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4-01 奧修搬到賈巴爾普爾(Jabalpur)

 

  奧修在賈巴爾普爾的西特卡瑞尼(Hitkarini)學院入學,那堛漱螂籇M鐵路線離嘎達瓦熱(Gadarwara)有80哩遠,所以他繼續和家堳O持緊密的聯繫 。

  我從我外婆家媟h到在賈巴爾普爾的姑姑家堙C她的丈夫,我是指我父親的妹夫,不是很情願。當然,他為什麼應該情願呢?我完全贊同他。

  即使是我處在他的位置,我也會不情願的。不只是不情願,而且是非常不情願,因為誰想要不必要的麻煩呢?他們沒有孩子,所以真的過得很快樂——雖然事實上他們非常的不快樂,他們不知道那些有孩子的人是怎麼「快樂」的。不過他們也沒有辦法知道。

  他們有一幢漂亮的平房,房間對一對夫婦來講有多餘的。它足以容納許多人。他們是富人,他們承擔得起。對他們來講,給我一個小房間並不是問題,雖然她的丈夫一句表示不情願的話都沒有說。我拒絕搬進去。

  我站在他們的房子外面,提著我的小行李箱,對我的姑姑說:「你的丈夫不願意讓我在這堙A除非他願意,不然我住在大街上也比住在他的房子堶n好。除非我確定他對我在這媟P到高興,不然我不會進去。而且我不敢保證我不會給你們惹麻煩。不惹麻煩是違反我的本性的。我也沒有辦法。」

  她的丈夫躲在門簾後面,聽到了一切。至少他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個男孩值得一試。

  他走出來,說:「我會給你一個機會。」

  我說:「那還不如說你從一開始就學會了,我給了你機會。」

  他說:「什麼!」

  我說:「那個意義會慢慢的變得清晰。它會慢慢地滲入腦袋裡。」

  他的妻子嚇壞了。之後她對我說:「你不應該對我的丈夫那樣說話,因為他可以把你趕出去。我無法阻止他;我只是一個妻子,而且是一個沒有孩子的妻子。」

  現在,你無法理解……在印度,一個沒有孩子的妻子會被認為是一個詛咒。也許她自己沒有責任——我知道得很清楚是這個傢伙的責任,因為醫生告訴我他是個陽萎。但在印度,如果你是一個沒有孩子的女人……。首先,在印度作為一個女人,然後還沒有孩子!不可能還有更糟的事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了。如果一個女人沒有孩子,她能怎麼樣呢?她可以去看婦科醫生……但不是在印度!她的丈夫更願意再娶一個女人。

  在印度的法律堙A當然是由男人制定的,如果第一任妻子沒有孩子的話,就允許丈夫再娶一個女人。奇怪,如果兩個人都跟懷上小孩有關,那麼自然的,兩個人也都跟沒有懷上小孩有關。在印度,懷上小孩是兩個人的事情,但沒有懷上就只和一個人有關——是女人的事。

  我住在那所房子堙A自然的,從一開始起,一道微妙的相互衝突的暗流就出現在我和她的丈夫之間,它不斷的增長。它通過許多方式爆發出來。首先,他在我在場的時候說的一切,我會馬上反對它,不管它是什麼。他說什麼是無關緊要的。這不是不一個對不對的問題:這是一個他和我的問題。

  一開始他看待我的方式決定了我對待他的方式——作為敵人……。

  我從嘎達瓦熱搬到了賈巴爾普爾。在賈巴爾普爾我搬了很多次家,以至於人們都懷疑搬家是不是我的業餘愛好。

  我說:「是的,它幫助你和不同地方的許多人變得熟悉,我喜歡熟悉。」

  他們說:「這是個奇怪的愛好,而且也很困難。才過了20天,你就又要搬家了。」glimps37

 

  你會很驚訝的知道……當我很年輕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人,這個人是我所碰到的最有聰明才智的人之一,在蘇聯十月革命時他和列寧與托洛茨基在一起。他的名字叫做羅易(Manvendra Nath Roy)。他是共產黨國際管理機構的一名成員,隸屬政治局(Politburo)。他是唯一取得這種地位的印度人,而且他在十月革命中和列寧並肩作戰。

  在革命結束之後,他想:「現在我的工作在印度。我必須去印度發動革命。」但在這堨L發現自己四處碰壁,因為印度人的頭腦比其他的頭腦更具佔有性。它談論不執著,它談論無欲,它談論道德。但永遠要記住,談論這些東西的人就是壓抑了它們反面的人……。

  當羅易來到印度,他發現自己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以為因為大家都在教導不要執著,共產主義在印度會是最容易的事情。這就是邏輯失敗的地方。他曾經讀過——他一輩子都生活在西方——他讀過印度的經典,說他們一代又一代的教導著不要執著。所以他以為人們一定已經準備好將他們所有的東西都交給團體;他們要拋棄他們的私有財產不會很困難。

  但當他來到印度,他非常驚訝。沒有人準備好;共產主義這個詞就是個詛咒。而且因為他受過良好的教育,衣著光鮮,經常抽雪茄,印度的頭腦轉而絕對的反對他。

  聖雄甘地排擠那個人,他比甘地本人更聰明,更重要。但甘地排擠他,因為人們更願意追隨甘地,半裸著身子——這吸引人們。「這才是聖雄。而這個抽雪茄,在這個貧窮的國家穿得這麼好的人算什麼聖雄呢?」沒有人聽從羅易。

  也許我是唯一一個對他有很深的興趣的人。我見到他是一次巧合,在一輛火車上。我去上學,從我的村子到一個更大的城市堨h上大學。我們站在站臺上等火車……因為在印度沒有火車曾經准點到達過……。

  火車晚點了,我坐在長凳上,然後羅易來了,坐在我的旁邊。我在讀一本列寧的書,他的選集。他感到驚訝,因為我非常年輕——也許只有17歲。他看著那一大本書,然後他問我:「你是從哪裡找到這本《列寧選集》的呢?」

  我說:「我有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達林,所有人的全部藏書。」

  他說:「你是第一個……我在這7年了,一直在努力。你是個共產主義者嗎?」

  我說:「現在我誰也不是。但誰知道呢?我也許會轉變為一個共產主義者。我不帶任何偏見的從各個角度來研究。那個層面讓我完全滿足,我就會成為那種人。共產主義是我在學習的,我不是共產主義者。在我可以決定之前我必須學習更多的東西。我必須研究社會主義,我必須研究資本主義,我必須研究靈性主義。在那之前我無法說任何事情。我只是一個探索者。」

  我們成了朋友。他談論他十月革命的經歷,他成了我小房子堛滷`客。

  我住在郊外的一所小房子堙C沒有人願意買那所房子,因為據說那媥x鬼。所以當我問房主的時候,他說:「不要任何租金,你可以住在那堙C至少有人住在那堙A這也許會給人們造成那堥S有鬧鬼的印象。如果一個小男孩一個人住在那堙K…。」所以他說:「這不錯。如果你需要什麼東西,我會提供給你。我想賣掉它,但我賣不出去,也沒有任何人想租它。我自己都在擔心!我老婆不想和我一起搬走,不然我們會賣掉這所房子搬到那堨h。那所房子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

  它完全是孤零零的。好幾哩都沒有其他的房子,在它後面是美麗的沙特普拉山(Satpura Mountains)。那堳D常安靜。他說:「我買下是為了住在那堙A但沒有人願意,所以你去住在那塈a。」

  我開始住在那堙A但我一直在每個人心婸s造恐懼說那所房子鬧鬼,因為如果有人買下它,我就會被趕出去了。房主聽說我一直在製造謠言。他來對我說:「這很奇怪。我免費給你住……。」

  我說:「我會讓它繼續免費的!但是記住,這媥x鬼。不要來這堙X—你想找我,就給我打電話,我就會過來了——在這埵釵M險!」

  他說:「但對你沒有危險嗎?」

  我說:「我知道一些關於鬼的秘密。他們害怕我。你知道什麼東西嗎?」他說:「不,我不知道……」我說:「那你就回去吧。」

  我在那所房子奡X乎住了10年,沒有要任何租金。相反,我會命令他:「給我送點東西」——而他就會送來——「不然我就要離開這所房子。」

  羅易經常來,他喜歡這個地方。他曾經住在那尼托(Nainital)的喜馬拉雅山上,不過他說:「連那堻ㄓ蚗膜F,來的人太多了。公路,機場,汽車——它不再是過去我小時候離開印度時的那尼托了。但你的地方……」

  我說:「只要我想住在這堙A這個地方就會保持原狀。幾公里以內都沒有人可以蓋房子,因為不只這所房子鬧鬼,這整個地區都鬧鬼!」我不斷地製造謠言,並且把範圍擴大。沒有人願意,即使是出最低價,來買下這塊地。

  我和羅易聊天的時候,他說:「你認為我失敗的原因是什麼?作為一個共產黨的國際高級管理成員我非常成功。我在革命中鬥爭,我是列寧與托洛茨基的親信,他們是革命的發動者。而在這堙H我誰也不是;沒有人想聽我講。」

  我說:「在這堙A你必須要改變。你必須成為一個偽君子。你必須在你的浴室堜漞洁A而不是在公眾場合——在公眾場合,要談論反對抽煙。你必須把自己裹在一塊小布堙A剛好蓋住你的膝蓋以下,就像聖雄甘地一樣——或者再小一點就更好啦。剃光你的頭,成為一個聖雄,我可以為你安排一切。但首先要成為一個聖雄。我會叫一個理髮師來這堙A他會讓你成為一個聖雄。」

  他說:「我的上帝——首先我必須成為一個聖雄?」

  我說:「不成為一個聖雄,在這個國家你沒有任何吸引力。這個國家亂得一塌糊塗,首先你必須偽裝所有的東西。你不要喝茶——如果有人看到你喝茶,那就完啦!你就不是聖雄了。」

  「在冬天,你必須半裸著身體。你會習慣的,不要擔心。所有的動物都習慣了,而你是一隻聰明的動物,所以你也會習慣的。這只是兩三年的問題,然後不管是冷還是熱,全都是一樣的,因為你的皮膚變得越來越厚。而且你的腦殼也變得越來越厚!你會成為一個聖雄,然後大家都會聽你的。」

  他說:「我不可能那樣做。」

  我說:「那就忘掉所有關於領導的事吧。」他默默無聞的死去。如果他生活在蘇聯,他會成為內閣大臣。

  這個國家非常偏執。fire05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