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204|回復: 1

我想要你們成為完整的人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2-9 10:27: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性為什麼會被譴責的原因是因為所有的宗教都必須反對任何人可以享受的事。使人們保持痛苦,摧毀每一個人們可以找到某種和平、慰藉、和沙漠中片刻的綠洲的事是他們的既得利益。對他們來講,人們完全缺乏任何歡欣鼓舞的可能性和潛力是絕對必要的。

       為什麼它對他們來講是那麼地重要?它很重要,因為他們想要把你的頭腦轉到其他的地方——轉向彼岸。如果你在這裡真的很快樂,你為什麼要去管彼岸?彼岸要存在的話,你的痛苦是絕對必要的。它本身無法存在,它存在於你的痛苦之中,存在於你的受苦之中,存在於你的身心剌痛之中。所有的宗教都在對你做那個傷害。他們創造出更多的痛苦,更多的受苦,更多的創傷,更多的很和憤怒——全部都是以神的名義,全部都是以漂亮文辭的名義。

       他們談論愛,但是他們摧毀了你可以處於愛之中的每一個可能性。他們談論和平,但是創造出每一個可以戰爭的情況。那個策略非常簡單——繼續談論很美的事,使人們忙於文字和意識形態,而當人們忙於文字和意識形態,和哲學,他們就繼續切除他們的根,使他們跟土地分離,跟他們生命的能量分離。

       你生命的能量根植於你的性。

       所有的社會都覺知到一個事實,只有性能夠對抗神。如果你的性被滿足了,你就不需要神,因為你的生命已經被滿足了,那麼神就只是空洞的。但是如果你的性被摧毀、被壓抑、被譴責了,如果你被弄得對它有罪惡感,那麼神就可以永遠繼續活下去。祂從你的自殺取得祂的能量。

       同時,的確性壓抑的社會會變得比較文明、比較有教養、更富有、更哲學化和科學化,他們在所有可能的方向都會比較有發展。性表達的社會——現在它已經非常少了,只剩下一些原始部落——是貧窮的,他們沒有教養,沒有文明。他們還沒有發展出性壓抑的社會所發展出來的方式。這給宗教的愚蠢一個很大的動力,因為那些宗教可以根據事實來證明那些性表達的社會都是貧窮的、飢餓的,而性壓抑的社會在每一個可能的方向都發展得很好。性越壓仰,文化的發展就越高,這變成了宗教的一個證明,認為性壓抑是絕對需要的,否則你將會成為野蠻人。就某方面而言,它是對的,跟事實吻合。

       我並不反對性,對我而言,性跟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同樣地神聖,沒有什麼事是凡俗的,也沒有什麼事是神聖的,生命是「一」,所有的劃分都是虛假的,性是生命的中心,所以你必須了解長久以來的發生。

       當你壓抑性,你的能量就會開始找到新的路線去表達它自己。能量無法保持靜止,這是基本的法則:能量無法保持靜止,它一直都是動態的,它是一個活動的狀態。如果你強迫性地關起它的一扇門,它就會打開另外的門,你無法將它鎖起來。

       如果能量自然的流被阻止了,它將會流向某些不自然的路線,那就是為什麼性壓仰的社會變得比較富有。

       當你壓抑性,你的愛必須找到一些代替品,如此一來,女人就變成危險的,她是通往地獄之門,因為所有的經典都是由男人所寫的,所以就只有女人是通往地獄之門。那麼男人呢?如果女人是通往地獄之門,那麼就只有男人能夠去,女人永遠無法去到地獄,因為門還是會停留在它原來的地方,它永遠無法去到任何地方。所以如果女人是通往地獄之門,那麼地獄裡面一定只充滿著男人,它將只是一個男性主義的俱樂部。

       女人並不是通往地獄之門,但是一旦你的頭腦被制約成那樣的方式,你就會投放到其他的東西,你需要一個愛的對象。金錢可以變成你愛的對象。為什麼有那麼多的貪婪?為什麼人們會瘋狂地執著於金錢?那是他們愛的對象。他們以某種方式安排他們整個生命的能量走向金錢。如果你想要他們拋棄金錢,他們將會再度陷入困難。

       政治變成了他們愛的對象。在政治圈裡面爬得越來越高變成了他們愛的對象。政客看著總統或首相的位子就好像愛人在看著他所鍾愛的,那個慾望是一樣的。

       這是一種異常。有人的能量可能會導向其他的方向,比方說教育,那麼書就變成了愛的對象:有人可能會變成宗教的,那麼神就變成了愛的對象。如果你們洞察了你們所謂的聖人的生活,你們將會覺得非常困惑。我一直感到訝異,像佛洛依德這樣的人居然會錯過這個點。他應該先去看一下聖德莉莎、聖蜜拉,和其他的女聖人,因為女人更直接。

       蜜拉的歌曲充滿著色慾,因為她拒絕跟男人在一起,神變成了她唯一的伴侶。當然,它只是一種幻想,但是在她的幻想當中,她是非常浪漫的。他會跟她的神——克里虛納講話,她會跟克里虛納睡在一起——當然,她無法找到真的克里虛納,所以當她睡覺的時候,她持著一個克里虛納的雕像在她的懷裡。她所唱的關於克里虛納的歌不需要解釋就很容易可以被了解是屬於性的。她說:「我已經跟你結婚了,我的主。我只可能是你的,我不可能是別人的,你是我的心,我在等著你,繼續等著你,我會等到永恆。我每天都為你鋪床,還準備了漂亮的花,我一直在等待,但是你還沒有來。」現在,還用懷疑說在她的頭腦裡克里虛納已經變成了一個愛的對象嗎?如果佛洛依德有研究蜜拉和她的生活,他一定會為他的觀念找到強而有力的支持:如果你壓抑性,它就會轉到其他的方向上。

       但是能量必須流動,它可以走宗教的方式,那麼教士們就會覺得很高興:它可以變成學術的,那麼學術界的人士就會覺得很高興:它可以變 成科學的,那麼科學家將會很高興,它一定要變成什麼,所以性壓抑的社會在很多方向上都會有很好的發展。

       是的,他們變得非常有教養、很精緻、很文明、很有教育、很科學,而且科學發達,但是他們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他們失去了所有的喜悅,他們失去了所有的和平,他們失去了所有的寧靜,他們失去了所有的愛。

       你可以將你的愛投射到一個假想的客體上,但是它將無法給你滿足,你可以繼續寫關於克里虛納或基督的詩,但是那個詩將無法給你愛的經驗,你將會保持饑渴,所以,社會會變得在每一方面都很豐富、很發達,但是個人將會死掉,社會變得很有文化、很文明、很有教育、科技很發達,這樣有什麼意義?為了誰?個人是死的。

       社會只不過是屍體在到處走動——當然,是非常有教養的屍體,非常精緻,他們都用牛津腔在講英語,但是,屍體即使是用牛津漳腔在講話,還是屍體。他們變成偉大的政客,他們變成偉大的宗教領袖,但是你去看這些人的內在,他們的內在是空虛的,他們的內在沒有實質,沒有靈魂。如果他們在某一個方向上受挫,他們將會開始走到另外一個方向。

       沒有性壓抑的社會很自然地會保持沒有發展,簡單的理由是,他們都很滿足。他們沒有能量可以去追逐金錢,追逐政治,或是追逐神。不,他們會唱歌、跳舞。他們有一個小小的,但是很美的建築——茅屋,但是做得很漂亮。他們過著一種非常乾淨的生活,沒有犯罪,因為沒有能量可以去犯罪。現在你必須了解這些事是如何關連在一起的。當沒有犯罪,那麼法官有什麼需要,法院有什麼需要,警察有什麼需要?當每一個人都很快樂、很享受,而對這個快樂也不會覺得有罪惡感,他為什麼要去找牧師懺侮說:「我覺得有罪惡感。」

       當人們是快樂的,他們不會覺得有罪惡慼,因為沒有人告訴他們說快樂是罪惡的,很自然地,將不會有教士,不會有教堂,不會有廟宇,也不會有寺院。那就是為什麼在你們的眼裡認為那是沒有文化的。你們所認為的文化並不在那裡,所以當然他們變成「沒有文化的」。他們沒有宗教,他們沒有聖書,他們沒有大學,他們沒有圖書館,他們怎麼能夠被稱為有教養的,他們怎麼能夠被稱為文明的?
但是他們非常滿足。

       我曾經跟這些人住在一起,但是我從來沒有聽他們抱怨過任何事,他們沒有這一類的問題。他們接受生命中一切的發生,他們盡可能地享受。他們快快樂樂地生活,因而快快樂樂地死掉——沒有任何對生命的恐懼,也沒有任何對死後會發生什麼的恐懼。他們不管那些事,他們沒有能量去管所有那些事。是的,他們不會產生出蕭伯納。他們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齣很美的戲劇,所以不需要蕭 伯納。他們會畫畫,但是他們的畫跟畢卡索的畫不一樣,他們沒有能量可以那樣做。他們只是畫一些什麼東西在他們的屋子上。他們會創造音樂,但是他們的音樂很簡單——簡單的鼓。有時候他們會聚集在一起跳舞。他們的樂器並不很發達,他們無法創造出偉大的音樂家,沒有那個需要。

       我的問題是,我想要你們成為活生生的,但是同時在每一個層面都盡可能地豐富。我不打算在這兩者之間只選擇一個。我要你們成為原始部落的人,我不想要你們變得非常文明、很有教養,只是在追逐金錢、權力、和聲望。我不想要你們成為政客和教士,但是我想要你們有一個更滿足的生活,任何從一個滿足的生活所發展出來的事,對我來講,才是真正的文化。

       原始部落的人所過的生活是充滿的,但不是洋溢的。文明社會有各種發展,但是他們發展出這些東西所針對的那些人老早已經消失了。他們繼續蓋摩天大樓,他們完全忘記他們是為誰在蓋這些摩天大樓。那個人已經死了,你應該只要做小墳墓就好了,不需要蓋摩天大樓。沒有人需要那麼高的墳墓,只要六英呎長,兩英呎寬就可以了。

       所以在一方面是原始部落的人,他們是活的,但不是很洋溢地活生生。他們不知道生命的能量可以萎縮,也可以擴張。你可以按照它本然的樣子來使用它,就以它來自自然的樣子,然後你就可以滿足,但是你在很多方面都會保持貧乏。你將不知道音樂的高峰,你將不知道繪畫和雕塑的高峰,你將不知道靜心的高峰,你將會幾乎像動物一樣在生活——滿足的。

       所有的動物都是滿足的,你曾經看過有任何動物不滿足,然後來打擾你說:「我的生活很痛苦,你能夠幫助我嗎?我對我的太太要怎麼辦?小孩已經長大了……」不,牠們沒有問題,牠們生活,牠們生活得遠比文明人來得好,因為你們文明人已經停止生活了,他已經為了文明、文化、和科技而犧牲了他自己。

       我無法在這兩者之間作選擇。

       我想要提升到比動物更高,要提升得比動物更高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擴張你能量的方式。那就是我所說的宗教性——擴張能量的科學,這樣你才能夠變成希臘的左巴,同時還有很多留下來可以成為一個佛陀,兩者兼具。

       左巴是活的,但是不知道任何更高階的事。他很快樂地在地上爬,但是其實他有能力可以張開他的翅膀,只是他不知道。

       他的老闆是一個有教養的人,受過很好的教育,很富有,但是活得很痛苦,一直都處於焦慮之中。左巴告訴他的老闆說:「老闆,你有一件事是錯的:你想太多了。為什麼不生活呢?我看不出為什麼要一直思考?你可以從它得到什麼?生活!跟我來!」

       他帶著他的樂器,拉著他的老闆到他們所往的河邊,開始奏起他的樂器,開始跳舞。他的老闆站在那裡,覺得很尷尬:如果有人看到了這個瘋狂的人,而我就跟他一起站在這裡,別人會怎麼想?他沒有跳舞,但是他在害怕如果有人看到他站在那裡……左巴把他拉過來說:「開始跳舞!」
他的老闆說:「我不知道怎麼跳。」

       左巴說:「沒有人需要知道跳舞,跳舞並不是你需要學的事,只要開始跳,它就會出現,我會為你伴奏,你就隨著音樂開始跳。」

       看到這個人一直堅持,老闆就開始動起來了,左巴繼續催促他。最後,在那個滿月的夜晚,他完全忘了他的教養、教育、和文明,他首度了解到他也可以真正生活,他也可以跳舞,他的腳不只是要用來走路的,他有翅膀,左巴教他世俗的事。

       我為左巴慼到遺憾,遺憾的是因為他在我能夠碰到他之前就死掉了,否則我一定會教他說還有更高的跳舞。我確定——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十分確定他一定會了解。因為他已經知道了較低階的事,他可能也會了解較高階的可能性。

       我的靜心方法就是可以幫助擴張你的能量的方式。能量就像種子一樣……

       我想起一個故事,有一個老年人,非常富有,他有三個兒子,那個難題是,這三個兒子是同時出生的,他們的年紀都一樣,否則,在東方,長子會繼承父親的一切。那個老年人的難題就是:要由誰來繼承,因為他們三個人都是同樣的年紀。

       因此他跑去問一位智者:「我應該怎麼辦?我應該決定由誰來繼承?」那個年老的智者給了他一個方法。那個老年人就回家了,他給每一個兒子一千個銀幣,告訴他們:「去市場買花的種子。」

       他們跑去買種子,他們買回來好幾個推車的種子,因為在古時候一千個銀幣算是很多錢,而他們所購買的就只是花的種子……當所有那些花的種子都運來,他們問說:「現在要怎麼辦?」

       他們的父親說:「現在我要去朝聖,它可能需要花上一年、兩年,或三年的時間。你們必須好好地保存這些種子,當我回來的時候,我會要求你們將那些種子還給我,而這也是一項測驗,因為被證明最聰明的人將可以繼承我的財產,所以要小心。」然後他就去朝聖了。

       第一個兒子想:「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測驗,如果他在三年後才回來,這些種子將會死掉,而他期望有活的種子,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它們賣到市場上,然後將那些錢保存起來,當他回來的時候再去買新的種子——新鮮的種子。」非常經濟,很有數學頭腦——所以他就這樣做。

       第二個兒子想:「這個哥哥所做的似乎不對,因為我們的父親強調:『我要你們還給我同樣的這些種子。』所以我要將它們留著。」他在地下室裡面作了安排,將所有的種子都放在那裡藏起來,說:「不管他什麼時候回來,我就給他鑰匙說:『這些就是你給我們的種子。』」

       但是第三個兒子有另外的想法,他說:「種子保存在地下室沒有辦法存活,它們需要土壤。等到我父親回來,它們就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它們將會死掉,無法發芽,這樣你怎麼能夠稱它們為同樣的種子?父親給我們的種子可以發芽,可以變成榭木,一顆種子可以產生出無數的種子,那才是他所給我們的。當他在三年後回來,那些種子將無法發芽,將產生不出一顆種子,這樣是不對的。」

       他跑到他家的後院——他們有很多土地——他將那些種子到處播種,每年都生出好幾千倍。三年之後,當父親回來,他可能無法相信他的眼睛——就他所能夠看到的,他的整個土地都將會充滿著花朵!
他說:「第三個兒子將繼承我的財產,因為他知道如何擴張,如何增加。」

       一顆種子能夠使整個地球變成綠色的。

       在你裡面的一個小小的能量的火花能夠使整個地球充滿著跳舞、歌唱、和音樂。
只要一點點火花就足夠了。如果你能夠知道如何擴張它,它就可以變成一片野火。它也許只是你裡面一個小小的火焰。靜心只不過是努力擴張你內在的火焰,好讓你能夠變得燃起火來,並發出光芒,能量洋溢。

       我們必須保存左巴的天真,小孩的天真,或原始民族的天真。我們必須保持像亞當被逐出伊甸園之前的時候那麼天真,然而我們必須學習擴張意識的種子的方法,使得它能夠非常茂盛地成長,成長到你能夠看到你自己的開花,你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能夠感覺到你的芬芳,不僅你能夠感覺到它,你還不得不一定必須將它分享出來,不論你想不想要,都必須將它分享出來。

       當一朵玫瑰花開,那個芬芳就開始散佈,它並不會要求那朵玫瑰花的同意,那是不需要的。那朵玫瑰花的綻放就是同意將芬芳散佈到所有的方向,讓所有的風將它帶到周遭的每一個角落。

       當你的意識在靜心裡面開花,就會有一個無與倫比的爆發。

       是的,你們將會有音樂,但是它將會具有一種心靈的品質;你們將會有跳舞,但是你們的舞將不會是性的;你們將會有詩,當你們的詩將不只是沒有滿足的色慾,它將會是一個滿足的愛。你們的詩將會變成好像優婆尼沙經的咒語。每一句來自你的滿足的話將會抓到我所說的神性。

       你們將會有一種具有創造性的、可以幫助生命的科學。

       你們將會擁有一切——但是帶著一種不同的品質。

       直到目前為止,那兩種社會都存在,但是我們將不成為它們之中的一個,我們將會是第三個選擇,這是第一次在世界上被提出來的,從來沒有人敢想會有像「左巴的佛陀」這樣的人。左巴沒有任何佛陀的概念,佛陀也沒有任何左巴的概念,這兩者都只有一半。

       我想要你們成為完整的人類。

摘自了解性、超越性
本站網友  發表於 2013-12-21 15:04:48
哎 好想超越性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19-9-20 19:36 , Processed in 0.0787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