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59 世界輿論的奧修

 

  在記者招待會上一個聳人聽聞的事件使奧修突如其來地進入了世界輿論。在1978年10月,奧修回答:

  一個德國女電影明星(EvaRenzi)來到我在印度的社區。她的形象在德國日趨下滑;她接到的片約越來越少。她想要一些關注,以便能再次成為巨星。

  她來到我的社區,她參加了一些團體,做靜心,然後突然--沒有對任何人說什麼--她消失了。當離開孟買機場的時候,她舉行了記者招待會,她在會上說的這一切都是謊言:她被毆打,被強姦,他們要殺掉她;不知怎麼的她就逃脫了。在德國,她再次成為了一個著名的巨星。

  他的丈夫寫了一封信給我。我想讓你們知道信堛漱漁e。他的丈夫寫道:「我不相信我的妻子在談論的東西,因為她每天不斷地增加越來越多的內容反對你和你的社區。我不相信有任何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身上。如果這發生過,她本可以到離你的社區最近的警局。沒有必要走到100英哩以外的孟買,舉行記者招待會,然後進飛機。」

  但是他說:「我不相信這些事情中有任何曾發生過,但是如果它們發生過,我會非常的高興,因為這是我一直想對她做的,但是我不能鼓足勇氣。她是條母狗!」

  人們在過著怎樣一種生活,如果丈夫對他的妻子帶著如此的想法?妻子應該也在對他做著些什麼事情;否則,為什麼他腦子堶n帶著這樣的想法?dless10

 

  這是人類頭腦的一部份:任何寫出來的,人們都會相信。寫出來的或印刷出來的文字對於人們有強大的催眠作用。我說些什麼:如果它和你的觀念相反,你會立刻來找我說那沒有寫在聖經堙苤虷n像僅僅通過寫些什麼,它就成為了事實。如果它沒有寫在聖經堙A那麼怎樣?那麼它沒有寫在聖經堙I對聖經加以改進-寫它。至少你能用你自己的版本寫它。

  但是人們非常相信寫出來的文字;它是最有催眠作用的。那就是為什麼你甚至能不斷相信愚蠢的報紙,因為印刷出來的東西,寫出來的東西?--於是它應該是真的。各種各樣的虛假和謊言不斷在流傳。

  就在幾天前我在讀一份德國報紙。它說我有兩個妻子,一個是印度人,一個是西方人。看起來很有關係……因為那就是為什麼我說「東方和西方的會合!」更驚奇的是,他選擇的展示我兩個妻子的照片--其中一張是濕婆!濕婆有長頭髮;他正背對著照相機,於是他成了我的印度妻子。這些人實在是太好了……。

  另外一份報紙有篇報導說記者大清早5點半來到社區。他敲門。一個完全赤裸的美女開門了,擁抱他,歡迎他:「請進,」從這棵樹上採了一個果子--看起來像蘋果--把果子給記者,並對他說:「吃了它。它能回復性能量。」

  你將會驚訝--書信開始來到。一個男人從奧地利寫信來說:「我60歲了,我有一個年輕的妻子。奧修,請慈悲我吧。我能到印度來。我聽說在印度發生了那樣的事。你能給我那種水果嗎?」

  它被相信了。各種各樣的垃圾,各種各樣的虛假和謊言不斷被寫出來。很多人相信。secret11

 

  我的朋友從德國寫信來說你應當警惕,因為有太多這樣的虛假消息在這媔Ф翩A它的影響將是,各種各樣的精神病人,心理病人將開始抵達社區。

  一個記者問:在世界上很多地方,你仍舊被當作教導性自由的大師。那是個錯誤嗎?

  那就是個錯誤;我從來就不曾是教導性的大師。恰恰想反,我是全世界唯一力圖轉變人們的性能量成為靈性能量的人。我反對壓抑,因為壓抑性能量意味著沒有靈性成長的機會。

  曾和我在一起的人變得越來越沒有性慾,變得越來越有靈性。那些和在一起很久的人對性失去了所有興趣。

  如果你想稱呼我什麼,我是絕對反對性的大師。但是你知道靠轟動效應發家的三流報紙--他們製造了這個錯誤。last408

 

  他們不斷地說稀奇古怪的事情--不但說,而且相信。現在他們不僅僅在印度關注我說費解的詞語,幾乎在全世界都這樣。

  就在昨天我收到了倫敦出版的一篇文章。他們說我對這堛漱H們洗腦,當他們的腦子被徹底清洗了,然後男人就被送去幹走私的活,女人被送去賣淫。那就是我在對你們做的,所以小心點!一旦你的腦子被徹底清洗,就剩下這兩種選擇。那個寫它的人用非常的自信寫了它,就好像他知道。

  就在幾天前我收到從孟買來的消息。一個桑雅生在一個攝影棚遇到了一些照片。那個桑雅生從照片堹酮搢鴐Y個人看上去像我。第一眼看上去,他震驚了;當他接近地看,於是他看到那是另一個人,但是有一些相像。現在,他們賄賂這個男人在赤裸的女人當中赤身裸體,然後他們拍攝了他的照片。現在他們將要在全世界出版它們。好主意!我真喜歡它。很有創意。

  但是這是他們一貫使用的手段。我不是說他們故意的地做著那些。不,他們也許在想他們在為人類服務,他們在讓人們意識到我的危險。在這些事情背後,他們也許有一切好的動機;那使得它更加複雜。他們只是人類的公僕。dh0903

 

  就在幾天前,我在讀印度特快的一份報導。他們的記者來這堣]就呆了兩三天。他在他的報導中寫道成千上萬的人非常安靜地坐著,以至於你能聽到鳥兒在樹上叫。他們是如此的安靜,以至於好像那堥S有人。

  他的結論是什麼呢?他認為這全都是操縱好的,這是一個表演。他認為這是一個表演,為了給來自印度特快的可憐的記者留下印象!他不能相信它,因為他知道印度人,他知道印度人的聚會……那個印度記者大概見過很多很多這樣的集會。於是,看到三千人安靜地坐在這堙A沒有誰忙碌,沒有誰交談,很自然地得出結論這只是在做給他看。

  那天當我要離開的時候,我看到兩個人坐在這堙A看上去絕對是呆錯了地方。當我向你們鞠躬的時候,他們沒有反應。現在,如果我周圍有很多這樣的人,沒有反應,我將不能吐露我的心聲;那將是不可能的。wisdom06

 

  一件小小的軼事:

  一個小男孩和他的父親站在動物園獅子的籠子前面。突然這個小孩走得太接近籠子了,獅子幾乎要撲到小孩。

  旁邊站著的一個男人用敏捷的行動奪過了小孩,救了他。

  有個記者剛好在人群中,於是他決定寫一篇關於這個男人的英勇行為的文章。在幾個提問中,他問到:「你是屬於哪個宗教的?」

  「我是不可知論者,」那個人回答。

  第二天報紙登出了如下一行:「左傾分子從饑餓的非洲移民口中攫取午餐。」ggate209

 

  也許沙提亞南達(Satyananda)在這堙C他作為德國斯特恩雜誌的記者來到這堙C他是他們最高級的記者之一,但是他想感覺它--靜心,團體,靜靜地和我坐著,演講……他在那塈b了幾個星期。他想要一個內在的故事,不只是來自外在的故事。他收集了非常多材料,當他走的時候他非常高興……在離開之前,他也成為了一個桑雅生。但是當他到達斯特恩總部,他們開始嘲笑。他們說:「他被徹底催眠了!看看他的紅衣服,念珠……他不是我們派去的那個人了。」

  當他們看到他的報導,他們只是說:「這篇報導一個字都不能發表。你被洗腦了,你不知道你在寫什麼。你在催眠之中,你只是被用作一個媒介;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他說:「你們在說什麼?我沒有被催眠。」

  但是他能做什麼?那篇報導屬於斯德恩,不屬於作者。作者寫它是收了錢的。

  他不斷鬥爭,談判--「這些要刪掉。這些要刪掉……。」最後只剩下了六分之一。他們扭曲了他整篇美麗的文章。

  但是他徹底地醒悟了--這所謂的自由,所有這些民主的價值都只是文字。他對自己在這個地方的地位認命了,他們印刷著不真實的東西,因為他們在他的文章中任意插入想要的內容。

  他對他們說:「我再也不能像奴隸一樣在這堛A務了。你們沒有購買我的頭腦。」

  他寫了一本書,成為了德國最暢銷的東西。他回來住在印度,然後他在美國和我在一起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