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54 佛陀的預言和佛境

 

  雖然在12月份搬到喀曲市(Kutch)的計劃被推遲了,奧修用三個概念發展了他的構想:佛境、卓巴佛陀和新人類。奧修繼續演講他畢生工作的這些面貌。

  佛陀的預言和佛境

  在1977年12月,奧修講解金剛經,在其中佛陀回答了他的弟子須菩提的提問。佛陀預言在2500年堙A他的教誨將復活並開始新一輪的意識,「轉動達摩之輪」。奧修解釋說這就是他在做的,給世界再次帶來佛境以描述他的工作。

  須菩提問:「在將來,在最後一次,在最後的時代,在最後的500年,在良好的教誨要滅亡的時候,當這些經文的句偈被教導,會有什麼人理解它們的真理嗎?」

  現在你們將吃驚:這就是須菩提所說的時候,而你們就是那些人。2500年過去了。須菩提問及過你們。

  佛陀說過,無論何時一個宗教誕生了,無論何時一尊佛轉動達摩之輪,自然地,這個輪子會慢慢地開始停止。它失去了動力。嗯?你轉動一個輪子,它將開始運動。然後漸漸地,漸漸地,一個時刻會到來,它將停止。

  當一尊佛轉動達摩之輪,要花2500年它才能完全停下來。每過500年,它都損失能量。那麼那些是達摩的5個時期。經過每個500年,達摩將會越來越少,少之又少,在2500年之後那個輪子將會再次停止。這將需要另一尊佛來為即將來臨的2500年轉動它。

  這是一個稀有的現象。它是迷人的,須菩提問佛陀:

  「在將來,在最後一次,在最後的時代,在最後的500年,在良好的教誨要滅亡的時候,當這些經文的句偈被教導,會有什麼人理解它們的真理嗎?」

  法王(佛陀)回答:「不要這樣說,須菩提!是的,即使那個時候也會有人在被教導佛經的這些句偈時能理解其中的真理。」

  「須菩提,即使在那個時候還會有菩薩。須菩提,這些菩薩將不會是僅僅禮敬過一尊佛那堙A也不會是僅僅在一尊佛那堸鶼蚢L善根。恰恰相反,須菩提,在被教導經文的這些句偈時,那些能夠哪怕只有一念平靜信心的菩薩,都是曾經禮敬過成百萬上千萬之多的佛陀,曾經在成百萬上千萬之多的佛陀那堸鶼茧蔭琚C」

  「須菩提,如來以佛的見地知道他們。須菩提,如來以佛眼看到他們。須菩提,如來完全瞭解他們。須菩提,他們都將獲得無量無邊不可勝數的功德。」

  佛陀在談論你們。這段經文是為你讀的。2500年過去了。須菩提問及過你。

  前幾天我說過,你們中的很多將會成為菩薩,你們中的很多已經在路上了。須菩提問這樣一個問題是奇怪的。更奇怪的是佛陀說「2500年以後的那些人們不會沒有你幸運,而是會比你更幸運。」

  為什麼?我曾經對你們說過很多次,你們是古人,你們在這個地球上行走過很多很多次了,你們不是第一次聽聞佛法,你們在過去生中很多次遇到佛陀--有時候可能是一個克里虛那,有時候可能是一個耶穌,有時候可能是一個馬哈維亞,有時候可能是一個穆罕默德,但是你們遇到過很多很多佛,很多開悟的人。

  你能知道那麼多佛是幸運的。如果你變得更警覺一點,過去諸佛播在你堶悸漫狾竟堣l將開始發芽、開花。你會開始開花。

  佛陀說:

  「須菩提,如來以佛的見地知道他們。須菩提,如來以佛眼看到他們。須菩提,如來完全瞭解他們。」

  這是非常神秘的,但這是可能的。一尊佛能夠有對未來的洞見。他能穿過未來的迷霧而看見。他的清晰是這樣的,他的眼力是這樣的,他能射一道光芒進入未知的將來。他能看到。這看起來很神秘,佛陀看到你聽聞金剛經……。

  即使只是想想,這也是令人狂喜的,佛陀看見你聽聞金剛經。你在金剛經中被提到。那就是為什麼我選擇了它。當我遇到這些語句,我想:「這是給我的人的東西。他們應該知道即使他們也被佛陀看透過了;關於他們的一些東西在2500年前就被說到了;他們被預言了。」

  佛陀轉動的那個輪子停止了。那個輪子必須被再次轉動起來。那將成為我和你們的畢生工作--那個輪子必須被再次轉動起來。一旦它開始轉動,它將再次擁有2500年的生命。一旦它開始轉動,它至少要連續轉動2500年。

  這必須被一再一再的去做,因為一切都在失去動能,一切都在自然規律下運作。你扔一塊石頭,你用很大的能量扔它,但是它走了幾百英呎就掉下來了。正如那個,達摩必須被一再的啟動。那麼,它呼吸2500年,然後死去。一切出生的都不得不死亡。

  但是佛陀說:「須菩提,不要這樣說。」須菩提應該在想:「只有我們是幸運的。我們聽從了佛陀,和佛陀一起生活,和佛陀一起行走。我們是幸運的,我們是有福的人。2500年之後,當達摩的輪子完全停止轉動了,會發生什麼呢?」他在考慮你們這些不幸的人們。

  佛陀說:「須菩提,不要這樣說。不要開始認為只有你是幸運的。」那是一種非常微妙的自我:「我們是幸運的,沒有別人有那麼幸運。」佛陀立刻用他的手堵著須菩提的嘴:

  「不要這樣說,須菩提!是的,即使那個時候也會有人在被教導佛經的這些句偈時能理解其中的真理。」

  我知道,這埵酗H理解真理。慢慢地,慢慢地,黎明在來臨,黑夜在消失。慢慢地,慢慢地,種子在得到土壤,在進入你們的心田。

  「須菩提,即使在那個時候,也會有菩薩。」

  這埵釩雃h人將會成為菩薩。只要再多一點工作,只要再多一點遊戲,只要再多一點進入靜心的努力,只要再多一點能量的傾注,只要再多一點能量的集中,避免一點散亂,它就會發生。它將發生於很多人。你們是幸運的人,佛陀說……

  如果你哪怕只能理解金剛經的一句偈,如果你能理解我的眼睛進入你的眼睛的簡單一瞥,如果你能理解我內在舞蹈的一個姿勢……

  你們是佛陀在談論的人。你們是我在依靠的人。達摩的輪子停止了。它必須被再次轉動。

  我在這堛漣V力只是要扭轉整個過程。我在努力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轉動達摩的輪子;我努力要改變它的方向。它曾是反對生活的:我在努力使它支持生活。

  平靜是美麗的,但是它必須圍繞著一個舞蹈的祝福。它必須能夠歌唱。如果它不能歌唱,它不是真的:它也是不值得的。

  所以,我的桑雅生必須學會愛、生命和歡笑。我想創造一個寺廟,它知道怎樣慶祝,它唯一的敬拜是歡宴,它唯一的祈禱將是舞蹈、愛,它將知道怎樣參與這個生命--不是為了來生而活,而是完全地此時此地。因為除了此刻,上帝不知道別的時間;除了此地,上帝不知道別的空間。真正的聖殿只能由兩塊磚頭建成:那兩塊磚頭就是此時和此地。

  把你的頭腦放在一邊--讓你和我之間有一個直接的交流。我不是在解釋佛陀。他在說的也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只是在向你解釋我自己實在的經歷。但是我愛佛陀,他的話語是美麗的。讓它們一再地復活,給予它們生命,讓它們再次呼吸是有意義的。我不是在這媮蕈恁A我只是讓我自己對於他是可及的,那麼他就能用你們的語言,用20世紀的語言對你們說些什麼。

  佛境這個詞是極其重要的。你必須理解它,因為那是我正在這堸答滿苤迣迣y一個佛境。我們正在遠遠地搬離世界正是要創造一個佛境,於是你可以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能量。

  佛境意味著一種境遇,在其中你沉睡的佛能夠被喚醒。佛境意味著一個能量的領域,在那塈A可以開始成長、成熟,在那塈A的昏睡會被打破,在那塈A會被棒喝到覺醒--一個電的領域,在那塈A將不能昏睡,在那塈A將不得不警醒,因為隨時會有棒喝來臨。

  佛境是佛陀在其中長成的能量領域,是給迅速的靈性成長以理想條件的淨土、天真的世界、人間的天堂。佛境是一個矩陣。

  矩陣這個詞來自拉丁文;它的意思是子宮。從那個詞語我們得到了物質、母親等等這些詞語。子宮給予新生命3樣東西:可能性的來源,探索那個可能性的能量來源,可以實施探索的一個安全的地方。

  那就是我們將要做的。新社區將成為佛陀狀態的一個偉大的實驗。必須使能量對於你來說是可及的,必須使可能性對於你來說是清晰的。你必須被變得覺察到你的潛力,你必須被給予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可以從那媔}始工作:一個你不會被世界擾亂的地方,一個你能沒有任何人群擾亂地不斷工作的地方,一個像忌諱、壓抑這種庸俗的東西被放在了一邊的地方,在那堙A只有一件事情--怎樣成佛--是有意義的;在那堣@切別的東西都只是從你頭腦堮囓═F--金錢、權力和聲望;在那堙A所有別的東西都變得無意義,那時所有別的東西都成為了它確切的樣子--一個虛幻的世界--而你不再迷失於外在。

  馬亞就是被周邊所抓住。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幻覺。周邊在你的頭腦堳O存著這樣的搖動。佛境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在那塈A被從周邊帶走。

  在社區的安靜中,在社區無壓抑、無忌諱的氛圍中,師父和門徒可以完全地演戲。最終的時刻是當師父能觸摸門徒的腳,當師父和門徒消失在一體的真實中……

  現在理解:如果某人說:「我將創造佛境」,重點在「我」上,那麼這個聲明是錯誤的,因為一個「我」還活著的人不能創造一個佛境。只有沒有「我」在他堶悸漱H才能創造一個佛境。事實上,那時說他創造也不對;語言是不足的。

  梵語中的創造這個詞要好得多。梵語這個詞是nirpadayati。它意味著很多東西。它可以表示創造,它可以表示實現,它可以表示成熟,它可以表示到期,它可以只是意味著引發到存在。那是嚴格的意義。

  佛陀不創造,他引發。即使說他引發也不好;在他的存在中事情發生了,在他的存在中事情引發了,過程開始了。只是他的存在就是火、星火。事情開始運作,一件事引導到另一件,一個偉大的鏈條產生了。

  那就是我們怎樣在進行的。我只是坐在我的屋子堣偵繷ㄓㄟ窗A來自世界各地的尋求者開始湧進來。我甚至沒有寫一封信……只是存在。一個人來了,另一個人來了,那個鏈條產生了。現在是時候需要一個佛境、一個矩陣了,因為你不知道--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路上。他們已經出發了,他們已經在考慮來。

  那堣H越多,就會有越大的佛境,它就越有力量。有可能我們可以創造曾經在世界上被創造出來的最偉大、最有力量的佛境之一,因為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探索,因為人類從來沒有處於這樣的危機。

  我們處在某種將發生於人類的新東西的開端。人類或者會滅亡、消失,或者我們會採取一個跳躍、一個飛躍,一種新的人類會成型。正如幾百萬年以前,猴子從樹上下來,人類開始了,一種新的生命產生了,我們恰恰處在同樣的點上。這樣的時刻再一次走得很近了。這是非常危險的時刻,因為有一切的可能性……。

  有可能猴子不能在地面上倖存下來,他也許可能死在地面上,但是有幾個猴子採取了冒險。他們應該曾被別的一直生活在樹上的極其快樂的猴子看作傻瓜,嗯?他們大概會想:「這些人在發瘋,發神經。首先,為什麼你們要到地面上生活?為什麼為你自己製造不必要的麻煩?我們的父輩、祖輩和曾祖輩都生活在樹上。」

  相同的情形將要再次發生了。人類以他從前的方式生活很久了。到本世紀末,一個危機的突然躍遷是可能的。人類或者在一個第三次世界大戰中滅亡,或者採取一個跳躍,將成為一種新人類。在那個發生之前,一個偉大的佛境是需要的--一個我們可以創造未來的領域。

  一個大師在他自己周圍攜帶著一個智慧圈(noosphere);我稱它為「佛境」。耆那教對它有非常細緻的理論;他們非常努力地工作來查明它,查明它到底是什麼。我認為沒有別的傳統發現過關於像馬哈威亞那樣的大師周圍佛境的所有細節。耆那教徒們研究過--他們在他們的方法上有一點科學--我贊成他們關於佛境的發現。

  他們說一個大師在他自己周圍有一個在所有方向上延伸24英哩的佛境--無論何時當一個人開悟了,一個半徑24英哩的圓形區域成為了佛境。沒有別的傳統以這樣科學的細節研究出它--他們甚至測量過長度,圍繞開悟的人的圓周有多大。

  無論哪個有一點敞開的人進入佛境都會開始感到某些他從未感覺過的奇怪的東西。但那只有在一個人是敞開的時才發生。

  我在為所有那些需要和我在一起的人,那些想要不僅在精神上而且也在物質上和我聯繫的人創造這個佛境。我是一個物質的靈性主義者,或者一個靈性的享樂主義者。任何似是而非的話都可以描述我。

  你說:當更多的人來選擇桑雅生,當更多的日子過去,看起來我們中的很多人即使在沒有很多聚會的情況下也一起成長了--越來越強壯。在我看來,當你說到「新社區」的時候,不知何故它似乎是一個朋友們的老社區通過你的愛和優雅而再次結合了。

  是的,它就是那樣的。你們中的很多人在過去曾和我在一起。你們中的很多人在過去曾經互相在一起。它是一個老朋友的相聚。你們忘記了--我沒有忘記。遲早你們也會開始記起來。

  這個新社區將成為地球上最古老的東西之一,非常古老。不同道路上的旅行者都來了--來自不同方向和維度的旅行者。猶太教徒在這堙A回教徒在這堙A印度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基督教徒和道教徒--所有種類的人都在這堙C所有文化都在這堿蛫J;所有宗教互相灌入。一個自然的結合將出現。我們不是在創造任何綜合,而是它以自己的方式發生了。

  世界性的人只能從這樣一個社區出生--不會成為基督教徒、猶太教徒、印度教徒、印度人、中國人或德國人的人。所有界限在這媟遘悀F。

  你們肯定不是新的。你們在這堸髐[了,你們活了夠長了。你們在經歷很多很多世。你們帶來了很多財富;你們帶了巨大的遺產在身上。一旦所有那些遺產倒進了一個池子,它將成為曾經發生過的或能夠發生的最豐富的現象之一。

  那就是為什麼我的努力是去創造一個巨大的佛境,去釋放像釋放在原子彈爆炸中那麼多的能量。桑雅生是一個努力,來聚積所有那些準備好變得覺醒和睿智的人。我們必須把色彩傳播到世界各地。這是春天的色彩。

  人類需要新的生命,新的出生。所有那些曾被教導的和直到現在還在教導的都失敗了。它註定要失敗,因為它不意味著要創造一個更好的人類,它只意味著使人保持他那樣的奴役。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