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OSHO奧修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800|回復: 0

每一個人都必須按照他自己的光來生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2-25 10:43: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的整個生命是一個地獄,似乎打從一開始就有什麼東西弄錯了,我努力嘗試去過一個誠實的、道德的、和宗教的生活,但是我從來沒有瞥見過你所說的喜樂,我到底有什麼不對勁?

奧修回答:
        你一直在遵循的路線是一個虛假的路綠,那就是你的錯誤之所在——你不真實。你並沒有允許你自己去成為你自己,你是一個模仿者。

       你是意味著什麼?

       打從一開始,我就努力嘗試去過一個誠實的、道德的、和宗教的生活……

       你怎麼能夠過著一個宗教的生活?你沒有經驗過任何神,你的宗教生活將只是虛假的,你將會模仿其他你認為具有宗教性的人,而你要如何決定他們是否具有宗教性?那也將由社會來決定。

       你一直掉在陷阱裡,你按照群眾來生活,而群眾意味著最低的意識狀態。按照群眾來生活意味著以最小量來生活。群眾對神並沒有興趣,它的道德是一種社會的方便,它並非真正的道德。它的道德只是一種潤滑劑,它幫助人們在一起,它的誠實並非真的誠實,它不可能是。

       你知道那個諺語:誠實為上策。現在,以策略來思考誠實就是成為不誠實的開始。誠實並不是一個策略,它不是政治。誠實是活在自由、真誠、和赤裸裡,從來不虛假、從來不偽裝,那才是誠實。不論那個結果是怎麼樣,不論你會被恨或被愛,不論你會不會被尊敬,它都沒有關係。一個誠實的人是一個按照神所創造出來的他去過一個完全赤裸地真實的生活。他非常尊敬他自己,以致於他準備冒一切險來呈現出真實的自己。

       你說你很努力,誠實一定是一個強加在你身上的東西,所以你才需要很努力,否則一個真正誠實的人從來不會那樣感覺。不論他需要為誠實犧牲什麼,他都會犧牲,但它是值得的。他的喜悅是無與倫比的,他的喜樂是無限的。他犧牲越多,他所得到的喜悅就越多,他就越歡欣鼓舞。

       你說:我努力嘗試去過一個誠實的、道德的、和宗教的生活。

       是的,你一定是過著一種費力的生活,一種苦行的生活,你一定很努力嘗試去培養某一種個性。喜樂從來不從刻意培養的個性產生。培養的個性是虛假的,因此喜樂無法從它發生。一朵塑膠花不可能有任何芬芳,只有真實的玫瑰才可能。但是真實的玫瑰需要根植於泥土,真實的玫瑰需要冒一切險去成為真實的。

       那個虛假的非常受到保護。那個真實的暴露在陽光、風、和雨底下。要成為真實的,那個暴露是必要的。塑膠花不需要暴露在風、雨、和陽光下,你可以將它保存在你的房間裡,它不需要泥土,它不需要根,它什麼都不需要,因為它是假的。

       而且它是永恆的,真正的玫瑰花誕生在早晨的陽光下,到了晚上它已經消失了。真正的玫瑰花到了晚上會開始凋謝,花瓣會落下。真正的玫瑰花只活在當下,然後它就消失了。那個真正的有生和死,那個真正的活在危險之中。

       你們的道德,你們的誠實,你們的宗教並非真的是過著危險生活的方式,而是,相反地,一些防衛措施。你們為你們自己創造出一個安全的生活,有保障的。那就是為什麼你們錯過了。

       如果你真的想要生活,那麼就生活在不安全當中,很真實地去生活。當我說很真實地去生活,我並不是意味著那個由吠陀經、可蘭經、或聖經所教導的真理,我只是意味著:成為你自已就是成為真實的,不論你是怎麼樣。不要隱藏它,不要欺騙。要暴露在雨中、在風中、在陽光下。會有危險,但是在那個危險當中是喜悅,在那個危險當中產生喜樂——玫瑰花的芬芳。

       你們一定是透過經典來生活,那就是為什麼有無數的人都繼續努力嘗試去過著一個道德的、宗教的生活,而仍然從來不知道喜樂是什麼。他們按照書本來生活,他們從來不試著去聽他們自己內在靜止的、小小的聲音。他們出賣了他們自己,他們出賣了他們的神。

       克雷姆為他十歲大的兒子哈維買了一輛新的腳踏車,「不必擔心,哈維,」他向他保證:「我很快就可以把這輛腳踏車組合好。」
       當克雷姆從大箱子將腳踏車的零件拿出來,哈維很沒有耐心地等著。
       「這是說明書,」克雷姆喃喃自語。「將輪子A拿出來,對準X和Z孔,然後拿出螺釘B,將它穿過Y孔。」
       「你確定你會做嗎?爹。」哈維問,當他看到他父親在冒冷汗。
       「我陸軍的機械師不是當假的。」克雷姆反駁。
       五個小時之後,克雷姆很高興地大喊出來:「哈利路亞!我完成了!」
       哈維開始騎。「爹,你要怎麼側過來將腳踏車往後騎?」

       如果你按照某一本書的說明將你的生活湊在一起,你將會陷入麻煩。按照你自己小小的光來生活。你被給予足夠的光,你本身就攜帶著它,你不需要按照佛陀,按照馬哈維亞,或按照克里虛納來生活。他們從來沒有按照其他任何人來生活,記住。

       我聽說關於一個禪師,睦州,他在慶祝他師父的生日,有人問睦州:「但是你並沒有跟隨他,為什麼你要慶祝他的生日?你剛好跟你的師父相反,你為什麼要向他致敬?」

       睦州回答說:「我的師父從來沒有跟隨他的師父,我也是這樣做。我的師父叫我不要跟隨他,那是他給我的訊息。就是藉著不跟隨他,所以有很棒的光發生在我身上,因此產生了對他的尊敬和感激。」

       但是人們很愚蠢地生活,他們是模仿者,在畢達哥拉斯過世之後,他的追隨者之間散佈著一個很大的迷信:不能吃豆子。豆子?可憐的豆子!多少年代以來,人們一直在懷疑為什麼畢達哥拉斯不吃豆子。畢達哥拉斯是一位素食者,而豆子並不是非素食的東西。畢達哥拉斯不吃肉和魚是完全正確的,但是為什麼不吃豆子?事實上,它們從來不適合他,那是唯一的原因。每當他吃豆子,他的胃就不舒服。如此一來,畢達哥拉斯吃豆子會不舒服,所以他不吃豆子,那是完全正確的!他聽取他自己的聲音,他不想惹麻煩。他來過印度,他從這裡學到吃素。佛陀常吃豆子,馬哈維亞也吃豆子,他們是偉大的素食者。

       他不管素食者,他不吃豆子,因為它們不適合他。

       但是看那些愚蠢的門徒,長久以來他們都不吃豆子,他們也無法回答為什麼,他們認為:「在它裡面一定有某種奧秘他們忘記了。」

       畢達哥拉斯慣常打赤腳走路,那是一個很美的經驗可以直接接觸到土地,馬哈維亞也是常常打赤腳走路。如果你走在柔軟的土地上,最好的方式就是打赤腳走路,不穿鞋子。你會跟土地有很好的接觸。我們屬於土地!我們的一半是土地的一部分,另外一半是天空的一部分。當你在早晨的陽光下走在潮濕的土地上,你可以享受天空和大地,它是非常棒的!但是現在,在柏油路上,耆那教的和尚繼續打赤腳走路,這是非常危險的,有害的,對神經系統有害。走在水泥地或柏油路上而不穿任何鞋子,這對整個神經系統是非常不好的,尤其對腦細胞,它會影響它們。走在潮濕的土地上對神經系統是很好的,它具有安撫作用。

       馬哈維亞打赤腳走路,那完全沒有問題.,查拉圖斯特打赤腳走路,完全沒有問題;畢達哥拉斯打赤腳走路,完全沒有問題,但是耆那教的和尚還打赤腳在孟買、在德里走路,這是很愚蠢的。

       永遠都要記住,每一個人都必須按照他自己的光來生活,不能夠很刻板地模仿師父,他必須被了解。

       你一定是在遵循死的規則和教條,而因為它們從來不適合你,所以在你的內在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矛盾,創造出矛盾就是創造出地獄。

        達維和馬貝乘著他們的雙輪馬車上了一個很陡的小山,當他們去到了山峰,達維跳下馬車然後躺在草地上:「我的天啊!山路真難走!」

       馬貝說:「是的,如果我沒有踩煞車,我們一定會往後退。」

       那就是無數人的生活故事,你們使山路變得不必要地難走,因為你在踩煞車,你在你生命的能量裡創造出一個矛盾。每當你刻板地遵循任何一個人,你就會創造出矛盾。你只能成為你自己。如果你想要成為一個統一、一個和諧,那麼你要了解,但是永遠不要模仿;學習,但是永遠不要模仿。

       人們很急著模仿,為什麼人們想要模仿?因為它比較容易,模仿不需要聰明才智,任何白痴都可以模仿。事實上,只有白痴會模仿。聰明的人會學習和了解,並遵循來自他自己的了解的光。

       拋掉你所謂的道德和誠實和你的宗教生活。請拋掉它,它還不會太晚,從ABC開始。如果你在這裡,事情可以發生,我允許你絕對的自由去成為你自己,我會幫助你達到那個自由,我不會幫助你培養一個個性,我會幫助你創造出意識,然後那個意識會帶出它自己的個性,但那個個性是一個流動的現象,它不是僵硬的。

摘自:畢達哥拉斯
http://osho.98go.com.tw/ec/product_detail.php?p_serial=2555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神秘玫瑰WWW.OSHO.TW   

GMT+8, 2019-12-8 23:08 , Processed in 0.1327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