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2 達顯:關係和性

 

  我不反對關係--我完全支持它,但是在你能創造關係之前,你必須存在。如果你是痛苦的,而你和某人建立關係,你會創造更多的痛苦。這痛苦必然是平方的;不僅僅是加倍,而是平方。他是痛苦的,你也是痛苦的。他無法獨處,你也無法獨處,於是你們互相依賴。無論何時你依賴某個人,你將不能原諒那個人。他使你成為依賴性的,他使你覺得無助。他變得強大來支配你。於是在深處,每個愛的人都反對、憎恨他所愛的人……。

  因為沒有人能愛上奴役。

  你只能愛上自由。而自由僅僅在你能夠自由地快樂,絕對單獨地快樂的時候才是可能的。即使沒有人在場,你仍然能夠享受、舞蹈、唱歌。那成為了你存在的特定的品質。那麼你可以創造關係……你快樂的關係、你音樂的關係……你的唱歌跳舞的關係。當然你使你的快樂平方倍增了。

  在關係中無論你擁有什麼都將平方倍增。如果你有痛苦,痛苦會平方倍增。如果你有快樂,快樂會平方倍增。在關係中你將被以成百萬種的方式反照出來……。

  只有你會被反照出來。plan17

 

  一對夫妻在場。女的不是桑雅生,男的是。他說:「看起來,在關係中的一方選擇桑雅生而另一方不當桑雅生是很困難的。」

  但是可以一方是桑雅生而另一方不必是桑雅生;有什麼問題?一方是男性,另一方是女性,而這並沒有問題。為什麼不能一方是桑雅生另一方不是呢?這沒什麼問題!

  (對女的說)有什麼問題?他的桑雅生在製造麻煩嗎?他的桑雅生怎麼可能製造麻煩?

  她回答:「他成為了偉大的愛的祝福,但是我還不能接受他的名字……我感覺如果我不是桑雅生,他不會接受我。」

  不,不,這根本沒有一點問題,嗯?……

  沒有問題。你在不必要地設想事情。他的更名怎麼會產生問題呢?你是和名字還是和這個人戀愛?

  那麼,這個人仍然在這堙K…。

  他沒有改變。他並不期望你成為桑雅生,不。如果你想要,你可以,但那不是他的期望。如果你不想要成為桑雅生,你可以保持不是桑雅生。這其中沒有問題,嗯?所以不要為此害怕。

  我的桑雅生不會以任何方式強加任何東西於任何人,因為那是我整個的教誨……。

  不要試圖以任何方式改變別人;接受並尊重別人成為他或她自己。那麼,那是個不必要的害怕。你必須學習……你愛這個男人,那麼學習他的新名字。

  不必擔心他會要你成為桑雅生,不。即使他要你這樣,我也不會給你桑雅生;我不會給出它,除非我覺得你配得上得到它。這並不容易。當你覺得喜歡它,而我覺得:「是的,這種感覺在你堶惜仱_了」,只有那樣我才會把它給你。那麼扔掉這個想法;沒有問題……。

  只要去愛,嗯?

  (對男的說)讓她感覺你的桑雅生使你變得更能愛、更能接受、更放鬆,那麼有一天她會覺得想要成為桑雅生。但是那種感覺必須是從她堶惜仱_的,並不是你必須把它放到她腦子堙C只是忘掉這回事。只是以她自己樣子來愛她:就是那個愛會改變她的頭腦。但是不要有任何轉變她的努力。所有去轉變的努力都是去支配的努力。別人的自由必須得到尊重。只是以她自己的樣子來尊重她,只要愛她。

  (對女的說)做幾個靜心,做幾個團體,開始感覺這媯o生著什麼。既然很多人在進入它,一定有什麼東西發生在其中。不要認為只有你是對的。有那麼多的人;他們應該是在從其中得到什麼。bite15

 

  你說:一些女人說自從她們遇到了你,即使她們的肉體的欲望還在,男人已經不能滿足她們。別的女人說自從她們遇到了你,她們感覺更能愛了。

  這是我的感覺:無論何時一個男性尋求者來我這堙A他對於靜心感興趣;無論何時一個女性尋求者來我這堙A她對於愛感興趣。如果我說通過靜心,愛將會發生,那麼她能被變得對靜心感興趣。但是她深處的願望是愛。對於女人,愛是上帝……。

  當女性尋求者來找我,這必然發生:她們將感到更多的愛,然而一個身體上的伴侶將不能滿足。無論何時有了深刻的愛,身體的伴侶都將不能滿足了,因為身體的伴侶只能滿足外在,他無法滿足中心……。

  所以,當女性尋求者來找我,她們的深處被震動了。她們開始感到一種新的欲望、新的愛升起了。現在她們的丈夫或男朋友,她們的伴侶將不能滿足它。現在這只能被一種更高的存在的品質所滿足。這將是如此。

  那麼,你的男朋友或丈夫都必須變得更靜心,創造更高的存在的品質……只有那樣他才能滿足你。否則關係就會破裂,橋樑無法再保留;你將不得不找新的朋友。或者,如果不可能找到新的朋友……那麼你不得不愛神。那麼只要忘記身體的部份--現在它不適合你了。

  同樣的事情以不同的方式發生於男性尋求者。當他們來找我,他們變得更靜心。當他們變得更靜心,和舊的伴侶之間的橋樑就破壞了,變得岌岌可危。現在,他們的女朋友或妻子必須成長,否則關係就動搖了,它無法維持。

  記住這一點:所有我們的關係,所謂的關係,都是調節器。如果一方改變了,調節器就破壞了--為了更好的或更壞的,那不是要點。人們來找我,他們說:「如果靜心帶來更高的品質,為什麼關係破裂了?」那不是問題。關係是兩個人之間就他們當時樣子的一個調節器。現在,一方改變了,另一方必須隨著成長;否則就會有麻煩,事情就會出錯。

  無論何時一個男人在這堙A他變得越來越靜心。他越靜心就越想獨處。他的妻子或愛人將被此打擾。如果她不理解,那麼她會開始製造麻煩--這個男人想要更單獨。如果她理解,那麼就沒有問題;但是那個理解只有在她的愛成長了之後才會來到。如果她感覺更具有愛,那麼她能夠允許她的朋友獨處、單獨,而她將保護他的單獨。她將試著把它看成不是打擾……。

  這將是她現在的愛……所以無論誰來找我,他都必須完全意識到靠近我是危險的。你的舊安排將被擾亂--我無法阻止它。我在這堣ㄛO幫助你們調節;做決定是你的事。

  我能幫你成長--在靜心中,在愛中成長。對我來說,這兩個詞意思相同,因為它們到達同樣的結局。clouds13

 

  一對有相處上的問題的伴侶來請教奧修,但是男方並不喜歡別人給予勸告...。

  當你們陷入愛河,你們是自己決定的,然後當你們想分手你們就來找我--所以你們可以把責任推給我。沒有人會來說他們陷入愛河了。他們只有在快要分手的時候才會來……。

  如果我說要在一起,那麼每當有衝突發生時--而那會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的--你們將會對我生氣。你們會說這個人強迫我們一起生活--而當然你們是信任我的,所以你們會生活在一起。

  但是這不是重點。你們在一起生活是因為你們迷戀--但是責任卻跑到我身上。如果我說分開那麼你會想念她而她會想念你,然後你們就會生氣。

  事實上對我來說都沒有地方可以讓我躲得了。你們從來不留給我任何空間……。

  而不論我說什麼那些話都將會反對我。而你們只會在某些事情不對勁的時候才來。沒有人來告訴我他們正陷入愛河中,然後問我他們應不應該陷入。

  男人說:「是的,我知道來找你是用我們的問題來讓你厭煩…。」

  不,那不是重點。我會在那個時候就阻止你們,因為不論何時有兩個傻瓜陷入愛河,都將會產生麻煩。而且只有傻瓜才會陷入愛河,否則誰會去管它?

  現在由你們決定--別推到我身上……。

  我也是在學習!你只要去決定,而不論你決定做什麼,我都祝福!對嗎?wobble19(引自awakener的譯本)

 

  一個新桑雅生說她和一個男人生活一年了,那個男人也喜歡別的女人,她不知道如何控制她的嫉妒。

  這對於女人一直是困難的除非她也開始愛別人;否則這將保持很困難。他不能被阻止,阻止他也是醜陋的。那麼,你就是在破壞他的快樂。如果他的快樂被破壞了,他會報復你;他不會覺得很想愛。如果你試圖支配他,阻止他去這去那,他會覺得窒息。

  問題在於長久以來男人總是那樣生活的。女人從來不那樣生活--由於幾個原因。首先,在過去,問題是孩子--如果她懷孕了,那麼她會陷入麻煩……。

  那麼,這是關係到安全、財產和一切的問題。其次,男人自己一直在教導女人要純潔、貞節,從一而終。男人在使用雙重標準:對女人一個標準,對自己另一個標準。女人不得不純潔、忠貞、服從。而男人呢?他們說:「男孩子畢竟是男孩子。」

  男人為自己保留了所有的自由權。在過去他可以這樣,因為財政掌握在他手中。所以從財政上他是強大的。他受教育,有工作。女人沒有工作,不受教育。她的整個世界局限在房子堙C她與房子外面沒有接觸,所以幾乎不可能去戀愛。至少你需要一些接觸……。

  只有那樣你才能和某人戀愛。男人在女人周圍建起了中國的萬里長城……。數百年來回教徒甚至不允許他們女人的臉被別人看見。女人不能和任何男人說話。一個漫長的壓抑--它進入了骨子堙C

  現在事情改變了。現在女人受教育,它能有工作。她和男人一樣自由。她能遇到別人,她能戀愛,她能享受生活。現在懷孕的問題也是不相關的了;避孕藥成為了最大的自由之一。但是舊的頭腦還在持續,這不是一件小事……。

  成千上萬年的心理訓練。你的媽媽和媽媽的媽媽,以及所有在你之前的女人都被訓練過。那個訓練也穿透了你。

  那麼,問題會在那堸ㄚD你變得很有意識並扔掉它。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繼續嘮叨你的朋友,就像女人過去一直做的。那沒有幫助;那只會使男人對女人感到更厭惡。你越是嘮叨就越是把他扔進別人的懷抱。因為和你在一起,他變得疲勞、無聊。他願意到別的地方去,會見不嘮叨的人;這是一種安慰。那沒有幫助,那也是破壞性的。

  另外一件事是:變得有膽量,告訴他如果他覺得喜歡那樣,那麼記住這個……。

  你也將採取同樣的方式。不應該有雙重標準!如果他欣賞愛上別的女人,那麼你將欣賞愛上別的男人。你愛他,但你也將愛上別人。只要讓他清楚這一點,立刻地,如果他害怕,如果他自己是嫉妒的類型,那麼,或者他會說「我將停止」……。

  但那是他自己停止的……。或者不必擔心--你也開始移情別戀。這其中沒有什麼不對!

  我不是說他做錯了什麼。所有我說的就是:不應該有雙重標準,對於雙方只能有一個標準。每對夫妻都必須決定一個標準;那是一個承諾。如果你們都自願地、快樂地、開心地……決定你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決定保持只有對方,一夫一妻制--很好。如果這不可能--一個說「我喜歡保持自由」--那麼你也保持你的自由!為什麼要痛苦?痛苦是因為他在尋歡作樂而你只是坐在那媟Q他。你也去找樂子!

  這不僅僅是你個人的問題。這將是未來每一個女人的問題。鼓起勇氣!我將幫助你……。

  這些團體和靜心將幫助你。鼓起勇氣,在你開始移情別戀之前告訴他「這將是這種情形--不要為我而感到嫉妒。」因為男人甚至更嫉妒;他們男性的盲目自大感覺很受傷:「我的女人和別人做愛?」他們開始覺得好像他們不夠男人。但是這樣以來,那是他的問題。首先要清楚你們遵守同一個標準。當兩個人決定一起生活,那麼,一個特定的行為準則應該建立起來。只是有一個遊戲規則,但是它將是對雙方都適用的。

  那麼,無論什麼決定來到……要麼他決定不找別人--這很好--要麼他決定依舊保持他的自由,那麼你是自由的。那麼,不要膽怯;開始行動!有很多美麗的人,為什麼局限在一個人?每個人都能貢獻某種別人都不能的東西。每個人都是那麼獨一無二。為什麼不愛很多人來豐富你的愛情生活?事實上這不是反對你愛的男人。我自己的觀察是如果你愛很多很多的人,你也將更愛你的愛人--這是一個簡單的算術--因為你在愛情上會變得更有技巧。你將能夠瞭解到許多形式的愛。你將變得更豐富和成熟。

  執著一個人是一種不成熟。為什麼一個人要執著呢?愛是美麗的,愛是神聖的。所有的愛都是上帝的形式,那麼,為什麼要被一種並不迷戀你的形式所困惑呢?如果雙方互相迷戀,那很好。

  這是一個陳舊的、並不科學的想法:如果一個男人有時候去和別的女人有一點風流韻事,那麼他自己的女人會受傷,她將不會得到屬於她的那麼多的愛。那是錯誤的。她不會受傷,她將得到更多。

  很快,去看別的女人,去會別的女人,這個現實會一再的來到:「要點何在?我自己的女人可以用更親密的方式、更投入的熱情、更多的承諾來給予這一切。為什麼我要像乞丐一樣的行動?」他將帶著對你更大的渴望回到家。

  事實上,現代心理學建議,如果婚姻要繼續下去,某一方的一點風流韻事總是有益、有助於保持婚姻的延續。如果沒有某一方的風流韻事,那麼婚姻就真正成為了一個無聊的現象。它變得如此沉重……。

  同一個男人、同一個女人、同樣的話、同樣的愛;遲早每件事都會成為例行公事。那麼就不再有顫抖,一切都是重複、單調。

  與他好好談談,挑明如果他在享受,那麼你也是自由的。成為自由的!自由需要一點勇氣,它需要貪婪,但是你會享受它。它不會擾亂你關係中的任何東西;它將強化你的關係。你將不再嘮叨他。當你自己開始時常去找別人,你會停止嘮叨。事實上那就是為什麼女人不去找別人,因為那樣一來嘮叨就毫無意義了。而她們享受嘮叨……。

  這給予她們力量。如果她們也有外遇,她們就不能使男人感到罪過。使男人感到罪過能給予極大的力量。但這是錯誤的。決不要使任何人感到罪過。如果你愛那個人,為什麼使他感到罪過?如果他喜歡它這種方式,讓它是這種方式!你也去有一些風流韻事。那將使你們兩個互相自由。當愛是自由的,是從自由給出的,它具有完全不同的品質。它其中有某種真正美麗的東西。

  那麼就沒有衝突,沒有戰鬥,沒有嫉妒,沒有這類東西。只有平和、安詳、寧靜的關係。當你也有一些新的愛情,他也如此,那麼兩人總是處在一種蜜月中;相聚在一起總是美麗的。那麼事情絕不會變得老舊和腐朽。

  只要一點點勇氣……這就會發生!leap01

 

  一個桑雅生說她曾經在西方當過妓女。她現在要回去那裡賺錢以便可以再回來這裡,她想知道是否要再回去賣淫。一個內在的聲音說不……,但是另一方面它是一個快速賺錢的方法……。

  那麼還是做別的事吧,嗯?去做別的事……因為賣淫是一種對身體的背叛。在其中並沒有什麼道德上的錯誤,但是在靈性上卻是大錯特錯。你正在允許你的身體像個東西一樣被使用……。

  那是對身體的極大侮辱。

  當其他所謂的宗教領袖說他們反對賣淫,他們的理由是不同的。當我說它是不好的時候我的理由是完全不同的。我的第一個理由是一個人需要深深地尊敬他自己的身體,他必須去愛上身體,所以他怎麼會讓某個人將它像物品一樣地使用呢?那是一件可怕的事!

  是的,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可以分享你的身體,但是為了錢那就是醜陋的。它是神給你的禮物之一--你可以像個禮物一樣的送人,但是不要出賣它。你沒有買過它,所以你沒有權利去賣它!嗯?──它是個禮物:我們應該感謝神給了我們一個如此美的身體。它是一座廟。

  所以當我說不要去賣淫,我的理由剛好和其他宗教人士會給的理由相反。他們是反對性的,他們是反對喜悅的。他們反對任何使人們歡欣的東西─那就是他們的理由。他們是性壓抑的人們:他們要每個人都非常受限於他們的性關係之中。

  而一個妓女帶來自由,那就是為什麼他們反對妓女。他們在世界上想要一種堅固的一夫一妻制:男人擁有女人、女人擁有男人,一對一的。他們完全贊成男人被當成財產來使用以及女人被當成財產來使用。對我來說,那也是一種賣淫。他們所說的婚姻,對我來說只是一種永久的賣淫而已。

  是的,你把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賣給了同樣的男人,就是這樣。你沒有向這個男人收錢,但是它還是賣淫,因為它是建立在金錢之上--它是一張永久的執照。對我來說所謂的婚姻只是一種賣淫而已。

  我完全贊成愛而完全反對婚姻。因為我反對婚姻,所以我也反對賣淫。試著瞭解我:對我來說賣淫只是婚姻的副產品。當婚姻從地球上消失的那一天,賣淫也會跟著消失。

  你會在哪裡找到因為錢而和你分享他的身體的女人或男人?那將是不可能的。人們會如此的愛和尊敬他們的身體以致於那將是不可能的。是的,他們會和你分享愛的能量,但是只有當他們在愛的時候……將不會有其他種類的關係。

  現在婚姻是一種賣淫;其中並沒有愛。妻子一直對丈夫讓步因為她必須如此,而丈夫可以強暴她--合法的!他可以脅威要把她從屋子丟出去,他將不會負起任何金錢上的責任;然後她會流落街頭。

  為了避免流落街頭她選擇了這種永久的賣淫,否則她會和許多男人在一起。而一個男人是如此的醜陋--如果跟那麼多的男人在一起會有多醜陋?所以那是比較好的;那是比較小的邪惡。

  絕對不要把你的身體當成東西一樣對待。它是神聖的,它是神聖的能量。是的,如果你愛一個男人,送出你全部的心,送出你全部的身體、存在、所有你擁有的東西。但是當愛消失的時候,或者如果愛不在了,那麼就沒有別的辦法。身體只有在愛當中可以被分享:如果你的愛不在了,甚至你的丈夫你也不要和他分享。

  如果今天你發現你對你的丈夫並沒有處在愛的情緒當中,就只要說那會是賣淫!當愛在的時候,愛使得每件事情變美。當愛不在,每件事情都變成一種惡夢,每件事情都變醜陋。

  所以也許你要花久一點的時間去工作,但是那很好。去吧,做別的事──要尊敬你的身體。它是一個神的禮物,而你必須負責!神在最後會問你你對身體做了些什麼。所以去吧,嗯?帶著很大的信任去吧──在其中並沒有問題。將會花久一點的時間才能回來,但是那不是問題。避開這個老陷阱。對你來說掉入陷阱會比較容易,因為容易賺的錢總是有一種吸引力,但是那是危險的。而你現在已經夠強壯了……。

  沒有什麼好擔心的。thisis16(引自灰色天使譯本)

 

  手淫的人保持著孩子氣,同性戀的人保持著少年氣,異性戀的人保持著動物性。這些階段都必須經過。不要在任何地方逗留。我不是在譴責,總要記住這一點;我對什麼都不譴責。有時候同性戀者來找我,他們說:「鍾愛的師父,我們覺得這很好。」我說:「那好。如果你們覺得好,這就是你們的生活。我算老幾,要來譴責你們,再說我圖什麼?我問什麼要譴責它?它是你們的生活;如果你們決定以這樣的方式生活,那好。帶著我全部的祝福去生活吧。」但是我感到遺憾,在深處……。

  因為他們的成長將被阻礙而遺憾,因為他們將不知道自己堶採漹a著多麼偉大的可能性而遺憾。

  性不是普通的事情,它是你存在最基本的部份之一,一個人不應該對此毫無意識。它是你存在的基礎:你通過性而出生,你通過性來生活;你的出生要經過性,你的青春要經過性,你的愛也要經過性,而你的死亡將通過性而發生。你的整個生命就是一個性的事件。一個人應該非常非常警惕和覺察他將對他的性能量做些什麼。melo04

 

  一個桑雅生說:當你談論同性戀,我仍然有很多麻煩。

  你必須扔掉那個麻煩……即使我說了某些反對同性戀的東西,你也不要為此煩惱。如果你還煩惱,那只是表明你還沒有確定,在某些地方你依然反對它。否則就沒有問題!

  當我對人們說話的時候,我不得不說一般的原則。當我說對於同性戀者靈性的成長是困難的,我只是在說一般的原則,並非那就是絕對的。

  如果一個同性戀者是完全輕鬆的,那就沒有問題;他甚至可能比一個不放鬆的異性戀者成長得更快。有一千零一種情況;人類是非常複雜的。所以如果一個同性戀者很放鬆,那是對他來說的情況;不放鬆是真正的阻礙。

  那麼當我說話的時候,如果有一百個同性戀者,至少90個會試著走出它。如果他們走出了它,那很好。會有10個人即使嘗試了也不能夠擺脫它。那對他們來說是自然的;我不是在對他們說什麼。

  但是我的問題是,如果我談那10個人,另外那90個人將保持為同性戀,他們將不能成長。所以,我不得不看情況。當我必須選擇一個真理,我不得不考慮這將對多少人有幫助。

  所以我不得不顧及大體。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這是事實,一個人通過同性戀來超越性是困難的,但是總是有例外。我把那個對同性戀完全不感到擔憂的人稱為例外。

  那麼扔掉所有的擔憂──因為你看上去是一個天生的同性戀者,一個自然的同性戀者。異性戀對你來說將是不自然的,你將不得不強迫它。那會製造麻煩;它不會幫助你。

  但是你能理解我的難處。我的難處在於當我對很多人說話的時候,我不得不只是陳述一般的事實。即使那樣也非常含糊。如果我也說例外,那麼任何人都很難理解其中的任何一點。所以,我的方法是繼續堅持說一般的事實。無論誰能由它改變的將會改變,不能由它而改變的那個就是例外。沒有必要──他不必為此擔心。

  我不譴責任何東西。譴責這個詞對我來說不存在;它不在我的字典中。

  那麼,它對你來說是極好的。只要忘掉它。無論我說什麼都讓我說;不要為此煩惱。無論何時同性戀遇到了這些話,不要聽我說了些什麼。你是完全放鬆和流動的,好極了。zero13

 

  人們不斷做愛只是為了證明他們是男人或女人,或者證明他們有多麼迷人、多麼美麗。人們不斷尋找新的女人、男人,只是要證明:「我仍然是有吸引力的。」我對人們的觀察結果是他們不戀愛。他們的樂趣不在於愛,他們的樂趣是征服。一旦他們得到了一個女人,他們對她就不再有興趣。這不是愛。現在他們在尋找新的牧場,現在他們想要新的女人。現在他們想再次證明他們看上去還年輕,他們還有魅力、磁力。他們能與之做愛的女人越多,他們的自我越滿足。這不是愛。福特是對的,性給予自我的滿足。

  但是看看壇崔。譚崔有完全不同的觀點。譚崔說:性的吸引力在於它給你無我、無時間和靜心的片刻。body08

 

  一個桑雅生,打算把他主持的瑜珈中心轉變為奧修靜心中心。他說他困惑於印度教和佛教的譚崔,這兩者他都試著實踐。他說有時候性中心有很多的緊張,他不知該對此做些什麼。

  佛教和印度教的壇崔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只不過名字相同。如果你困惑於此,那會在你身體婸s造很深的衝突。忘掉這兩者,嗯?因為對於你來說成為這兩者的融合是困難的。我將給你一個簡單的方法。不要為印度教和佛教的譚崔而煩惱。

  當做愛的時候,有三件事必須記住。第一件是:在做愛之前,靜心。不要沒靜心就做愛,否則愛將保持是性欲的。在你會見女人之前,你必須在你的意識中提升得更高,因為那麼這個相會將在更高的層面發生。面壁靜坐至少40分鐘,只要很昏暗的光線,那將給予一種神秘感。

  靜靜地做著,不要移動身體;保持像個雕像。那麼當你做愛的時候,身體會移動。所以,首先保持不動,給它另一個極端,那麼身體聚集了去深深地移動的動力。那麼,欲望會變得很顫抖以至於整個身體每一根纖維都準備好要運動一番。只有那樣,譚崔的性高潮才是可能的。你可以開一點音樂……古典音樂就可以;某種東西給予身體一個微妙的韻律。

  使呼吸盡可能地慢,因為當你做愛的時候,呼吸會變得深而快。所以只要慢下來,但是不要強迫它。否則它將變快。只要暗示它慢下來。

  兩人一起靜心。當你們兩個都感覺靜心了,那就是可以做愛的時刻。那麼,你們將不會感到緊張,能量會是流動的。如果你們沒有感覺到靜心,不要做愛。如果在那天靜心沒有發生,完全忘掉做愛。

  人們做的恰恰相反。幾乎所有的夫妻在他們做愛之前都吵架。他們變得憤怒,互相嘮叨,帶來各種各樣的衝突──然後他們做愛。他們的意識降到很低處,那麼做愛當然不會是滿足的。它將是挫敗的,而你們會感到緊張。

  第二件事是:當你們將要做愛,在開始之前,尊敬對方,也讓對方尊敬你。所以,在靜心之後,表達敬意。互相赤裸地面對,互相表達敬意。因為譚崔不能發生在男人和女人之間。它只能發生在男神和女神之間。它是一個姿態,但是很有意義。整個態度必須變得莊重,那麼你們就會消失。互相觸摸對方的腳,在那堜韙W花環。男人轉變成了濕婆,女人轉變成了夏克提(Shakti)。現在你的人性是不相關的,你的形體是不相關的,你的名字是不相關的;你只是純粹的能量。敬意使能量聚焦。

  不要假裝,敬意必須是真實的。它不能只是儀式,否則你將錯過。譚崔不是儀式。其中有很多儀式,但譚崔不是儀式。你可以重複儀式。你可以鞠躬到她的腳並觸摸它們;那將沒有幫助。

  讓它成為一個意味深長的姿態。真正地看著她。她不再是你的妻子,不再是你的女朋友,不再是女人,不再是身體,而只是一個能量的構成。讓她先變成神,然後再和她做愛。那麼愛將改變它的品質。它將成為神聖的。那就是譚崔的整個方法。

  那麼在第三步你們做愛。但是讓你們的做愛更像是發生而不是製造。英語的表達「做愛」是醜陋的。你怎麼能夠做愛?它不是某種可以做的東西;它不是一個行動。你可以在其中,但不能做它。你可以移進它,但你不能做它。你可以成為在愛中的,但不能製造它。整個西方的頭腦試圖製造一切。

  即使某一天西方的頭腦找到了上帝,上帝也會有麻煩。他們會用這樣那樣的方法繫縛他,操縱他。他們將把他帶進某種用途,某種功利的目的。即使愛也變成了一種製作。不!

  當你們做愛的時候,成為瘋狂的。慢慢地移動,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互相玩耍對方的身體。身體就像一種樂器。不要太匆忙。讓事情發生。如果你慢慢地移動,突然你們兩個的能量將一起上升,好像什麼東西使你們著魔了。它將立即同時發生。只有那樣壇崔才是可能的。現在進入愛……

  只是感覺能量在你堶掩撈謘A讓那個能量有自己的運動。有時候你會開始尖叫,那就尖叫吧。有時候你會開始說話,那就說吧。有時候只會發出呻吟或某種姆德拉(mudras手印)、姿勢;讓它們發生。它將成為瘋狂的事情,但是一個人必須允許它。不要害怕,因為它在發生是要通過你允許的。一旦你想停止,它就停止了,所以你不會失控。

  當神做愛的時候,那幾乎是狂野的。沒有規則,沒有標準。一個人只是隨著當時的刺激來移動。沒有什麼忌諱……沒有什麼羞怯。那個時刻無論發生什麼都是美麗的、神聖的;我是說無論什麼,無條件地。如果你把你的頭腦帶進它,你將破壞完全它。如果你突然覺得想要吮吸她的手指,而你說:「多麼沒意思!」那麼,你已經帶進了頭腦。你也許會覺得想要吮吸她的乳房;這沒什麼不對。

  沒有人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你只是被留在了神性的漩渦堙C它將帶上你,它將帶你到任何它想去的地方。你只是處於接受的狀態,準備和它一起運動。你不要指導它……你只是成為了工具。讓能量以它們自己的方式相遇。人必須被扔出它--只有純粹的能量。你們不僅僅是通過生殖器官在做愛;你們將是通過整個身體在做愛。那就是濕婆神石(Shivalingam)的意義:沒有臉、沒有手、沒有腳--只有生殖器的象徵。當濕婆做愛,他變成了只是生殖器--他全部的身體。這是很美麗的……沒有臉,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消失了。

  並不是你只在使用你的性器官;性散佈到全身。你的頭和腳一樣是它的一部份。你成為了陰莖。你不再是男人;你只是能量。她也不再是女人;只是能量、陰戶。這是很狂野的事情。

  如果你們先靜心,然後互相致敬,那就沒有危險,一切都會正確的發生。你們將得到你們從來不知道的性高潮的極點。有時候你們會達到它:一個非常偉大的性高潮,整個身體在其中悸動和搏動。漸漸地,你們達到了高潮;你們又落了下來。它將潔淨你們的整個存在,整個系統。有時候將不會有射精而只有高潮。

  有兩種類型的性高潮:山頂的性高潮和山谷的性高潮。在山頂的性高潮中,你會射精,她也會射出一些精微的能量。在山谷的性高潮中你不會有射精。那將是一個被動的性高潮……非常安靜,非常微妙。會有悸動,但幾乎察覺不到。在山頂的性高潮中你將感到非常非常祝福。在山谷的性高潮中你將感到非常非常平和。兩者都是需要的;兩者都是譚崔的一面。每個山頂有它的山谷,每個山谷有它的山頂。沒有山谷就不存在山頂,反之亦然。

 

  奧修說不要太關心射精。西方的頭腦傾向於關注它的發生,當它不發生就覺得有什麼不對。整個事情在於完全地投入它,把事情留在神的手中;這是他的事情。你的事情只是享受、高興、慶祝。

  當它發生了,你們都達到了一個深刻的性高潮,不要把你自己拔出她的身體。在性高潮之後,留在她的身體中休息幾個片刻。那個休息是非常非常深刻的。在性高潮之後的休息就像一個山谷。你到達了那個山頂,現在你回到了山谷。它是清涼、陰暗的,你休息。

  在性高潮之後真的發生了很多……結合、溶化。身體累了,消耗了,精疲力竭。頭腦被震撼了。它幾乎像是一個電擊。

  當你們走出了做愛的狀態,再一起祈禱,用一個祈禱來結束。不同在於,當你們靜心,你獨自靜心,她獨自靜心,因為靜心不能一起做。靜心是一個單獨的努力。它不是一種關係。所以你們可以在一起靜心,但你們還是獨自的靜心;你是單獨的,她是單獨的。

  然後互相致敬。那也是不同的。另一方變成了致敬的,然後你們做愛,你們徹底消失了。你不是你自己,她不是她自己。沒有人知道誰是誰。一切都消失在能量的漩渦中。男人和女人的極性已不再是極性,界限融合了。有時候你會覺得像女人,而她會覺得像男人。有時候她來到你上面。有時候你成為被動的,而她成為主動的,極性改變了。它是一個偉大的能量的戲劇。一切都消失了,放棄了。然後,你們走出那個內在的經歷;一起祈禱。那是第四件事。

  只是感謝上帝。不要抱怨。無論發生什麼都是對的。不要說:「這沒有發生。這本應該發生。」你們是誰?他更知道。所以只要感謝他,無論發生什麼;帶著深深的感激來感謝他。彎下腰,讓你的頭觸地,在深深的感激中保持幾個片刻。

  靜心是單獨的。在致敬中,另一方是重要的。在祈禱中,你們都向上帝祈禱。所以這三件事必須做。它們將創造譚崔發生的環境。每週一次就可以。

  如果你們在進入譚崔,那麼別的做愛是不允許的,否則它會消耗能量。但是無論何時你們想要做愛,確定你們有足夠的時間。它不能在匆忙中進行。它不應該像是工作。它是遊戲、戲劇。這些能量是如此微妙的以至於如果你們匆匆忙忙,那什麼都不會發生。譚崔不是一個片斷。除非你們創造了條件,否則就無法實踐。它像一棵花。

  你必須播種,細心照顧,每天澆水。你要看陽光是否到達了它。你不能帶來花,但是你能創造這樣的環境,在其中某天花就會來到,花蕾開放。

  那麼,這三件事就是播種、照看、澆水和持續地關注它;要仔細,要保護它。那麼,有一天,突然--

  譚崔的花。它會發生的。

  現在我將和你們在一起,那麼不會有問題。我與你們同在。myhart17

 

  我曾對你們說:「從性到超意識。」你們很高興……

  你們只聽到了從「性」,你們沒聽到「到超意識」。

  對於那些反對我以及那些喜歡我的人都是這樣……

  相同。人類幾乎是相同的;朋友和敵人沒有很大差別。我被反對者誤解,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也被跟隨者誤解;那根本無法理解。反對者可以被原諒,但是跟隨者不可原諒。

  因為我說「性是愚蠢的」,很多憤怒的問題來到我這堙C一個我的桑雅生寫信給我說:「你居然有勇氣說性是愚蠢的!」她大概感到受傷了。我不能理解:當你以某種方式生活,你不想它被描述為愚蠢。沒有誰想被稱為愚蠢的;你並不是在性的問題上被擾亂。它是你的生活;如果它是愚蠢的,而你在以它生活,那麼你是愚蠢的。那傷害了她。但即使那會傷害她,我也不得不說,因為那是唯一的方式,能使你覺察到生命中有更多東西,更高、更偉大、更充滿祝福、更激動人心的東西。

  性只是開始,但不是結局。如果你把它當做開始,那沒有什麼錯;如果你開始執著它,那麼事情就開始走錯了。如果我說任何反對同性戀的東西,立刻,同性戀者開始寫信給我。如果我說任何反對什麼的東西,總有人會開始寫信。如果它傷害了你的自我,那麼,你立刻準備好去防禦……。

  不僅是防禦,更要進攻……。

  ……在做愛之後,以禪宗的方式坐至少一個小時,你將看到我在說的。你將理解當我說性是愚蠢的話的意思。在做愛之後,設定坐禪一小時,只是看有什麼發生。你是它的主人還是奴隸?如果你是它的主人,那麼它就不是愚蠢的。如果你是奴隸,它就是愚蠢的。因為通過重複它,你在把自己奴役變的越來越強。你在餵養你的奴役。

  只有通過靜心,你才能夠理解我對你說過什麼。這不是由爭論可以解決的問題。它只能由你自己的靜心、你自己的理解、你自己的覺知來決定。inzen04

 

  我在這堛漣V力是把這個社區變的性自由。當我說性自由,它有兩個意思。首先,人們將更容易接受別人。最後,這個接受性將使他們的頭腦超越性。那個每天都在發生。

  成百上千的桑雅生寫信給我說:「發生了什麼?當我們來的時候,我們充滿了性。現在那個消失了。看上去好像沒有對它的欲望了。即使我們對某人感興趣,它更像是友誼而不是任何性的關係。我們愛在一起,但是不需要立刻跳上床。」

  事實上,有非常多桑雅生寫信給我說性完全消失了,他們獨身數月或數年了。去問一個天主教修道士或印度教桑雅生:他們試圖獨身,但是他們的頭腦充滿了性。我們在這堥瓣ㄧ桯狤W身,但是獨身發生了。

  任何容易得到的都漸漸變得無趣。

  在西方很多人轉向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原因僅僅是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另一個男人似乎是遙遠的目標,因為他是很不自然的;對一個女人來說另一個女人似乎是遙遠的目標,這看起來很不自然。男女關係是自然的。所以人們轉向了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原因就是當你把任何東西變得困難,譴責它,壓抑它,它將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

  在我的社區沒有什麼是壓抑的,所以一切都漸漸失去了吸引力。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平靜、穩定。come06

 

  很多人迷惑了……就在幾個晚上之前,一對夫妻來找我,丈夫很迷惑。

  他說:「我們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再是夫妻--所有的性都消失了,但我們仍然感覺很親密。」

  我對他們說:「某些極有價值的正在發生。你們成為了兄妹。你們的愛在進入新的維度,更高的維度--無欲的維度。它在變得更純。」

  聽到這些,對他們來說一切都立刻變得清楚了。他們互相擁抱,淚水開始從他們的眼睛流出。這是一個值得看的美麗的景象……

  他們理解了它。是的,它滴答的響。是的,那就是所發生的。他們擔心是因為他們來自西方--東方一直知道它:如果愛加深了,它轉變關係;夫妻稱為了兄妹。最終會有一刻來到,那時候連兄妹都不是了……一種合一發生了,他們成為了一。fish03

 

  就在幾天前有人問了個問題。他說他在這堿搢鴗F在別處從沒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但是她們是沒有情欲的。

  為什麼會這樣?是這樣,他的觀察是對的。如果你深刻地靜心,你將變得沒有情欲。你會有一種不同的美麗,但那不是色欲的。它將開始有靈性的芳香。它將開始有優雅的微妙,而不是性欲的粗俗。

  性是粗重的,因為它是你的梯子的最低階。當能量向上移動,一種完全不同的美麗和優雅升起在你堶情A那是神性的。你變得越來越不屬於肉體,越來越屬於靈魂。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