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4784|回復: 1

靈魂伴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1-14 17:54: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奧修,找到一個靈魂伴侶聽起來很棒,但是幾乎不可能。能否請你談論多一點關於它?它怎麼可能跟找到一個師父近似?

奧修:
       普蕾姆.阿妮魯達,的確幾乎不可能找到一個靈魂伴侶,即使所有的設施都可以被取用。地球很大,有無數的人,而生命非常短暫,你要怎麼找到你的靈魂伴侣?同時要記住,即使所有的設施都可以被取用……目前並沒有設施可以被取用。當沒有設施,當你在每一方面都被阻止去找到靈魂伴侣,它變得更不可能。但是即使你受到幫助,在如何找到靈魂伴侣這方面被教育,在短短的七十年裡面也是很難找到他們,它很少發生,它是一個稀有的現象。

       人有七個中心,最低的是性中心,最高的是三摩地中心,在這兩者之間有另外五個中心,它是一個階梯,當一個男人的所有七個中心都跟一個女人的七個中心很契合、很和諧,那麼你就找到了靈魂伴侶。它只有偶而會發生,比方說克里虛納和拉達,或是濕婆和夏克提。它也可能發生在瑪吉奴和萊拉,如果他們被允許會面的話,或是發生在雪瑞和法哈德,如果他們被允許會面的話,但是社會阻止他們。

       記住,克里虛納和拉達也是不被社會所允許,它不是一個合法的婚姻,它是非法的。拉達並不是克里虛納的太太,而只是一個女朋友。對於濕婆和夏克提,他們的父母非常反對夏克提跟濕婆結婚。他看起來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人,他的確是。違反父母的忠告,夏克提跳進跟濕婆的愛情事件。

       但是這種事只有偶而會發生,而這似乎是自然的。每當它發生,絕對的「一」就被感覺到了——統一,而不是結合。兩個人完全互相消失在對方裡面,甚至沒有一個小小的、薄薄的簾幕來分開他們,根本就沒有分開,它是神秘的「一」。兩個人就像是一個人一樣在運作,兩個身體,但是只有一個靈魂,它是絕對的和諧,它是愛到達了頂峰,靜心已經不需要了,這個愛就足夠了。

       你一定在印度看過濕婆的廟,你一定看過濕婆林格(Shivalinga)。濕婆林格只是代表這兩個愛人的性高潮狀態。 濕婆林格代表濕婆的男性能量,而就在那個濕婆林格——陽具象徵——的下方是夏克提的象徵:陰部(Yoni)。濕婆林格和夏克提的陰部會合,他們變成「一」,他們互相消失進入對方,他們喪失了所有的人格,那就是為什麼它是世界上唯一沒有臉的形象。

       只是純粹的能量以男性的性器官(Linga)和女性的性器官(Yoni)作為象徵。只是以能量來作為代表——創造的能量,活力的能量,整個生命從它來流 動的能量。沒有顯示夏克提的臉,也沒有顯示濕婆的臉,他們的臉已經不再有意義,人格已經消失了,它是純粹能量的會合,只有純粹的能量能夠互相融入對方,因為如果你有一個堅實的人格,它將會阻礙融解。只有純粹的能量,液狀的,能夠互相進入對方而變成「一」。如果你將兩塊石頭放在一起,它們也許是在一起,但是它們無法變成「一」。但是如果你將水倒進水裡,它會變成 「一」

       在這個所有七個中心都會合的最高頂峰,人消失了,只有能量留下來,一個能量的遊戲,一個意識的遊戲。那個喜悅是一直存在的,它是性高潮般的,它是一種心靈的交融。這樣的伴侶是不需要靜心的,因為對這樣的伴侶來講,愛就是足夠的靜心。它是一個神秘的現象,它是超越的,但是它非常稀有。在無數的人裡面,它只會發生一次,它幾乎是一個偶然的會合機會。

       在它之下有另外一種會合:六個中心的會合。那也是很稀有的。如果第一種是百分之一,第二種只有百分之二 。它是結合,不是統一。它不是一個宇宙的、神秘的結合,但是是非常接近它的——一種美學的結合,一種藝術的現象,一種詩意的經驗。

       第一種只能被那些已經知道三摩地和三托歷的人所了解,第二種能夠被詩人、畫家、舞者、或音樂家所了解。

       第三種,比那個更低,是五個中心的會合。它只有百分之三的可能。它甚至不是一個結合,它是二分性。兩個人仍然保持是兩個,但還是有一個很棒的和諧。兩個人很和諧地運作,兩個人仍然保持是兩個,沒有結合,沒有統一,他們是分開的。

       這就是季伯倫所描述的:「愛人必須像廟宇的兩根柱子,支持著同一個屋頂,但是是分開的。」這比美學的、藝術的、或音樂的經驗更低一些。它是一種道德的經驗——貞潔的,還是很美。

       第四種是有四個中心會合,它有百分之四的可能性。它是一種二分狀態。和諧已經消失了,但還是有一種很棒的了解,很棒的互相了解,很棒的互相照顧。沒有自發性的和諧,但是透過了解,會有一種韻律被維持。它是一種很棒的智性的經驗,它甚至不是道 德的。一個人必須很覺知,如果一個人不覺知,他將會從這個第四種狀態往下掉。

       然後有第五種:三個中心會合。百分之五的可能性。二分性變得越來越被強調。了解仍然存在,但不是經常性的,它會搖晃、搖擺不定。偶而會起衡突,但是它不會使愛破裂,相反地,它會增加愛,會使它變得更有味道,它是一種心理的經驗。

       在它之下是兩個中心的會合,有百分之六的可能性。有很大的二分性,很清楚的二分性。有一些片刻的了解,只有一些片刻。衝突會太多,它幾乎是五十五十:百分之五十的了解,百分之五十的衝突。它是一種生理的經驗,但還是有一個很棒的平衡存在,因為這百分之五十的了解和百分之五十的衝突。

       在它之下是一個中心的會合,有百分之七的可能性。太多衝突了,只有少數幾個片刻的喜悅,非常稀少。偶而,很少,很久才一次,但它仍然是值得的!它是一個性經驗。

       在它之下,最低的,是沒有中心會合——普通的、一般的。這些就是你所碰到的伴侶,它甚至不是一個性經驗,它甚至在性經驗之下,它或多或少是自慰,它是剝削,它是像生意 般的,它或多或少是巿場的一部分,被安排的婚烟。

       沒有愛,沒有尊敬,甚至沒有恨!因為唯有當有某種愛存在,恨才可能存在。它既不是友誼,也不是敵意,它是一種非常形式的關係——一種根本不是關係的關係。它是一種互相自慰的安排。你剝削對方,對方剝削你,它是一種賣淫,最醜陋的可能性……但這就是發生在地球上的情況。

       在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哈洛德的老闆告訴他說他當天必須加班,那沒有問題,只是他無法讓他太太知道他會晚回家,因為他們剛搬到郊區的一間小房子,而那裡還沒有裝電話。
       「既然我正要經過那裡,所以我可以親自去告訴她。」老闆自願。
       幾個小時之後,老闆到達了那個茅星,按了門鈴。合洛德的太太來應門,穿著一席透明的繞身衣,老闆的視線無法離開她的身體。
       「是?」她說。
       「我是哈洛德的老闆,」哈洛德的老闆說:「他在加班,他叫我告訴你說他將會晚點回家。」
       「謝謝你。」她說。
       老闆說:「要不要去樓上做愛?」
       哈洛德的太太覺得她的臉頰在生氣發紅。「你怎麼敢!」
       老闆聳聳肩說:「假定我給你一百塊?」
       「絕對不可以!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大膽……」
       「三百塊?」
       「喔……不。」
       「五百?」
       「我覺得這樣不好,你覺得呢?」
       在這個時候,老闆低聲地說:「聽著,親愛的,哈洛德將不會知道,你很容易就可以賺到五百塊,我們只是花一點時間在一起。」
      她點頭了,然後拉著他的手,引導他到樓上的床上,他們在那裡愉快地玩了一個小時。
       那天晚上,當哈洛德回家,他問說:「我的老闆有沒有來告訴你說我會晚點回家?」
       「有的,哈洛德,」甜心說:「他順道來停留了幾秒鐘。」
       「很好,」哈洛德說:「然後他有將我的薪水給你嗎?」

       這是一個非常生意的世界,非常狡猾,你們稱之為關係或是稱之為愛情事件的所有安徘都跟關係或愛情事件無關,它們基本上是經濟的安排。

       從前有一個蘇格蘭人叫作達夫,
       他保存一個死的妓女在一個洞穴裡。
       他說:「我承認我是狗屎,但是想想我所省下來的錢。」

       你到處都可以找到這些蘇格蘭人!這整個世界真的是一個蘇格蘭。

       阿妮魯達,你問說:找到一個靈魂伴侶聽起來很棒,但是幾乎不可能。

       是的,它幾乎不可能,如果讓事情自然運作,它幾乎不可能。但是在東方,我們有發展出一種科學:如果你無法找到一個靈魂伴侶,你可以創造一個。那個科學就是譚崔。找到一個靈魂伴侶意味著找到一個你們所有的七個中心都能夠很自然地契合的人,那是不可能的。偶而會有一個克里虛納和一個拉達,或是一個 濕婆和一個夏克提。當它發生,它是無與倫比地美,但是它就像閃電一樣,你無法依賴它。如果你想要讀你的聖經,你不能依賴說當閃電存在的時候你才來讀。閃電是一個自然的現象,但是是靠不住的。

       如果你等待你自然的靈魂伴侶來會見你,它就像等待有閃電的時候來讀你的聖經一樣,而且如果閃電真的來,你也讀不了多少。它會在那裡一下子,等到你將聖經打開,它已經消失了。

       因此譚崔被創造出來。譚崔是一種科學的方法,譚崔是一種煉金術,它能夠蛻變你的中心,它能夠蛻變對方的中心,它能夠在你和你的愛人之間創造出一個韻律和和諧,那就是譚崔的美。

       它就好像將電帶進你的家裡,然後每當你想要的時候,你就可以將它打開或關掉,而且你還可以將它用在一千零一種用途:它能夠涼爽你的房間,它能夠使你的房間加熱——那麼它就是一項奇蹟。你裡面的這七個中心只不過是身體電力的七個中心,所以當我在談論閃電,不要認為它只是一個象徵,我是實際地意味著它。

       在你的身體裡存在著一種精微的電流,非常精微,但是它越精微,它就能夠進入到越深。它並不是很容易被看見。科學家說,如果將你身體裡面所有的電放在一起,可以用來點亮一個五燭光的燈泡,它並沒有很多,就數量來講,它並沒有很多,就數量來講,那個原子並沒有很多,但是就品質來講……如果它爆炸,會具有無比的能量在它裡面。

        這七個中心,這七個能量中心,也就是瑜伽和譚崔長久以來所談論到的,只不過是你身體電流裡面的五個結,它們可以被改變,它們可以再度被安排,它們可以被賦予新的形狀或形式。兩個愛人可以很深地被蛻變,使得他們所有的七個中心都開始會合。

       譚崔是將一般的愛人蛻變成靈魂伴侶的科學。那就是譚崔的偉大,它能夠蛻變整個地球,它能夠蛻變每一對配偶成為靈魂伴侶。它尚未被利用,它是最偉大的寶物之一,它就在那裡,沒有被使用。當人類使用它的那一天,一種新的愛將會圍繞著地球,地球將會發出一種新的愛的光,只有新人類能夠利用它。

       那就是為什麼我預告新人類,只有新人類能夠利用它,因為只有新人類會完全接受他的身體。舊人類從來不接受他的身體,他一直都在跟他的身體抗爭,跟他的身體吵架,試圖摧毀他的身體。舊人類是自殺的,舊人類是精神分裂的。

       新人類將會有一種完整,他將不是自殺的,他將會非常熱愛生命,他將會想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回來,只有新人類能夠蛻變這些生命能量中心。

       那就是我試著在這裡所做的,它冒犯了整個國家,不只整個國家,還冒犯了整個世界,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聽過像這樣的事。這是一個偉大的實驗,有很多事需要依靠這個實驗的成功。

       如果我們能夠幫助人們成長到這種深度的愛,使得每一對伴侶都變成一對克里虛納和拉達,變成一對濕婆和夏克提,只要想想這個世界,它將會變得多麼美,連天堂樂園在它面前都會變得遜色,這個地球可以成為天堂樂園。

       但是那個科學非常微妙,只有那些真正準備好不帶任何偏見來了解的人能夠了解它。那個工作非常細微、非常神秘,局外人永遠無法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們一定會誤解它。

       它剛好就像是:如果你帶局外人到某一個在研究原子能的實驗室,你認為局外人能夠對它有任何了解嗎?這是一個遠比它更深的實驗!因為在原子能上面運作是在物質上運作,而在人的能量上、在愛的能量上運作是在意識上運作,它需要有非常敏銳的覺察力的人才能夠看到它。

        但這就是我的意圖——創造出一個社區、一個佛境,在那裡我能夠將每一對伴侶蛻變成克里虛納和拉達,在那裡,當男人和女人所有的七個中心都會合和混合並互相消失在對方裡面,每一對伴侣都能夠有那個喜悅,那個宇宙的喜悅,那個宇宙的性高潮,那個全然的性高潮。

      目前你們處於那個最低的,甚至連一個中心都沒有會合。

       阿妮魯達,如果你依靠自然,那是不可能的,而如果你依靠譚崔,那是非常非常可能的。

摘自畢達哥拉斯
http://osho.98go.com.tw/ec/product_detail.php?p_serial=2555
發表於 2014-2-8 02:45:59 | 顯示全部樓層
划时代的人物!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19-7-16 05:53 , Processed in 0.10422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