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37 演講:關於哈西德派和猶太教

 

  在1975年10月,奧修在一系列演講中介紹了哈西德派。

  你問我:當你說到宗教,你通常提及基督教、回教和印度教,但是沒有猶太教。這有什麼原因嗎?

  有一個原因:我是印度唯一的猶太教徒……!

  ……事實上,世界上只有過兩種來源的宗教:印度教和猶太教。兩者都死了。耆那教和佛教是印度教的支流,但是因為根是死的,所以枝葉也死了。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是猶太教的枝葉。因為根是死的,枝葉也就死了。這些是死的現象。我不是很關心過去。

  是的,一些美麗的東西也曾發生在猶太教,那就是哈西德派--我關於它說過很多。正如我愛佛教傳統中禪宗的人,我也愛摩西傳統中的哈西德派以及回教傳統中的蘇菲派。這三者仍然以某種小的方式活著,因為這三者從沒有建立宗教;它們總是反對組織的。對於有組織的宗教,它們總是變化的,它們總是背叛的。

  哈西德是值得一談的,而不是猶太教--我談論過哈西德派。我曾經以親身經歷達成過哈西德。我曾把哈西德派帶進新時代,我曾試圖使它成為20世紀的一部份。哈西德是猶太教的精華,是它的芳香。

  我堶惘釣ヰF西是哈西德派的,那就是為什麼我有時候稱自己是猶太教徒。哈西德派的人熱愛生活,他們是肯定生活的。他們不相信棄俗,相信欣喜。他們相信舞蹈、唱歌、慶祝--那恰恰也是我的方法。

  我的宗教有點是禪、蘇菲和哈西德的薈萃--有點更投入。

  我很高興有50%--多於50%--我的桑雅生是猶太人。我在說的能只是吸引非常睿智的人們。愚蠢的人對我不感到任何吸引力--只有非常睿智的人們能理解我在說什麼。

  但是他們曾經是被憎恨的,那是事實。那個憎恨只有在猶太教徒開始變化時才能被扔掉。

  有一點事情是他們能做的。一件就是他們接受耶穌回家。如果他們能歡迎耶穌回家,幾乎90%的憎恨會消失。耶穌是他們的--與基督教相比是更屬於他們的。耶穌生為猶太人,死也是猶太人。他永遠是最偉大的猶太人。他不是基督教徒。如果猶太人能接受耶穌回家,那將改變世界上的整個氛圍。如果猶太人能用他們的能量--如同他們把它們用於賺錢--如果他們能把他們的能量用於靜心,他們將成為地球上最偉大的靜心者。他們能宣告一個新時代。

  事實上,我從來不試圖讓任何人點化,但是有一些拉比(猶太人學者)是桑雅生。那是奇怪的!不是普通的拉比,著名的拉比。我沒有以任何方式試圖使別人點化,因為我沒有任何疑惑。我為什麼要為讓別人點化而添麻煩呢?我不必說服自己我是正確的。我本來就是!

  我流覽過猶太法典,那是如此的累人以至於誰要是受失眠之苦,我建議他看猶太法典--你只能看完兩三頁!它是那麼的廢話,而關於那些廢話,拉比們不斷的解釋,解釋的解釋。原版就根本是垃圾。我一直懷疑,「拉比」這個名字看起來那麼接近於「垃圾」,在垃圾和拉比之間應該有過什麼過去的聯繫!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