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5 新階段:奧修批判大師們

 

  在1979年6月末,奧修開展了他工作的新階段;他現在將在批判佛陀和別的大師,有的地方他不贊同他們。

  你問:每次你講到一位大師,我感覺你愛那位大師,你隨順他的經典。而在這一系列,我感覺你站在佛陀之外,不是真正愛他的工作。有什麼在改變嗎,還是我在想像?

  你不是在想像。和我在一起,你將不得不總在變動--事情在改變。當你長大了,我將告訴你從前不能告訴你的事情。並不是我對佛陀的愛減少了--我的愛不能減少或增加;我的愛就是愛,它是一種品質,對於它沒有數量的維度。它永遠不能減少或增加--它僅僅「是」。

  我愛佛陀、我愛耶穌、我愛查拉圖斯特拉、我愛老子、我愛波顛嘉利--因為我愛……因為我愛你、因為我愛樹木、因為我愛鳥兒。我的愛沒有減少。

  你完全正確,我的確站在一邊--將來我會站得越來越遠。我在為新階段作準備。這工作必須有一個飛躍,需要很多準備工作。現在這工作必須呈現一種全新的品質了。現在我有了充滿信任和愛的衷心臣服之人和我在一起。

  在剛開始我是在對群眾說話。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工作:我在尋找弟子。對群眾說話,我在使用他們的語言;對群眾說話就是在對初級班講話。你不能太深入;你必須說得膚淺。你必須注意說話的物件。

  然後,慢慢地慢慢地,一些人開始從學生轉變成弟子。然後我的方法改變了。現在有可能以更高的水平來溝通。然後弟子們開始轉變成桑雅生--他們開始變得忠實,他們開始變得融入我,捲入我的命運。我的生命變成了他們的生命,我的存在變成了他們的存在。現在溝通有了個跳躍:它變成了交流。

  現在我有了足夠的桑雅生……這工作將必須走得更深。

  從前我在談論佛陀,我在談論,好像我只是在允許他流過我。現在這將不再是這樣。這一系列將是一個新階段的開端。

  你懷疑得很對。現在我將不得不澄清我區別於佛陀、耶穌和克里虛那的關鍵之處。我必須說清楚我和他們的不同點。

  從佛陀以來,2500年過去了。從那時起,發生了許多東西--許多水流過了琲e。一切都改變了!如果佛陀來到這個世界,他將不能認出這同樣是他離開的那個世界。

  我屬於這個世紀。在這25個世紀堙A增添了許多新事物。例如,佛陀對於科學一無所知--他不可能知道。我不是在說他應該知道--他不可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愛因斯坦還沒有出生呢。佛陀不知道很多我們已知的事情,而我知道。我必須合併所有那些東西。佛洛德、馬克思、愛因斯坦以及更多的東西必須被融會起來。宗教必須變得一天比一天豐富。

  我將必須澄清我的不同之處。我將必須澄清我在試圖給宗教傳統添加什麼。我將不再只是一個工具。那個階段結束了。直到現在它都是必須的,因為我想……那些愛佛陀的人們,我想要接近他們;那些愛馬哈維亞的人們,我想要接近他們;那些愛耶穌的人們,我想要接近他們。

  人類是分裂的:一些人跟隨耶穌,一些人跟隨佛陀,一些人跟隨克里虛那……等等等等。沒有可利用的自由人。我不得不從不同的流派、不同的社會、不同的宗教中精挑細選。唯一的方法是:用佛陀說話的方法來說話,只有那樣才能有一些佛教徒會融入我;否則對他們來說就沒有可能,他們將不會理解我。現在他們變得融入我,這將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現在他們的愛因為我而生起,我很容易說明我與佛陀的區別,他們將能夠理解。這不會給他們製造任何麻煩,這將不會讓他們糊塗。

  但是記住,我的愛不會因為我站在一邊而減少:我的愛是相同的。我的愛不會改變;它不是什麼可以改變的東西。但是這將更多地發生:我將單獨地站在一邊。

  現在我有了自己的門徒。我必須明確澄清我的不同之處,我力圖給予更新更多內容的地方;我力圖使傳統更豐富的地方,我貢獻的地方。有時候我也不得不批判--但是我是那麼的愛,以至於能去批判。

  有時候我將批判佛陀、馬哈維亞、耶穌。並非我不愛他們--我愛他們,否則我為什麼要談論他們?即使我批判他們,那也是意味著我的愛是如此之多以至於我會不厭其煩去批判他們。

  佛陀給予了人類許多許多,但是人類是一個前進的過程。發生在人類的一切都既帶來好處又帶來壞處……。

  有很多次我會批判。有很多次我將告訴你關於已經發生了的所有的好處和壞處。佛陀是最純粹的宗教維度,可能達到的最純粹,但是我怎麼能避免去說他是一個單一維度的人?如果我不說這個,那麼我對真理的愛就不是完整的。我不得不說這個,他是一維的--在他的維度上是最純粹的,但是他缺少別的維度。

  他沒有審美,根本沒有。他沒有音樂欣賞,根本沒有。他沒有對愛的欣賞,根本沒有。美學的維度失去了,他繞過了它。他沒有科學的手段;他不可能有--科學還不夠發達。他是一維的純粹,但只是一維的。

  因為他是一維的,這整個國家還保持是一維的。佛陀是一維的,馬哈維亞是一維的,帕坦加利是一維的。這個國家所有偉大的大師都是宗教性的人。他們達到了最純粹的宗教體驗,他們力圖轉變整個國家來達到他們的見地。但是缺點就是,國家變得貧窮了。沒有了科學,沒有什麼國家曾經能變得富裕。國家變得看起來醜陋、饑荒、病態。沒有科學技術,任何國家都無法看起來美麗、健康、富裕。

  現在,我不能避免提及它--那將是不誠實的,那也不是正確的。那將是在欺騙你!那將是對人類的罪過。是時候有人來大說一通了!整個世界沒有誰在做這個,時機成熟了,必須有人來喊道:佛陀、馬哈維亞、帕坦加利、老子是極其美麗的人,他們貢獻了許多--沒有他們人類就不能有現在的樣子--他們就是我們靈魂,那是絕對真實的,但是有一個缺點,由於他們都是一維的,別的維度就保持著癱瘓和殘廢。現在,時機來了:別的維度必須也被完成……。

  佛陀有極大的貢獻,但是作為副作用,他成為了印度貧窮的原因。我不能忽視那個事實。我必須聲明它。直到現在我還沒有聲明它,但是現在我有了自己的門徒能夠理解……。

  現在我不得不說這個。我知道我將由於這些聲明受許多苦,因為在印度人們不習慣聽到任何對克里虛那、馬哈維亞或佛陀的批判--不,根本不能。

  首先我將向你澄清我的不同點。很快我也將開始批判負面影響。

  多等待一會兒,因為我不得不告訴你完整的真相--完整的真相,正如它的本來,無論是什麼結果。我將賞識任何值得欣賞的,也將批判任何需要批判的……。

  我們必須讓事情絕對的清晰。我們必須非常非常平靜。那就是為什麼你在感覺有一種不同--的確是有。你不是在想像。我的工作將進入新階段,我在進入一個新階段。在新社區建成之前,我在為它做準備。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