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39 音樂團體

 

  在1975年10月,一個晚間的音樂團體在歌聲和舞蹈中開始了。這個音樂團體有很多不同的音樂家,構成了奧修的整個工作中必要的一部份,並延續到今天。

  音樂團體的組長請求為這個團體起個名字。

  我將給你們一個名字……那達慕(Nadam)。它意味著最終的聲音。

  如果一切聲音、一切噪音都停止了,那麼我們開始聽到無聲的聲音,寧靜本身的聲音。那就是nad。

  nad的意思是構造了萬物的基本的聲音。在瑜伽中有個假設,萬物都是由聲音,聲音的量子構成的。從某種意義上,科學和瑜伽是一致的,因為科學說聲音是由電的量子構成的,而瑜伽說電不是別的而是聲音量子的某種結合。那麼它們得到了相同的事實。但是因為瑜伽通過寧靜,通過扔掉思想和頭腦的噪音而來,聽到了最堶悸犒蝩R,瑜伽說一切都是由聲音構成。那麼我將稱它為那達慕音樂靜心團體,嗯?好的!

 

  那達慕音樂團體在達顯演出……

  音樂幫助你跟自己合調。如果你真正的溶入了外在的音樂,它帶你跟內在的音樂聯繫。只要完全的被佔據,就像你不在那堙A而只是某個未知的,某個來自超越的東西的工具。

  一個音樂家說他在和歌手中的一個人在作曲,那似乎不同於團體的方法。

  你能做它,嗯?個別地,或者無論何時你感到和某人有某種一對一,你可以做到對二,對三或對四。你能夠發展。但是在這個團體,你必須完全不同地工作。不應該帶進任何個體性……要好像整個團體是一個個體。因為如果你們都開始變成個體的,那麼就沒有團體精神的可能了,而美麗就在團體精神中。我希望你的團體漸漸發展壯大。那麼最初的團體會很和調,以至於當新的個體加入,他只要入列即可。

  你們將成為一個即將到來的更大的團體的基石--那麼,準備好!如果們你不合調,當新人來到,他們將無法合調。他們會進入你的不和諧,他們會繼續他們自己的方式。那麼每個人都在遠離其他人,團體就疏散了。你們都在獨奏和獨唱,那麼這不是一個管弦樂隊。

  我知道要自發的而又成為一個管弦樂隊是困難的,但是那個困難必須被面對。一旦你知道了它的訣竅--怎樣是自發的而又不走調,怎樣是自發的而又和所有人一起流動,以自己的方式並且和所有人一起流動……這有些複雜和微妙,但那是它的美麗。

  漸漸地你們的團體會變得越來越大。當有一百個人在唱歌和演奏,你們將創造一個能量的小尖塔,一個塔。那必然是這樣……像一個金字塔,嗯?在地下你們是一百個。當你們結合在一起,這個金字塔變得越來越小。那麼,到了塔尖那奡N沒有個體性了,只剩一個點。那堭N有一個音樂、歌聲和陶醉的金字塔。

  那麼做一切你喜歡個別做的。你能形成你自己的小音樂圈子,但那是個別的。當你參加這個團體,你必須遵守特定的規則,而你還必須是自發的。這看起來荒謬,但很快你就會掌握它的竅門。一旦你知道怎樣溶化你自己,一旦你不在那堙A你將只會是驚奇、驚訝和迷惑的,因為不知何故整個團體在自發地向同一個方向運動。

  那麼你將感到一個意識的擴充,因為你不是一個體在那堙F你與集體結合在一起。不再有孤島……每個人都融化了。那時,整件事都是直覺的了。當你們是分離的,你們有不同的方向。當你們不是分離的,你們成為了直覺的。你們被一條心靈感應的繩索結合在一起,它像氣候包圍著你們……接觸你們所有人……同時在你們的心上演奏。那個氣候主導著,你們被佔據了。你們必須學會它,一旦學會,那麼你們將知道所有人都在一起移動,而沒有誰是被迫的。

  你曾經處在這樣的人群中嗎?他們將要殺死誰,或將要燒掉一個寺廟、教堂或清真寺,或在抗議、喊叫和尖叫。突然,你會發現你開始喊叫和尖叫;你在變熱。發生了什麼?就在片刻之前,你還是冷靜和沉著的,你要去上班或別的什麼地方。你遇到這個人群,人們在喊叫,突然你感到自己掉進了這個調子中。

  你見過士兵以一個節奏前進嗎?軍事科學家們說無論何時,當軍隊穿過一座橋,他們的節奏應當打亂,否則橋可能會塌掉。有時候,它塌了,因為節奏是這樣一件東西,讓整個橋開始搖晃--所以,士兵不能在橋上齊步走。

  尼采在什麼地方寫道:「我從沒見過更偉大的音樂--比我見過的一支進行軍的軍隊更偉大。」他是一個軍事頭腦的人。但是他在指出某個事實。這個事實就是,無論何時當非常多的人在一起,個體性就消失了,自我就消失了。一個比所有人都大的無自我的意識出現了;比所有人的總和還大。它可以是破壞性的……它可以是創造性的。

  希特勒以破壞性的方式用它。他創造一個群眾頭腦。那個群眾頭腦是徹底發瘋的。它幾乎把世界帶向毀滅,完全的毀滅--幾乎到了那個邊緣。但是同樣的事情可以是創造性的。那就是我想要你們做的。

  如果一個集體的靈魂可以是破壞性的,為什麼不能是創造性的?如果人們能這樣以的整體性、包含性和委託性來移動以至於他們不在那堙A某個更大的東西控制了他們,那麼為什麼同樣的不能用在創造性?

  這是我的理解:如果它不為了創造性而做,那麼它將一再被用於破壞。如果你們不能創造在一起聽音樂、聽詩歌、唱歌、跳舞的團體,人們將在街上喊叫、尖叫、發瘋、破壞……除非我們能創造一個由在相聚中變得有創造性的人們組成的類似的世界。個體們有創造性,但問題是這個--團體是破壞性的而個體是創造性的。個體註定要失敗。

  當希特勒來了,他創造一個團體。當莫札特來了,他獨自地演奏。當墨索里尼來了,他創造一個破壞性的融合。同樣的也將由佛陀來做……恰好類似。如果你能給人們一個創造性的集合,誰將被破壞?沒有誰。事實上,破壞性的整個吸引力不在於破壞--它在於成為一起的。

  讓這個牢牢釘在你心堙苤郋蒤荍l引力在於成為一起的。人們受夠了他們自己。他們想在某個地方、在一個狂歡中失去自己--那就是吸引力。但是你們能給他們一個創造性的歸屬感,他們將不會走向破壞性的方向。沒有必要--他們將充分實現。

  那麼這只是一個開始,記住。沒件我在做的事都只是開始。你們也許不會覺察到將會發生什麼。

  越來越多的人會加入,所以讓這個基礎絕對的牢固。當新人來了,你們將是20個。當一個新人來了,他必然和這20個一起流動--如果這20個是和諧的。如果這20個不是和諧的,他將繼續自己的路。那麼它成為了一個群眾。它將是破壞性的……它將創造混亂。即使音樂也能是破壞性的。

  你遇到過最近關於音樂的研究嗎?印度音樂和西方古典樂是創造性的。現代西方音樂是破壞性的。如果西方古典樂和印度音樂在植物周圍演奏,它們長得快。如果演奏現代爵士樂,植物根本不生長;它停止了。它不會開花……它變的削弱,其中的某種東西死了。

  現代音樂創造焦慮、痛苦。那麼,音樂可能是破壞性的,也可能是創造性的。一切都能是這個或那個。歸屬感能是創造性的或破壞性的。

  這個團體必須非常嚴格,而又是自發的。這將花你們一點時間去感覺,但是一旦感覺到了,一旦你有了這種見識,有了一瞥,那麼你將只會驚異於有那麼多的財富已經在那埵荍A從沒看見。

 

  修行所的音樂團體再次在達顯演出……

  非常好!你們想再多做一件事嗎?……帶來一個更大的氣候,嗯?整個要點就是失去自己。只有當你們不是個體時,那個氣候才會來到……只有團體精神在發展,事情不是由個體來控制,而只由團體精神。

  那麼,只要失去你自己--那時氣候就會來到。你無法帶來它,你只能允許它。所以,這次允許它。getout01

 

  音樂是好的。欣賞它。隨著音樂移動,允許它的振動。不要以任何方式抑制。讓你的整個存在振動。事實上整個存在不是別的,而是由振動組成--成百萬的形式,但所有的形式都由不同的振動組成。即使物理學家也說,你進入原子越深,你越發現沒有什麼剩下,除了一個能量的搏動,振動。

  我們是由振動構成的,所以你越振動就越活生生。所以音樂是極其有意義的,因為它能使你振動。它能把跳動帶到你存在的很多變得陳舊和遲鈍的層面。它能在你最內在的核心激起漣漪。如果你允許,你不害怕,那些漣漪將不斷深入再深入。它們將觸碰你那個核心,你那個中心。

  所以,允許音樂進入你。只要變得接受和敞開。完全的和它一致,不要抑制,因為抑制會製造麻煩;你的能量開始被分割。當音樂影響你,當你在它的衝擊下,那時徹底地忘記你自己。成為你自己的觀察者。只要成為它的部份,那時你不是別的而是一個振動。那時音樂開始在你上面演奏,你將只是像個樂器。

  它將給你可能的最偉大的靜心。不再需要別的靜心。

  我也把人想像為樂器。一個人必須學會在它上面演奏。如果你不學會怎樣用它演奏,你只會製造噪音,這將是一個打擾;它不是成為祝福,而是成為了詛咒。那就是不斷發生在成百萬的人身上的:他們的生活不是別的,而只是癡人的童話,充滿了狂暴和噪音,毫無意義。其簡單的原因就是他們不知道用他們的心,用他們的存在來演奏。

  正如一個人學習用鋼琴、西達琴、薩羅達琴、七弦琴、小提琴來演奏,一個人必須學會用他們自己的存在來演奏。

  桑雅生必須成為用你們自己的存在創造音樂這偉大藝術的開始。那個音樂就是神秘主義所說的入迷、三昧。那個音樂就是別人所說的上帝、涅盤。它就在那堙A沉睡著;它必須被喚醒,它必須被喚出來。一個人必須成為藝術家、音樂家。一個人必須是創造性的,一個人必須是他自己存在的開拓者。

  宗教不是崇拜,它是藝術。它不是形式,它不是一個社會機構;它是你存在的一個轉變。它是在你靈魂堻迣y和諧,它是煉金術。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