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6 達顯:奧修檢查能量

  

  當桑雅生來問問題,奧修經常「檢查他們的能量」。他可能用一個小手電筒來牽引或聚焦能量。有時候在那個人的身體媟|有戲劇性的反應。奧修也讓別的桑雅生在場和被檢查的人坐在一起。

  一個桑雅生說:我真的盼望今晚來達顯並就這樣坐在這堙K…背對著你或面對著你,使我想……哭(開始嗚咽)。

  是的,我知道!你可以哭。我喜歡人們哭!這很好。哭是美麗的。別認為它有毛病。它是美麗的……它和笑一樣美麗。

  我能看出你想哭不是因為任何痛苦。事實上你驚奇於你變得快樂的能力。所以你想哭,那就是全部。那些眼淚好極了……你不能相信。這太好了以至於不像真的。那就是為什麼它在發生。它太豐富了以至於你無法用任何方式來說它,所以它用淚水表現出來。它是一顆洋溢的心……。dance15

 

  通常我們說我們呼吸,這是不對的--生命呼吸我們。但是我們繼續認為自己是做者,那製造了麻煩。

  只是坐著,閉上眼睛。抬起你的手,允許你的能量變得狂野。

  那個桑雅生按指導坐在奧修前面。大概一兩分鐘,她很安靜,然後一個能量的顫抖散佈到她全身,逐步形成了一個幾近猛烈、沉重的運作。她的身體痙攣、顫慄。可以聽到她的咕噥和呻吟。這個運作上升到了極點,然後下降成為一個長而緩的「aaahhh……」

  好的,回來,回到控制。

  Mm,你必須允許這種方式,然後很多東西會成為可能。能量起來了,但不知何故,你在控制它。這是一個中心,控制從這媔}始。它下麵是無意識的頭腦;它上面是有意識的頭腦。這是處在中間的中心,所以這堨i以有一點控制。

  扔掉控制,那麼突然能量會有一個高潮、一個突破。它將像鋒利的刀子一樣穿透。在它第一次穿透你甚至可能是痛苦的。

  但是之後一切變得很美麗。生命是那麼極大的美麗。一個人必須允許,而它就在那媯市搷A,就在等待召喚。wobble08

 

  你怎麼樣?要說什麼嗎?

  瑪麗亞安靜地坐著,凝視著奧修的臉。

  那麼,閉上眼睛,抬起雙手,讓能量流動。感覺我在你堶惇y動。如果身體開始搖晃、顫抖,允許它,與它合作。

  瑪麗亞很安靜地坐著,然後她的手臂非常緩慢地開始上舉,手心朝上,她的嘴微微張開。慢慢地,她的手在身前移動,手臂伸展成一種祈求、接受的姿勢。

  奧修用一隻筆式手電筒照耀她的臉和身軀(torso),然後坐下,閉上眼睛,輕輕地來回搖動手電筒幾個片刻……

  好的,瑪麗亞,回去吧。一切都在變好。

  你說過它--而用能量來說它是一種更好的方式。如果你能被我的能量佔據,你能放開和搖動,那麼你可以更深刻地傳達那無法用任何口頭交流來傳達的東西。因為口頭交流是很膚淺的交流。所有重要的都只能通過能量交流來傳遞。

  兩個愛人互相握手,達成了某種溝通。或者兩個愛人接吻,達到了某種交流。或者他們擁抱,也有某種傳遞。當你允許你自己被我的能量佔據,某種你存在最深處的東西開始傳達,因為這些運作不是來自你的頭腦。它是一種編碼。那些運作是從你存在的那個源頭而來。

  無論何時你感覺有什麼要說又找不出如何去說它,通過能量來說。你可以跳舞,你可以唱歌,你可以只是坐著,允許事情發生。所有我的桑雅生漸漸地必須學會怎樣通過非語言的能量來交流,因為漸漸地你們將開始感到很難說出什麼,而你們仍然想說什麼。你們有些東西要傳達,但是你們不知道怎樣用詞藻表達,怎樣通過語言來解決它;你們不能把它形象化。那麼,你們想說什麼又找不到確切的詞語來表達。語言是不夠的。這是一個很好的指示:某種比頭腦更深刻的東西正在發生。

  可以被說出的只是表明它僅僅發生在頭腦;你仍然沒有跨越頭腦的界限,心仍然沒有被觸碰到。當心被觸碰到,一個人感覺到幾乎什麼也無法說。甚至還有比心更深刻的層面。

  當存在被穿透了,一個人只是困惑。沒有別的方式。一個人只是啞了。那就是正發生在你身上的。好的……為此而高興吧。快樂的啞掉吧(呵呵)。很好。dance08

 

  一個桑雅生坐在奧修前面不說話,然後在奧修的鼓勵下,開始允許她的身體自發地移動。開始時她閉著眼豎直地坐著,突然,她成了一個弓形的姿勢,她的頭在奧修的腳上。她慢慢地蜷曲成胎兒的姿勢,然後伸展著趴在地上,呻吟了一段時間。然後她有一次蜷曲起來,躺在奧修的腳上,她的手放在嘴堙K…

  你的能量在很好地流動……

  某種非常重要的東西在接近。如果你的能量開始以正確的韻律移動……這只是一個韻律的問題。如果你能以正確的韻律振動,你將能夠觸碰到它。這總是個韻律的問題。

  存在以特定的韻律振動。如果我們能用同樣的韻律振動,立刻就有一個相會,一個聚合、融合。我們不斷錯過,因為我們不知道什麼是韻律以及如何以相同的韻律來振動。那麼,閉上你的眼睛開始振動。你不用擔心該做什麼。只是放開。漸漸地你將看到某個模式,某個能量的領域在你周圍升起。在晚上做它,做十天,它將一天天變得更清晰。某一天,將會有什麼發生……。passio10

 

  一個桑雅生說:我察覺到在我的第三隻眼有一種緊張,當我呼吸進它--進入第三隻眼--它在燃燒。然後我有一個宣洩。我走進去,我身體的剩餘部份放鬆了。

  很好。過來。只是看著我的手,如果有什麼開始發生在身體堙A允許它。

  她靠近奧修的椅子坐下,按照指導開始逐漸凝視奧修伸開的手。

  她幾乎立刻就開始顫抖,她的身軀(torso)和手臂先是輕微顫動,然後變得更劇烈了。最後能量似乎是佔據了她,把她扔到了地上,臉向下。

  一段時間之後,奧修把她叫回來。她坐起來,頭髮散落在臉上。對於所發生的她驚奇地笑了一陣子……

  真的很好。這是很美麗很有意義的事情,所以不要為此害怕。允許它發生。能量正在到達第三隻眼的中心。當它到達那堙A很多表徵發生在身體堙A你將感到它幾乎在燃燒。有時候那個點會真的燃燒。這埵陪茼悁~婦女--她真的使那整個點燃燒了。

  當能量太多太強烈--它是電,身體的電--它很容易燃燒。不要擔心;它在那堿O邁向成長的很大一步。漸漸地你的第三眼將能夠吸收它,那麼燃燒的感覺將消失。突然,有一天你將在那媟P到一個幾乎冰涼的點:那麼能量已經就位了。那個冰涼的點繼續,那使你在任何環境下都保持冷靜。某人侮辱你--你保持冷靜。你在某件事上失敗了--你保持冷靜。在你深處將感到放鬆。那堣偵礞]沒有發生,一切正發生在第三隻眼。

  我能看到一切正在變好。在「道」那一組,它將發生非常多次。允許它。如果你變得太害怕,記住我,把它扔給我。現在我將做--你的工作已經做完了!greatn06

 

  我在這堙F看我堶情A感覺我,試著吸收我的靈魂進入你,讓我的火焰接近你。任何時候都能有一個跳躍--我的火焰能夠跳躍並點燃你的火把。只要接近,接近……當我說接近,我的意思是變得更深入愛。愛是唯一的接近;愛是唯一的親密。那不是一個身體接近的問題,那是一個內在親密的問題。向我敞開,正如我向你敞開,正如我接受你。不要害怕,你什麼也不會失去……除了你的鎖鏈。art10

 

  一個記者問奧修:我訪問普那的修行所,經常聽到「能量」這個詞。請解釋能量是什麼?

  有些事情只能被經歷而無法解釋。例如,電是能量,但是沒有誰見過作為能量的純粹的電。以光的形式,你在燈泡堥ㄨL它;你見過它移動機械、火車;你見過它做功的很多表現,但是還沒有誰能夠看見能夠起作用的它是什麼……。

  關於「能量」這個詞也是同樣的情形。你也許聽我的桑雅生們不斷談論它。自然的你應該至少想過「湯瑪斯.埃瓦.愛迪生」知道答案。但是我不知道!我只能說它怎樣工作……。

  能量是我們的基本要素。它的表達也許不同:它可以表達為愛;它可以表達為歡笑;它可以表達為寧靜。當桑雅生談論能量,他們在談論這個能量特別的表現和運行。

  他們都在靜心。靜心必然給予能量一個新的維度。它立刻開始圍繞這個人移動。如果很多人在靜心,它成為了一個能量的領域。那些敞開的人們,能在剛剛進入一個組的時候,就感到驚奇,就像你觸摸通電的裸線,它給你一個電擊。在能量的領域如果你是敞開的,你能感到它立刻吞沒了你,滿溢了你。這使很多人害怕到社區來,到桑雅生這堥荂苤苭L們認為這是某種像催眠術或催眠狀的東西。它不是催眠術或催眠狀態,它只是很多人在靜默中彙集了他們的能量。當你進入這個組,你不可能保持不被它影響。

  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它能被經歷但無法被解釋。」我在世界各地創造的所有社區正是只為了這個目的。任何想知道這個能量的人都可以到社區做客7天,在社區停留7天來感覺它。你將知道它是什麼,但是你將無法告訴別人它是什麼。

  終極的總是超越了解釋。但是它不超越經歷。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