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66 奧修和公眾的聯繫

 

  奧修使用新技術在世界範圍傳遞他的資訊。演講用磁帶錄音。新聞辦公室擴張。奧修在人類世界論壇的演講在英國、加拿大和美國被電視直播。一部全長的電影大片,「巴關」,在邁阿密和戛納電影節上贏得了獎項。奧修的靜心在BBC電臺的教育節目媦膝X。BBC把社區稱為「世界上最大的成長中心」

  你問:「為什麼社區埵酗@個新聞辦公室?」

  為什麼不呢?

  你知道我是一個古老的猶太人——我用一個問題來回答另一個問題;那是一個古老的猶太人習慣……。

  我是一個現代人——事實上有一點超前我的時代!我將使用一切可能的工具來傳播真理:報紙、影像、磁帶,電影、廣播、電視、衛星傳播,一切東西。

  佛陀不得不走去每個村莊。你不問我:「為什麼你不斷從一個村子走到另一個村子?」那是傳播資訊的一個原始方法。42年堙A他不停的旅行。現在那樣做是愚蠢的。

  我能在我的屋子埵茪S能讓全世界充滿我的資訊。繼續從一個村子走到另一個村子是不明智的。佛陀是無助的。如果我在佛陀的年代,我將做同樣的事情。如果佛陀現在在這堙A他將做和我同樣的事情。

  新聞辦公室在很多人的頭腦婸s造了問題。他們認為真理不需要去公佈。它需要被公佈!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去朝著每個方向,從房頂上喊叫!只有那樣人們才能聽到,因為人們是聾子。」

  我不會告訴你們去從每個房頂喊叫;有更好的方法可利用,人類發明了偉大的科技,每個人都在使用那個技術,但是當它被用於真理,問題就升起了,如果你用它做生意,很好;如果你用它搞政治,很好;如果你用它幹壞事,完全正確;但是,如果你用它為神服務,那麼問題開始產生了。

  我將使用各種各樣的媒體。guest09

 

  你問:你不是有足夠的門徒了嗎?還需要你和社區的錄影幹什麼?

  我在世界上還只有15萬桑亞生——在人類的海洋堥漸u是一滴,如果你想轉變人類的意識,這不算什麼;這只是個開始,這只是顆種子,我們必須繼續傳播這個新的資訊——感覺上是新的,只是因為所謂的宗教,然而它卻是最古老的,因為無論何時任何人得道了,他知道的是同一個真理。

  真理從來沒有改變;它一直是相同的,由誰知道它並不帶來不同,在什麼時候知道它也不帶來不同,時間和空間無關緊要。

  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非常特殊的時刻;人類或者完全毀掉自己,或者產生出新人類,轉變人類的意識以及給人類的那個視野帶來根本性的變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重要,我們必須很快地去做它,因為時間很短。政治家們在堆積原子彈,氫彈和不知道的東西,就在10年堙A摧毀人類的力量就增加了700倍,10年前就已經足夠摧毀人類了,現在它足夠毀滅700個同樣大小的地球,這看起來簡直是瘋了,要點是什麼?——因為我們還不知道任何別的地球,是的,科學家們說有5萬個有生命的行星,但是那只是個假設,我們也許永遠不會到達他們——我們只到過月球……。

  在這樣一個瘋狂的世界堙A瘋狂的政治家們如此的強大,靜心是保衛地球上的生命的唯一方法,內在的革命必須被盡可能快速地傳播,此外,我是一個20世紀的人——我不信任牛車,你可以看看我的勞斯萊斯……。

  我不去任何地方;現在沒有必要了——那過時了,我不能通過旅行來接觸很多人,但是現在我們有媒體可利用,我的話能傳到地球上最遠的角落——它已經到達了,書也是接觸別人的老辦法;它們的時代也結束了,新的方法被發展出來了。

  錄影帶是接觸別人的好得多的方法,因為他們能像你們傾聽我一樣地來聽,只是聽聲音而不看人是一件事;看到了人也帶來很多不同,這是完全不同的,因為當你通過磁帶和唱片來聽我,你將不能看到我的手,而它所說的比我用語言能說的要多,你將不能看著我的眼睛,而它們有比語言所能傳達的還多得多的東西要說,有些東西會被丟失,某些極其有價值的東西——人物影像沒了,你將只是在聽一個可怕的嗓音。

  我將使用電影,電視,錄影帶,磁帶,一切現代的技術來傳播我的資訊,我徹底地,完全地屬於20世紀,我愛這個世紀,我不反對它,我愛科學和它的技術,它處在了錯誤的手中,但是那一直是這樣發生,無論何時什麼重要的東西被發現出來,它總是先落入錯誤的手中,因為這個簡單的理由;他們是非常迅速的,狡猾的人……。

  科學釋放出巨大的能量,但是它落入了錯誤的手中,正確的手不在那堙A我們必須創造正確的手;我們必須為它創造正確的意識。

  所以,我將繼續用所有現代的媒體來工作,以便接觸到盡可能多的人,我準備好了去接觸,你在這堹酮搢黕X乎每個國家的人,現在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沒有我的桑雅生,他們在每個地方都創造出轟動,他們註定要製造轟動,他們註定要創造一種新的革命——真正的革命。

  政治的革命不是革命;只有靈性的革命才是革命,因為除非內在改變了,任何外在的改變都沒有用。

  記住,我不是一種老式的聖人:「為什麼要為戒律而煩惱,為什麼要為接觸很多人而煩惱?」這根本不是一個煩惱的問題——我極其享受它!對我來說,這不是任何方式的工作;它是遊戲,它也是迫切需要的。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