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47 社區的擴建

 

  在1976年3月,很多新建築完工了,它們是現在社區的中心。奧修用開悟的神秘家為它們命名:法蘭西斯、耶穌寓所,艾克哈(Eckhart)屋,帶有管理處的克里虛那屋,前面有「無門之門」,配備有八角形的接待室和書報攤,還有莊子屋聽眾席,羅陀(Radha)靜心堂,柴坦亞(Chaitanya)治療所,克里虛那花園和噴泉。到10月份,建立了瓦拉納西(Vrindavan)和馬瑞亞姆(Mariam)小賣部。到1977年的3月,佛堂有了屋頂,社區部門包括了出版、錄音帶、新聞處、工藝、音樂、絲絹網印花法、流行商店、木工和音樂劇等設施;到1977年8月份又有了:麵包店、珠寶店、陶器場、編制廠和醫療設施。聽演講第一次開始需要交一點費用。

  問題:你說到一個人在喜馬拉雅山找到的寧靜--它是屬於喜馬拉雅山的,是借來的,當他回到市場時它就會離去。我在你在場時找到的寧靜也是這樣的嗎?它是借來的嗎?當我從這娷鰶},它會消失嗎?

  這個地方就是市場。你還能找到別的比這塈騛野奕鶞漲a方嗎?我本可以在喜馬拉雅山的某個地方建立社區。我愛喜馬拉雅山。對於我來說,不住在喜馬拉雅山是一個巨大的犧牲。但是為了特定的目的,我沒有把我的社區建在喜馬拉雅山。

  我想保持是市場的一部份。這個社區幾乎作為市場的一部份來運作。那就是為什麼印度人非常被打擾--他們不理解。他們幾世紀以來就知道社區,但是這個社區超過他們的理解力。他們不能想像你必須付費來聽宗教演講。他們總是免費來聽--不僅免費,而且在演講之後,社區還要分發食物。很多人去聽演講不是為了演講,而是為了食物。

  在這塈A必須付費。我在做什麼?我想要它絕對成為市場的一部份,因為我想我的桑雅生不要搬進修道院。他們必須保持在世界中。他們的靜心必須在世界中成長,他們的靜心不應該成為逃遁。所以,無論你在這塈鋮鴗偵禰酋M,你走到哪裡都能夠保持它。那不會有問題,沒問題。我在以這樣一種方式控制事情,所有任何別的地方能打攪你的東西都在這堙C所以你不必害怕……。

  我在這堛瑣蒤荍V力就是創造一個微型的世界,在這堛鷟是絕對被接受的,女人和男人一起快樂地、慶祝地、沒有畏懼地生活,所有在世界上進行的也在這媊~續,而在一旁,靜心在成長。它變得越來越強有力,因為所有的挑戰都在那堙C

  你可以到任何喜歡的地方去。沒有人能拿走你的平和。你的寧靜是你自己的。它不是因為我。你掙得了它,你得到了它。

  宗教對我來說不是儀式。如果你在尋找什麼儀式,這堣ㄕs在儀式。對我來說,宗教是一個洞察,深入存在的美麗的洞察,深入令我們臣服的巨大神秘的洞察,深入你自己存在和別人存在的洞察。它與任何教條、任何信仰、任何信條、任何禮拜都沒有關係的-----它就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現象。

  我們在試圖過靜心的生活,以普通的方式工作但是以不同的品質來工作。

  人們在廚房做飯,打掃衛生間,或工作在木匠鋪、流行服裝店、面到店、花園--只是普通種類的活動,但是以不同的品質來做:帶著快樂、安靜、愛心、祝福、內心的舞蹈和慶祝。

  對我來說,那是真正的宗教:能夠慶祝生命才是宗教。在那個慶祝中,你變得接近上帝。如果一個人能夠慶祝,上帝就不遠;如果一個人不能慶祝生命,那麼上帝對於他就不存在。上帝只有在深深的慶祝中才出現--當你如此地充滿喜樂,所有的痛苦都離開了你,所有的黑暗都離開了你。當你如此充滿,以至於你內心沒有空虛,你開始感覺到平凡的、日復一日的存在的重要性,當你完全地、強烈地、充滿熱情地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來生活,那時上帝是可及的。

  上帝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種體驗,對於不可抗拒的、深不可測的神秘的一種體驗。它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哲學;它也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宗教。從語言的最真實的意義上來說,它是哲學--哲學以為著智慧的愛;那麼,它是哲學。宗教,這個詞語,這個特定的詞語意味著合調。它來自Religere(拉丁文:連結):與整體處在深深的和諧中,與整體結合,與整體相關聯,忘記你的自我和你的分離性。那麼,它是宗教。

  人類需要一個平衡。那個平衡只有當你學會了成為有為的而又保持內在無為的藝術,才是可能的。那就是我們在這婺桯炾筐鴘滿A在更大的社區堙A你將更容易同時成為有為的和無為的。

  來到社區的人們有一點迷惑。很多人給我寫信:「每個人都在工作,但是沒有誰顯得緊張。」在辦公室埵釩雃h人在工作,在車間、在新聞處……那麼多的人在工作。將近300人在不斷的工作,沒有假期--從來沒有星期天。但是沒有人緊張。

  工作是美麗的,如果能沒有任何緊張地來做,如果它能被遊戲性地完成,如果它能不帶任何匆忙而又不會回到懶惰地來做。它是一種非常微妙和精緻的藝術。那麼你既不是東方的,也不是西方的--那就是我所謂的新人。他將不是東方人,他將不是西方人,或者他同時是兩者。這在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我的桑雅生必須去證明它。老子談論過它,一些人試過它,但是我在付出這樣一個努力來創造如此大的空間,以至於成百萬的人能夠試它。去瞭解怎樣有為而又無為是如此大的祝福,以至於每個人都應當對它有一點品嚐。

  當你在工作,記住它;如果你去散步,記住它--沒有必要匆忙。散步必須被享受。慢慢地走。沒有目標。享受圍繞道路的樹木,還有那小鳥、太陽、藍天、白雲,以及路過的人們,泥土的氣息--享受一切!保持警覺。

  一個懶惰的人變得不警覺。非常快速的人是如此匆忙,以至於他不能警覺在他周圍發生著什麼;他以如此的力量在奔跑,以至於不能看到任何別的地方,他是集中的,被某個目標困住了。懶惰的人是如此懶惰、如此不警覺、如此無意識,以至於他不能看。兩者都是瞎子。

  你必須找到一個結合。像積極有為的人一樣警覺,而又像懶惰的人一樣放鬆。一旦這兩者一起在那堙A你就是平衡的了,你的生活將有一種新的芳香、新的喜樂、新的入迷,它不知道限制為何物。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