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72 奧修祝福英迪拉.甘地

 

  在1980年1月,英迪拉.甘地被選為總理。

  你問我,卡拉那傑(Karanjia)*:你公開指責過慕拉吉德塞(Morarji Desai)總理,而又用你所掌握的一切精神力量支持前總理英迪拉.甘地。有什麼背景嗎?你希望讓甘地女士取代德賽先生嗎?

  是的。絕對是這樣。我想再次提醒你,我對於英迪拉.甘地沒有個人偏好。但是她的表現在某些方面遠遠好於慕拉吉德塞的表現。她有更多改革的政策,對未來更好的見地,對現實更多的理解。她是一個代表時代的女性,極其睿智和優雅。她不是追求標新立異的人,她也不是獨裁者。她很靈活、開放、有接受性,她準備好了接受任何新事物,準備好去理解任何發生在當代世界的東西。她的門和窗向著太陽、月亮、風和雨敞開。

  我遇到過兩種人……。

  當英迪拉.甘地任總理的時候,她有三次想要來這個社區。她有三次通知我們:「我要來了」--但一次又一次被拖延了。原因是她周圍的人不允許她來。他們對她說:「去見羅傑尼希是危險的;這將影響你的政治前途。」

  即使連來看我都顯得是危險的。我能理解:如果她來這堙A那麼所有商羯羅查爾雅、學者和牧師都會反對她。所以她的智囊們不允許她來這堙C一次又一次,她想要來。

  只是想要來的願望,只是那個想要來這媕R心,和我靜靜地坐著的願望,都顯示了偉大的開放。她幾乎讀了所有出版的書,她還聽了錄音帶。

  當我說如果英迪拉回來將會更好,我只是意味著我想要一個開放的頭腦,同時代的、現代的、謙遜的、有接受性的對待發生於世界的新浪潮,那麼這個國家也會變得有時代性和現代化--這個國家還不是這樣。

  我對她貫徹新政策的勇氣感到非常欣賞,即使那些政策反對這個國家的傳統思想。我希望她能回來。事實上,任何人,任何湯姆、哈里或迪克都要比慕拉吉德塞強太多了……。

  所有的政客都是邪惡的。那麼該做什麼呢?選擇一個比較不邪惡的。

  慕拉吉德塞比起英迪拉.甘地來說是個大得多的魔鬼。英迪拉.甘地是小得多的魔鬼;那就是為什麼我說如果她回來會更好。如果我能找到別人比英迪拉.甘地更不邪惡,那麼我將支持他。我的支持只是意味著精神上的同情。

  我不是要告訴群眾選這個或那個;我不是要進入任何活動。我有好得多的事情要做;我的能量必須保持融入我的桑雅生。我在這堶n給世界創造成百萬的神秘家。那是我唯一的目的,那是我的快樂和慶祝。

  在空餘時我會評論很多事情,但是那些都只是邊邊角角的事情。我是一個靈性的人,不是說我反對世界;我是一個靈性的人,因為我對世界感到欣喜。世界是上帝的傑作。

  我的整個教導是:慶喜--不要拒絕。為生命的一切,它的全部而歡喜。慶喜,再慶喜。它是自然的。人們總是認為靈性的人必須保持遠離塵世的事情。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是塵世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樣的,所有的事情都屬於一個中心。通常的生活也是非凡的生活。這只是一個看的問題,正確地看待;那麼即使街道上的卵石也轉變成了鑽石。

  我愛生命的全部,愛它所是的樣子。政治也是它的一部份。它不是我關心的--但是因為它是生命的一部份,我將評論它。

  *注釋:Karanjia是閃電雜誌的記者。

 

  偉大的靜心能量必須首先釋放出來。如果成百萬的人變成靜心者,那麼,慢慢地,世界上的能量結構將會改變--將開始從政治的頭腦移向宗教的頭腦。我反對政治的頭腦,但是我知道這不可能立即發生。這也需要花幾千年。必須立即出發了,種子必須立刻種下去。但是果實會遲一些到來。你能立刻變成非政治性的人,你的生命將有一個開花。就整個地球來說,需要時間。

  其間我們將做什麼?

  我祝福英迪拉.甘地,因為對我來說在印度的政治家中她看起來是不那麼政治性的。這將再次對你來說是奇怪的,因為無論關於她說了什麼,傳播著什麼,謠傳著什麼,那都恰好是相反的。但是我自己的觀察是這樣,她有最少的政治頭腦。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