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

THE NEW CHILD》

制約:聰明才智的代替
 

  問題:傻瓜是天生的還是訓練的?

  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幾乎百分之九十的傻瓜是訓練出來的。百分之十是天生的。而這百分之十是因為那百分之九十。人類從一開始就過著一種怪誕的生活——說它怪誕是因為不知何故他需要傻瓜。如果你沒有傻瓜你就沒有所謂的聰明人。如果沒有傻瓜你就沒有聰明的巨人。傻瓜的存在幾乎是必須的。

  沒有人看現在的社會的深層運作。它運作的方式只能稱為絕對的犯罪。社會需要分類,分層。它一直是競爭的社會,而競爭的觀念對人類來說是危險的。你只能通過比較來稱一個人為傻瓜——與一個似乎更聰明的人比較。

  一個小男孩告訴我——我去他家做客;晚上我坐在花園埵茈L是這家堛澈臚l。他不到六歲。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說:「到現在為止我以為我的名字叫‘不!’我已經上學了,而在那塈痤o現那不是我的名字。」他在說非常重要的事。

  無論小孩做什麼,大人總是說:「不要做!」沒有人被允許他的自然本性開花。而那是在世界上創造出這麼多傻瓜的原因。而這一定有某種目的。如果人們被允許按他們的自然性開花,沒有比較,沒有理想,沒有強加的紀律,你認為世界上會有人接受希特勒為領導嗎?你需要看看你的領導。

  對一些人的自我來說傻瓜絕對是需要的,為了一些人升得更高並獲得諾貝耳獎。只要想一想——如果每個人按照他的本性生活,而不是成為別的什麼人,巨大的才智將會激發出來。這是生活和存在的基本法則。花沒有聽你們的老師,領導和政治家的,這很好。

  否則他們會對玫瑰花說:「你在幹什麼?成為蓮花吧!」玫瑰花沒有這麼愚蠢。但如果,只是為了辯論的原因,玫瑰花開始試圖成為蓮花,會發生什麼呢?有兩件事是肯定的:不會有玫瑰花,因為它們的所有能量都用來成為蓮花了,其次不可能有蓮花產生。

  你曾遇到過你可以稱之為傻瓜的樹嗎?或者是聰明的,一個巨人,應獲得諾貝爾獎。人類被誤導了。你的父母,老師,學校,大學,你的宗教,牧師,鄰居——每個人都試圖把你變成別人,你不可能成為的人。你只能成為你自己,或者你會錯過,只是個傻瓜。

  我稱這人類的整個歷史是漫長的,不公平的犯罪,它反對每個人的獨特性。它服務於巨大的既得利益:有權力的人,學者,他們是另一種權力,有錢人,另一種權力。

  他們不希望每個人歸於他們自己的中心,因為一個歸於中心的人不可能被剝削,不可能被奴役,不可能被屈辱,不可能產生癌症般的內疚感。這些是人性還沒有成長的原因,從孩提時代,每個人都被譴責——無論他說什麼,做什麼,永遠都是錯的。很自然他變得害怕自己說,害怕自己做。如果他是服從的會被稱讚,如果他服從規則而規則是別人指定的,他將被稱讚。

  每個人都稱讚他。這是個策略:如果他試圖獨立就譴責他,如果他是模仿者就稱讚他。

  很自然地,他的種子,潛力將永遠沒有機會成長。我想起了我的孩提時代。如果我靜靜地坐著,有人——在印度有很大的家庭,聯合的家庭;在我家中至少有五十人——有人肯定會過來問:「為什麼你在靜靜地坐著?」奇怪,我不能靜靜地坐著,而如果我在房子周圍跳,弄出聲響...「你瘋了嗎?為什麼要在房子周圍跳?」看到這種情況我決定一開始就鬥爭,因為一旦你被人們逮著,要出來就會十分困難。

  我父親很吃驚。他說:「你從不回答問題。相反你問另一個問題。」

  我說:「我已經想好了:當我坐著的時候你問‘為什麼要坐著?’我不會回答。我會問:‘為什麼我不應坐著?你必須回答。你是有經驗的成年人——我只是個小孩。你回答我——為什麼我不應該坐著?」整個家媞朮巧白了....你不可能從這個男孩那堭o到任何話。他會立刻回你一個問題,而你會陷入麻煩。」

  他們停止問我任何問題。這下我可以坐著了,而我母親會說:「我在屋堿搕ㄗ鴗H」——而我正坐在她面前!「我需要蔬菜,得有人去取。」

  我會說:「如果我看見什麼人,我會告訴你。」我幾乎被忽略掉。而我證實它——因為除非你證實它,否則會很困難。在開始他們習慣於叫我:「到市場去。這是美麗的芒果的季節。帶些芒果回來。」

  我就去商店說:「給我最差的,我按最好的付錢。」

  那些售貨員很驚訝:「你是什麼樣的顧客?」我說:「什麼顧客?你們見過許多顧客....我是獨特的。」

  他們非常高興給我最爛的芒果而按最好的價錢收費。我就回家拿出這些爛芒果,說:「這是最好的,我已付過錢了。」而它們正發出惡臭。

  我的母親說:「快扔出去!」

  我說:「為什麼要扔掉?外面有個乞討的女人,我拿去給她。」甚至那乞丐都不要。她說:「不要過來,每次你來都帶些爛東西,把它們扔給狗吧。」

  而令我吃驚的是,甚至連狗都怕我。如果我向它們扔東西,它們就逃跑了!慢慢地,他們決定了,「不管他比較好,不管整樣。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不會成為特別的人。」

  他們是對的。我已證明了他們的預言。我不是什麼特別的人。但誰會在乎是不是特別的呢?我是我自己,這就夠了,太夠了。在我生命中每一刻都要為保護自己而鬥爭;如果我們不這樣,每個人都準備切斷我們的根。在社會中很難找到允許你自由地成為自己的人。這在全世界創造出智力遲緩。國家需要傻瓜;否則誰會去打仗?世界需要傻瓜;否則人們如何能用別人的血和勞動來發財?

  文明需要盡可能多的傻瓜,否則誰會成為天主教徒,新教徒,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

  整個社會結構是讓極少數人剝削成百萬的人。而他們安慰那些被剝削的人:「因為你上一世幹了惡事。」你對上一世一無所知,所以這是最好的安慰:「我有什麼辦法呢?」

  或者他們說:「這是上帝對你的信念的火一般的考驗。滿意於現在,死後會有一千倍的回報。」

  或者宗教用過去作避難所...佛教,印度教,它們都是基於過去的。或者另三種宗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用死後作避難所。沒有太多差別。所有生命中發生的事而他們拖延它,或是生前或是死後。策略是一樣的。總的目的是讓你允許別人來剝削你,允許別人非常滿意地來吸你的血。

  我想向你強調的是所有宗教都受巨大的利益的操縱。你們的牧師不是別的,是政治家的僕人。

  人類的整個歷史是不幸的。除非我們開始背叛,作為單獨的人(individuals),丟掉所有國家,宗教,種族,宣佈整個全球都是我們的,地圖上的疆界都是假的,錯的,除非單獨的人開始改變整個教育系統。

  教育系統應該教你生活的藝術,應教你愛的藝術,應教你靜心的藝術,最後它應教你輝煌地死的藝術。

  你們的教育系統不是教育。它只是創造店員,火車站站長,郵遞員,士兵——而你稱之為教育。你已被欺騙了,但欺騙得太久了,你完全忘記了。而你還走在同樣的軌道上。

  我舉手反對人類的整個過去。

  它是不文明的,它還不是人性的。它沒有幫助人們開花,還不是春天。它是一場災難,大規模的犯罪。但必須有人站出來反對它,得有人表明:我們否認我們過去,而我們將根據我們的內在生活,去創造我們的將來。我們不允許由過去來創造將來。

   Goldberg在一家專賣店買了一雙精美的鞋子,穿回家去展示給Becky看。Becky似乎沒有注意到他的新鞋,所以Goldberg等到她上床的時候,他全裸著走進來,只穿了鞋。他叫到:「是時候了,注意看我的錐子所指的地方。」向下看了看,Becky回答道:「太糟了,你沒有買一頂帽子。」

   在牧師佈道的中途他停了下來,嗅了嗅空氣,然後捏著鼻子,把領路員叫到前面來。「請檢查教堂,」牧師說道:「看看是否有迷路的狗偷著進來,大便後又偷著出去了。」引路員立即開始檢查,幾分鐘後他回來報告。「不,神父,」他說:「我沒有看見迷路的狗偷跑進來,又偷跑出去。但我確實看見一些非常肯定的徵兆,一些爬行的貓,爬進地下室,又爬出去。」

  我希望你只接受一種祈禱,那就是笑,因為當你全然地笑的時候,你是在當下的。你不可能在將來笑,也不可能在過去笑。所有那些創造遲鈍的人類的人已帶走了所有的活力,笑聲,微笑,把每個人拖進了不真實。而如果你是不真實的,不真誠的,你永遠無法讓巨大的慈悲的宇宙給你的種子成長。

   一個沒刮鬍子的,骯髒的,全身污泥的乞丐,兩眼充血,一半的牙齒都掉了,向Paddy要一個硬幣。「先生」,乞丐說:「我不沾酒,也不吸煙,也不搞罪惡的賭博。」「很好」Paddy說道:「如果你跟我一起進屋來我就給你一個美圓。」當他們進來的時候,Maureen把Paddy叫到旁邊噓到:「你怎麼敢把這麼個難看的標本帶回家來!」

  「親愛的,」Paddy說道:「我就是想你看看,一個不喝酒,不抽煙,不賭博的人是什麼樣。」

  生活不應是一件嚴肅的事。它應是嬉戲的——有趣的。而每個個人絕對應被允許成為它自己。唯一的限制是你不能干涉另一個人的生活空間——也許是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的孩子。對個人的巨大的尊重是真正的宗教的本質核心。你成為你自己,而讓別人成為他們自己,這一生,這個星球,此時此地可以變成蓮花樂園。

  但有些事必須儘快做,因為所有那些傻瓜正準備全球的自殺。除非你反叛過去,所有舊的傳統,你不可能拯救人類,這些美麗的樹,這些歌唱的鳥,這小小的星球已發展到意識的階段。科學家猜測宇宙中有幾百萬個別的這樣的星球,但連一點證據都沒有。

  這唯一的成長到意識階段的生命——愛,寧靜,宇宙的經驗——發生在這個小小的地球。無論如何,必須從你們整個過去來的災難中救出地球和地球上的人。絕對的突變是必須的;所有的歷史書應燒掉。整個教育系統應以遊戲,愛,自由,意識和對生命的巨大的尊重為中心。

  這是我的觀點。時間很短了。那些傻瓜已準備了幾千年,而他們可以毀掉地球七次。這麼多破壞性的力量在積累,除非一些獨立的人聚集勇氣反叛過去。我不是叫你選擇,選擇好的而留下壞的。它們是在一起的。

  你不可能這麼做。過去必須刪除掉,就象我們第一次來到地球上,沒有歷史。那是唯一的可能,創造一美麗的世界,充滿愛,芳香,對每個人的深深的尊重。

  過去是以仇恨為生活中心的。將來只能以愛為中心。過去是無意識的。將來只能是意識的。這看起來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夢。但記住,無論你是什麼,不是因為你的政治家,不是因為你的牧師。無論你是什麼,如果在你堶惜斯M有火焰活著,是因為詩人,夢想家,神秘家。我們要麼與過去一起死去,要麼與新的將來一起誕生。清洗你自己,重新成為亞當和夏娃。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想像成為現實。

  不要關心全世界。如果我們能在世界上創造出小部分反叛的觀念,就行了。一顆種子可以使整個地球變綠。

  一個反叛的人可以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全新的人性。我不喜歡任何有組織的革命,因為所有的組織基本上都摧毀人的個體性。我喜歡個人和他的尊嚴。我們必須作巨大的飛躍,從有組織的生活到個人的開花。

  它是可能的。如果它對我是可能的——因為我不屬於任何宗教,我不屬於任何民族,不屬於任何組織——它對你也是可能的。

  而如果這個人的火傳播開,它會成為野火,因為在深處,每個人都在受苦。他想反叛所有被壓抑的,所有強加於他的。而你不會發現更好的時候。這個世紀已到了最後,有件事是肯定的,舊的世界不可能繼續活下去。所有的預言家都宣稱2000年是世界的末日。

  他們沒有一個人提到這個世紀以後的事。我想讓你們——地球上我的人——清楚的是,舊的世界不等於是這個星球。

  舊的世界意味著舊的人性結構。它正在死去。但如果我們能保存一些單獨的個人,新的開始是非常近的。

  與其關心舊的,不如為新生的而喜悅。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