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6-01 奧修搬到了孟買的CCI區

 

  1970年6月27日,在賈巴爾普爾為奧修舉行了一個歡送會。7月1日,奧修搬到了孟買,住在CCI的一個生意人集中的住宅區堙C奧修定期的在晚上給大約50人作關於深奧的精神事件的演講,有時候還會有靜心或科爾坦(Kirtan慶祝音樂)和夏克提帕特(Shaktipat)。他接見西方來的尋求者和新聞記者。奧修僅僅赴約一些重要的演講,到12月這些結束了。

  慢慢地我將把自己關在屋堙G我會停止來去奔走。現在我將對那些選中的人下功夫。我將把他們準備好並送他們出去。我不能親自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地方,我將能夠派出一萬人去做。

  對我來說,宗教也是一個科學的過程,因此,我腦子埵酗F關於它的完整的科學的方法。當人們準備好了,科學的方法就要傳給他們。

  在那個方法的幫助下,他們可以對成千上萬的人下功夫。那並不需要我的存在。我只需要找到能實現這個目的的人。現在我可以給他們任務了。

  發展一些特定的規則是必要的;這個我已經做了。科學家的工作已經完成。現在任務留給了技術人員。科學家完成他的工作,正如愛迪生發現電流發明電燈。從那以後,安裝燈泡就是電工的工作了。我們的工作和他們沒有區別。

  現在對於要做的工作我幾乎有了一個完整的藍圖。現在,給他們這些概念讓他們去做那些技術活,然後,我將在他們準備好時立即送他們出去。這些全都在我腦子堣F,但是這些潛力還沒有被所有人都看到。

  多數人只看到現狀。看到潛力是很困難的事,但是我能夠看到。

  在瑪哈維亞和佛陀時代出現在比哈爾邦這塊小地方的條件在將來的幾年堹鈰鬫b全球範圍內悄悄地來到。但是一種絕對新型的宗教人士必須準備好,一種新的桑雅生必須產生,一種新的瑜珈和靜心系統必須設計好。所有這些在我大腦堻ㄦЁあn了。

  我將把這些東西交給遇到的人們,他們將把同樣的東西傳達給別人。這是一個嚴重的冒險,因為如果這個機會錯過了將會有很大的麻煩。這個機會必須被利用,因為像今天這樣有價值的時代很難再有。從各個角度來說,這個時代達到了它的高峰……。

  對此,我腦子埵酗F完整的計畫和藍圖。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要找的人差不多齊了。也許他們不知道我找上了他們。現在我必須準備好他們,給他們任務,並送他們出去傳播資訊。只要是我的工作,我知道必須做什麼,我比較輕鬆的在做著。

  但是,我現在必須交給別人工作;我不能繼續那樣的輕鬆。我必須加快。

  這是另一個我要加快的理由。我之所以要讓所有的朋友清楚知道我很忙,是因為那樣他們也會加速起來。如果他們繼續用走路的速度,他們哪裡也到不了。如果他們看到我很忙,也許他們會加快速度;否則……

  人們只有在緊急情況下才會有轉變。如果某人知道他可以明天或後天再轉變,他今天就什麼也不會做;他會拖延到明天或後天。但是,如果他們知道沒有明天,那麼他們轉變的能力才會來到。

  某種程度上,如果人類瀕臨瓦解,明天就成為了不可預測的。

  一個人不能肯定明天。那麼今天就會變得很緊湊,必須做的事都可以在今天完成。如果某人想享受,他必須在今天就享受;如果他必須誠服和棄世,那也必須在今天就做。即使某人要摧毀自我和轉變,那也必須在今天完成。

  因此在歐洲和美洲,一種正向的,決定性的心理已經成形。那就是,一個人無論想做什麼都必須今天就做:「忘記對明天的煩惱。如果你想喝酒,現在就喝;如果你要享受,現在就享受;如果你想偷,現在就偷。無論你想做什麼,今天就做。」在物質的層面,這些已經發生了。

  我希望這也能發生在精神的層面上。發生在物質層面上的也能平行的發生在精神層面。我在忙於這種想法的出現。很確定地,這種想法將來自東方。只有東方的風才能把它帶到西方。西方會以全部的活力跳入其中……。

  在宗教方面,美國也能勝過東方。一旦宗教的種子到達了那堙A美國的成長將超過東方。但是這仍然可以被偽造。這個問題的主動權掌握在東方。

  那就是為什麼我忙於計畫準備那些可以送到西方去的東方人。

  星星之火將在西方燃起燎原之勢。但它必須來自東方。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