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36 奧修的閱讀

 

  奧修不斷地閱讀--每天讀總共10本書。他解釋說他能一眼讀整頁書。他在頁邊作記號,並在演講時涉及作者。他在襯頁簽名,經常用彩色墨水的圖案來裝飾他的簽名。朋友們從世界各地給他寄書,他的圖書館增加到了15萬冊。

  我應該比活在地球上的任何人都讀的多,記住,我不是吹牛而只是陳述事實。我應該讀過至少10萬本書,也許更多,而不會比那個少,因為在那之後,我停止了計算。

  最近我在讀一本叫《植物的秘密生活》的書。那是西方出版過的一本奇書。看起來在西方由賈格迪什.查得拉.芭素Jagdish Chandra Basu)倡導的工作幾乎要達到它的頂點了,它革命性地提出植物有正如人類一樣的感覺……。

  我在讀關於蘇非托缽僧朱奈德……。

  就在幾天前,我在讀一個古老的印度寓言,木板雕刻師的寓言。故事是這樣說的……。

  幾天前我在閱讀。我不能相信,但它是事實。我在讀一本關於列寧的書……。

  就在幾天前我在讀關於哈西德神秘家Zusia的書。他是最美麗的哈西德神秘家之一……。

  幾天前我在閱讀關於一個美麗的哈西德神秘家Levi-Yizhak的書……。

  我剛剛在讀關於一個基督教聖人的書……。

  我剛剛在讀一個基督教神學家的書……。

  我在讀關於一個教友派信徒,一個很有宗教性的教友派信徒……。

  我在讀一個非常著名的主教的生平。他到劍橋的聖.瑪麗教堂去發表大學佈道……。

  我剛剛在讀一個故事,關於一個去看偉大的師傅拜亞吉德(Bayazid)的求道者……。

  我在讀關於偉大的德國作曲家和音樂家華格納(Wagner)的生平……。

  我剛剛在讀一本關於日本新宗教的書……。

  我在讀偉大的日本詩人小林一茶(Issa)的生平。他遭受痛苦。他應該是一個非常非常敏感的人:他是偉大的詩人,他是最偉大的俳句詩人之一……。

  幾天前我在讀關於斯蒂芬·克蘭(Stephen Crane)的幾行書。我願意把它們對給你們聽……。

  就在幾天前,我讀了一個關於杜柏(DuBois)的美麗的故事。我希望你們聽聽它,試著理解它……。

  我在讀愛默生。他說了一件很美麗的事情。他說罪惡不只是違犯法律。「罪惡不只是違犯法律,而是沒有發現在生命核心中的冒險。」

  今天早上我在讀一首歌,那首歌的幾行向我呼籲:Jor he kya tha jafa-e-bagvan dekna kiye ashian ujra kiya hum natwan dekha kiye。意思是:花園正在遭到毀壞,而我無助地看著它。是的,你的整個生活就是同樣的故事。

  昨天我在讀我的一個朋友,烏爾都語詩人Kumar Barabankvi寫的詩歌。詩歌的一行是:「目的地看起來不遠,道路卻荒蕪而人跡罕至。」

  這發生了:我正在讀葛麗泰嘉寶(Greta Garbo)的傳記……。

  在讀一個詩人的集子時,我特別喜歡一件事……。

  我剛剛在看一些關於查理布朗(Charlie Brown)的漫畫。在一幅畫上,他在玩積木,用兒童積木蓋房子。他正坐在積木中間蓋牆。於是到時候,他被封住了;他圍著自己蓋了一座牆。於是他哭了:救命!救命!他做了整件事。現在他被困住了,監禁了。這是幼稚的,但這也是你所做的一切。你圍著自己建了一堵牆,現在你在哭:救命,救命!這痛苦變成了百萬倍的-----因為幫手也在同樣的船上。

  我在讀威廉·赫許(Wilhelm Reich)夫人的論文集。威廉·赫許是最重要的心理分析家之一,最革命的之一--但是當問題到了一個人自己這堙A麻煩就來了。他的夫人在她的論文集中寫道,他在教導別人不要嫉妒--愛不是佔有,它是自由。但是對於他自己的妻子,他總是猜疑……source05

 

  昨晚我在讀義大利戲劇家Ugovetti的一本書,我遇到了非常喜歡的一句。就像吠陀經上的話,它非常重要。Ugovetti說即使世界上少了一滴水,整個宇宙也會感覺到渴。

  當我在讀「等待果陀」時,我想果陀看上去像是一個德語詞。那個詞的讀音……我的一個老桑雅士拉哈瑞達斯(Haridas)在我身邊。我問拉哈瑞達斯:「德語上帝怎麼發音。」

  他說:「德語上帝就是Gott!」

  看起來只有德國人Gott(與got諧音,意為得到)了它。上帝不意味著任何東西。它是個沒有意義的詞,你可以設法給它任何想像。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