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40 舞蹈

 

  鼓是最原始的樂器。當你感到鼓在敲打,你的身體會反應,搖動,你開始掉進那個拍子,隨著拍子移動。突然,你成為了一個原始的、自然的存在:所有的文明都扔掉了。你不再在這個20世紀和所有周圍的廢話中--你幾乎倒退了10000年。

  就在前天晚上,我們的埃塞俄比亞桑雅生,尼拉賈(Neeraj),來給我看一些埃塞俄比亞舞蹈。它們棒極了。他帶著一個很原始的鼓來跳舞,非常非常原始。埃塞俄比亞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地方之一,它是所羅門的國家。從所羅門那時起,他們就用那原始的鼓來跳舞。它有一個很深的召喚。沒有必要去理解它,你的身體會理解它。沒有人能理解隨著鼓點的曲子,但是每個人都理解那個鼓點。這埵閉國人、英國人、印度人。每個人都能跟上它。鼓的語言是宇宙的。

  蘇菲的路是醉漢、舞者的路,誰在他的舞蹈中變得幾乎迷醉,誰就通過他的舞蹈傳遞了。他是酒醉的;他的舞蹈是迷幻的。

  據說穆罕默德有一次對阿里說:「你屬於我;我屬於你。」當他聽到這個,阿里變得狂喜,不知不覺地開始跳舞。你還能做別的什麼呢,當一個像穆罕默德這樣的人對你說「我屬於你,你屬於我」,怎樣去接受這個?阿里做的很好。

  記住,那不是任何他做的事。它是不知不覺而來。他開始跳舞;從狂喜中舞蹈開始流動了。

  另一次,穆罕默德對賈方(Jafar)說:「你從外表和性格都像我。你屬於我;我屬於你。」這又一次,在入神(wajd)中,賈方開始跳舞。還能做別的什麼?當穆罕默德深入看賈方的眼睛,入神、三摩地創造出來了,超越經典的轉變發生了。怎樣接受這個?怎樣不去舞蹈?不去舞蹈是不可能的。賈方跳起舞來……。

  在表面上,從外在看來,蘇菲看起來是在舞蹈。但他不是在跳舞,因為那堥S有舞蹈者。它是純淨的舞蹈。上帝佔據了他。蘇菲醉了、迷醉了。他的狀態是屬於不存在。他是漂泊的。大海的波浪在翻湧。他的內在存在第一次被攪動了,偉大的喜悅升起在那堙F然後它開始向他全身傳播……。

  在蘇菲舞中,你在分享某種及其美麗的東西。記住它:忘記舞蹈者,成為舞蹈。

  蘇菲的路是舞蹈、歌唱、慶祝的路。

  舞蹈是極其有價值的。舞蹈必須成為每個人的自然現象。它曾經是;它至今還在非常原始的人們當中。並不是幾個人在跳舞--沒有舞蹈家;每個人都是舞蹈家。舞蹈是普遍的活動,就像呼吸。在印度森林的深處至今還有部落,小部落;他們整個生活就是舞蹈。他們不能相信會有人不跳舞,因為他們不能相信你沒有舞蹈怎麼能生活。生活幾乎等於零。

  他們整個生活圍繞著舞蹈運作。一切事情都成了舞蹈的理由。每個夜晚都是一個舞蹈之夜,整個部落在跳舞:小孩子、女人、男人、老年婦女……沒有年齡的障礙。為一切舞蹈,因為舞蹈是生活的等價物。人類錯過了很多。

  伯蘭特.拉塞爾在什麼地方說過他一直喜愛文明、文化;他是一個理性的人。但是當他在非洲遇到一個原始的部落,他關於文明的整個觀念完全摔到了平地上。他開始感到非常嫉妒。他寫道:「在那時,如果我能知道怎樣再次舞蹈,我準備好了扔掉一切文化和文明。」

  我的桑雅生必須全都成為舞蹈者,沒有理由應當錯過;每個理由都必須被當作跳舞的機會來使用。某人過生日,舞蹈;某人死了,舞蹈。某人生病了,圍著他跳舞。某人將要旅行,給他一個送別舞。某人要來了,用舞蹈歡迎他。記住這一點你舞蹈的越多,你越和上帝合調。

  當你跳舞,在你堶掩R蹈的是上帝;那就是為什麼它如此美麗。無論何時你舞蹈,你都不再是分離的,你沒有一個分裂。你不再是身體/頭腦;你不再是這個那個。你沒有選擇。所有的選擇都消失了。事實上那堥S有舞蹈者--舞蹈;只有舞蹈!

  一個人來到一種無二元性的狀態,無二元性就是極度的興奮。那就是人們通過愛,通過酒精,通過毒品在尋找的--一種狀態,在那堨L們不再是和存在分離的。但是那些方法是危險和非常昂貴的。你得到非常少的快樂,但是你破壞了你整個化學體系、你的身體。它是不值的。

  通過舞蹈你不會失去任何東西,而你得到了無限……。

  我把這個當作鑰匙、標準、試金石給你們。把它永遠記在腦子堙A無論何時你在感到不輕鬆、被打攪、不安寧,要記得:你正在做什麼反對宇宙韻律、宇宙舞蹈的事情。你步調不一致,那就是全部。開始運動回到韻律中來,回到和諧,突然那埵雀坏;烏雲消失了,道路被發現了。

  舞蹈是有韻律的運動。舞蹈比任何別的都更代表上帝。在我的觀察中,舞蹈是有可能的最祈禱性的活動。當你的身體在舞蹈中,你最終在它的韻律中消失了,你開始靠近上帝。

  正如音樂是一扇美麗的門,舞蹈也是。舞蹈將極大地幫助你。唯一的秘密是要消失在它堶情A淹沒在它堶情C一個人必須在一種陶醉中舞蹈。它是醉人的,如果你允許它。如果你允許你自己被它佔據,那麼那個運動在內在的能量中創造了某種煉金術的改變。它是醉人的。沒有什麼像舞蹈一樣醉人,有時候這個陶醉如此之深以至於那些看著舞蹈者的人開始感到醉了。但是那與發生在舞蹈者本身的相比就不是什麼。

  但是舞蹈不應該是一個表演,否則整個事情就錯過了。那麼,它只是外在的表演--舞蹈者沒有消失在它堶情C那是整個要點,事情的那個癥結:當舞蹈者消失在它堶情A舞蹈是神性的。當舞蹈者死在他的舞蹈中,只剩下了舞蹈,那時你在上帝的手中。那時他在運作你,他在和你運動。那麼你會在一段距離上找不到自己,而你找不到自己的時刻正是上帝被發現的時刻。

  那麼,當你在這堙A跳著舞來放棄!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