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

《THE NEW CHILD》

青少年的革命

 

  問題:在這年輕的年齡有很多害羞和做決定的不安。父母們經常是沒有幫助的。怎麼發展孩子們內部的力量?

  所有的害羞基本上與性有關。一旦孩子們完美地擺脫性關係的束縛,你將看見一個巨大的變化。

  他們不再是害羞的,他們變得——第一次——果斷而沒有作任何果斷訓練,

  因為大的生物學的負擔被移開了,大的心理的緊張放鬆了。

  我沒看到有任何需要教孩子怎麼果斷。所有的需要就是給他們愛的自由。而既然藥片是可得到的,沒有任何女孩懷孕的害怕。它只是一場遊戲,一個嬉笑。這將給男孩和女孩帶來力量,你不能設想與他們的性有關。如果他們被壓抑,人們對於性是緊張的 ;如果他們壓抑了性他們關於任何事情是猶豫的。

  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做什麼不做什麼,因為關於一件很基本的事情他們不被允許做決定,是基本的因為它關切到生活本身。

  我理解是一旦孩子們被給予性自由,而性作為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被接受——它的本來——他們將對另外的事情十分果斷,因為第一次他們將不被壓抑。是壓抑創造各種麻煩,害羞,不果斷——因為在內部深處他們不斷地與他們自己的天性在戰鬥。

  當沒有內部的戰鬥和內部分裂時——他們是一個一致的個人——你將在你面前看見全新的一個孩子,有力量,果斷,沒有害羞。

  因此如果第一個問題被解決,這個問題能被解決,沒有任何麻煩。

  問題:少年怎麼能創造到他們的父母的一座橋?

  首先,少年應該是誠實的和真實的,無論結果是什麼。他們應該向他們的父母說他們的感覺——不傲慢地,而是謙遜地。他們不應該對他們的父母隱蔽任何東西。那正在製造隔閡:父母們對孩子們隱蔽許多事情,孩子們對父母正在隱蔽許多事情,而差距變得越來越大。

  一天我去見我的父親,我告訴他,「我想要開始吸香煙。」他說,「什麼?」我說,「因為我不想要偷,你必須給我錢。如果你不給我,我將偷,但是責任將是你的。如果你不允許我吸煙,我將吸煙但是我將躲著吸煙。而你將使我成為一個賊 ;你將讓我隱蔽事情而不誠實。我看見如此多的人吸香煙而我想要品嘗。我想要得到最好的香煙,而我將在你面前吸第一香煙。」

   他說,「真奇怪,不過你的爭論是正確的。如果我阻止它,你將偷。如果我阻止它,你將仍然吸煙,因此我阻止你將讓你創造更多的犯罪的事情。它傷害我。我不希望你開始吸煙。」

   我說,「那不是問題。看見人吸煙我產生了欲望。我想要檢查它是否值得。如果它值得,那麼你將必須常常供應香煙給我。如果它不值得,然後我將結束它。但是我不想做任何事情除非你拒絕 ;然後整個的責任是你的,因為我不想要感覺到內疚。」

  他不得不購買鎮上可能的最好的香煙——勉強地。我的叔叔,我的祖父,在說,「你正在做什麼?不要這麼做。」他們堅持道....但是他說,「我知道這樣做不好,但是你們沒有我那麼瞭解他。他將做他正在說的東西,而我尊重他的誠實。他清楚告訴我他的計畫: 「不要強迫我和阻止我,因為那將使我變得內疚。」

  我吸了香煙,咳嗽,我的眼睛流眼淚;我甚至不能抽一支香煙,而我丟掉它。我告訴我的父親,「這結束了。你現在不必擔心。但是我想要你理解我會把我的感覺告訴你,沒有需要對你隱蔽任何東西。如果我甚至對我的父親隱蔽,我將去告訴誰呢?不,我不想要你我之間創造任何差距。」而看到我拋棄了香煙,他的眼睛流出了眼淚。他說,「所有人都反對它,但是你的真誠迫使我帶來了香煙。」

  也許在印度沒有父親曾經提供香煙給兒子;沒聽到過。父親們甚至不在他們的兒子面前吸煙,以免他產生吸煙的想法。少年處於一種很困難的狀況。他們正在變化 ;他們正在告別童年和成為青年。每天生活的新方向為他們打開。

  他們在轉變。他們需要父母的巨大幫助。但是現在狀況是他們根本見不到父母。他們生活在一樣的房子但是因為他們不能懂對方的語言,他們不與對方談話,他們不能理解對方的觀點。當男孩或女孩需要錢時,他們才見面 ;不那樣就不能交談。

  差距繼續變得更大;他們成為陌生人。這確實是災禍。少年應該被鼓勵沒有任何害怕地向他們的父母說任何事情。這不僅是幫助孩子們,它也將幫助父母。真相有它的自己的美 ;誠實有它的自己的美。

  當少年誠實地接近他們的父母時,打開他們的心,也觸發父母一些東西而打開他們的心,因為他們也承擔許多東西,他們想說但是不能說。社會禁止,宗教禁止,傳統禁止。但是如果他們看見少年是完全打開的,它也將幫助他們打開。而所謂的討論很多的帶溝能簡單地被拋棄 ;它會自己蒸發掉。

  最麻煩的問題是關於性。孩子們應該能確切地說什麼在他們的頭腦媊~續;沒有隱蔽任何東西的需要,因為任何在他們的頭腦正在繼續的是自然的。他們應該問父母的忠告——什麼能被做嗎?——他們處於一個麻煩的狀態,而他們需要幫助。

  而除了他們的父母他們能去找誰?如果有任何問題,我只是告訴了我的父母。而那是我的建議:少年不應該對父母對教師隱蔽任何東西....他們應該是絕對真誠的,而差距將蒸發。而我們需要差距蒸發,因為這是什麼樣的社會呢?

  在父母和孩子之間有差距,在丈夫和妻子之間有差距,在教師和學生之間有差距。而到處都只有差距。所有人被各種差距包圍好像所有的通訊垮掉了。這不是社會,這不是一個社區——因為沒有通訊。沒人能說正確的事情,所有人被壓抑。所有人正在壓抑他的欲望,而所有人是生氣的,而所有人正在感覺到孤獨,沮喪。

  我們創造了生氣的一代;我們創造了無意義的哲學。而整個的原因是孩子們與父母失去了接觸。孩子們能做一個巨大的工作,而他們有勇氣做它。也許父母們不能做它 ;他們是太被制約了。

  少年是年輕而新鮮的;就教他們對他們的父母真誠。我與我的父親一起訂立合約。我告訴他,「我想要訂立合約。」他說,「關於什麼?」我說,「合同是如果我說真相,你必須獎勵我,不懲罰我。因為如果你懲罰我,那麼下次我將不說真相。」

  而那是它在整個世界正在發生的:真相正在被懲罰,因此人停止說它。然後他開始撒謊,因為撒謊被獎勵。因此我向他說,「你能決定。如果你想要我說謊,我能說謊——如果那是你想要的回報。但是如果你是準備好獎勵真相,那麼我將說真相——但是你不能為它懲罰我。」他說,「我接受合同。」它是一種方法。如果你不能暴露你自己給你的自己的父母——在這整個世界所有人比他們更是一個陌生人。你的父親和母親也是陌生人,但是他們是最親密的陌生人。暴露你自己給他們因此沒有差距存在。這也將幫助他們對你真誠。這是要記住的一些東西:那真誠,誠實,真相,也觸發別人一樣的質量。

  問題:在每個季節改變他們的外觀。他們這樣做想表示什麼呢?

  它沒有錯誤。他們應該被允許,因為他們正在變化,他們的一切正在變化。改變時尚只是他們的內部的變化的表達。它是完美地健康而正確。他們應該被允許和幫助象他們想要的一樣多次的變化。不久他們將安定下來,一旦他們的內部的變化安定了。等他們21歲時件事情將開始安定。

  暫時,如果你不允許他們改變外部的表現,他們的內部的變化將創造緊張和痛苦。讓他們變化。它是自然的。這是在他們內發生這麼多變化的時間——在他們變得成熟,成年以前——他們需要一些表達。我們能幫助好一些的變化但是我們不能阻止變化 ;我們只能給他們好一些的選擇。

  例如,我們能給他們好一些的衣服,每年給他們新時尚而不是醜的衣服。否則他們將發現,他們的自己的方法而成為嬉痞做各種愚蠢的事情。他們將不洗澡,將不洗他們的牙齒 ;他們將做愚蠢的事情,因為,不管怎麼說他們是到世界的新孩子。

  我們應該給他們變化。更好是每6個月給他們一些好的樣品——好一些的頭髮定型,好一些的肥皂,好一些的牙膏。任何變化將幫助。別強迫他們根據你喜歡的樣式理他們的頭髮,而不給他們選擇。帶他們到理髮師那堙A給他們看所有的可能的不同的,美麗的髮型的類型。讓他們選擇 ;別譴責他們。如果你譴責他們,他們將成為小阿飛;他們將切掉一半他們的頭髮,保留另外的一半,而用不同的顏色油漆那一半。

  可憐的孩子能做什麼?給他們一些好一些的選擇——好一些的音樂家,好一些的舞蹈演員;否則他們將成為甲殼蟲的追隨者。沒有什麼有父母的興趣幫助更大。他們能給他們更好的古典的音樂,繪畫,玩的音樂,跳舞的舞蹈 ;這是他們的責任。

  你正在問一個流行的歌手,Madonna。她是一個美麗的女人但是看她的衣服和她掛在身上的所有的類型破爛物。我想將來某天看見她。她是美麗的。她也許在音樂跳舞上有才能,但是她將就象甲殼蟲一樣來了又走。

  少年把一切當作一種時尚。你不能依靠他們;他們不是嚴肅的,他們只是正在試驗。廣闊的生活對他們變得可能到他們正在試驗。它是父母和教師,教育的研究所的責任,給他們美麗的選擇的,給予能幫助他們的生長成熟的變化。

  你完美地知道現在很難發現任何嬉皮。你看見了任何40歲的嬉皮嗎?你認為所有人大約30歲死了嗎?不,那些可憐人,在30歲以後,認識到他們浪費了時間。他們沒得到任何教育,因為那個流行,他們放棄了學校。他們生活在骯髒,醜陋和藥品中,而他們認識到它的片刻——他們已經是愚蠢的——他們回到生活中。

  但是那10年永遠失去了。而在他們回到生活中時將沒有一樣可敬的工作,一樣的有創造性的設備,因為他們沒有技能,他們沒被教育。他們不知道任何手藝而他們沒做任何事情,因此在生活中他們將受苦到他們的死亡為止。

  誰對它負責?我不認為他們是要負責的,因為他們是太年輕,而責任不能放在他們的肩膀上。我們是要負責的。我們能給他們好一些的機會。也許他們那10年他們在靜心而不是象一個嬉皮從Kabul到Kathmandu漫步, 從Kathmandu到Goa。在Goa以後沒什麼地方可去——整個的旅行結束了。他們能被給予機會理解靜心的不同的種類——蘇非,Hassidism,禪宗,瑜伽。他們只是需要新的一些東西,激動人的一些東西。

  你可能送他們到東方學習禪宗畫,日本的笛子或阿拉伯笛子或印第安笛子——有如此多的世界的不同的樂器。不久他們將認識到而回到工作進入世界。但是他們將帶著尊敬,與一些手藝,與一些創造性。

  問題:青少年有強的欲望歸屬於一個組,或任何東西。這個需要反映了什麼?

  因為他們只是不再屬於家庭,而他們是太年輕的而太擔心獨自一個在世界。如果在他們和他們的父母之間沒有這差距,將也許沒有任何如此的需要。

  你能在東方看,你不看見這種事情發生——嬉痞或小阿飛或光頭。

  你看不見如此的一件事情發生的根本原因只是孩子們屬於家庭。他們在家庭有根,他們不是獨自一個的;沒有如此的在西方存在的差距。在西方的這差距正在創造整個的問題。然後因為他們感覺到擔心獨自一個,他們想要屬於任何組。他們是太年輕的,太脆弱,因此他們開始屬於在鄰近可得到的任何組。而任何人能利用他們。他們能被強迫犯罪——他們正在犯罪——他們能被強迫吸毒,賣藥品,而他們正在這樣做。

  而一些狡猾的人能操縱那些組而利用那些年輕人,都因為他們的歸屬的需要。為此,第一,差距應該被拋棄。第二,你應該創造一些另外的組。在歷史上有許多。例如,有人屬於了蘇格拉底的學校,尋找真相的年輕人。在雅典所有聰明的人受到蘇格拉底的影響。而他不是獨自一個的:在整個東方有許多辯論家的全部工作是教人怎麼爭論。

  幾千個年輕人就屬於那些辯論家學校學習爭論,被精煉了的爭論。在印度我們有許多學校——不同的哲學家建議不同的哲學——而年輕人是感興趣的。老人已經安定了 ;年輕人是運動的一代。沒人正在阻止他們;他們可以找任何教師。

  他們能改變教師,他們能學習如此多,從原來的思想家——不象今天的遲鈍的而死的大學,你僅僅發現的只是鸚鵡的教授...沒有原版的東西。每個原來的思想家有他自己的一所大學,而在他附近的幾千門 徒從某個角度正在瞭解生活的任何事情——而不僅學習它而是生活它,在他們安定生活以前,經歷它。

  因此不是成為光頭而是與龍樹,或與芭蕉,或與莊子,或與畢達哥拉斯,或與赫拉克里特斯,或與伊比鳩魯。而那是一些美麗的東西。今天我們不給他們任何選擇。它是我們的差錯。如果有人 像我,那麼整個的社會反對他們;他們不反對光頭。

  在德國他們就舉辦了一個世界會議,光頭,小阿飛,各種恐怖主義者,一個國際的會議——而他們允許這個會議。這些人是暴力的 ;他們一直在殺人,他們轟炸房子,他們一直在劫持飛機——而德國允許他們的會議!而為我,他們制定了我不能進入德國的一條法律。

  年輕人來找我,而一個偉大的家庭在全世界產生了。有某個歸屬,很松的,因此沒人被奴役;所有人是自由的,而他還與幾千個人一起感到有共同語言。我能改變所有那些恐怖主義者,所有的光頭青年成為弟子,沒有任何困難。我改變了許多嬉痞 ;現在你認不出他們。

  甚至他們可能忘記了那第一次,當他們來找我時。就從加德滿都到果阿——普那只是在兩者之間,順便說——他們停下來看正在發生什麼,正在煮什麼在那堙C然後他們想,「這個人似乎太過火了,」而他們永遠留下來。他們忘掉 果阿,他們忘掉他們的嬉皮思想方式;當他們成為了弟子時,而他們成為了有新的價值的全新的人。

  我們需要更多的漫步在全世界的哲學家,漫步在全世界的教師,以便年輕人能屬於他們學習一些東西——而且生活一些東西。

  問題:青少年經常有幻想和關於他們的未來的夢。他們怎麼能更現實主義?

  他們不必是現實的。有一段時間的幻想,夢,而有幻想和做夢對少年是好的而不是使他們變得現實主義。那意味著你在他們應該的時間前成年,你正在破壞他們的年輕時代。

  不,那些夢幻想是生長的部分;他們將自己消失。生活將使他們現實主義;在他們進入生活以前,讓他們享受他們的夢——因為在生活僅僅有惡夢,痛苦。他們將變得很現實主義,但是他們將總是記得夢,幻想的最美麗的那些日子。

  你的現實能提供什麼來代替夢和幻想?除非你讓青少年準備好靜心——將不會使他們現實主義,那將使他們成為理想主義的。而這些夢和幻想沒有傷害。它們是生活的部分 ;那就是為什麼青春總是夢想,想像。

  讓他們做夢和想像,他們沒有傷害你。不久他們將滿載責任,工作,孩子,妻子。這以前他們有點時間;讓他們使用它去幻想,沒有傷害。據我所知,我的感覺是他們的這個夢想的經驗將幫助他們記得生活可以是不同的 ;它不必是悲慘的,它不必是受苦。它不是必然是痛苦的。

  他們漂亮地生活了——而那些僅僅是夢。在你意識的轉變中,有可能有比夢更加美麗的經驗。但是夢的味道是好的 ;它將提醒你痛苦不是全部。另外的東西是可能的。青春是夢和希望的時間,當你被迷失在所謂的真實的世界時,而那些片刻將提醒你,「確實有一些方法發現和平,安詳,沈默和快樂嗎?」

  因此我不認為有改變它的任何需要。

  問題:少年在一種混亂的生活中長大——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虛構的。你能給他們一些指南幫助他們嗎?

  這些少年似乎是困難的——而沒有少年正在問這些問題,肯定!所有的這些問題是虛構的。問題是什麼?少年肯定是猶豫的 ;你為什麼想要去掉他們的少年時期?每個社會某種程度試著破壞他們的少年,在他們確實是老的以前,使他們更老。我對與他是的相比,使任何人變老不感興趣。

  因為他們是少年,少年將有這個問題;他們從來沒生活過。第一次他們正在進入生活他們將必須思考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而不給他們指導更好一些,,因為你的指導將使他們延遲。如果每次你告訴他們,「這是正確的,做它!」而他們從來不犯任何錯誤,他們決不會學習任何東西。

  讓他們犯錯,讓他們通過他們的錯誤學習。唯一真實學習是通過錯誤,而只有那以後才會果斷——當你多次猶豫,多次跌倒,爬起。

  慢慢地,慢慢地你成熟了。它就象一棵年輕的樹:在風中它將搖晃,而你開始問我年輕的樹怎麼才不會在風中搖晃:「給我一些指南。」沒有,年輕的樹需要在風中搖晃因為那給它跳舞的快樂,而它給他自信甚至更大的風不能破壞它,拔起它。每次它面臨風,它的根正在變得更強壯 ;每次遇見風是一個加強。慢慢地,慢慢地它將變得更大,然後而沒有風能搖晃它;然後你能坐在樹下面覺悟。

  問題:能請你談論青年和體育運動嗎,體育今天在年輕人的生活上有強大的影響。這是最後一個問題,因為這些少年可以繼續問!

  運動是完美的,而少年應該不被鼓勵只是別人的旁觀者,而且是參加者。什麼正在發生,是幾千個人只是看,而僅僅一些人,專業人員,正在玩。這不是一種好狀況。

  每個少年應該是一個參加者,因為它將給他健康的身體,它將給他活潑,它將給他智力,而它是完美地年輕的。但是只是一個旁觀者——在一台電視機前——不是正確的。粘在椅子上5,6小時通過電視看足球或是別的運動不是正確的。它不給你任何生長。相反,它只是使你成為任何事情的局外人,從未是一個參加者。

  偶爾看專家玩是好的,可以學習——但只是學習;否則所有人應該在運動場上。我沒有看見問題是什麼。年輕人應該玩 ;甚至年長的人,如果他們能找到時間,應該玩。甚至退休了的人,想要更多點生活,應該玩。我們應該為每年齡組的發現遊戲,以便所有的人,他們的整個一生都是運動員——根據他們的年齡,根據他們的力量。

  但是生活應該是一個運動。運動有一件很美麗的事情,我希望你記住:它教會你你是否被打敗或你是勝利的,沒有關係。有什麼關係,你玩的很好,你全然地玩,你強烈地玩,你毫無保留地全身心投入。那是體育精神。其他人可能是勝利的,沒有嫉妒 ;你能祝賀他們,你能慶祝他們的勝利。

  所有需要的是,是你沒有保留,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它。你的整個的生活應該是一嬉笑。因此在少年對運動感興趣沒有什麼不對。正在問的人似乎感興趣的是,他們都應該在學校媥Е艀a理,歷史,和在生活中無用的各種胡說八道。運動是更加重要的,更健康,更活潑。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