著臣服,它跟它是對等的,是同義的,這就是成為一個佛或一個基督的狀態。

  沒有什麼東西比那個更高,一個達到那種狀態的人就已經達成了一切,他的生命被滿足了,他已經回到家。

摘自「籬笆另外一邊的車真的比較翠綠嗎?」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一定是有一點瘋狂。男人無法迫使女人瘋狂,因為他的論點和他的思考方式是合乎邏輯的。女人的思考方式是不合邏輯的,但那就是她的方式,她就是這樣被做成的。她在最低的部份是本能地在運作,而在最高的部份是用聰明才智在運作。本能和直覺的方式是不合邏輯的方式。邏輯無法迫使不合邏輯的人發瘋。如果有什麼事會發生的話,它將會發生在邏輯的頭腦。

  瘋狂是邏輯頭腦的一部份。瘋狂只是意味著你的邏輯不再運作,你覺得茫然不知所措。你愛那個女人,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都不想失去她,你為她感覺,你試著以每一種方式來瞭解她,但是不論你怎麼做,你都會覺得無助,因為你只能夠很邏輯地來行動。就邏輯而言,她是無法理解的,她是神秘的,非常神秘。你可以用你的整個生命去研究一個女人,但是你將無法理出什麼是什麼。

  她從來不會試圖去瞭解你,心神不合邏輯的運作方式對瞭解沒有興趣,它不必要有任何程序就可以直接到達結論,它會直接跳進結論,而那個奇跡是:女人幾乎永遠都是對的,而你幾乎永遠都是錯的,那真的會逼你發瘋!你運作得那麼合乎邏輯、那麼合乎數學、一步一步地推演,但你的結論仍然是不對的。有一個女人贏得了彩券,當她的先生來,他感到很驚訝,他問說她是怎麼弄的。

  她說:「我作了一個夢,在夢中有七這個數字出現了三次,所以我算出三乘以七是二十八。」

  她先生一陣錯愕,他說:「然後怎麼樣?」

  她說:「我就去買第二十八號的彩券,然後就中獎了.」

  她先生說:「但是三乘以七並不是二十八,而是二十一!」

  那個女人說:「你去當你的數學家,但是我中獎了!」

  誰會去管數學?真正的東西是結論。她從來不會試圖去瞭解男人,從來沒有女人會試圖去瞭解男人,她已經瞭解了。事實上,她們總是覺得很困惑,為什麼男人一直試著要去瞭解女人。好幾個世紀以來?男人一直都這樣在做,我想女人一定是他們的探詢堶掖怚j老的主題,這是很自然的,即使在神面前,他也一定會去問關於女人的事……

  如果你停止試著去瞭解她,而只是去享受她,她才不可能把你逼瘋。如果你試圖去瞭解她,很自然地,你將會停止享受她,然後她就一定會把你逼瘋。在她堶掬w欣鼓舞!享受她的不同,享受她對生命的不同接近方式,欣然接受說她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她的思考方式跟你不一樣,不僅她的身體跟你不同,她的心理也跟你不同,一旦你不試著去瞭解她,她就無法迫使你發瘋。當你跟你的女人在一起,你要將你的頭腦擺在一旁,要變得更存在性,而比較不理智性。愛她,跟她一起跳舞,跟她一起歌唱,但是不要試著去跟她爭論。就爭論而言,永遠都要同意她,這樣你就永遠不會覺得茫然,不管怎麼說,即使你去爭論,最後你也必須同意她……

  要更靜心一些。事實上,靜心是被發現來當作防衛的,它並不是女人所發現的,這一點要記住。有很多人問過我:「為什麼女人沒有發現靜心?」她們為什麼要去發現它?她們沒有理由要去發現它,它是男人的發現。被靜心的能量圍繞著,他就受到保護了,那麼就沒有人可以迫使他發瘋,甚至連女人也無法迫使他發瘋。

摘自「禪:特殊的傳遞」

 

  勞倫斯是一個詩人,他具有神秘家的品質,但只是偶而呈現出這樣的品質,在其他時候他都非常理性、非常喜歡爭論……他非常喜歡爭論,有很多能量跑到頭腦,但是偶而會溜出頭腦,然後就會有偉大的洞見。

  這一定是他的一個洞見:

  他說:很容易就可以瞭解為什麼人會殺死他所愛的東西……因為當你愛一個人,某種在你堶惚亄`的本能就會開始渴望去知道那個人。記住,知識一直都是去征服和去佔有的一種努力。因為你想要去佔有你所愛的那個人,所以你想要知道所有的秘密,因為那是去佔有的唯一方式。如果那個人的某些東西保持不被知道,那個未知的部份就不在你的掌握之中。

  那就是為什麼先生、太太、和愛人繼續互相扮演偵探,他們想要知道每一件事,他們一直激勵對方說:「打開你的心,說出來,不論它是什麼,將它帶出來!」這真的很醜陋,因為你或許能夠對那個人多知道一些,但是那個愛也同時在消失,因為愛只能夠存在於兩個奧秘之間——兩個互相對對方來講都是奧秘的人之間……

  永遠不要試圖想去知道,永遠不要試著去穿透那個人最終的奧秘,讓它自由。愛給予自由,它並不是一個征服的問題。你給予越多的自由,就有更多的「知」會發生,但它並不是知識,它是一種感覺,它是直覺的……因為女人遠比男人來得更神秘。事實上,女人是整個存在堶掖怉垢答熔{象,非常細微、非常脆弱。愛一直都非常脆弱,要小心處理它……

  永遠不要試著去知道你所愛的女人,因為你一開始努力去知道她,你就已經開始在摧毀她,不久她將會被縮減成一個太太,但是這樣的話,她就不是當初你所愛的那個女人。那個神秘已經消失了,而你就是它消失的致因。

摘自「奧秘的神學」

 

  有三件事。第一,兩個意識可以以三種方式互相關連,第一種方式是「我——它」的關係,那麼別人就不是以一個人來被尊敬,而是以一件物品來被使用。「我——它」的關係是一種佔有的關係,它是最醜的關係。科學在「我——它」的世界媢B作,那就是為什麼科學沒有辦法相信有一個靈魂,有一個神,就有東西和物質,它將每一樣東西縮減成物質。「我——它」是科學家的世界。

  第二種關係是「我——你」,愛人就是這樣在關連,對方有受到尊重,非常受到尊重,對方並沒有被縮減成一樣東西,對方並沒有被使用,事實上,雙方互相都在增強對方,雙方互相都使對方變得更豐富。

  在第一種「我——它」的關係堙A你攝取,你的整個顧慮就是要如何攝取更多更多,在第二種關係堙A你給予,你的整個顧慮就是要如何給得更多更多。並不是說藉著給予你不會得到,你會得到一千倍,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你的動機。

  第二種是藝術的世界,藝術家生活在「我——你」的世界堙C世界上有很多宗教,尤其是由猶太教所生出來的宗教——猶太教、基督教、和回教,都沒有超越「我——你」的範躊,因此他們無法發展靜心,只有祈禱。祈禱是一種「我——你」的關係,神是別人,你對她非常尊敬,但別人仍然是別人,有一個分開。有親近,但是還沒有連結起來,非常親近、非常親密,但是尚未成為一體。

  第三種關係事實上根本就不是一種關係,它非常似非而是,它既不是「我——它」,也不是「我——你」,兩個人並不是以「二」存在於它堶情A他們開始以「一」來運作,他們變成一個有機的統一體,他們變成一個性高潮般的喜悅,那就是神秘家所處的狀態,那就是靜心者想要去達成的狀態。

摘自「你不加入這個跳舞嗎?」

 

  愛與關係是不相關的,它比較是一種存在的狀態。你必須變成一個具有愛心的人,而不必然要處於關係之中。我並不是說不要處於關係之中,要盡可能處於很多種關係堙A因為每一個關係都有它本身的獨特性,每一個關係都有它本身的美,每一個關係都貢獻了它本身的喜悅,當然也有它本身的受苦。它具有它本身黑暗的夜晚,以及它本身很美的日子。然而一個人就是這樣在成長的:透過黑暗、透過光、透過甜蜜、和透過酸苦。

摘自「沒有人是一個孤島」

 

  有一個韻律:有時候享受關係,有時候享受單獨。一再一再地去享受這兩者,有一天你將會瞭解不需要處於關係之中,也不需要成為單獨的。你可以在關係堶惘茪斯M保持單獨,你也可以在單獨的狀態下處於關係之中,那麼你就變聰明了,那麼它們就不是相反的兩極,你不需要去選擇,兩者都存在;一個人停留在關係之中,也是他仍然保持單獨。一個人知道他的單獨是永恆的,它無法被打破,他仍然可以將他的喜悅跟別人分享,但是他並不覺得以任何方式跟別人關連。

  當兩個「單獨」一起存在於一種很深的愛之中,而沒有為對方創造出任何監禁,那麼某種非常有價值的東西就發生了,但是在那個發生之前,你必須一再一再地去經歷過這兩個階段;一個人只能夠透過經驗來學習。但是且看人類的頭腦是多麼地愚蠢:當你處於關係之中,你一定一直在渴望要成為單獨和自由的。現在你已經單獨和自由了,你卻認為你應該是悲傷的,你應該覺得痛苦,然後你又會再進入關係之中,然後你又會再想,你應該成為單獨而快樂的,往日的情景是多麼美!

  我們繼續錯過那個要點,我們繼續在想著跟事實不同的情況,愚蠢的頭腦就是這樣在運作的。享受當下這個片刻,任何在當下這個片刻所提供的,你就讓它來豐富你。

摘自「不要看我的手指,要看我所指的地方」

 

  我們繼續使用著別人、藉著愛的客體來填補我們存在的某些空洞,我們繼續洞察別人的眼睛來看我們的形象,所以當愛人消失,突然間就有一個黑洞產生,因為你錯過了你可以看你的臉的鏡子,你錯過了你的臉……

  當愛人分手的時候,這是真正的難題。他們已經互相在對方身上投資了太多,那就是為什麼有很多人,即使那個愛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消失了,仍然還在一起,他們承擔不起失去對方。先生和太太依附在一起,雖然他們知道得很清楚說現在已經沒有理由再依附在一起了。愛在很久以前就消失了,或者也許它一開始就不存在了。他們知道,他們有覺知到,他們對它們感到痛苦,但是他們無法做什麼,曾經有一千零一次,他們想分開,但是那個分開的概念會帶來恐懼,因為那個形象就在別人的手堙A一旦別人不復存在,你就不知道你是誰,突然間,你就失去了你的認同,你就失去了你的靈魂、你的自己,突然間,每一樣東西都變得一團糟……

  這一次開始跟你的單獨生活在一起,那是一個黑洞,這一次不要試著去填補它,讓它就這樣,雖然很困難、很費力……你會覺得很悲傷、很沮喪,讓它就這樣,但是要學習單獨生活。我並不是說你一生都要單獨,但是首先要學習單獨生活,然後再找一個夥伴,那麼那個關係將會處於一種完全不同的層面,它將不是一面鏡子。你可以單獨一個人生活,唯有如此,你才能夠愛,那麼愛就不再是一個精神不健全的需要,它已經不再是某種你必須依靠它來定義你的東西。你可以單獨。不必有愛,你也知道你是誰。愛變成一種分享,如此一來,因為你有,所以你想要分享,那麼愛就不再是一種需要,而是一種洋溢。當愛是一種洋溢,它是很美的。

摘自「跳著舞到神那堙v

 

  你必須記住幾件事。其中之一就是:每一個男人都需要一個屬於他自己的空間。如果你想要愛一個男人,而且要永遠愛他,而且如果你想要他也愛你,那麼就永遠不要完全填滿他的空間,至少有一部份,四分之一,必須給他。那個可憐的男人就需要這麼多!

  那就是女性頭腦和男性頭腦之間的差別。女性的頭腦可以完完全全充滿愛,女人的整個存在可以進入愛,但是男人也有其他的愛,對女人的愛只是他各種愛的其中之一,他或許也會喜愛詩、音樂、繪畫、打獵、以及一千零一種愚蠢的事。但是對女人而言,一個愛就夠了。

  一旦她找到一個愛人,她就會從每一個角落來包圍他,她想要填滿他存在的每一個部份和每一個縫隙,但是這樣的話,愛人會變得害怕,因為他會想要某種獨立,他會想要在某個地方成為單獨的,成為他自己,所以,如果你想要四分之三,你必須留四分之一給他,這是一種交易!

  否則有一天你將會失去全部。對一個女人來請,愛是她的整個存在,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必須加以瞭解,成熟是需要的。如果女人有那個能力,她會使她的愛人再度成為一個小孩,將他放在她的子宮堙A好讓她能夠包圍著他,而不怕他會逃走,但這是做不到的,所以她在他的周圍創造出一個心理的子宮,那就是家。

  即使他在讀書,她也會害怕說他對讀書比對她更有興趣,或者如果他在吹笛子,她也會害怕說他對笛子更有興趣。每一件事似乎都具有競爭性,她想要他全然的注意,但這對一個男人來講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太強迫地,他將會逃走,或屈服,但是屈服的話,他將變得死氣沈沈。

  如果一個男人完全臣服於一個女人,他是死的,他或許是一個先生,也是已經不再是一個愛人,他是一個奴隸,這樣的話,女人也不會滿足的,因為誰會去滿足於一個奴隸呢?她想要一個她可以臣服的人,而不是一個臣服於她的人,臣服於她的人對她來講是沒有用的,所以,這就是兩難式,女人想要她先生完全屬於她,但是當他變成她的,她就對他沒興趣了。

摘自「敲在石頭上」

  必須一直記住的最後一件事是:在愛的關係當中,如果事情有不對勁,你總是責怪對方。如果事情沒有按照它應該的方式來發生,對方應該負責,這將會摧毀未來成長的整個可能性。

  記住:你必須永遠負責,然後去改變你自己,拋棄那些會產生難題的品質,使愛成為一種自我蛻變。

摘自「白雲之道」

 

  偶而嘗一下新的女人或新的男人可以使你恢復對舊有的女人或舊有的男人的興趣,你會開始去想:「畢竟她也不是那麼差。」有一些改變總是好的。

  我並不反對婚外情。那些教你反對婚外情的人事實上是以一種間接的方式在教你佔有。當我說我不反對婚外情,我是在教你不佔有。讓我們來看清這個要點:如果我談論不佔有,人們會認為:「那是靈性的,那是宗教的,那是很棒的。」但是如果我談論婚外情,那些靈修的人和宗教人士就會立刻覺得被冒犯。

  但我所說的是同樣的事情,談論不佔有是抽象的,而談論婚外情是具體的。你無法跟抽象概念生活在一起,你必須過具體的生活。它會做出什麼樣的錯誤呢?如果一個男人對同一個女人——同樣的輪廓、同樣的地形、同樣的地勢——感到厭倦,偶而換一下不同的地形、不同的風景……他回家之後會再度對探索舊有的女人感興趣,它給予一種休息喝咖啡的休息時間。在每一個咖啡時間過後,你就可以再度進入同樣的工作、同樣的卷宗,打開卷宗開始工作……咖啡時間能夠幫助你……

  如果人們想要很親密地生活在一起,他們必須不佔有,他們必須允許自由,婚外情就是如此——自由……

  婚外情非常有意義,對心理成長和成熟非常有幫助,因為當你開始跟另外的女人或男人走一兩天,或幾天,在你和你舊有的愛人之間就會有一個距離產生,那個距離非常有幫助,當你們之間的距離剛好處於戀愛之前同樣的距離,那麼蜜月就再度成為可能,那個空間將能夠允許一個新的蜜月,你將會變得有興趣,你會再度開始重新考慮,重新思考整個事情。

  跟新的男人或新的女人在一起,你將會瞭解到,畢竟他們並沒有那麼不同,所以為什麼要破壞那個已經發展出來的親密?破壞它有什麼意義?而親密遠比任何性關係來得更令人滿足。

  如果兩個人真的很親密,他們將會允許絕對的自由,因為他們知道親密來得更美、更有意義,他們已經經驗到它,所以任何的性關係只是一點分心,沒有什麼事會只是因為它而弄得不對。

摘自「最終的哲學」

 

  除非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經歷過很多婚前的關係,否則不可能選擇正確的伴侶,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現象!除非在你的一生當中有經驗過很多女人和男人,否則你怎麼能夠選擇誰是最適合與你生活在一起的?但是他們不允許任何婚前的關係,所以人們開始憑第一印象戀愛,那是很荒謬的,當然,同樣的那些人會說愛情是盲目的。他們先將一些酸性的東西放進你的眼睛,然後他們說愛情是盲目的!你有看到那個策略嗎?不要讓男孩和女孩互相會合、互相混合,不要讓他們在作決定之前經驗到很多人,使他們的性能量窒息!

  男孩和女孩在十三、四歲的時候就達到性成熟,但是他們要在二十五歲之後才會結婚,在將近三十歲的時候才結婚,在這十五、、六年堶情A他們的性慾是最強的……因為男孩在十七、八歲是性能力最強的時候,在這個時期之後,他的性能力永遠無法再達到同樣的強度,在這之後,他永遠無法再那麼年輕而有活力。等到他結婚的時候,他已經老了,然後你就開始稱他為骯髒的老人,這是多麼奇怪的邏輯!當他年輕的時候,你不允許他,而因為你不允許他,所以他的整個性就開始進入頭腦,它變成大腦的……它累積在頭腦的無意識部份。

  等到你允許的時候,他已經被性縈擾了很久,所以他碰到了異性就一見鍾情。只要使一個人保持饑餓十五年,那麼你認為他會想說「要選擇什麼食物嗎?」任何食物都可以,任何腐爛的香蕉都可以……

  婚前的關係是一種非常科學的現象,它必須被允許,它必須變成人權的一部份。在一個人要決定跟某人形成親密關係,或是要跟某人生活在一起較長的時間之前,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基本的權利去經驗愛的關係。我不是說你一生都必須這樣,因為誰知道?生命是一件大事!也是你可以先去經驗一段較長的時間。明天你可能會找到一個更美的女人或更美的男人,那麼你的聰明才智將會告訴你說最好去選擇,為什麼要一直被你的過去所折磨?對未來要保持自由、保持敞開,所以我只是說去經驗一段較長的時間,然後再決定。

  當你享受過很多種關係之後,你就能夠選擇,你就能夠判斷說哪一種女人或男人適合你,哪一種男人或女人是一種滋潤。

  我完全贊成婚前的關係,如果沒有那些關係,人類將會保持心智不健全。

摘自「最終的哲學」(全文完)

上一章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