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5 達顯:與家庭的衝突

 

  就在前天有一個德國男孩來信。在一個月之前他也寫了信--他想成為桑雅生。他只有16歲,所以我對他說:「你去詢問父母,請求他們同意;否則他們會為你製造困難。如果他們允許,那麼歡迎你。」

  他的回答來了。他所說的非常美麗。他說:「鍾愛的師父,我的父母永遠不會理解你。我們去看關於你的修行所的電影--我是家堸艉@理解它的人。我父母絕對不能夠理解它,不能理解它全部是關於什麼。我害怕如果我長大了像他們,我可能會錯過機會。另外,」他說:「我把所有的衣服染成了橘紅色,所以我已經是半個桑雅生了--只要再有一串念珠。」

  他說:「我完全理解那電影,但是我父母只是為它困惑。我試圖為他們解釋它,但是他們看起來沒有理解能力。」他還說:「我害怕如果這是一個人長大後所發生的,那麼我會錯過成為桑雅生的機會了。所以,請在我變瞎之前趕快把念珠寄來!」

  孩子沒有知識的負擔。你不得不再次成為孩子;那麼佛陀的工作就簡單了。那是世界上最簡單的工作--因為佛陀不是要讓你達成什麼,他只是幫助你看見已經在那堛漯F西。還有更簡單的嗎?

  但是大人是真的瞎了,徹底聾了。他們的心關閉了,他們不能感覺,他們掛在自己的頭腦堙C與佛交流,你需要敞開的心。人們被他們的思想禁錮得太厲害了,他們活在自己的世界堙A持續地禁閉在他們的意識形態和語言堙C你不能和他們交談。你說一件事物,而他們立即理解為別的什麼。dh1204

 

  另一個桑雅生說:「請問你是否能給我一點提示,關於在大學以及同家人的生活,因為我下周什麼時候就要回去了。」

  這將是困難的--但也將是非常好的。它將給你新的見識。當你回去會發生很多事情,因為在這塈A生活在不同的環境中。你將要獨自離開,這個環境要被扔在後頭,而你會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氣氛。那將使你更敏銳,更歸於中心。它將是一個挑戰,你將不得不更有覺知地反應。

  人們將會和你爭論。他們會認為你瘋了或別的。人們會認為你背叛了你的宗教、你的國家或別的。你將不得不非常非常有耐心地理解他們在說什麼,並且幫助他們理解你是什麼,你在哪里。這些事情把一切都變成焦點。dance18

 

  就在兩天前,一個年輕的女桑雅生來找我說:「我父親很焦急。他說:『你還要繼續這個靜心和桑雅生多久?現在已經足夠了,就回來再成為普通人,按所有別人生活的方式生活。』」

  所有別人生活的方式就是我們所說的平常。所有人生活的方式看起來是平常的,即使他們的生活方式可能是瘋狂的。當我敲你的門,我肯定是在叫你變得有點不平常。我在引誘你朝向一種別人不敢過而你會過的生活……那將是獨一無二的、嶄新的、未知的。它需勇氣。nowher15

 

  一個朋友--桑雅生--寫道他跳著舞,狂喜地離開這堙C他的家人從沒見過他跳舞和狂喜。當他在家跳舞和受祝福,他們認為他有神經病。他們跑過來,抓住他,讓他坐下,問他發生了什麼。「等等,」他說:「沒什麼發生於我。我很快樂,我在祝福中。」他說靈性的真理越多,他的家人越肯定有什麼不對。他們把他帶出房子,強迫他進了醫院。

  他來了一封信。他說:「我躺在這醫院堹滿C這太好笑了。當我瘋狂的時候,沒有誰讓我有治療的幫助。現在我快樂了,人們把我送到了醫院。我在看這出戲。但是他們認為我神經了。他們越認為我瘋了,我越發笑!我越發笑,他們越認為我瘋了。mahag106

 

  一個人來找我。他說:「由於我成為了桑雅生,我的孩子認為我發瘋了。他們笑話我。沒有什麼比那個更傷害我,我的孩子……他們從窗戶看我,他們不進屋!他們互相私語……我不知道說什麼,但是他們談論我。他們認為有什麼不對。」

  人們互相顧慮--那麼有成百萬的人顧慮。如果你不斷顧慮每個人,你將永遠不會是一個個體,你將只是個大雜燴。做那麼多的妥協,你早就自殺了。wisdom22

 

  一個桑雅生說:「我對家人有愧疚感。我感到我不能立刻扔下他們。」

  那麼不要扔下他們。誰在告訴你要扔下他們……只要對我說,你父母有什麼問題?

  她回答:「他們不接受我做桑雅生。他們怕失去我。」

  那麼你不得不作決定,因為每個人都必須在某一天衝出父母的約束。否則一個人不可能成長,不可能成為他自己。沒必要傷害他們,但是也沒有必要被他們支配。只要說清楚這是你喜歡的生活方式。如果他們能接受你,那好極了;如果他們不能接受你,那也好極了。

  那個桑雅生說:「我很害怕傷害他們。」

  你不必斷然地傷害他們,但是如果他們覺得受傷,那是他們的事,那是他們的問題;你能對此做什麼呢?或者如果你想放棄桑雅生,你可以那樣做。我不是在對任何人說任何話。如果你覺得你不能傷害他們,覺得這會傷害他們,那麼,完全忘了桑雅生!只要呆在那堙K…。

  她說:「我感到不想放棄桑雅生……但是我覺得這次我不能解決這些事情。」

  那麼下次你能;不用匆忙。讓它花一點時間,不必急忙去做。這次去,帶著愛走向他們,帶著尊敬走向他們,即使他們拒絕你。他們是你的父母。你不該把這變成一個條件:除非他們接受你,否則你不會尊敬他們;那又是對他們強加什麼。成為自由的,也讓他們有他們的自由。如果他們想為此而感到痛苦,那也是他們的自由;你不能干涉它。你能做每一件可能的事情來不讓他們痛苦,但是你不能僅僅因為怕他們會痛苦就自殺。

  他們的痛苦只是愚蠢,因為你不是在做任何對別人有害的事情。僅僅通過成為桑雅生,你沒有傷害任何人。他們應該是有一些保守的思想。他們不知道宗教是什麼。他們不知道桑雅生是什麼。他們應該只是認為他們失去了對你的控制。但那個佔有是醜陋的;他們想支配你,他們想保持是你的老闆。他們希望你只做他們想要你做的事情。但是那是不對的;那是在摧毀你。那不是愛!

  我的姐姐寫信說我將給他們--是的,它是很好的勒索--一個心靈的打擊,如果我回到這堙C

  沒有誰曾給誰心靈的打擊。如果他們想給自己一個,他們能夠,但是你不能。即使你死了,你以為你的父母會由於心靈的打擊而死嗎?否則,世界將很空曠,如果人們開始像那樣死!你沒有做任何事;你只是在穿橘紅色衣服,而他們將有心靈的打擊。那麼他們應該是在等待它,索求它。

  那是愚蠢的;這些威脅在那堨u是要控制你。

  我覺得沒力量,沒能量去反對他們;去說「不。我感到罪過。」

  只要去那堙A無論發生什麼,看;無論感覺什麼好,做。從我這方面說,永遠不要感到罪過。如果你放棄桑雅生,我極為高興。你從另一方面來看;從我這方面,永遠不要感到罪過。如果你不回來,那其中沒有問題。我不是你的父親。我沒有在以任何方式強加任何東西給你。無論你成為什麼,那都好極了。如果你覺得這對你來說算不上問題,放棄桑雅生。無論選擇哪一個都更少的有罪,我都祝福你。所以,從我這方面,你是完全自由的;另一方面你不得不決定。無論發生什麼,只要去看。

  如果你覺得心靈的打擊來了,放棄桑雅生。但是先請教醫生,不要相信你姐姐,因為心靈打擊能被激發。請教醫生;把你的父母去醫院,讓他們被檢查。如果你看到它真的要來了,心電圖說:「現在,警覺。」只要放棄桑雅生;那好極了。和我在一起沒有問題。我在說的一切就是你必須成為你自己,成為自由的。

  這些都是威脅,它們其中有暴力。有兩種類型的暴力:男性的暴力和女性的暴力。男性的暴力是侵略性的、直接的。男性的暴力說:「如果你不聽我的,我將殺了你。」女性的暴力說:「如果你不聽我的,我就自殺。」但這些都是暴力,沒有區別。

  一個是主動的,另一個是被動的--那就是全部。所以不要為此擔心。只要去看。你無論做什麼都是好的。我在這堣ㄛO要為你製造任何問題;我在這要解決他們,如果我能的話。我不會用新的問題來給你負擔。所以從我這方面說,你是在完全自由的去那堙A只是看--沒有必要現在就決定--然後反應。

  然後回來。bite05

 

  一個桑雅生說:「我寫了一封關於我母親的信。我祖父將要去世了。我母親病的很重。你的回答是去侍候他們……我害怕我在那媟|遇到哪種情形。」

  不,不,我會關心你。你走吧,嗯?--只是幫助他們;他們需要你。讓這個成為你幾個月的靜心,嗯?當你在那堨u是幫助他們,完全地幫助他們。讓他們知道愛是什麼。

  衰老的人變得無助,沒有誰愛他們。尤其是在西方,他們真正被隔離。沒有誰想著他們。沒有誰對他們有興趣。這是非常醜陋的情況。

  所以只是去讓他們感覺他們是受尊敬、被愛的,他們的生命沒有徒勞,當他們走了,會有人記得他們。那給快死的人、衰老的人一個偉大的歸於中心。

  只是去簡單的侍候他們,帶著微笑和舞蹈。繼續靜心,我將與你同在。madgui25

 

  這發生在桑雅生身上很多次了。當他們想回家,他們變得有一些理解了。他們來找我。他們說:「這將是困難的。我父親不會理解我,我母親不會有能力看到發生了什麼。當我回去,他們不會能夠看到這個事實:有什麼發生在我身上。」

  我告訴他們:「不要擔心。你只是去,保持是新的。不要以任何方式表現得像過去。」那必須被記住,因為有誘惑在那堙C母親在那堙A父親在那堙A兄弟在那堙A整個過去的環境。誘惑將是:如果你已經改變了為什麼打擾他們?只是表現得和過去一樣。

  但是如果你表現得像過去,那將是一個對你很深的打擾。那將是一個欺騙,那不會是真實的。以那樣的方式你將不能幫助你的家庭。那樣你將對他們不誠懇。

  保持真實。即使他們開始時誤解,接受那個誤解。它是自然的。但是你保持是你已經成為的這個。不要表演,保持真實。他們遲早會理解。一旦他們理解了,你的真實也將開始轉變他們。真實是強大的力量。

  這發生了很多次。一個英國來的桑雅生剛剛寫信對我說:「無論你對我說了什麼,我還是害怕。我害怕,而且當我靠近英國時,我的恐懼增加了。我父親是很頑固的--像所有父親們一樣--我認為他不會理解,他甚至不會聽。他會認為我瘋了。他會試著強迫我去看心理醫生。『發生了什麼?你為什麼穿橘紅色?』他是個老基督徒,東正教的。那幾乎會是一個震驚。」

  但是他不得不回去,所以他走了。現在他寫道:「他們很震驚。他們不能相信它。但是正如你所說的,我試著不被誘惑去表演。我保持真實。在三四天之後,他們第一次放鬆了。現在第一次在我和父母之間發生了什麼,我可以稱之為愛的東西--從來未曾出現在那堛漯F西。從前那堨u有害怕,而沒有愛。他們問我問題: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他們試著去靜心!」--他認為這是奇跡。他認為我一定是從這堸紫菑偵礡C

  我沒有從這堸竣偵礡C你的真誠,你的真實性,其中有巨大的力量。真實不僅僅轉變你。無論你到哪里,和誰相關,如果你是真實的,那麼你就成為了一種偉大的力量。foll205

 

  就在前天我收到一個老年婦女的來信--我愛她的信。她的兒子是個桑雅生。他在兩周前的車禍中喪生了。她寫信對我說:「我很感激你,因為就在他死之前,他來看我。他很多年沒來看我了。他很高興。我從沒見過他這麼快樂--他幾乎在跳舞。他很愛我……我從沒見過他那麼愛我。在我和他之間從沒有如此的交流。總是有什麼像牆一樣的東西隔離我們,但是他來看我那天,所有障礙都沒了。雖然他死了,我永遠不能再見到他,我無限的高興。我非常地感激你把他變得能歡樂、歌唱和享受。你幫助他扔掉了嚴肅。他死得很快樂。」

  這來自一個母親。接受兒子的死亡對於母親來說是困難的。但是她甚至能接受這個死亡,即使她對桑雅生一無所知,也從沒到過這堙C但是她能理解的一件事是在她兒子的生命中某種本質的東西改變了。她對於兒子的死根本不悲傷。她很高興,因為在他死亡之前,他得到了什麼;他沒有徒勞地生活。come05

 

  一個桑雅生說:「我今天收到一封非常奇怪的信。我父親要求我對你問好--這使我非常吃驚……我想那是他向你請求祝福的方式。」

  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生命比任何小說都奇怪……也更像小說。

  如果一個人堅持相信和信任,他會變得每一刻都遭遇奇跡。正是因為我們失去了信任的能力,很多奇跡從世界上消失了。

  那麼,把我的問候寫給他,嗯?(笑)很好!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